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五章 没隐瞒

第一千四百三五章 没隐瞒

齐天林陪柳子越的时间,当然就包含陪同她以上流社会名媛的身份一同出席今年在纽约举行的超级碗决赛,无论作为传媒运营合作伙伴的星云传媒,还是广告大客户的重建集团,都获得了主办方的盛情邀请。

齐天林终于成为夫人的陪衬,一同前往巨大的美式橄榄球场目睹这在当今美国社会,可以媲美三十年前华国春晚地位的全美第一顶级秀。

柳子越其实连美式橄榄球的规则都不懂,相比英式足球的简单,美式橄榄球几乎就是美国精神的一个缩影,杰奎琳坐在她的另一侧,轻声讲解,脸上也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之情:“全国收视率毋庸置疑的第一节目,今年中场休息依旧会请最顶级的明星表演,在这样全国都有些低迷和各地混乱的局面下,只有超级碗才能让所有人的争论都暂时停止下来,把目光都集中在赛场上,忘记那些肮脏烦扰的东西,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赛场上来!”

坐在柳子越另一边的齐天林抱着女儿,却泛着轻轻的讥笑,头上戴了一顶棒球帽,帽檐上不是哪个橄榄球队,就是重建公司自己的标志,他的目光透过宽大光亮的豪华包厢玻璃幕墙,不是留意在热闹的赛场上,而是用一种俯视苍生一般目光打量周围数万名狂热又**高昂的观众。

同时包厢角落的墙面电视也在播放同步的电视直播,上面能用互动技术随时查看各种美国人最感兴趣的比赛实时数据,的确很先进,但开发这套技术的公司这一次也不出意外的倒闭了,现在的授权使用都是临时租用的。

好像用一场比赛来掩盖很多东西,其实真实的东西是无法扭转的。

美国人在尽量在告诉自己,这一切都跟之前的大萧条,经济危机,金融风暴一样,都会挺过去,舞照跳,马照跑,超级碗依旧火热的假象似乎能够给他们一点心理暗示和安慰。

但真的能扛过去么?

齐天林之前只在迈阿密看过半场橄榄球比赛,和蒂雅一起,目的却是为了联络影子,所以表皮的看了看,对这种只有美国人钟爱的运动完全无法理解。

但随着在西点军校学习,甚至还抽空参与过校内的橄榄球比赛,对这种运动才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现在才会有这样讥讽的表情。

在他的眼里,这种东西已经变成了跟罗马斗兽场一样的玩意儿,而巧合的是传说中曾经雄霸一时的罗马帝国就全民沉溺于这样的角斗运动,更发明了持久的投机商业和高昂的高利贷制度,巨富豪华的奢侈生活风靡一时,使大量的贵金属通过消费丝绸等高级商品,流向了古代的华国,再加上强盛

的大国是广袤统治地区所有人向往的中心,导致民族复杂化,最终分崩瓦解!

历史是不是看上有点宿命的相似?

上一次看橄榄球赛的时候,齐天林就有这样强烈的感受,只有他这种把大多数时间都放在枪林弹雨战地,放在那些为了一顿饱饭就可以杀人的蛮荒之地的人,才能体会人在追求基本生活保障的时候,会迸发出多么强烈的求生和战斗欲望。

而当一个富足的社会已经退化到只能用体育运动来寻求胜利和归属的感觉时候,那种战斗的本性就已经下降到非常危险的程度,这才是最危险的。

就好像唐宋时期迷恋蹴鞠,大清王朝八旗子弟那数不清的玩乐方式,都是个讯号!

杰奎琳一直在注意他的表情,越过柳子越询问:“怎么?是不是觉得你也能上去威风一把?很瞧不起的模样?”有点不忿气。

齐天林笑着摇摇头:“没有,挺不错……完全体现了美国人的特点,这么个简单的运动,可以整理出200多种煞有其事的战术,喏喏,看那个四分卫还要翻看手臂上的战术表才能给大家分配战术!”

柳子越拿着望远镜看了就咯咯咯笑:“我还以为手臂那里有台电脑呢,心想这么高科技!”

杰奎琳不服气:“这就是美国的优点,什么都能总结和用数据量化!这才是最能体现人类战斗本能的运动!”

齐天林点头:“是啊,防守球员在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霸气,进攻时候四分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精准长传,既有团队精神的勇往无前,也有英雄主义的灵光乍现……这的确是美国人最优秀的运动,可也就美国人自己热爱却没法传播到全世界的运动。一个连世界普及都做不到的运动,美国人却自娱自乐的能奉为世界第一运动,和某个国家拿乒乓球当国球有一比。”

听着似乎讽刺的语言,柳子越嗔怪的一笑,用望远镜捕捉那些什么霸气和精准长传,可一个外行完全就看得云里雾里,最后只是对为什么要用个这样细长的流线体当皮球很不解,不擅长运动的女人提出这种问题总是很可爱的。

刚才稍微吃瘪的杰奎琳就得意:“只有这样的球无论在飞行还是弹跳的时候都是不规则的,才会有更多不确定性,就好像我们的人生一样难以捉摸!”

齐天林冷言冷语:“可无论是带防滑齿的手套,每个阵型不同位置不同特点的鞋子头盔,还是完全不同的各岗位身材体型,这个发展这么久的运动,已经跟美国宪法一样,变成了有迹可循的呆板模式!”

杰奎琳睁大眼睛争论

:“那你就是赞成大幅度修宪了……”

柳子越无奈的放下望远镜:“拜托……我知道你们很敬业,但我是在消遣的,这个包厢价值五万美元!”

好吧好吧,安安静静看球赛,中场还看见个熟人,杰西卡已经荣升为今年的中场主持嘉宾,活蹦乱跳的换了一身啦啦队服装在舞台上展现了她已经贵为美国第一女主播的地位,柳子越居然给杰奎琳泄露八卦:“他跟这姑娘有点隐情……嘿嘿。”

唉,柳子越是彻底看开了。

最终她连圣玛丽岛的婚礼都不去,做出点怨妇的模样送齐天林父女俩和秘书上圣玛丽号:“我去看什么?丈夫结婚了,新娘不是我,很开心么?我的想法你是明白的,自己好好努力达成我的理想,那才是最终的目标。”

等小商务机起飞以后,杰奎琳都很想打听他这个最终目标是什么,齐天林当然不吭声。

说起来杰奎琳这姑娘除了以前小时候还到欧洲旅游过,最近的出国经历就是跟着齐天林去华国,还真是把美国当成全世界一般没怎么出过远门,很有点雀跃,等降落在圣玛丽岛上以后,就彻底把自己变成个观光客。

而看着这座已经演变成绿洲雇佣军休闲驻扎的方外之地,早就在各种跟绿洲相关资料上了解过这座岛屿的杰奎琳走下飞机以后也自己找了辆旧车,跟齐天林约定:“我自己转转,去欧洲的时候叫我就行,玛若的婚礼我看心情去不去!”安妮或者夫人也就罢了,那地位的确不同,她从心眼里还是一直有点看不起玛若这小民女。

小民女就干脆不出现了,苏珊舒适的坐在沙滩椅上逗弄身边的外孙:“她说按照你们华国的传统,结婚前是不照面的。”

齐天林表示自己没听过这个什么传统:“华国那么多,换个城镇或者村子都有所谓的风俗……好了好了,随便她想怎么折腾吧,您身体怎么样?”海娜抱着父亲的大腿,对那个所谓的二哥完全没有印象和亲近感,看来蒂雅平时也根本没有保罗一家亲的和谐教育。

苏珊聊慰老怀的舒心:“你已经彻底成长为参天大树,我的欧洲情报网都交给了沙漠鹰的公司来正规管理,现在我更愿意长留在岛上,每天到陵园去走走,再从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里面揣摩你的蛛丝马迹,就是我的老来乐趣。”

齐天林回到自己的岛上也的确放松不少:“变数还有,但大局已定,我现在考虑的已经是未来。”

苏珊确实老了不少,和之前还算得上富态而机敏的独当一面风范相比,短短几年,也许是卸下了包袱和压力,松弛的不

光是心态,皮肤也松弛了一些,背也稍显佝偻,靠在椅背上低声:“我都难以相信这一切,所以我就更不担心有谁能看透你的心底,放手去做吧,人都是在岁月和形势中成长的,你才会从单纯的寻找老鹰的轨迹,给北约乃至美国下套使绊,逐渐发展到现在引导国际局势,我期待着看你做出最后的结果。”

面对最早知晓自己步伐的岳母,齐天林也没隐瞒:“目前的局势,必须要结果,但我也不会持续在台面上浪费人生了,世界总会往前发展,我只是沧海一粟,所以就在近期吧,我希望能借着修宪大会,寻找机会,给予白宫乃至美国最后一击,然后全身而退,回来陪您一起过点逍遥舒心的日子。”

苏珊笑着摸小奥的头:“退得回来?我不担心你摆脱危险的能力,而是在功成名就的时候,你认为所有的一切那么容易抛弃?”

齐天林无奈的笑笑:“现在还不敢思考这个问题,一切都不敢松劲,但我会竭尽全力……”

好吧,想法真的是美好的,但未来真的是未知的,齐天林自己都是个不喜欢制定过于详细的计划,随机应变的性子,可最终的结果还真是有点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