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一章 黄金宝座

第一千四百三一章 黄金宝座

齐天林的处事脉络其实是有迹可循的,他反华,这点现在基本是毋庸置疑的,但这也同样可能是伪装;

他亲欧,这个也是铁板钉钉,但欧洲是个大杂烩,谁亲谁疏,今天明日都在不停的相对变化;

他信的应该是伊斯兰教,但绝对不是极端教派,无论他跟拉登或者沙特都没有特别的关联,这一点反过来也能证明他跟华国没关联,华国不太可能跟伊斯兰教过于紧密的合作;

保罗从来都不亲美,这也是人所共知的,美国给过他三番五次的惨痛经历,但美国也是给了他最大利益的恩主,所以保罗完全是功利性的在抱美国大腿,目前不收一分钱的为美国政府白帮忙,也是出于投资未来的心态,这几乎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说这个雇佣兵头子是爱美国的,那就是天大的笑话。

如果真要爱,最可能的就是爱非洲!

已经在非洲借着美国的支持羽翼渐丰的绿洲集团,逐渐把非洲视为自己的禁脔,从目前非洲关于英兰格和法西兰的企业陆续开始遭遇抢劫绑架就能看出齐天林对非洲的掌控力。如果不讨他的喜欢,现在他是有能力教训某些国家的!

那么综上所述,可以得出来的结论是什么?

齐天林好整以暇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手休闲的用手背撑住腮帮子,另一只手伸出来问的就是这句话:“你似乎得出来的结论是什么?”

麦克深沉:“这就是我想要搞清楚的地方,目前的局面是你有意而为之还是无意中造成的,东非的事件是你潜藏叛变勾结华国,还是仅仅因为你想保有自己对非洲的唯一控制力拉后腿!”

齐天林还认真的消化了一下这段话:“你表达了两个意思,美国国内目前的局面,你认为是我造成的,OK,第二个,东非的战局决定性的胜负手是我掌控的?就是这两层含义对不对?”

麦克盯着他不回应。

齐天林自己表达:“先说小的,东非从前到后的策略制定,都不是我,这一点我已经跟很多方面解释过了,也得到了认可。”

麦克摇头:“整个过程你都在引导!你始终在给出一个看似更正确的方向,但却利用了你在白宫和五角大楼都有一定话语权的特殊身份,逼迫权力斗争中的其他人只能选择另一个方案,避免证明你是正确的,结果最终就只能按照你的陷阱一步步前进,直到最后我愚蠢的把关键环节交到你的手里!”

齐天林鼓掌!

麦克不理他的讽刺:“当然,我承认,你也许没有想到华国的棋子那么雄厚深

沉,如此快准狠的打掉了特混舰队和运输船队,所以我才在判断你的立场究竟是什么,你的雄心壮志是不是真的想建立一个崭新的非洲合众国!就好像独立战争的美国一样!甚至你现在的局势比那时的美国还要好……”

齐天林不得不持续鼓掌!

麦克挑衅:“别用鼓掌掩饰你的惊慌?”

齐天林就配合惊慌的把刚摸出来的雪茄掉地上,再演技浮夸的捡起来叼嘴上慢慢熏烤点燃,含糊的回应:“美国的现况也是我造成的?您在推理一下,2008年次贷危机的时候我在干嘛,2001年911的时候我在干嘛,还有美国军事策略的走向也是我影响的?我生于1982年,这些个政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麦克冷笑,毫不客气的接过齐天林抛过来的雪茄,再接住纯白金的手工定制带着保罗家族徽章的打火机也熏烤点燃,换他含含糊糊:“经济政治我不懂,但如果东非真的是你刻意为之,就是你造成了赫拉里总统的下台,第一次打击了美国国内士气,更重要的是东非战役虽然非常短暂却对美国的国际统治力是致命的,你知道这些天我一直在忙什么吗?”

扔回打火机,一点不客气的吞云吐雾:“回收各个海外军事基地的特种作战司令部部分人员!甚至是连物资都没有经费搬回来,只能尽可能把军队人员收回,先从无关紧要或者没有直接军事意义的部分撤离,不是美国没钱养这些海外部队……当然确实也没钱,更重要的是连英兰格都乘机提出要求撤走这样那样的基地,不然就只能停止他们狗屁的投资,我听说这些投资都是你拉来的,你是在让欧洲人都看美国的笑话么?!”

齐天林嗤之以鼻:“你自己都没法自圆其说,你有个大胆的猜想,但缺乏足够的论证依据,你太高估了我,我可是你一手从阿汗富战场发掘起来的雇佣兵头子,那会儿我才三五百号人,你认为我三五年时间就可以影响美国到如斯地步,你觉得说出去,谁会相信?”

麦克点头:“对,说出去谁都不相信,我到中情局借调文件,他们还建议我找你咨询某些环节,说你才是最专业的,你获得的信任度让我分外的警惕!”

齐天林更点头,看看外面依稀的启明星:“行!十天后,我要返回欧洲举行婚礼,这几天就在华盛顿和纽约处理离开前的事宜,无论是到华盛顿警局报案,或者FBI举报,中情局投诉,还是国防部内部督查报告,甚至国会独立调查委员会申请,都可以……我有律师随时等待应诉,而且只要不在婚礼现场抓我,随时奉陪回美国打官司上讲台,行不

行?”

麦克耸耸肩:“你就这么笃定,而不让人现在杀我灭口?”

齐天林摇头:“我们是朋友,更有可能成为最好的商业伙伴,你的想法,我不称为误会,而认为是一种评估,我认为你对你的商业伙伴有非常高的价值评估,虽然这种评估我不得不说有点虚高,但我很得意!”

麦克笑了,食指弯弯的钩住雪茄头指齐天林:“知道特么的我为什么会怀疑你么?”

齐天林茫然:“为什么?”

麦克大笑:“就是你特么的随时都在演戏!装土豪,装暴发户,装深沉又演粗胚大头兵,这时候却又表现得拥有足够的战略智慧,你特么不停的在表演,这说明你有太多虚假的东西,我特别想知道你最真实的是什么!”

齐天林就演凯撒,非常气度非凡的双手摊开:“来吧……所以我建议你来当重建防务的总裁或者执行官,更有效的了解我的一切动向?”

麦克笑笑:“对!就是这个理由,才能说服我脱下这身军装,潜心到你的企业中,切实了解你的真实目的,你那些随时等着打天价官司的狗屁律师也能签商业合同吧?”

齐天林笑开花:“能!必须能,小菜一碟,我希望能在我这次前往欧洲返回美国之前完成所有的手续和人员实际部署。”

麦克没这么兴奋:“那就最后再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选择我做你的首席执行官,仅仅就是因为我恰好在这个时间过来找你?”

齐天林居然点头:“嗯,如果你不来,也许我会请黑格尔先生为我介绍另一位退役将军或者直接跟国防部申请,今……哦,昨天早上的会议不是说了要派一个军方代表协调组进入我的公司么,出于什么原因,你我心里都明白,总归不放心一个外籍雇佣军头子干这件事,我并不在意的,麦克……我也最后给你解释一次,跟美国的所有合作,包括你跟我的所有合作,我其实都并不在意,你可以好好回想我们合作的每一步,是你们决定我扮演什么角色,我不得不扮演,走到今时今日,就是美国人一直的自以为是,包括你现在的心态,都是在说明这种心态,自以为是的把一切都要找个替罪羊,就好像五角大楼选择你,你却想推到我身上,我建议你换个角度,假如没有我,这一切你觉得还会发生么?有空做个论文……我的首席执行官!你来,反而证明你不是那个被失败打倒,更适合做我这家已经总价值超过一百二十亿欧元的多元化集团下属美国承包商机构的领导者,所以我才决定干净利落的邀请你加盟!”这个总价值真是不知道打了多少埋伏。

年薪过百万欧元,还不算高额股份的花红,这样的职位,如果等真的曝光出来,假如在几年前,美国还有那么多精力和印钞机印出来的美钞挥霍的时候,麦克指不定会被美国国防部和国会调查的!

现在只会是一个让几乎所有在职将军感到艳羡的黄金宝座!

刨开对美利坚合众国的忠诚,退役后进入相关的防务公司,军工联合体企业担任顾问或者实权职务,是国防部将领最佳的养老地,一方面能发挥余热,延续自己习惯的指挥欲,另一方面也能让美国的军民体系一直延续下去,退役将军带来退役校尉和军士,完整的保留各种专业人员维护美国的利益,甚至干脆自己组建新公司开辟新市场,几乎每位将军其实都在军校接受过类似CEO的培训,可不是只会大腹便便空谈主义念稿子搞派系斗争的草包。

这一点,美国军方一直都做得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