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九章 搅浑

第一千四百二九章 搅浑

还在跟特里和他的几位幕僚勾心斗角的时候,齐天林就觉得自己的电话抖动了一下,毕竟来白宫嘛,手机还是静音调到了振动,没掏出来看,因为响了几声看他没接就停止了,如果真有紧急事情会不停追着闹的,不过貌似除了几位太太的安危,对他也没什么事情紧急到无法无天。

特里的态度果然就是布伦说的对修宪大会很不满:“这是在颠覆联邦政府的权威性,这是自1860年来最为危险的讯号,我绝不能容忍在我的任期内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次修宪大会必须要在白宫和国会的意志范围内进行!”

1860年,是华国被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这个时候的美国也不过是个国际上的后生小子,还没有国际影响力和实力,这一年全国各州因为黑奴的立场或分离或中立,最终在林肯担任美国总统以后爆发美国内战。

特里把目前的局面和当年相提并论,显然是拥有非常高的戒备心理,但齐天林听出来的却首先是敌视这种局面,试图把局势拉回去,而不是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个不可逆转的历史车轮在前进,不禁就有点可怜这位几乎是明知不可为却硬要为之的总统:“那您觉得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特里的幕僚们看来是讨论过很多方案:“按照目前的局势,不举行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的底线是,在修宪大会上可以论证接受一些不痛不痒的修正案,但是尽可能通过司法程序,还有需要国会投票通过的立法程序来拖延并推翻这些修正案,保证联邦政府和国会的权威。”

齐天林逼问:“但目前整个局势是很危急的,在这样的局面下如果没有点切实的改变,拖是不解决问题的,起码军队的军费,联邦政府的经费,还有很多大城市的运行都会受到威胁……”

一名总统高级顾问居然有些不耐烦:“你是外籍将领,关心好你的那一部分就行了,这些涉及到国民民生的问题,有专家和内阁来解决,必须要先把立国之本的根本问题解决好,才能顺理成章的解决这些琐碎的事情……美国具有深厚的底蕴,不会因为这么一点表面的小问题就触礁,我们的关键是要保证合众国的存在!”

好吧,齐天林在这个问题上就不多言了:“那么我能做什么呢?”

特里没有说话,用手指示意另一名幕僚开口:“除了在利用承包商解决控制一些冲突和局面之外,你不是跟某些政治家族和团体有政治往来么?我这里有份名单,我希望你能以你的名义,跟这些人交结,然后把这些人吸纳到你的那些政治盟友团队当中去。”一张只有姓名和联系电话的白纸递

过来,密密麻麻的起码数十上百个人名罗列在上面。

齐天林是耸耸肩接过:“我可一个都不认得……”随便这么瞟一眼,全都是很陌生的名字。

幕僚脸上有意味深长的笑意:“这些都是非常关心美国政治的有识之士,希望能够参加到修宪大会中去,不光是你,有很多渠道,都在安排这些人参与到各州的修宪大会参会人选中去,希望你能尽可能协助一些人参与,这也许要花费一些金钱,但是个不错的投资。”

特里十指相对岔开靠在椅背上,似乎没有听见这些暗示和提醒,齐天林眨巴一下眼睛,点头把名单揣进怀里,老实说,这张纸一看就是用复印机溜出来的,白宫这台复印机还真是该换硒鼓了,复印拖痕蛮重,别以为白宫什么都是最先进的,起码特勤局的枪械装备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采购的,这个国家已经享受巅峰太久了,就好像当年的天朝上国一样,其实到处都充满了格格不入的陈旧和过于超前的脱节!

不过回到眼前,那就是动用了任何可能的渠道去往修宪大会里面塞自己的人?

齐天林是这么猜测的,接受完这个秘密任务,就起身闪人,出来看见杰奎琳抱着海娜一边在较劲,一边无奈的给他扬扬手:“安妮在找你。”

接过女儿,齐天林想起之前那个电话,摸出来果然是安妮,一边顺手把一起摸出来的那张复印纸递给杰奎琳,一边给安妮拨打电话。

杰奎琳皱着眉头看白纸,到了停车场拉开后门让说电话的齐天林抱着女儿上,自己熟稔的从齐天林兜里摸车钥匙,开车回大楼。

安妮不开玩笑不查岗,就一个关键事情:“婚礼各项准备都基本完成,就等新郎先生抽空回来参与一下。”

齐天林顿时觉得事实靠近自己的时候,有点压力感:“不跟你姐夫那会儿一样,也要培训个半年贵族礼仪什么的?”

安妮帮他宽心:“这几年你这基本礼仪也没问题了,当年他们结婚你跟着一块不是也没出丑么?好了,只要你来扮演好你自己的角色,完成了就继续去忙你的,不耽搁……”估计是想起姐姐婚礼上那惊天一爆,话语愈发温柔带笑,条件宽松得齐天林就好像婚礼上的龙套一般。

齐天林也笑,就靠在车窗玻璃上:“举办地在哪里?”他是真不在意婚礼的,但女人无论哪一国,总还是对这事儿比较热衷。

安妮大包大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就在苏威典,但不是首都皇宫,在我的封地城堡斯卡拉堡举行,也不用对外过多宣传,邀请亲朋好友以及部分新闻媒体就

行,我们苏威典人的婚礼其实没有华国人那么复杂,我也不需要像姐姐那样对国民展现王室行为,算是低调举行,毕竟现在也是多事之秋,不宜大操大办。”

好吧,齐天林问个关键问题:“邀请她们参加我们的婚礼不?”前排驾驶座原本在思忖名单的杰奎琳明显耳朵动了一下。

安妮戏谑:“当然可以,你不敢说我打电话通知她们?”

齐天林这点胆量还是有:“好,那我晚点打电话给她们商量时间。”

安妮叮嘱:“七天内必须到斯德哥摩尔会合,别告诉我地球缺了你就不转了!”

齐天林还真的忙:“我刚才还在白宫开会……好了好了,我这边安排时间。”白宫这个词吓唬别的姑娘估计很有效,对安妮么,呵呵,也就是个白宫了。

安妮却难得的有点撒娇不挂电话:“要结婚了,你怎么没点兴奋的感觉?”

齐天林就兴奋配合一下:“好!我热切期待婚礼,行了吧,要我给额娘带点什么零食不?”

安妮终于扑哧的笑出来,还真有几样华盛顿和纽约比较有名的小点心吃食指派,齐天林就应景的认真拿笔给记下来,安妮声音就越发柔软:“嗯,你这点很好,大气又体贴,要一直发扬这个优点。”

齐天林就抱着女儿嘿嘿的笑,海娜在父亲怀里倒是安静得很,睁大比母亲稍微淡一点的绿色眸子认真看父亲,也随着父亲的笑容自己笑。

这一路就这么磨叽着说点闲话过去,直到沙狐开进大楼下面的车库,齐天林抱着已经睡着的女儿跟未婚妻挂了电话,杰奎琳看看他,嘴动了一下,还是把那张白纸跟齐天林扬一扬:“这张名单里面的猫腻很大……”

齐天林也从即将结婚的心态中拉回来:“怎么?不都是白宫或者国会想安排进修宪大会掌控话语权的么?”因为涉及到需要各州表决,所以就不是按照人多人少的比例来决定修宪大会代表人数,每个州十人,自己讨论自己选,联邦政府也有点没安好心的想看看各州争得头破血流,现在再暗地里掺杂点人进去,就更减少名额了。

杰奎琳走进电梯:“没错,各州的人士都有,但是就我能认出来的姓名,这可不见得都是白宫或者国会能掌控的人,这些人……有些是比较极端的极左或者极右分子,根本就不可能属于同一个阵营的。”

齐天林稍微有点迷糊了:“那是为什么?”女儿睡着了就完全挂父亲身上,可纵然在睡梦中还是紧紧抱住父亲的脖子,在齐天林后颈窝吐泡泡,杰奎琳还掏出张角上有绣着字母的丝巾帮忙擦

一下:“捣乱吧?实际上要想安插各种派系的人进去大家都知根知底,并不那么容易,洛克现在刚起步,就有人知道他属于哪个阵营党派,整个政治团体体制已经很运转熟练了,要想操控修宪大会,并不容易,这就跟想完全操控国会是一样的道理,与其说痕迹明显的去想控制修宪大会,还不如彻底的找一些容易捣乱的人进去,把整个场面搞得不像话。”

把水搅浑的伎俩,齐天林也能理解,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白宫还真是对这次大会深恶痛绝了,走着瞧吧,这件事就只有拜托你安排跟赫拉里女士还有其他人联络了,我得回欧洲一趟。”

杰奎琳按住电梯门,让父女俩走出八楼卧室层,外面的黑妞看见赶紧过来接过小公主,送回海娜自己的房间去,站在空旷中庭的一双男女对望,杰奎琳挤出点笑容:“安妮要跟你举办婚礼了?”

齐天林呼口气,就跟要上战场一样,是真的不由自主就有加快呼吸的感觉:“嗯,回头还得通知夫人她们,估计这几天有够呛!”

杰奎琳也长呼一口气:“原本应该祝贺你,却不知为什么不太高兴,虽然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是实际上到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很不愉快,那就祝你顺利吧!”看似爽朗的姑娘伸手,快速的跟齐天林握一下,就匆匆的转身往自己的房间去了,实在是真的有些情绪按捺不住。

齐天林看着靓丽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才敲敲自己的头,考虑怎么跟三位孩子妈讨论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