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七章 始料未及

第一千四百三七章 始料未及

最终玛若还是不去参加安妮的婚礼,苏珊留在岛上陪女儿,其他人一起搭乘绿洲号前往。

准新娘安妮却没有什么婚前啰嗦的,招呼了纪玉莲和柳家夫妇一起商议婚礼上可能遇见的情况,把齐天林留给了跟随他算是代表公司高层的马克和莫森。

一个是齐天林发家之初的伙伴,另一个却是把齐天林带进了英兰格的体系,可以说开启往政府靠近的光明之路。

现在都成为绿洲集团欧洲防卫公司的高层股东。

可表现出来的前景和心态却是大相径庭。

马克已经彻底变身为高级主管,打理从欧洲到中东再到亚洲的各种行政级别人员调动,后勤调动以及新员工培训,算是所有各大地区战斗部门的总后勤,加上现在齐天林跟德国的关系好得蜜里调油,他身为德国人,更是和维拉迪这样的德国贵族攀上点关系,对公司的忠心耿耿和维护程度,非同一般。

这一次就是特别申请要去看看当年的公主护卫队重聚,才从高层度假的圣玛丽岛一同前往苏威典。

昔日的伙伴朱迪、亨克、詹姆斯都因为早早的攀上大树,脱离最危险的战地,现在都成了衣冠楚楚的高级人员,借着安妮的婚礼重聚,一定有种唏嘘不已的百般滋味在心头。

可莫森这个原本就代表了英兰格的军情人员,心情才是最复杂的。

是他慧眼识珠的把齐天林招揽到了英兰格军情五处,可今时今日的保罗,甚至连英兰格都拿他有些莫可奈何。

双方的确还处在合作关系,但显然保罗已经不是英兰格可以随意指使的那杆枪,英兰格人自己选定的对美政策,如果没有齐天林的配合,就不过是一纸空文,现如今的英兰格政府,如果不是金融崩塌的时候得到点消息抽身还算不太晚,早就被美国拖下水经济瘫痪了,可要让英兰格人在这个时候对齐天林有感恩戴德之心,不如说是防备之心。

实在是这个世界上,英兰格人的阴险狡诈也是出了名的,相比之下,法西兰人都要天真得多,所以马克只是看看莫森欲言又止的模样,就笑着跳起来,说到后舱去看看,留下两个老伙计在会议室单独洽谈。

莫森还是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保罗,你现在让我非常为难,纳尔逊勋爵也想约你,你在北非玩的这一手可不怎么漂亮,意图太明显了。”

齐天林摇摇头:“就是故意明显的,莫森,我必须要趁着美国现在需要各方投资和援助的时候尽可能扩大我的利益,而不是像英兰格政府想的那样凑合

凑合着把目前的美国维持下去,我希望在未来的美国获得更多话语权和利益!”

莫森使劲揪自己的胡子苦恼:“保罗,我听不懂这些啊……我只知道现在英兰格政府没法调动你了,你别忘了你还是军情五处的官员,你还是勋爵,要代表英兰格的利益!”

齐天林耸耸肩:“我也不是代表我一个人的利益了,包括你在内,你也是绿洲的高级主管,也有股份分红,我要保证整个绿洲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英兰格的利益最大化,这一点你可以想清楚,究竟是哪边才是你最心动的。”

莫森就不说话了,他只是个很小的小股东,去年也拿了上百万欧元的分红,而他在英兰格这些部门拼死拼活,一年不过十来万,这样一比,齐天林这当老板的在两者之间的取舍就很合理,艰难的开口:“但这次……”

齐天林截断:“就是故意发送这样一个信号,不要把英兰格的意志强加到我的身上来,特别是目前我在美国瞬息万变的时候,某些议员老爷和皇家协会的绅士们想当然的做出些什么不靠谱的方针,就别怪我不客气。”

莫森居然还摸出个纸条看了看:“可他们说你这样会让华国获得最大的好处,你不是憎恨这个国家么。”

齐天林脸上有点讥讽:“的确……所以最近我会策划在非洲发起一轮清洗华国势力的行动,尽量把华国从非洲大陆赶出去,但这个时候,又有谁能来给我撑腰?目前德国或者苏威典是一定会参与的,你把这个讯息传递回去吧,他们就不会在乎北非发生的袭击了,不过就是那么一点点财产和能源损失么,没有多大伤亡吧?”

莫森跟他是真不见外,摸一支笔就把刚才说的这些记下来才嘟嘟囔囔:“你真的变太多了,我早就说你是个杰出的家伙,可没想到离开战场,你依旧让人吃惊,反正我也是递话,以后彻底跟着你,婚礼上应该会有高层找你谈,我还是希望别闹僵。”

齐天林笑着摇头:“莫森,我们是战地思维,有些官老爷的思维跟我们完全不同,他们总是在不停权衡反复,计算各种利益得失,总是想付出最少获得最大,而我们奉行的就是一拳打出去,就要得到收获,没有付出哪有回报?”

齐天林把最后这一句,也同样说给了亨瑞王子。

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扬,但王室之间还是都派了代表来的,英兰格王子这样负有使命的更会到场,显然之前莫森传递回去的话语给了他一个台阶,跟齐天林沟通起来也比较轻松:“议会的担忧还是值得考虑的,美国目前的局势很不明朗,未来如果给了华国

机会……”

齐天林笑着摇头:“我是华裔,我明白华国那种中庸的思想,上下五千年中,华国就没有对外开拓过疆土,这个民族没有对外扩张的心态,这跟目前大多数欧洲国家是类似的,更没有当世界警察的野心,当然我也很警惕他们的经济侵略,所以在非洲我会清理华国的势力,在欧洲目前就有这样一个机会,也可以反击华国。”

现在没有人会认为齐天林跟华国有什么关联,但他这么一说,亨瑞还是很专注:“什么机会?”

齐天林拿过一份SGM公司整理出来的产业信息文件:“我刚刚交易收购了日本在美的汽车企业,其实日本在欧洲投资的商业份额也是很可观的,虽然日本车企在欧洲的生产厂比较少,但其他行业的利益我建议可以趁着目前日本无力保护,美国又没有能力提供保护的时候,揽入囊中……”

亨瑞只是接过去看了一眼,就放不下了!

日本在欧洲的投资曾经也集中在汽车工业,但八九十年代以后却被欧洲逐渐挤出市场,毕竟欧洲作为工业化发源地,有些东西和过多国家的市场狭小分割还是让日本人在这里没有像美国市场那样一帆风顺,所以之后的投资就开始逐步转移。

百分之五十的投资集中在金融和保险行业这样的服务型行业中,然后其他的诸如家电、服装、以及汽车零部件的投资还是非常庞大可观,特别是这一次日本金融经济搭上了欧洲的顺风车,在欧洲方面反而是有所斩获的。

齐天林像个魔鬼:“曾经美国是日本这种对外贸易的最大保护者,现在美国无暇顾及欧洲市场的任何变动,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无论是等日本恢复还是美国重新主导世界秩序,英兰格都没有得到什么实际利益,甚至还要为美国复兴买单!”

面对以亿欧元为单位的庞大产业利益,就算是英兰格人也会垂涎,作为日本进入欧洲投资的重点区域,当年美国九家日本汽车企业的时候,在欧洲投资的四家汽车公司全在英兰格!

也许太久没有当强盗,英兰格已经忘掉了这种强取豪夺的手法,顿时有点如梦方醒!

哪里还有兴趣跟齐天林啰嗦什么美国复兴,亨瑞当晚就搭乘专机离开,而在他回去之前,英兰格内部已经展开一系列针对日本在欧产业的摸底调查。

当然SGM公司所代表的苏威典和德国早就开始了,只是因为这两国自身的制造业就比较发达,一直都是跟日本比较对抗的地区,被渗透得较少,诸如意利大、法西兰、贺兰以及部分中欧国家就成了他们先知先觉前往掠夺的目标!

这是一场几乎会连绵好久的伤痛,倚仗国际规则向全世界扩张经济帝国的日本,终于发现,如果他们不能彻底摆脱美国,又失去所有国际地位的时候,他们在全世界各地的资产简直就成为予取予求的仓库!

这个时候各国就要分别看自己国内有多少日资企业了。

几乎就好像一阵风,就在安妮公主大婚前一天,英兰格政府突然公开宣布,地处曼彻斯特的一家日资汽车配件工厂,因为劳资纠纷被地方法庭判决赔偿英兰格政府一笔巨资,资不抵债,这家工厂就被英兰格地方法院给没收了!

接着意利大政府宣布服装厂、摩托车厂……

法西兰的汽车工厂、保险公司、金融投资公司……

西牙班、德国……

一股脑就吞噬了日本人在海外最期待保留的一部分资产资金!

当齐天林挽着安妮的手臂走在斯卡拉堡绿草茵茵的户外草坪上时候,日本国内简直一片哀鸿!

特别是这种风气也蔓延到了亚洲,连越南这样的小国家都敢效仿的时候,日本国内应该血流成河……

全都是气得吐出来的。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齐天林自己都始料未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