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六章 联想

第一千四百二六章 联想

修宪大会决定尽快在2017年的五月底召开,包括所有国防预算到其他行政拨款的决定都必须要推迟到这次修宪大会以后才能进行。

对此,全国媒体和政治评论员们的看法就是,国会在故意利用这种让很多联邦政府机构停摆的状态对各州施加压力。

这样做法在过去几十年更是屡见不鲜,甚至还有无数的政治名词,比如华盛顿纪念碑综合症之类的词就是为了讽刺这种一旦国会需要施加压力,就关闭部分公共设施制造舆论热点的做法,华盛顿纪念碑已经著名和醒目,每每成为牺牲品。

这就意味着美国绝大多数国家公园,名胜游览地都会停止开放,让更多不太关心政治的美国人都感觉到这次国家的变革切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当然也有更多的美国人才猛然发现“哦?美元还有汇率一说?别的货币不都是看着美元来变化么?”

真的感觉美国有变化了,起码以前从华国大量廉价进口的日用品开始短缺,过于注重高附加值产业的美国制造业现在居然不能完全自给自足的满足这些日用品消耗,粮食分布不均导致供给不畅的恶果在过去的这个冬天的确发生过饿死和冻死的状况,现在也在急需政府调整,但显然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现在都忙于修宪大会,理清目前的政治乱局,没人搭理这些事情。

非中央集权制的大国,终于在遇见全国性危机的时候,开始出现层出不穷的问题,这都是以前没有想到过的。

这是当然的,一套以孤立主义自给自足为根本的两百多年前制定美国宪法制度,面对以世界警察自居,八面出击多边主义的新信息时代的泛少数族裔新美国,真的不太适合了。

所以这是一次几乎全美国民众都翘首以待的修宪大会。

但齐天林没那么翘首以待。

太太和女朋友带着他的小老婆一起去美国旅游和巡视财产了,同时还带走了三十余名美籍高手和僧兵,安全程度堪比美国总统,所以齐天林就成了每天带女儿的奶爸。

当他去五角大楼上班的时候,海娜就只有放在五角大楼内给军职员工的托儿所玩,因为齐天林觉得这是个难得让女儿别那么特殊的生活阶段,他不觉得一个从小在清真寺当圣女的女儿能得到什么幸福。

海娜显然也在适应跟父亲的亲近生活,没有了那个随时教导她危险无处不在的母亲,甚至还要取下身上随时携带的匕首,然后试着穿上露胳膊露腿的好看裙子,还好她的年龄实在太小,没有形成那么顽固的脾性,在利亚比见惯了大场

面的她也没那么局促,被齐天林抱着走在五角大楼的形象,还能获得不少同僚的致敬,但西方人真没逗弄小孩子的习俗,所以长相清秀的海娜,终于被父亲送进了一大堆美国小孩子中间,看她紧张提气的架势,估计跟她妈妈当年拿枪作战的心情也差不多。

齐天林同样需要体会这种自己没怎么经历过的心情,蹲在幼儿园外面看着女儿好久,旁边的军士都提醒他好几次,才恋恋不舍的起身到办公室会议室去参加那些闲得蛋疼的会议。

军人不得参政,但有表达自己政治倾向的权利,所以军方也会把自己整理出来的一些希望在修宪大会中体现的东西上交,但今天的一个会议规格特别高,是参谋长联席会主席连同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以及多个国家军情部门一起召开的,齐天林都是最后才被一个紧急通知从陆军部会议现场被叫到这边来,然后就看见诸多熟人,布伦、麦克、新国防部长等人都在。

议题就是关于在修宪大会期间的全国安保问题。

FBI和中情局都有点捕风捉影的消息,说是国际上有些邪恶国家跟组织意图破坏这次对美国相当重要的会议,所以现在全国都要进入一个比较严谨的状态。

国土安全部更是有点拉虎皮蒙大旗的味道,上次在民防计划封锁高速路的过程中,他们铸下大错,好些日子没吭声,这次想借着在全国提高警备状态,重新获得回到各州的权利,别忘了从上次开始他们已经被十多个州赶出来了。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理论上的军方最高职位,四星级上将是非战时的最高军衔,对齐天林这一颗星的小将领也很客气的要他发言说说自己的看法。

齐天林其实已经跟白宫达成了协议,将会在发生突发事件的时候第一时间杜撰个基金会或者人权组织雇佣他的人手前往平乱,只是不知道这个计划军方知晓多少,他也不太明了这种有点擦边球的事情能不能在这样貌似很正式的会议上说,看看那边虎视眈眈的会议记录员,自己要是说了没准儿会被当成呈堂证供呢,所以就含含糊糊:“作为目前白宫的反恐问题顾问,我们有一个应急预案,的确是准备在某些地区发生局部骚乱,又不得派遣军队前往的时候,先邀请民间的快速反应组织去完成前期工作,假如人手不是很足够的情况下,也希望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和军方能给予支援。”

其实最后的说法,军方是关键,承包商在应对突发事件时候假如人手不够最需要的就是军方支持,联邦调查局作为国内什么事情都要插手的探员网络,也能给予不错的地方

支援,国土安全部就算了,不专业,还有点狂妄自大,很容易坏事。

结果各方都对他这个很有实际操作性的方案比较感兴趣,接下来的会议就成了围绕这个预案骨架补充的过程。

FBI反馈的信息是最真实贴切的,全美现在的情况就是北方比南方安定一些,西海岸比东海岸复杂躁动一些,因为移民比较多,特别是拉美非裔移民,可东海岸又要激进一些,这边的州相对保守,因为是当年英兰格最早登陆的大西洋沿岸,更反对移民政策。

然后在这样复杂的一大面杂烩中,最典型的现象就是越往小地方走,就越安定,那些小镇小城市受到的波动非常小,而大城市,特别是国际著名的大城市,从洛杉矶、旧金山到休斯顿、迈阿密甚至纽约,都充满了各种各样蠢蠢欲动的情绪,随时都可能爆发点什么,那么总体看起来就是国土广袤的美国绝大部分还是安定的,只有局部大城市,但占据比较高人口比例的大城市比较紧张。

齐天林终于坦承自己能联系上的民间人手只有两千来人,与会者基本也就明白他指的是自己武装承包商公司的员工,还安慰他各方面都能给予支援,他所要做的就是把人手第一时间安排过去顶住,等后面的军队跟其他部门获得授权才能跟进。

之前发生在洛杉矶和新奥尔良的骚乱都是在这个授权之前的空白期,发生了不少惨剧。

所以会议最后,国防部主动调拨了一个华盛顿周围的空军机场和两架C130运输机以及几架运输直升机作为快速反应的交通工具,为了降低敏感度,齐天林还得自己掏钱请人把这些运输工具都换成民间涂装。

美国国内的军队调动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二战后几乎就唯一只有1992年洛杉矶大骚乱时候,局部调动过,其他都是以州国民警卫队的名义出动,新奥尔良就动用过著名的黑水公司去巡逻控制局面,只是目前提到武装承包商,几乎都是重建公司和绿洲的天下,往日出名的这些雇佣军公司早就被残酷的竞争淘汰掉。

所以齐天林等于是为各方提供了一个相当折中的稳妥方案,其实就是透过他的平台,让军方和其他强力部门来伸手的途径,这一点从最后中情局心领神会的应国防部要求,派遣一整个工作协调团队进入重建公司就能看出来。

最大限度的保证齐天林这个外籍,不能在这个过程中做手脚。

大约会有一百二十名中情局特工进驻科巴斯保罗的家族大楼,几乎是全方位的监视和分解,这样才能保证重建公司不出岔子。

军方也假惺惺

的派遣了二十名参谋官员临时归属到保罗准将的办公室下面。

就是把他架空,借他的空架子做事。

齐天林依旧笑眯眯的点头答应了,端着美国后现代主义设计风格的钛合金茶缸子一点不介意,本来他还想把外套披在肩头的,看看自己的准将军服,估计会给警告不尊军纪,人家也不知道他这种笑话在影射谁,就怏怏的跟布伦一起散会了,麦克中将级别太低,远远给他挥个手就自己走了,两人有的是机会碰头。

中情局长就笑话他想偷懒被逮住,很熟稔的跟着他一起到幼儿园接女儿聊天:“你跟赫拉里他们推出来那个洛克还是不错,有上升潜力,现在安排他作为佛吉尼亚州的议员助理上路,也是很恰当的台阶,以他的年纪,争取下一届的州议员,正式开始政途,恰恰好。”他自己都算是从众议员起来的政客,对这些当然门清,更重要的是有意无意提醒齐天林他完全知晓齐天林在美国国内做什么。

齐天林本来就是公开一切的,不在意的笑着回应,一看见女儿急切的站在幼儿园围栏后,就把这些繁复的事情都抛在脑后了。

据幼儿园看护说不太会英语的海娜居然就警惕的在众多玩具和游乐设施旁边坐了这么久,其他小朋友找她玩耍也根本得不到回应,提醒这位准将父亲应该带女儿去看看心理医生,不过其他将军的女儿基本就不会有这么年幼的,所以看着齐天林肩头的将星,其他来接孩子的军官敬礼的不少,海娜又居然在父亲的肩头,傲然巡视这些敬礼的人,回以充满稚气的捶胸礼!

蒂雅把女儿也教得太乖巧了一些,在的黎里波也可以想见海娜都是经历的什么场面。

布伦带着笑意看着这一切,抱着女儿的将军显得还是很有人情味的,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