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六章 真够重

第一千四百三六章 真够重

就在圣玛丽岛陵园的那片山坡上,一座灰色的小小教堂被树立起来。

就是用木板一片片叠加的木制框架结构小教堂,里面甚至连座位都没有几个,就是三四条长椅,外加一个极小的祈祷台,原本就是树立在美国基督教教义比较浓厚的中部地区路边,给一些虔诚教徒路过时候做祷告的,神父都不一定随时在那。

但有个和房屋体型不相衬的极锐角尖顶,顶部一个白色雕刻十字架,就好像一柄尖刺直插天际,造型的确很容易吸引注意力。

齐天林在蒂雅的陪同下参观,她跟着一起飞到欧洲,看玛若跟维拉迪等人讨价还价,瓜分整个体系,保罗家就是以这些原始日系车企作为投入,占据47%的股份,维拉迪召集德国车企投入改造生产体系,洛克负责销售体系的全面调控,各分20%左右的股份,其他的零散小股,用来维系部分著名设计团队和各级什么CEO之类的职业经理人。

后期投入也在数十个亿了,但相比看见的未来,齐天林已经牢牢的把自己这两个商业死党和他们背后所代表的国家团体绑在了一辆战车上。

蒂雅就自己去做了各种复杂的产检,当然是还没得到性别的数据,但经过什么DNA生物链核糖酸的比对,有67%的可能性是男孩儿,齐天林只能对这些打着科学的幌子算命的高级瞎子们表示景仰:“她们搞婚礼你没什么情绪吧?你想办我们也可以回去非洲或者随便哪里都行。”对这个其实才是最宠溺的老婆,齐天林想让她尽可能享受点美好事物。

蒂雅却真的没浪漫细胞:“办什么办,我可是从你把我从加拉救回去就嫁给你了,别想往后推时间……北非针对欧洲企业的袭击已经展开了,这次我到欧洲英兰格法西兰都在不停的找你,我就说我是来生孩子的,问你。”

齐天林要扶着其实还没肚皮腆着的姑娘,蒂雅反过来挂他手臂上,两人依偎着在小教堂旁边转悠,俯瞰下去就是密密麻麻的白色小方柱墓碑,又多了好几百……

玛若选这个地方办婚礼,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西方人的婚礼跟华国人还真是不一样。

没有敲锣打鼓,也没有胡吃海塞,更没有王公贵族的昭告天下,就是苏珊换了身隆重点的衣服,把一身婚纱,还戴着白色面纱的玛若牵着,交到齐天林的手里,小奥塔尔嘿嘿嘿笑着,帮母亲捧婚纱后面长长的下摆,还给自己老子和大哥做鬼脸,一点不符合这个场景应该有的庄重感。

观众不多,因为最近非洲的袭击行动,需要要大量非裔人手,来圣玛丽度假的都是

高级骨干,日本那边又几乎囊括了所有廓尔喀,美籍员工扎堆在美国,马克算是寥寥无几的几个高级主管和“正好”在岛上度假的大胡子莫森一起,换了身西装,作为男方宾客,站在另一边,然后就是蒂雅母女俩,纯粹是来看热闹的,都一点不尊重的裹着黑纱遮面,给婚礼平添一股阴森气。

更阴森的当然就是漫山遍野的墓碑,虽然大多都没有骸骨骨灰,但随着山势起伏的上千个墓碑桩,似乎都在仰望山巅教堂边的婚礼。

学设计出身,擅长隐喻的小玛若,似乎是在用这种形式,表达了自己才是万众瞩目的老板娘,才是众望所归的统帅?

当然也是在她的父亲注视下嫁给了齐天林。

作为家中长辈的纪玉莲当然会出席儿子的第一次婚礼,她现在非常纠结要不要去参加皇室婚礼,换做谁也会觉得有必要去看看得瑟一下,可又如何面对跟自己以及背井离乡的老朋友呢,可柳成林居然乐呵呵的要求连同这次一起先演习一下,下次也一起去,所以三位老人也算是衣着正式的站在后方,唯独齐天骄有点扭来扭去,不满为什么弟弟会跟自己有不同待遇。

没有音乐,没有神父,没有那些啰里啰嗦的陈词滥调,苏珊笑着把女儿的手交到齐天林手里,同样换上西装的齐天林半跪着给老婆带上小钻戒,中途觉得给那白色手套外戴戒指不贴肉,就摘了手套,细心的给戴上,玛若一直透过轻纱,静静的看着他,手指变得轻柔起来。

礼毕,就在七个成人有节奏的掌声下,齐天骄完全乱拍的手掌和海娜使劲敲手里的两把匕首声音显得格外清脆,玛若懒得理蒂雅是不是故意让女儿捣乱,挽着齐天林的手臂轻轻扬起点头,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微:“你就不怕我拥有了你一切的财富,跟你离婚分家产,或者闹得天翻地覆?”

齐天林抱着她,撩起点面纱,笑得一如既往开心:“就跟你刚重新出现在穆尼的办公室那样清新自然,我甘愿你过得潇洒自在,你做什么,我都会替你负责……”说起来浪漫,他当然有这个底气了。

终于嘟起点嘴的玛若还是拿手指戳齐天林胸口:“我们才是真正的相爱,不是夫人那样的指腹为婚,也不是安妮那样的政治功利,更不是那个萝莉……”然后就听见小奥这熊孩子捧着婚纱好大的声音:“听!那边有灰机!”

可不是,远远的就能听见飞机靠近的声音,还不是喷气机的那种啸叫,带着啪啪啪的活塞发动机轰鸣。

一对新人身边靠着自己的孩子,仰头看天空,一架小型单发私人机出现在上空

,盘旋一下,扑啦着从尾部弹出一条长长的横幅“新婚快乐!”

其实是真有点赌气的玛若扑哧笑,仰头:“你搞的小浪漫?”

齐天林想无功受禄,但他的眼力比较好,从那个细小的机身看出点下蓝上黄的涂装,心里有点征兆,对那边摸出一个步话机,打算通知岛上防空系统放松准备的马克摆摆手:“估计……是安妮来了!”

真的是!

不多一阵,降落的小飞机直接在大宅附近的平坦公路上滑行,原本有些戒备的武装人员看来得到了无线电通知,赶紧把一辆代步车送过去,让安妮自己驾车来到了山顶,远远的就跳下车,手里抱着一大簇鲜花过来。

就在这寥寥无几的观礼嘉宾中间,海风把安妮的金白色长发吹得四散飞扬,最后几步才摘了墨镜,笑着把花束捧给新娘:“祝你婚礼愉快……”

还真是没法打笑脸人,玛若讪讪的接过来谢谢:“你不是在操办你那个婚礼么?”

安妮白齐天林一眼,也不喧宾夺主:“我的婚礼,政治局势意义大于我们之间的婚姻形式,但有个婚礼是女人都希望的场景,我还是有义务来现场作为家人观礼的,祝你们幸福!”说着就风姿卓卓的笑着退回去,站在两个一身黑纱的母女身边,她可是一身雪白的衬衫加长裤,飘逸潇洒得不行,对比也太强烈了。

玛若就怔怔的捧着这束花,好一会儿才转身靠在齐天林的怀里:“唉……我总归就是个小女人,一辈子都没法像她这样做到挥洒自如的举重若轻,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吃喝玩乐的傻姑娘吧。”

这就是心态。

不光是齐天林需要在战火纷飞的战场和尔虞我诈的政坛调整各种心态,随着自己战场变化不停升级,他身边的女人也需要调整心态。

调整能力最强的当之无愧是安妮,家学渊源的她,真正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虽然目前也就会烤个戚风蛋糕,但起码她是最清楚家族目前的态势,又应该保持什么样的架构,未来最为关键的在什么地方,不停敲打齐天林的同时,也知道对内拉拢团结。

在这个环节上,柳子越跟玛若终究还是棋差一着,一个不愿搀和,始终保持相对独立的传媒王国经营自己一亩三分地,一个就被手中越来越膨胀的巨额财富有点晃花了眼,以玛若现在的身家,天下之大,真要分裂的话,哪里不会变出一片天堂了?

同样的婚姻状态下,阿拉伯人伊斯兰教都是通过贬低妇女地位压制个人思想的方法来保证平稳,可齐天林这怕老婆的家伙除了惭愧就是宽松溺爱。

所以说安妮算是恰到好处的伸手揽过了这档子事,让事态能及时的扼杀在摇篮里。

虽然齐天林也不太在乎由此会带来什么骇人听闻的政治经济变化,但安妮却明白这种复杂家庭里面的定时炸弹如果不小心翼翼的拆除,指不定已经具有核弹的威力。

这么看起来,只有心态不怎么正常的蒂雅,才是那个丈夫即为天,丝毫不以环境干扰心智的傻姑娘,没心没肺的完全按照齐天林的心思来活。

见了公主殿下也没什么恭敬,轻描淡写的拿手指做个射击的手势,海娜立刻就跟着有样学样的对公主阿姨啪啪,安妮多有母仪天下风采的,笑眯眯的躬身把小姑娘抱在怀里,海娜居然就没像对杰奎琳那么挣扎,所有人一起,慢慢陪着新婚夫妻巡游墓地。

嗯,这也是玛若自己的主意,算是让整个沙漠鹰和齐天林战死员工一起见证了这出婚礼。

阳光明媚的转悠回到家里,远远还能看见那个小秘书站在大门边,手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摘了一捧野花。

安妮就远远的奚落:“我这可是托人从阿尔卑斯山巅寻来的名贵雪绒花,象征了为爱牺牲一切的勇气,她这算什么?”

当然读懂了这种花语的玛若立刻就撒开齐天林的手臂,把一大束原本德国山地部队都格外标榜象征的雪绒花拿去跟小秘书换了!

这姑娘逆反心理可真够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