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二章 大拇指

第一千四百三二章 大拇指

就好像齐天林现在才意识到的一样,今时今日的国际争霸,不一定非要体现在一场世界大战了。

工业革命发生在欧洲,所以英兰格、贺兰、西牙班、法西兰这些国家才会成为海上霸主,扫遍全世界,最终以工业革命最为发达的英兰格成为日不落帝国,决定了世界头把交椅,从各霸天下的诸侯年代,变成有能力全世界大同。

在此之前连华国要从南到北都得花个大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谈什么世界征战?

所以随着这一波工业革命才造就了德国跟日本这样的第二代新兴工业强国,这两个民族具有的特性让他们逐渐超过了老牌的英兰格、法西兰等国,急于争夺资源满足自己,就好像今天的华国之于美国。

可已经连香港这样的弹丸之地都被英兰格等国瓜分完毕的情况下,德国跟日本蓬勃发展的工业经济和资源匮乏导致他们只能发动战争,用战争抢夺已经被规定的那些殖民地版图。

这就是一战跟二战爆发的本质原因,所谓财团、宗教、经济危机、独裁者或者纳粹主义,不过都是在合适的时候以恰好的形式出现,不是这个人,也会有那个人来演变出类似的历史轨迹。

这就是历史的车轮,不是螳臂当车的某个人就能促成或者阻挡的,妄图逆历史前进被碾压得粉身碎骨的人,不计其数。

说到底,齐天林不过是拨动了车轮的那个人,也许在车轮还在泥坑里胶着深陷的时候,伸手重重推了一把的人,只能说他是真主打造的四驱系统,帮助了历史车轮脱困,但他不是驾驶员,不是车轮,能是个四驱系统里的差速锁就是很牛叉的身份了。

所以历史车轮滚到现在,就好像蒸汽机的出现才决定了工业革命能在全世界抢夺资源一样,核武器的出现,真是最大限度避免了世界大战的爆发。

没有核武器的国家必须接受核大国的压制,核大国之间再相互牵制,爱因斯坦等人当年立誓要创造出核武器的初衷,就是用这种骇人听闻的决定性武器来保证世界不要再有大战,虽然他这个科学家的美好愿望是一颗都不要用,吓唬人就可以,但阴差阳错虽然有些偏差,最后总归还是达成了这个结局。

那么在这种前提下,只需要东非的一场局部战役,就好像高手过招,真的不会大战三百回合,从山顶打到谷底,遍体鳞伤毫无高手风度的满地打滚,瞬间一招就明白高下了。

一场在东非的战争,华国真的还拖得起,美国失了先手拖下去就很可能崩盘!

这才是赫拉里宁愿选择下台也要握手言和的原因。

那么……

综上所述,历史的车轮已经走到这个单腿站立的美国巨人面前了。

齐天林自己都不过只是个差速锁,他在美国巨人身上扮演的角色,已经用吉奥治事件砍掉了军工联合体利用《复兴法案》恢复的机会,和彻底让美国民众对这尊巨人的运作失去信心,等于是砍掉了两条臂膀,只剩下全国各州体系这条不停瑟瑟发抖的大腿和作为头颅的联邦政府。

顺便说一下,军队本来应该算躯干,可现在已经饿得不行。

这个时候的齐天林,已经不需要他来拿把小刀割来割去,大方的让出武装承包商的控制权,彻底的让美国人对他失去戒心,才有可能在某个机会下,最后挥动个什么武器致命一击,至于是针对头部还是那条大腿,就得看形势而定了。

一直依附在这个残缺的巨人身上,反而不利于挥出更有力的一记打击!

但历史的车轮已经滚滚的压向这个巨人,没有双臂推挡,没有结实的双腿一起承受,被推翻在地是必然的结果!

只是要看这个推翻是被撞倒在地,休养生息慢慢爬起来,还是看给碾压得四分五裂,生死两重天了。

变数还大得很呢。

1949年的华国一穷二白,谁能想到今天?

1985年的日本富甲天下,又有谁能想到今天?

未知是世界前进的源动力,虽然美国颓败已成定局,但同样的大势所趋,却有很多种解释,这才是算命先生生财之道的不二法门。

齐天林就好像是个半仙一样,坐在女儿床边静静看着那恬静的熟睡面容,却在脑海里思考过了这么宏大复杂的东西。

麦克无论是真失意找自己拉台阶,还是军方有人怀疑自己来下圈套,齐天林都坦然接招,他早就想跳开点了。

这个时候,他才真是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哪有时间天天去个穷哈哈又不给发工资的五角大楼上班?

所以跟麦克确定了中午一起到五角大楼公开宣布这件事,就派人把即将引咎辞职的麦克中将送回去,他住在西边的一片中产阶级独栋住宅区里,年收入数十万的中将,也就是个中产阶级,是这个合众国的坚实基础,但不是权贵阶层,论民主,这点美国比很多国家的将军都做得要真实点。

小憩了一下,跟已经调整好情绪的杰奎琳在早餐桌上吃早餐的时候,齐天林才把这件事传达了一下,杰奎琳也要花点时间来消化,实际包括了多种产业的重建集团居然把武装承包商这一块剥离出去,这基本是齐天林目前在美国最有力量的一支

队伍,很可能意味着海外力量萎缩的美国,在国内情况上也会对他失去需求,甚至白宫都不用请他做顾问,麦克接手以后,不可避免的会打上纯美国退伍军人的标签。

这个中间的政治得失,让小上尉有点算不过来,快速的把面包片塞进嘴里,嘟哝着跳起身:“你总这样!也不跟姑母或者哪一方面商量,就擅自的自己做决定,没准儿还要给你收拾后手,提前说一声也好啊!又有很多事情要重新评估和计算了。”这美国人就喜欢什么都做好计划,设定模型,然后最好按部就班的逐渐完成,可兵行无常,哪有那么多的定势,更何况现在还不是美国人自己能主宰一切的时候了。

果然,杰奎琳把这个消息传递给赫拉里以后,电话那头的前总统沉思半晌:“这个保罗……我还真是低估了他,他这手以退为进的手法,玩得可也够漂亮,只是不知道背后有没有人点拨他。”

杰奎琳咬下唇:“我……觉得还是那个要跟他结婚的公主,欧洲的政治力量在传递他们的不少东西给他,他过几天回欧洲举行婚礼了。”再怎么平淡语气,还是有点熟人之间不一样的腔调。

赫拉里豁达:“你不是他秘书么,随时都应该跟着吧,跟着一起去欧洲参加婚礼啊,也算是代表我们做一个见证人,你考虑的不应该是什么儿女情长或者别的什么,你看他们实际上都不在乎这个,这个婚礼嘛……我更觉得是他们欧洲方面不同声音里面的立场传达。”

这老政治家啊,就是动不动就能从任何一件事里面分析出后面隐藏的本质来,谁曾想不过是齐天林顺手讨好老婆恶心自己的行为?

所以在杰奎琳的眼里,中午在五角大楼跟已经提出辞呈的麦克中将一起召开了一个内部新闻发布会以后,齐天林下午真带着她一起前往纽约,面对柳子越的他显得格外尴尬。

柳子越不给外国妞看戏的机会,伸手就抓齐天林的耳朵,揪着进自己办公室:“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搞婚礼?”

齐天林老实解释:“欧洲确实有点异动,我本来也不在意,不过你知道北欧女性么,独立性还是蛮强的,我可不愿因为接下来的什么政治或者经济瓜葛演苦情戏,结了婚有个名分,我还是觉得有个婚礼,她还是喜欢的。”看柳子越的手有加劲的趋势,赶紧补上:“你也要婚礼,你穿婚纱一定好看极了!旗袍!你一定喜欢旗袍!你穿旗袍,我穿马褂!黄马褂!”完全就是在打胡乱说。

丈夫说表扬恭维的话,柳子越笑着就没了力气,松开手弹齐天林的耳朵,算是去痛:“我要在华国办婚礼!”

柳子越也知道这种话题是禁忌:“不急,相比华而不实的那些婚礼,我更愿意相信白头偕老,都没牙了干瘪着嘴,换上旗袍跟你坐在一起,油纸伞下背后青绿的细雨竹林……”哦,柳主播有一颗文艺女青年的心,平日里就很喜欢在网上随手写点心情感悟语句,其实在国内某些微博上还挺火,美国人认真核查研究过,觉得中间除了酸不拉几的文字腔调,真没什么讯息,何况都什么年代了,真要传递信息哪里还用这么笨的方式。

齐天林却煞风景:“谁没牙?!补牙啊,欧洲最贵的,咱家有钱!”

柳子越就使劲翻好看的白眼,话说三十多岁的她还真是熟透了的风情,让齐天林忍不住搂怀里轻薄一番才打探另两位的心情:“真的不高兴?”

柳子越专心轻薄,敷衍回应:“你那小老婆马不停蹄的跟着回欧洲辨别男女,女儿都不要了,我说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啊,而且这才多少天,急不可耐!玛若就是纯粹的借题发挥,日本汽车企业不错,回欧洲公司合计去了,估计想顺势端了欧洲的日本车企,我怂恿的……”

齐天林的手原本在勇攀高峰,都忍不住抽出来树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