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八章 捷足先登

第一千四百三八章 捷足先登

老实说,齐天林把日本人卖掉,就是为了用这块肥肉稳定欧洲人的心,他心中期望的时间已经不算很远,只要有足够的利益牵制目前欧洲各国对于美国崩盘的危机心态,继续保持观望,他也许就能等来那必杀的机会。

更何况这种腹黑的买卖,也能满足他那颗对日本民族毫无怜悯的心。

当然现在他的心只能充满甜蜜的站在神父面前。

安妮的婚礼就是比较正式的,在十多名欧洲王室成员面前,再加上二三十名政要和亲属,然后上百名记者媒体的围观拍摄之下,比较原生态的在斯卡拉堡举行。

齐天林还是第一次来这座安妮的封地,并不是一般意义上富丽堂皇的皇室城堡,反而是一座石头砌成到处都有些破败残缺的古代庄园。

欧洲人就喜欢这样保持原汁原味的样子,而不是一味的修复成崭新的模样,新郎新娘就这么站在残垣断壁的古代城墙前,其实养护良好的草坪加上两人身上的装束,搭配周围所有观礼嘉宾的服饰,构成一幕极具观赏价值的戏剧!

安妮不愧是欧洲公主!

她居然给自己安排了一场欧洲古典婚礼!

齐天林穿着一身甲胄的骑士装,身上的链子甲和膝盖臂弯的钢壳全身重达四十余斤,据说是她曾祖父的盔甲,再搭配三百多年前的长剑和头盔……

先是一匹超级壮实的巨马才能驼动他和盔甲,外加一把怪模怪样的长矛,接着还要在一群宫廷侍卫装扮的盗贼中拼杀一番,才能最后靠近被掳走的公主!

换个人估计是真没齐天林这么轻松的游走折腾!

一连串高低腾挪的跳跃,让观众们纷纷鼓掌,最后洛克都好奇的来敲敲齐天林的盔甲,确认不是用EVA乳胶发泡沫做的道具,连那柄重剑都有四十多斤的分量,当年北欧海盗的体格真不是盖的!

安妮自己就轻松,一身白色的泡泡裙,带着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满头铂金长发全都编织成小辫,据说蒂雅的黑妞护卫还给予了技术支持,光着双脚挽在齐天林身边,翩翩然跟个山野中的精灵一般,当齐天林煞有其事的把金属头盔面罩抹下来盖住脸以后,还真有点美女与野兽的味道。

而所有的宾客都穿古装,连纪玉莲三位华人老者都穿上了似是而非的华国长袍!

纪玉莲一直嘀咕自己居然老了老了还要演大戏,柳成林反而是哈哈大笑的很配合,还得劝说有些抗拒心理的老伴:“我们跟欧美人士关联越多,小林的事业就会越好,他爸爸也会更欣慰!”

这么一说,心有所感的刘晓梨就顺从了。

可等看见那些连记者都煞有其事的把摄像机照相机用木盒子装起来,不由得都童心大发,就是一场古装戏嘛!

古斯夫塔夫妇都很有兴致的穿着苏威典古装,带着王冠跟齐天林装模作样的用长剑劈砍几下,似乎是象征这位骑士获得了他们认可娶走了女儿,齐天林还经过了长弓射箭和投掷小斧之类的测试,才横揽着安妮抱得美人归。

用近乎舞台剧或者玩笑的形式,诠释了一场极为亲民的婚礼,同步实时转播的电视和网络画面让欧洲观众们大呼过瘾,显然比当年安妮姐姐那场豪华大气的世纪婚礼更获得好评如潮!

不花纳税人的一分钱,环保又自然,还带着娱乐性的把转播权高价卖给星云传媒和网络媒体,资金纳入慈善基金会。

也只有安妮才会这样驾轻就熟的把一件事玩出这么多具有良好影响力的花活来。

当然整个婚礼中,两个一直在现场呼啸而过冲来打去的熊孩子,甚至把安妮公主殿下的一双粉雕玉琢金童玉女都收拾得服服帖帖,更是让欧洲网民们好奇的到处打听,这俩狗胆包天的孩子是谁。

所以一直全程观看电视画面的柳子越还是给玛若打了个电话:“这个……不会是安妮故意安排给我们暗示点什么吧?”

看儿子仿佛给自己出气一般的收拾了王子公主,玛若早就没了幽怨的心:“好!不管是不是暗示,反正我会牢牢的把财政大权抓在手里,明天我就回美国,一心赚钱,让我们的后代也变成王公贵族!”

也亏得她回去了,齐天林是故意在欧洲盘桓几日,跟各方交流抢夺日本在欧洲产业,也顺便摆出点自己所有做作都是为了当非洲王,想顾全非洲利益的架势,讨论是不是可以在非洲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链的可能性,顺便也满足安妮的心态,算是度个蜜月。

美国就出了篓子。

婚礼后没有在斯卡拉堡过久停留,齐天林跟古斯夫塔密谈了半小时,老国王就邀请了华国三位老人带上孩子和已然很熟悉的蒂雅母女到皇宫做客,齐天林和安妮驾驶一辆普通到掉渣的旅行车从苏威典首都到全国各地巡游,毫无存在感的小秘书就给丢在皇宫外的酒店。

当然这个蜜月旅行的过程是会用自拍的形式向网民和媒体进行直播的,极为懂得利用媒体的安妮用这一场婚礼秀,彻底的展现新王室贵族的亲民,以及齐天林这个以前只有赫赫杀名的丈夫,原来也有这么家庭和安静的一面。

潺潺的溪水、古老的风车

、郁郁葱葱的密林中,都能展现两口子的踪影。

重点游历的地区是卡尔玛城堡,这个当年王室发迹的根源之地,安妮牵着齐天林的手,接受了当地居民自发的欢迎,笑眯眯的就跟一对寻常的新人没什么区别。

“第一代的女王,就是通过苏威典贵族的支撑,完成了苏威典、丹麦、诺威三国统一,所以你也不能低估女人的魄力……”这话真的若有所指,齐天林撇撇嘴不回应。

古时国王跟王后的房间更是安妮暗喻横行的地方:“他们的婚姻都是政治产物,只是为了政治通婚,相互之间只是利益的联合体,我可不要这样的生活……”

搞得齐天林不胜其烦:“你怎么结婚了就变得愈发啰嗦?!”干脆一把扛起安妮在肩头就在古城堡里到处乱跑游览。

直笑得安妮咯咯的声音倒是洒满一路。

好像真的是结了婚,就有点不一样,安妮有点变得碎碎念,在旅游途中反复叮嘱齐天林:“这里都是苏威典移民区,整整一百三十万苏威典人在上世纪初移民到了美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的做法不光是对你的人,对你心目中的华国人,对苏威典乃至全世界的人都有影响,现在的你,不能光是想着摧毁,必须要考虑到未来,考虑建立,不能只破不立……”

齐天林干脆把好为人师的老婆拉过来打屁股!

但这话是真的没错,到了齐天林这个阶段,苏珊都有自知之明的从不开口,她明白自己已经只能仰望女婿的层面,或许只有安妮这样世家的眼光才能给齐天林提供更多指导吧。

但也只能是理论上的指导。

然后寓教于游的蜜月旅行同时,美国那边也不安生。

因为一连串欧洲国家寻找各种借口,甚至到后来连借口都难得用,直接抢夺日本资产的事情愈演愈烈,反过来却提醒了美国人!

日本在美国也不只是有汽车企业,其中涉及到化学、电信、运输、视频和信息技术产业的投资非常多,譬如最著名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就拥有日本上百亿美元的投资股份。

虽然美国民众相当程度封闭的认为美国就是全世界,对国外的新闻不甚了了,但商界人士,特别是债务缠身在生死中挣扎的美国商界巨头们却在随时关注外界信息,当然会把欧洲突然卷起的这股清算日本风气拿来举一反三。

其实这种行为,在欧美国家是比较罕见的。

总体来说,近现代史上的欧美国家是典型的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总是喜欢把公平竞争和规则法规挂在嘴边,可能

习惯了依附在美国下面的日本合理利用国际金融秩序和商业法则发展,当陡然一下日本脱离了这个圈子,又失去美国庇护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可以肆无忌惮的掠夺。

反而是华国,二话不说就把日资企业收归国有了。

但实际上日本在东亚的投资只占它本国对外投资的四分之一,华国那点份额也就是个10%不到的模样,大头都在美国和欧洲。

欧洲国家已经尝到甜头,美国人焦头烂额之际才仿佛被点燃一盏灯:“原来可以这样!?”

什么知识产权,什么版权,什么海外投资,一概没收的话,可以带来多少资产?

随着AT&T宣布响应国际社会潮流,收回被日本2001年耗资百亿美元采购的股份为导火索,美国各地也开始纷纷宣召各种借口没收、处理、销售日本在美产业!

想当年伊琅革命和利亚比战争,美国都只是冻结了这些国家在美国的资产,而没有进行处理,现在几乎是有些饥不择食的各州,抢着就宣布这些日资产业收归各州政府所有,然后待价而沽换成最需要的硬通货!

所以到这个时候,才有人发现,这一大块馅饼里面最肥美的那一部分,已经被保罗家族捷足先登的夺走了,无论怎么说,日本汽车产业都是日本制造业王冠上的明珠。

现在却已经明确的打上了保罗家族徽号!

这个战争贩子原来早就已经捷足先登了?!

那还不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