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30章 毋庸置疑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毋庸置疑

电话里柳子越淡淡的回应,自己明天就回纽约,晚上有个传媒娱乐界的酒会派对,希望丈夫能陪同自己出席。

只字不提那个劳什子公主要举行婚礼,不过老实说,在美国的媒体上现在也不怎么铺天盖地的宣传这个欧洲公主结婚的八卦,关心自己本国的事情都来不及呢。

这种语言上的战斗技巧,齐天林比自己老婆可差得太远了,讪讪的答应以后挂上电话,才给玛若打。

小玛若就极尽调侃讽刺之能:“怎么样?我就说了嘛,最终我还是跟我妈一个样,只能当个外室,也行!现在说起来你是苏威典王室正儿八经的驸马爷,我才是你的情人,得!跟欧洲公主分享一个男人呢……还好我有钱,不至于悲悲切切的担心你喜新厌旧,忘了我们娘儿俩。我就不回华盛顿了,直接去圣玛丽岛看儿子,带他去见我妈,两代外室共同讨论下心得体会,争取把这个职称做大做强,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嘛……”

面对市井小姑娘出身的女朋友,齐天林满心惭愧的转移战线,打算找最体贴向着自己的小老婆得点安慰。

没曾想蒂雅跟安妮的过节还不少:“你结婚我没什么意见,但我可提醒你,这傻大个可没安好心,她家也没什么好心,我们家现在是什么人,是非洲王,你是什么人,你才是神,是她家攀附我们,还搞得好像你入赘他们苏威典王室似的,我这边收到的口信和情报,欧洲人现在可没那么安生,借着我们的名头,在北非排挤华国跟美国企业,甚至连中东的也抢,大长老和元首委员会讨论的结果就是,欧洲如果趁着这一波行情真正上位掌控一定局面,是能威胁我们利益的,这大洋马以为生了一对儿双胞胎就不得了?!”越说越激动,比那两位还振振有词,估计是最近一直在非洲处理军政要务,也有点霸气了。

齐天林哑然,然后就听见蒂雅情绪转好的嘻嘻两声:“估计是因为怀孕了,脾气有点大,回头给你赔不是!反正北非现在已经开始动手收拾英兰格和法西兰的企业了。”

齐天林结巴了一下:“怀孕?什么时候,怎么没通知我?”

蒂雅得意:“就今天查出来的,这趟你到非洲接了我就连续不停的那几天下功夫啊,我现在也会算日子了呢!我也要有两个孩子了!安妮经常拿这个事情嘲笑我!”

齐天林拿着电话差点平地摔个趔趄,怪不得接了小老婆到直布罗陀再来美国的一路上只要有空,这小妮子就一个劲的勾搭丈夫折腾,齐天林以为是久别胜新婚荒了地,还满怀歉意的加油埋头苦干,谁曾想是追求最终结果来着!

郁闷得齐天林干脆拉把椅子到女儿房间,这姑娘长期跟妈妈一起,离了就必须开着小灯才能入睡,他坐旁边傻不愣登的看着熟睡的女儿,心中才平静得无以复加,还真该多花点时间陪家里人了。

可刚过半夜,外面执勤的亲卫就悄无声息的推开点门缝给老板做手势:“有人来访。”

齐天林看看公主房窗帘缝隙外漆黑的夜空,倒也不觉疲惫的起身伸个懒腰,再帮女儿掖紧羽绒被角,小心关上门出来。

站在七楼大厅四处打量白天川流不息办公区域的人,是麦克。

半夜了,除了两名值夜班的亲卫帮忙端过咖啡饮品放到桌面,偌大一个用原来大型古典书房改造的办公空间里空荡荡的就齐天林和麦克两人。

看着旁边需要造型复古的滑轮梯才能到两层楼高处取拿的满满书架,麦克一脸的揶揄:“你还看这么多书?”

齐天林不怕丢脸:“我太太跟未婚妻喜欢,我就在普林斯顿和西点那一段死记硬背的看了些大部头,喝茶还是咖啡?”没服务的,就得自己动手。

穿着军装的麦克揉揉有些疲惫的眼角:“清水就可以了,才开完会,最近一直在连轴转。”

从非洲回来以后,齐天林只在今天上午的国防部安全会议上见了面,齐天林没想到麦克这么晚会来找自己,倒上清水送过去,自己随意的倒了杯茶,坐在他对面:“上午的会议,怎么会涉及到非洲司令部?”

麦克放下手看齐天林:“我已经被彻底踢出局,东非作战的失败,需要有人来背黑锅,不是总统,也不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更不是你,而是国防部挑选人手出来背,鉴于四大军种都遭遇巨大损失,我这个海军陆战队出身的特种作战司令部将领就是最合适的黑锅人选,我也是当时靠近事发现场的最高军衔……起码是生存下来的最高军衔。”

做足了手脚造成惨痛局面的齐天林没有丝毫愧疚感,只是讥讽的笑笑靠回自己的沙发上:“这就是政治!”装着很高深莫测又沧桑的模样,却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绝对没有安妮做类似神态的云淡风轻,反而带着暴发户的装模作样。

麦克就把目光定定的看着他,似乎在分辨这种他已经很熟悉齐天林有点粗鄙的风格迹象到底真伪有多少,好一会儿,再喝口水才开口:“你得承认,你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的确,一切的起源可以说就是齐天林的非洲军团进行导弹制导时候出了差错,当然齐天林可以找很多理由来解释,黑人文化水平不高,他们也都是按照美方提供的位置去寻找坐标……但

总之就是一股脑的美国巡航导弹袭击,并没有解决掉隐藏制导火箭和导弹的存在,反而造成了麻痹大意,才酿成最终的惨剧。

齐天林脸上**两下,嘿嘿两声:“我的白宫反恐委员会主任帽子被摘掉了,我最大的靠山总统阁下也黯然下台,我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麦克的反应开始迅速起来:“但你现在又获得了新的头衔,你又开始在军政界兴风作浪了!”

齐天林哈哈的干笑两声:“我有价值嘛,我有使用价值,我能给工商业界寻找金融经济投资,能给军政界提供雇佣兵维护目前有点混乱的局势,我是个商人,认识你第一天我就这么介绍过我自己,只要我的商业价值还在,我就能重新寻找可以栖身的大树。”

麦克终于苦笑:“而我不过是五角大楼三百多个将军中的一个?需要拉出来背黑锅的时候,就能被放弃掉的那一个?使用价值到此为止的那一个?”

齐天林却没有落井下石的挑拨离间:“是你带我进入这个圈子的,对,你现在的局面,如果你要怪我,也确实有点责任,我能补救么?”

麦克玩味:“补救?你能补救什么?说服国防部还是白宫给我另谋高就?”

齐天林摇头:“光荣而有尊严的辞职吧,不用眷恋这些了,我把重建集团下属防务公司给你,那本来就是你应该得的,趁着现在重建拿到了白宫以及五角大楼甚至国务院的一系列国内低强度安保承包合同,你全面掌控东山再起也就是几天到一个月的事情?”

以麦克的淡定和老谋深算都一下给噎住了,手中端着的玻璃水杯不可抑制的有点颤抖,难以置信:“给我?”

齐天林点头:“我拿49%的股份给你,你当首席执行官,我只是大股东但不参与任何决策,你需要任何支持都可以,财务、人力、物力都行,防务公司现在拥有三万名注册退伍军人成员,但实际已经招募使用的只有两千多人,近期会迅速扩展到五千人到一万,市值应该在两亿欧元左右,你有兴趣接过这个掌控权么?”

麦克的鼻息都重了,摸摸自己的将军服袖口,目光低下不由自主的掠过自己左胸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略章,有些自嘲的忍不住哼笑了一下:“这里……我把位置都留好了,东非战役如果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不要任何勋章,只要在这里挂上这枚资历勋章,我就是美国唯一一个韩战以后,从越战开始经历过每一次对外战争行动的将军!不光是海军陆战队,在全美军当中都是唯一一个!”

齐天林是真没想到对麦克有这样重大的意义,不过

美国人貌似也特别喜欢这种数据上的特殊性,抬了抬眉毛没说话,现在的麦克显然不需要他捧哏,而齐天林自己的饵已经抛出去,咬不咬都是麦克自己的事情了。

四十多年的从军生涯,这身在美国各大军种中最朴素的海军陆战队将军服,显然承载了麦克多少的荣耀和骄傲!

这一点是被遗弃丢失的大头兵齐天林同学难以理解的,他那个准将头衔简直就是插班生似的,根本没有内涵和过往的磨砺。

麦克也放下水杯,靠在身后威斯康辛州硬木雕花的沙发靠背上,眯了眯眼睛:“但这个资历略章永远不可能颁发,也永远都会成为我的耻辱!再也无法抹去的耻辱。”

齐天林静静的看着他,麦克睁开的眼睛看着的根本不是要给他一家大型公司的金主,真的像在看敌人:“我被关押在河内集中营遭受无尽折磨的时候,都永远没有现在这样绝望!”

声音有点喃喃,又或者是含糊:“也许是因为那时候我跟你现在一样年轻,觉得一切皆有可能,更也许……是我对美国拥有一往无前的信心,而现在,我就像个垂垂老矣的花甲老头,看不到我……和美国还有什么生机!”

眼睛却越说越亮的看向齐天林:“自从你离开了非洲,我艰难的回到美国,被冷落在五角大楼的办公室里,我才有更多的时间独处静静思考,似乎……就是你打败了我所有的这一切信心和希望!”

前倾的身体,干瘦的手指,有力的指向齐天林,就跟那个著名的山姆大叔指人动作一样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