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四章 发光

第一千四百三四章 发光

齐天林的舞步还行,毕竟除了蒂雅,都能跳几曲,有时在家也算是娱乐项目之一,搂着这位芭比娃娃似的典型美国姑娘,旋转着靠近柳子越这边,在舞曲声中笑着用交换舞伴的方式,重新向老婆伸出手邀请。

那姑娘嘻嘻笑着做个屈膝礼,跟别的舞伴旋开了。

柳子越露出个算你识相的表情,放下酒杯给侍者,在一众贵妇淑女的做作掌声中带点矜持华贵的姿态被齐天林拥入怀中转进舞池,仰起笑颜如花的脸看丈夫:“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渝庆一带的男人怕老婆很多么?”

齐天林表情严肃:“不知道,但我很好的遵守了这个地方传统。”

柳子越索性靠在他怀里享受这样难得的公开亲昵时光:“我以前主持过一期婚姻家庭节目,据考证就是渝庆曾经在抗战年代,袍哥横行,女袍哥也结社,然后专门集体收拾家里不老实的男人,手法狠辣,就把这个传统逐渐流传下来了。”

齐天林恍然大悟的恶狠狠:“哦!原来是日本人害得俺们这样!那就一定要报仇了!”

柳子越娇笑着在他怀里舒心得很,周围看着他们的宾客更是觉得这对夫妻来这秀恩爱,难道是为了抵抗公主大婚的传言?

其实柳子越后面都在描述她们在全美各地巡游,看看那些实际上运转良好的日本车企和跟随这些汽车企业一同转让的厂房、办公楼等相关资产。

“很壮观,很让人鼓舞,以至于我们都没法集中精力观看美国的大好河山,几乎期待每一处正在跟美方员工工会进行劳资谈判的工厂汽车公司的展现。”

带着圆满的商政界洽谈沟通结果,两口子回到处于长岛的家,齐天林花了两天时间才看完柳子越用DV和数码相机拍摄的一系列直观的产业图像,比文件上面一串串数字和表格吸引多了。

终于可以摆脱依旧对她态度不好的海娜,杰奎琳回复到自己秘书的角色,也有点呆呆的陪伴一侧,看柳主播跟个节目主持人似的,在大型屏幕墙前面仪态万千的介绍:“说起来只是七家汽车公司和十二家工厂,实际上这些工厂都是最终的整装流水线工厂,平均每家工厂拥有员工超过五千人,就凭这,为美国社会就带来近十万个就业岗位,然后七家汽车公司和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更是现成的覆盖全国各州主要城市,为美国民众提供上万个就业岗位……”

“工厂和公司大多都集中在美国中部地区的州,工厂一般在经济较为欠发达的镇,而公司在州府或者大城市,除了少量的日籍技术工程师,绝大多数都是美籍员工,现在欧洲的工程师

们正打着降低对抗情绪敏感度的旗号,由一个专门的部门把这些日籍人员集中起来,愿意回国的就送回去,不愿意回去的,单独先连同家庭聚集在一起,数量其实有上千人,玛若和她的团队商量的意思是索性用这些专业人员再成立新的工厂来管理,日本企业在工业流程管理上还是很有一手的。”

两米多高的大屏幕上飞快闪过那些占地面积相当辽阔的大型现代化工厂,还有规模实际上也直逼底特律汽车城的那些大型汽车公司办公、设计、研发大楼,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和使用国家,美国的汽车工业的确是太发达了,而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的日本车企,在过去三十年的积累,几乎就这样拱手相送给了齐天林!

杰奎琳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嘴,她不太清楚之前保罗家族从美国金融崩塌中卷走了多少钱,只知道他们肯定获利,但眼前这个从日本车企中获得庞大利益,把这个美国传统政治家族的女孩儿给吓住了,下意识的觉得:“保罗……你,这是不是在窃取美国的利益?!”

齐天林舒适的坐在长沙发上看身后站着靠在沙发边的秘书:“所有一切都是正规的商业交易,我为现在的日本政府提供安保以及各种人道主义物资救援,他们用可能会被美国冻结的在美资产作为交换,同时也为美国保留了这么多就业岗位,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么?哦,是三家都很有益嘛。”资本家无耻的嘴脸显露无疑,柳子越都停了讲解,笑吟吟的看丈夫白话骗小姑娘。

杰奎琳能熟练的对齐天林翻白眼了,而且是翻起来就不想收的那种:“这不过是因为美国政府现在无暇顾及这种有悖商业常理的交易,才让你钻了这么大的空子,你和你的家族才是获利最大的!”

齐天林得意的耸耸肩,抱过煞有其事也坐在沙发上的女儿,让她对后面挥舞手里的小匕首,示意老婆继续。

柳子越指指画面:“SGM公司还在持续的派遣工程师和运营团队过来接手,并且已经在纽约成立了一个策划团队,考虑对目前这些产业进行整合的可能性……”齐天林对后面不回头的炫耀:“看见没?我们是看好美国市场的,也在踏踏实实的为美国复兴做贡献。”

憋着的杰奎琳娴熟的用两根手指就卸下海娜手里没开刃的小匕首,扔沙发一头,让小姑娘自己去拣,自己把注意力都集中到画面上。

柳子越很自豪:“也许日本人自己都没有想到过这种局面,通过他们的国家力量把七家汽车公司统一转让给你,原本是想通过你保存下这对于他们相当重要和具有延续性利益的产业链,可你实

际上能找到一个相当雄厚的汽车行业管理团队,可以完全借助德国和苏威典的技术力量,把这一切整合成一个新的统一品牌,初步估计,这将是目前全球第一大汽车产业集团,整个欧洲团队都很振奋,所以这才是玛若急匆匆赶回欧洲的原因。”

嗯,已经拥有了大众汽车12%的天价股权,现在又拥有了年产近五百万辆汽车的庞大生产力,保罗家族的底蕴是不是越发厚重呢?

用滚雪球来形容目前家族产业的资产累积绝不为过,连柳子越随手打开一张占地1700英亩的工厂厂区,指指其中的厂房:“两百万平方英尺的流水线厂房,历年来总计超过十亿美元的单厂投资,现在不过是其中之一,枪炮一响黄金万两这个词,我算是深刻体会了。”

为了照顾小秘书,两口子基本用英语对话,唯独这句谚语用华语发音,杰奎琳当然会认真的问一下,她修过华文,但显然没到安妮那样的程度,自己喃喃的还学着发音,若有所思。

柳子越毕竟有点小资,在不少厂区拍了些有点苍凉的风景画面:“但目前停产的比较多,汽车产业不是个简单的拼凑游戏,如果要改变产业体系,很多投资和改动不一定比之前投入少,所以现在就是在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方法……下面才是这次日资产业之外的收购。”

杰奎琳就只是看着不再说话了,对她来说,这些产业总市值数十亿那是指崩盘以前的股票市场买卖价格,因为要评估产业盈亏,在虚拟市场中和实际价值是有差距的,花一美元买到的某产业并不是真的就只值一美元,实际产业投资过数百亿,这不是简单的虚拟金融数字,这是实实在在关系到美国民生的产业体系,日本人花了几十年的功夫潜移默化的拿下半壁江山,逼得通用等产业都只能远走异国他乡,这次却不得不苦涩的打着小算盘给齐天林。

身前这个男人已经切实的能影响到美国国内民生了……

所以她根本就没在意后面那些美轮美奂的山间别墅、庄园甚至教堂!

除了范德比尔特家族以前拥有的部分豪华产业被低价用欧元购回,多处很有名气的地产购置,齐天林都觉得能理解,无论是华国人喜欢购买地产的习惯,还是法西兰人对古迹的热爱,阿拉伯人对除了荒凉环境以外的美好事物发自内心的喜爱,都能解释老婆们的购买行为,但对某栋孤零零路边小教堂的收购就很无厘头:“这拿来干嘛?”

柳子越笑眯眯的摸一个圆珠笔大小的纸卷出来,两边展开,学着太监宣读圣旨的架势:“皇帝诏曰……玛若叫你去圣玛丽结婚!但最

好是再过三天出发,因为被整体拆卸运走的这个教堂还在圣玛丽岛组装!”

飞快的一口气用华语说完,然后把纸卷收起来很嚣张的对齐天林弹过来:“我是不会去参加这种婚礼的,就祝福你们了,这三天好好的陪我!”说完就自己噔噔噔转身离开书房回卧室了!

齐天林眨巴几下眼睛,看女儿和杰奎琳都看着自己,真的是大眼小眼瞪,杰奎琳还不满:“你们在说什么?夫人这个表情也变得太快了吧?刚才还笑嘻嘻的怎么就有点生气?”

连你都看出来了,齐天林把啥都没写的纸卷扔给她,抱了女儿追出去:“老子过几天还要结个婚,你说她能高兴么?”

杰奎琳哼一声,从后面矫健的翻到前面沙发上坐好:“我还不高兴呢……”伸手拿过柳子越扔下的画面遥控器,开始认真的查看所有关于家族这次在美国获得产业的讯息,没有跟往常那样打电话问自己的姑母,而是更加若有所思的靠在那里。

屏幕上的光芒不停闪耀在她脸上,好像在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