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七章 真理

第一千四百二七章 真理

直到两人下到停车库,中情局给老板的车滑过来,布伦才最后给齐天林说了句关键话:“白宫或者国会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干扰阻止这次修宪大会,出点什么事情是必然的,未雨绸缪做好准备,是各种行动部门的基本流程,你可要当心了。”

齐天林感谢提醒:“背黑锅是承包商的必备工夫,别背个压死人的就行……”抱着女儿,恭送中情局长的几辆车离开。

他这小准将可没什么随从司机,唯一的小秘书还放大楼里操持政务了,小心的把女儿放在后排座的儿童座椅里,真心觉得明天应该换个大型点的四门车来开,海娜还依依呀呀的指副驾驶,表示她妈平时就把她放那,今天要求同等待遇。

齐天林解释不清这在美国可是违法行为,拴紧了开车出门,小女儿又跟外面敬礼的小兵回捶胸礼。

三位太太都不在家,回到大楼杰奎琳问他一块上街吃饭不,齐天林就答应了。

小秘书的气质胜在矫健爽朗啊,换上一身还算正式的春装,齐天林也换了便服,就是白衬衫扎牛仔裤,再下楼就真的挑选了一辆小号的沙狐出门,海娜再次不满自己被放在后面,有些虎视眈眈的看前面坐在副驾驶的阿姨,几次想挣脱安全座椅的束缚,没得逞。

杰奎琳能感觉后排不太友好的眼神,就没什么过激行为,半侧身笑眯眯的看齐天林开车,也顺便看后面的小姑娘:“你带着孩子的感觉还是很温馨的,下一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建议你带上女儿。”

齐天林看一下后视镜,对女儿的确很满意:“如果你看见是儿子,就知道什么叫熊孩子了……”想想那连北极熊都会去招惹的一对儿子,也够伤脑筋的,前段时间他去了日本,俩小子又给送回圣玛丽岛上,因为住在那边的老人家想念孙子,柳子越觉得俩小孩开始满嘴飚英文就心里不爽,还是到外公外婆身边保留华人的根子比较好。

杰奎琳指点路线,一家还不错的中餐馆:“听不少人说味道不错,就觉得可以推荐你来尝尝看怎么样。”也是有心思的。

齐天林不屑:“这些味道都是乱来的,街面乱得够可以啊。”

杰奎琳伸长脖子看:“今天这条路也是有游行的。”这现在华盛顿也成了跟洛杉矶差不多乱糟糟的城市了,每天的游行示威活动是常态,再加上发表自己政见要求向民主政府表达意愿的团体还在接连进入,真是乱作一团,很多正常生活都受到相当大的影响。

连餐厅里面的电视都一直在滚动播放政治节目,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一般都是脱口秀或者金融栏目,

齐天林感受着这些细微的变化,把抱着的女儿放在了侍者专门送过来的儿童座椅上,杰奎琳看看小圆桌,选择了齐天林的另一边坐下,只是刚点过菜,笑着跟齐天林说点什么,海娜就腾腾腾的爬上桌面,义无反顾的越过好几张盘子,跪着爬过来在父亲和这个阿姨中间,举起小刀叉!

真不知道蒂雅没事儿在利亚比无聊时候给女儿灌输了什么,一副誓死捍卫父亲清白的模样!

杰奎琳真的忍不住就哈哈大笑起来,想伸手去抱,海娜还警惕的挥动小叉阻挡,齐天林也笑起来,伸手把女儿抱在怀里逗弄,海娜就难得的咯咯咯笑起来。

这样的场景可能是真容易打动女人天生的母性,杰奎琳也难得的没有讨论政治话题,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饭菜端上来她还帮忙理了一下,只是她拿筷子的动作就明显是刚学的,跟海娜差不多的水平。

餐厅里面的人并不算多,经济危机也拖累了消费能力,而且菜单上用即时贴修改的醒目价格,也说明餐馆的经营都比较困难,所以好几个侍者上了菜以后,不是就站在附近看着这不多又比较赏心悦目的一家三口,就是站在门口试图招揽客人。

杰奎琳帮忙把什么春卷狼狈不堪的挟给齐天林,然后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哗,齐天林职业性的伸头挺胸看看,侍者赶紧帮忙解释:“游行队伍,今天第六起了。”

杰奎琳没看,趁机用勺舀了点玉米喂海娜,海娜颇有骨气的拒绝了,小嘴一歪就让开,倒是把齐天林的白衬衫抹上不少油,杰奎琳不见外的直接拿餐巾去擦,然后就听见齐天林发牢骚:“这阵势,也太……容易引发矛盾了吧?”

杰奎琳还感觉良好呢:“不会的,就是和平示威……”嘭的一声巨响,一个玻璃瓶还是别的什么就直接飞砸过来,砸在餐馆临街的大橱窗上,外面喧闹的声音一下就涌进来:“华国佬!滚出去!美国不需要移民!不需要这些黄皮猴子和黑鬼!”

餐厅里面一阵大乱!

侍者们全部都齐刷刷的往后撤,希望靠到柜台或者厨房那边去,不多的三四桌客人其实就齐天林一个华人面孔,也跟着侍者往后面撤,停在路边用咪表计费的车辆遭了秧,也许就是一个人看见华文的餐厅招牌义愤填膺动手砸了牌子,引发了一大片的过激手段!

立刻就用手里的任何东西开始砸周围的店铺或者车辆!

比较好笑的是砸小沙狐的那几个,这车可是带了防弹钢板的,玻璃更是具备相当的防护等级,嘭喳喳的砸了好几下,优良的减震倒是让车辆摇晃几下,不见伤痕!

纵然是军人,纵然上马能战下马能杀,杰奎琳毕竟是女人,下意识的有个尖叫,齐天林第一时间就揽过女儿藏在怀里,另一只手也把她给揽住,用自己的后背朝着橱窗大门的方向,就推着往后面走。

这种被保护的感觉还是很温暖的,杰奎琳的脖子只紧张了一下,就松弛下来靠在齐天林的胸口上,顺从的一起撤离,然后低头惊讶的发现,自己紧挨对面的小女孩居然在手里又抓了一把闪亮的餐刀,还在对自己示意!

齐天林没低头看,他的注意力都在餐馆大门外,部分愤怒的白人示威者已经冲到大门边,从刚才并没被侍者们关上的大门往里面涌,一些人甚至迫不及待的用手中挥舞的示威标语杆之类东西砸橱窗剩余的玻璃,从橱窗跨进来,然后齐天林这样一个典型的东方面孔,拥着漂亮美国姑娘的场景似乎更能点燃怒火,几乎一下就忽略了周围的华裔侍者,恶狠狠的朝着他冲过来。

一直扭头的齐天林有那么一点点的迟疑,他几乎没有过这种带着女儿参与打斗的场景,如果有枪,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拔枪开始点射,可惜从上班开始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腋下倒是有把战刃,但显然不太合适拿出来吓唬人,最重要的还是女儿怎么办。

还好他当机立断也快,把海娜快速塞给杰奎琳,不由分说的命令:“就站在这里等着我!”然后就转身猛踢面前的餐桌飞弹过去,带着上面的餐具,洒向示威者,然后他的拳脚也混在桌布的掩护中冲上去!

杰奎琳毕竟是军校出身,对于打斗也习以为常,抱着还在挣扎挥动餐刀的小姑娘,干脆就找了个墙角坐下,一边看海娜恶狠狠的对自己反抗,一边饶有兴致的看齐天林如同饿狼冲进羊群一样,开始对着大队的示威者拳打脚踢!

她还摸出自己的手机拍摄。

很有分寸,纵然是在对方可能会对自己女儿造成伤害的情况下,齐天林依旧游刃有余的掌握好打斗的分寸。

首先如同一道墙一般牢牢的挡在餐厅中部,把所有的桌椅餐具都能当做打斗工具,阻挡砸向想冲进来的示威者,部分手中持有器械的人更是成为他的主打目标。

然后绝不冲出餐厅,这样才能让他自己始终保持一个方向的对手,也不至于过分刺激外面的示威者,把整个对抗限定在这样一间数百平方的餐厅中。

但就是这样,齐天林的面前也逐渐躺下越来越多的示威者。

出手并不重,但基本都是一击必倒,呼痛叫嚷的在地上打滚,齐天林也不会上去追打,只要能失去进攻能力就好。

渐随着地面躺满二三十个人,后面涌进来的示威者也看出来这个华裔有功夫在身,光出声不动手的扎在门口叫骂,只是看见远处角落那个抱着孩子笑吟吟的美国姑娘倒是逐渐能安定下来。

不过就如同一根火柴点燃了汽油桶一般,就这么点暴动,很快就能蔓延到周围街道店铺,不光是那些靠边停下的车辆遭殃,同样的店铺都被砸坏,齐天林当然能看见,也不出去制止,甚至还阻止了店员侍者看他这么神勇,就试探着要拿上点什么到街面上保护周围店铺邻居:“暴乱状态下最好保证你们自己的安全,别把自己置身最危险的人群之中……”

他在等待,等待警察或者别的行动人员到来压制骚乱。

可是足足大半个小时以后,才有从纪念碑示威者营地闻讯而来的纠察队,就是以齐天林自己的员工带领的示威者开始从外围疏散骚乱人群,三五成群用手中的T型棍驱散激动的示威者,控制局面,让整条街逐渐恢复平静,但已经是遍体鳞伤,到处都留下打砸痕迹的模样,部分商店更是损失惨重。

把海娜交给齐天林,一起从餐厅出来的杰奎琳原本还带着点笑意,看见这在美国国内极为罕见的场景,有些难以置信,这还是美国么?还是华盛顿特区么?

齐天林却熟视无睹,这样的场景简直司空见惯,还大多都是美国人一手造就的呢。

只有其他地方不安宁了,美国人才能活得最安宁。

这才是最颠扑不破的真理。

(难得打搅一下,书评区有个帖子是铁血推荐投票的,各位帮我投一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