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八章 作弊

第一千四百二八章 作弊

华盛顿特区的警察姗姗来迟,实在是不能怪他们行动不力,整个华盛顿现在到处都充斥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示威者,到处都有小摩擦小纷争,齐天林站在餐厅门口抱着女儿,在自己员工的包围保护下,站了好一阵,才有警察过来收拾残局,在发现这边居然有位陆军准将时候,叫苦不迭的抱怨了自己的状况,光是这个时间段,在华盛顿地区,同时爆发这种小打砸抢的地段,就有六七处!

这样的规模并不大,实际上只有上百人卷入的混乱局面此起彼伏,让他们疲于奔命!

齐天林看看餐厅的人一脸苦相,就安排自己的下属给他们计算赔偿,估计这样的状况连保险公司都不一定能赔付,换得几名华裔感恩戴德的谢意,打算关门停业一段时间看局势再说了。

重新回到还算坚固的小沙狐上,鉴于情况特殊,习惯严格遵守法规的杰奎琳抱着海娜没有放回在儿童座椅里,但她还是折中的让自己坐到后面,生怕再遇见什么类似的混乱,看着外面到处狼藉的街头,有些默然无语,好久才开口询问:“情况,真的有这么糟糕么?”

齐天林单手驾驶,打开自己员工之间内部的通讯频道,收听参与各处维护秩序的美籍员工通报消息,嘲笑着摇头:“这就是我的工作,知道么,我在全世界各地都制造这样的混乱纠纷,然后才能让美国获取最大的利益,可终究有一天,这样的事情也会落到美国自己身上。”

这就是现实。

美国一直最标榜的民主和自由,其实都是在欧美社会的法理体系下才能尽善尽美的展现,当一切都按照最佳轨道运行的时候,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秩序和最美好的制度。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法治和遵守法律的前提之下,这种要求对于欧美主流民众在幸福生活下是没有问题的,亚非拉国家却从来都没有这样深刻的概念。

就以华国为例,这个延续了数千年战乱的古国,从来就没有把法律当成最核心的社会价值观,迄今为止华国主流的社会认知还是如何走捷径,钻法律的空子,包括华国政府自己在内,都是利用人治或者非法制化的手段在解决短时间内追上发达国家的问题,所以这就决定了类似华国这样的国家绝不可能实行类似美国这样的联邦民主制度,国情和民情都决定了,一方水土一方人,强行把这一套嫁接到亚非拉国家,只会带来一片混乱。

所以这才是美国可以得意洋洋把自己的制度奉为经典,到处推行,却到处留下烂摊子的根本原因。

华国这种容易内讧或者没有法律底线的大型国家,就

得中央集权才能保证万众一心的发展,看看今天的美国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当没有了法律规范,或者大家不相信这个宪法,开始围绕宪法玩文字游戏,政治游戏的时候,美国真正最核心的东西才开始崩塌,这种崩塌,甚至远甚于金融体系的崩塌!

这才是汉默尔表示最担忧的问题。

这能算是报应么?

晚饭都只吃了一半,齐天林还打算另外找个地方呢,杰奎琳似乎已经没了兴致:“回大楼吧,大楼里面也有餐厅,这样的情况太让人沮丧了。”

结果不等他们仨回到大楼,白宫的电话就打过来,要求齐保罗顾问尽快到白宫参加紧急会议,估计还是跟当前的突发局势有关。

齐天林撇撇嘴看后面的大小姑娘,还是不放心她们自己回去,就干脆一起去白宫。

非洲户口的小姑娘没想到自己到什么地方,跟杰奎琳的关系有那么一点点的缓和,但还是很警惕的藏着那把从中餐馆顺来的餐刀,让美国姑娘啼笑皆非,最后好说歹说才在进白宫的安检通道前给拆下来,其实海娜除了阿拉伯语就能说点华语,这两位完全不同语种的交流还得全凭手势和情绪。

齐天林倒是驾轻就熟的展示了自己的证件,能够免检进入白宫,杰奎琳彻底变为保姆,齐天林进会议室,她就负责在外面的抱孩子玩,结果带着家人来开紧急会议的官员还不少,白宫专门辟了一间会议室给他们休息。

等到并不太讲究会议形式和气势的众人或坐或站的到齐了,齐天林才听说现在的实际情况,全美五十来个州,大部分还算平和,但沿海的一些大型城市真的已经有些习以为常的发生小暴动骚乱了,光是过去二十四小时,已经有超过五十起类似的时间发生。

靠在门边的齐天林思绪真的飞得挺远,华国上世纪的百年中也曾经有过多次类似的情况,不管是政府主导的政治运动,还是跟政府对抗的分裂运动,最终都能平息下来,还真是托了中央集权的福,现在明显就是各州有各州的打算,并不是很一致的在用力平息事端。

联邦调查局的人通过大屏幕不停的播放各处的情况,其中华盛顿是因为政治中心,洛杉矶、纽约、迈阿密等地都是因为移民比较多,所以混乱的状况也有些让人担忧,按照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评估,最怕的就是这样的情况成为常态,然后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蓄意策划,利用这样的局面抢劫骚乱或者进行政治斗争,那就真的会大乱了。

特里总统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当前的局面还是因为修宪大会引起的,我想…

…我们尽快召开这个会议,不管有没有什么成果,起码才能从根源上消除各地的对立情绪,对不对?”

几名幕僚立刻点头大赞,但拍马屁的后面却还是谨慎的提醒,好不容易各方约定的会议时间最好不要改动,免得触发不必要的麻烦。

各方面的人都要说说,轮到齐天林时候,他展示了从杰奎琳那里拿来的手机,接上电脑:“我只是跟家人刚才出门吃饭,就在餐厅遭遇了街头示威骚乱,接着是种族攻击,现在华盛顿的警力严重不足,我想类似的情况在洛杉矶、纽约等地也是一样,所以提请各武装强力部门,做好介入的准备,如果有法规和授权上的问题,武装承包商就应该提前介入,刚才发生在西区的这起事件最后就是民间承包商最终解决的。”

和FBI提供的大多是监控画面不同,齐天林这个可是现场拍摄,手虽然有点抖,但离得近,看齐天林打得也快,重点是十多二十分钟的视频后面成队的专业PMC挥动T型棍,击打示威暴乱者的行动非常干净利落,比警察还擅长,一下就把之前FBI展现那些各地警察有些力不从心的架势比下去。

面对不少官员询问这些人是不是专门训练过针对暴乱,齐天林脸上没表情:“这都是长期在伊克拉、阿汗富服役过的退役军人。”

会议室里面一片哗然,不是愤怒或者惊讶,就是不由自主的都在打哈哈那种,掩饰各自的嘲讽之意!

是啊,这些技能以前不是专门用来对付第三世界那些跟美国对抗的贱民么,什么时候也能用在美国本土了,还用得这么熟练,还真是有点让人讽刺啊!

新国防部长罗宾威廉先生就大摇其头的解围:“那看来还是退伍军人管用,退伍军人事务部可以尽量协同跟进一下,一方面避免退役军人参与类似骚乱,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更多人手来保卫国家避免内乱。”

于是齐天林又有一个老熟人出现,日裔部长西关这两三年过去依旧在位,临时被叫来在会议结束后跟齐天林单独讨论商议了一番,依旧是那样一副温吞吞的老好人模样,齐天林也没觉得日本现在处于半沦丧状态,这位日裔有什么感觉,反而是齐天林顺口说起现在五角大楼内部的纷争,这位前陆军部长才心有余悸的给他一点提醒:“千万别去介入这样的事件,你是技术流派,而且是外籍将领就专心朝白宫这边发展,军方内部的倾轧是很无情的。”

还颇有点前辈给后来者介绍经验的客气,他就是军种斗争的牺牲品。

齐天林也客气,主动提出把自己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两个PMC训

练基地拿出来给退伍军人事务部搞退伍军人招募,等于是通过这个美国政府第二大内阁部门招募临时工。

直到这两人把大概能尽快凑个数千人的事情敲定,一名一直站在旁边的白宫幕僚才通知齐天林,完事儿以后去总统办公室,那边还要找他单独谈谈。

齐天林还是一贯对国家元首更客气,赶紧告辞西关,就渠道总统办公室,特里也不是专门在等他,因为事情很简单直接:“关于修宪大会,你有什么态度?”

齐天林心里暗叫来了,这应该就是布伦私底下给他提醒过的事情:“我一外籍人士,这种事情基本持观望态度,没有发言权的,赫拉里女士或者其他人士倒是比较热心参与其中。”

特里有点不耐烦:“我是说你的立场,你对这个修宪大会的立场是什么?乐见其成还是怀疑后面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齐天林就像个提前被泄露了答案的作弊考生一样打蛇顺杆上:“我……个人觉得,比较危险。”看特里脸上表情没有变化,就索性说透一点:“之前的《复兴法案》我就是担心会引起反弹带来这种群起而攻之的局面,所以才会竭力帮衬吉奥治先生推动《复兴法案》,可没想到他居然出了那么一档子事,现在我真觉得修宪大会是个很不可控的事情。”

特里面色一松:“你的政治敏感性还是很高的……我跟国会都很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