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三章 保佑

第一千四百三三章 保佑

修剪整齐的绵软草坪,造型各异的灌木丛,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相互交错浓密,点缀着天鹅绒般光滑蓝黑天幕上的点点星辰,举目望去,到处都是彩灯和欢声笑语的人群。

齐天林稍微有点恍惚,这舞照跳、妞照泡、宾客满盈的场面还是昨天在爆**乱的美国么?而且还是在经济危机重灾区的纽约。

下午在世贸大厦就听见今天又有几家重量级金融公司倒闭,这还是各方都在相互牵扯制约的结果,不然一股脑多米诺骨牌似的倒塌,华尔街上基本就不会剩下什么还能盈利的财务公司了。

柳子越是给他打了预防针,这些日子再怎么惊心动魄或者天翻地覆,所有这些纽约名利场的光鲜人物们依旧保持夜夜笙歌,晚晚派对的奢靡生活。

道理很简单,美国不是孤立于世界的,任何危机在聪明人眼里同时也是机遇,的确是有大量的金融弄潮儿一败涂地变得穷途末路跳楼或者失踪,但同样也有乘此机会利用海外进出口倒卖物资大发横财的暴发户,更有当时反应敏捷,发现市场波动抽身而出,或者纯粹就是运气好的金融幸运儿,当然这种状况的极端体现就是齐天林一系,所以柳子越也经常操办跟媒体娱乐圈有关的派对,玛若更喜欢招揽艺术家或者影视体育明星之类的狂欢。

不光是在纽约,就连两三百公里之外罗德岛听涛庄园自打接手以后,也举办过好几次晚宴,趋之若鹜的各方人士流连忘返!

大发国难财的保罗家族派对夜俨然已经有点小名气。

起码那些依附在明星或者富人身上的各种果儿(骨肉皮,Groupie)们,才不会关心国家或者经济状况怎么样,他(她)们就是追随享受而去的,就好像吸附寄生在鲸鱼身上的?鱼一样,这条大鱼死了,换一条就是。

所以明艳照人的模特,熠熠生辉的新晋富豪,自来熟的演艺明星穿梭其间,让土包子齐天林有些大开眼界。

作为保罗家族的核心,今天虽然不是自家做东,齐天林夫妇还是得到了最高规格的欢迎,当然他们的豪华车队也给足了现场面子。

托玛若在美国喜欢买豪车的福,连前后保镖都是驾驶豪华跑车给夫妇俩压阵,杰奎琳这姑娘就只有在家带海娜的份儿,柳子越还暗地里腹诽这姑娘要是心眼不太好,把海娜给收拾绑架了之类的,看齐天林自己怎么收场。

和齐天林认识的人很多,不少在听涛山庄协议晚宴上就交织在一起共利益,所以过来热情拥抱打招呼的不少,今天的东家也是齐天林的老朋友布隆伯格,虽然已经从纽约市长的位

子上退下来,但他避虚就实的投资理念还是成功没有被美国虚拟经济给拉下水,反而趁着这个阶段逢低纳入,吃进了不少人才和资产,热情的拥抱以后拉着齐天林到处介绍,柳子越驾轻就熟的被一帮贵妇和年轻姑娘包围,讨论今年是不是应该把请愿之类的字眼都变成时尚。

普通美国民众和中产阶级的艰难,是不会体现在她们身上的,就好像当年抗战前的华国沪海滩十里洋场一样。

政经界人士非常多,对齐天林也是如雷贯耳一般的热情仰慕,男人们之间讨论的还是跟经济和政治有关,这个档次再聊女人,就显得有点浅薄了,对修宪大会都还是保持了相当的兴趣,但就跟很多人估计的一样,自由民主的国度,对同一件事务表达的方向就大相径庭。

有希望收紧目前美国经济状态,干脆的孤立主义减少跟国外流通的往来,自给自足的发展经济加大就业率,解决目前实体经济制造业的衰败;

也有想更极端的闭关锁国,索性就翻脸不认帐把美国数万亿美元的国债全都清零,从头发展经济;

还有提倡更严格的移民制度,把那些穷哈哈的拉美非洲移民都遣送回去,净化美国土地上的劣等族裔,让美国拥有一个重回世界巅峰的良好环境;

当然每一种说法都会招致别人的驳斥和拥护,气氛相当热闹。

不过说到这些,都不如话题放在即将举行的今年超级碗比赛来得期待。

这是个让齐天林更加惊讶的情况,一场体育比赛,甚至都比目前美国未来的走向更重要?

布隆伯格看出了他的表情,笑着搭他肩膀稍微私密一点:“每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民众总是会把兴趣放在体育运动和娱乐行业上面来,这样才能化解现实生活中的不如意,对政府也是个转移注意力和凝聚士气的好办法,今年的超级碗广告时段可是又大卖出了好价格,我听说你太太和女朋友可是早就下手抢了推广?”

齐天林对这些商业操作的细节真不甚了了,撇撇嘴:“现在不光是经济不景气那么简单吧?我看你也在争取参加修宪大会?”

布隆伯格不掩饰:“我要争取参选纽约州州长,我需要你的帮助。”

齐天林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的惊讶:“你不争取参选总统?”

布隆伯格笑得老谋深算:“好像作为一个州长更为实际和能够掌控全局一些,看看吉奥治到现在的几位总统吧?怎么样?愿意垂青我的政治生涯么?”

齐天林不置可否:“我能协助你什么?”

布隆伯格狮子大

开口:“我知道你现在在投资政治势力,民主党也有一部分力量跟你关系不错,但共和党也同样可以作为你的投资方向,这……不光是我的看法,有些共和党元老也这么看。”

齐天林谦虚:“我只是为了保证我那点小生意,谈不上多大实力的投资。”其实是不止一次有人警告他不要随便跟共和党合作。

西方人不习惯谦虚:“你现在已经具备了改变一些东西的实力,明年就是州长选举年,我们可是老朋友,现在这个阶段我需要全方位的支持,我也能从纽约州乃至更多的地方为你得到各种利益,方方面面的,你的女朋友全面接手日本汽车在美制造业的消息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

齐天林还是谨慎:“我考虑一下……尽快给你答复。”从内心来说,他愿意投资任何干预跟他交易的美国政治人物,但适当的甄选还是有必要,布隆伯格过于高调和激进的政治风格齐天林还是有所耳闻……等等,激进!

齐天林端着酒杯思忖一下:“你对于修宪大会怎么看,如果你参与进去会有什么样的态度?”

他是在试探,布隆伯格就当成是考核,别看这位自己也是亿万富翁,跟保罗家族这样庞大而复合的产业相比就是小只佬,当年他三次当选纽约市市长,就花费了两亿美元,而且每年当市长只象征性的拿1美元工资,现在正是需要大财团支撑他往纽约州州长这个反复考量更实际的政治目标进发关键时刻,非常正式:“全面修宪!所有条款都必须逐字逐句全面推翻重新撰写!一本两百年前的宪法,早就不能适应现代社会了,与时俱进才是获得胜利的不二法门,这是我提出的唯一,也是必须的修宪提案,成立一个全面修宪委员会,在国家持续复兴发展的过程中重新制定国家宪法!”

啧啧!

说他激进,还真是没说错!

成立两百多年都只有十几条修正案的美国宪法,居然要全部推翻重新来过?

这位的脑子估计还是给驴踢了,够疯狂的!

这样的修宪提案怎么可能通过?

齐天林就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布隆伯格:“你觉得可能么?”

布隆伯格嘿嘿:“十多年前还没人愿意相信911是出自共和党的策划,而我在911之后四十天就担任了纽约市长,是我一手完成了对这个伤痛城市的复兴,我才具备这样的能力!可我对于整个美国过于参差不齐的各州状态很不感兴趣,现在我只想重点按照我的思路治理好纽约州……至于美国宪法,修成什么样,那不过是联邦政府的把戏!不是么?”

就因为他的产业是服务于金融产业,捕捉金融行业的蛛丝马迹,所以他才能在瞬息之前恰恰逃离,留下自己大多数客户哀鸿遍地,现在他才能反手一击,换得大好局面,算是美国本土难得的乱中获利。

这样的人,齐天林没有看完那张全是名单和电话号码的复印表格,但这样的人手肯定也符合白宫搅乱一切的态度,稍微点头就笑了:“行!让你的秘书跟我的办公室联系,我会全力支持你的政治选举,无论是进入修宪大会,还是纽约州州长的选举,我需要得到的回报,也会清晰详尽的罗列出来,我们共同斩获!”

布隆伯格明显觉得今天的晚会已经物超所值,大喜过望的举起香槟酒杯跟齐天林轻轻的碰一下:“上帝保佑我们!”

其实远近都有不少人观察着这两个巨头主角,从他们的表情跟动作就能看出已经签署达成什么重要的协议,艳羡而期望从中分一杯羹的表情比比皆是,跟着他们一起举杯欢庆!

带动了气氛!

两束清亮的光芒从大厅顶部投射下来,部分在跳舞的宾客笑着散开,让出一条人群中的通道来,光芒追随两条婀娜的身影走向两个成功男人。

一贯以猎艳跟女友众多著称的布隆伯格和传说中四个各有所长老婆的保罗,这俩著名的色胚面前各站了一位青春明艳的白人姑娘,袅袅的伸手邀请他们共舞一曲!

啊呸!

布隆伯格自以为了解保罗的癖好,殊不知就凭这个,就很可能被柳子越给彻底断绝了跟他合作的渠道!

这才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上帝应该保佑齐天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