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三九章 试探

第一千四百三九章 试探

就算合同白纸黑字,美国各地的欧洲复工工程师也在忙碌着跟工会以及工人们协调,各种零配件生产线体系的采购正在恢复,垂涎的美国州政府也不少,有好几个州都提出了质疑,怀疑这次在美日摩擦以后才紧急发生的打包交易不合理,而且这种七家汽车公司十多家工厂一口气转让却没卖个大价钱的做法,也很可疑,在这样一片混乱中,居然向联邦政府跟国会提出了调查申请。

在初期,联邦政府似乎觉得这也是个收拾一下暴发户的机会,居然就接下了调查申请,却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愚蠢行为。

这个变化让回到美国的玛若简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恶狠狠的就召集那些最近忙于各种破产案和收购案的王牌律师团,开始跟各州政府打官司!

原本合理合法的转让合同,凭什么就不能生效?

这一场闹剧一下就在美国展开,虽然没法和修宪大会的热门话题抢头条,但行内人士都注意到了这个讯息。

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好像被打开了!

这才是齐天林始料未及的!

当他在诺威北部一个滑雪胜地接到玛若愤怒的撒娇电话时候,并不是很在意这种州政府对自己的冒犯,还在劝说玛若没必要这个时候去当出头鸟,别闹腾一番,让所有美国人都注意到保罗家族乘乱发财,激发民愤了就不划算。

这些资产么……他的原话就是:“官司还是要打,但是以拖为主,别把事情闹大,并且尽可能趁着部分地方受到官司影响,集中所有人力物力,抢先开工一两个厂,表现我们的诚意和可能带来的就业机会,拉拢州政府和当地民众支援。”

玛若悻悻的同意挂了电话,穿着一身嫩绿色滑雪服的安妮还给了齐天林一个大拇指:“对!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懂得化繁为简跟重点攻击……非常好!”

齐天林回敬老婆金玉良言:“不计较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有钱!耗得起……要是真指望这些工厂吃饭,你看我不杀他个七进七出!”

真不用他杀个七进七出,很快齐天林才知道,他无意中打开的这个潘多拉盒子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他这才是完全不用遭受任何指责的动摇了美国的立国之本!

连一直号称要抓住他心路历程的麦克都没办法指责他。

而麦克这个齐天林原本也只是为了向美国人展现自己没有戒心的棋子,也无心插柳的在接下来的风起云涌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史称“日本商业消亡”的这次国际间掠夺行为,其实更像是一种试探。

对国际新秩序的试探。

实际上国际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阶段,几乎所有国家才猛然意识到这一点。

一战以前少数欧洲国家称霸,但其实影响力也是在局部地区,说是遍布全球,英兰格的日不落帝国其实也是呈点状,而在这之前没有谁能影响控制全世界。

而二战过后美国异军突起的强势,让所有国家都习惯了有这样一个老大哥,有些蛮横但起码还树立了国际规则的老大哥掌控全局。

所以面对前些日子俄罗斯猛然突进北海道的行为,大家都有点突兀,但没咋吧出味道来,习惯性的认为是老毛子的蛮横和血性。

接着华国不做声不做气的在国内全面封杀日资日企收为国有,也习惯性的觉得是这个中央集权制国家的一贯做法。

等到欧美国家乃至全球各地的大小国家都试着没收抢夺各自国内原本就眼红的日企时候,才惊讶的发现,真的没有人来指责这种行为!

日本人当然会指责,他们辛苦耕耘了几十年,一夜之前回到解放前,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之前自己妄图摆脱美国人的压制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但换个角度来说,当美国的衰败是不可逆转的时候,他们自救的行为是不是来得太晚了。

过去大半个世纪,日本都把所有精力放到了商业运作上,美国就是镖局,可镖局破产以后,充满财富的日本全球企业,就好像**的美女,打开箱盖的财宝一般展现在各国面前。

不给抢夺才怪!

日本人在联合国以及各种政治经济组织上大声疾呼,甚至用冲击会场的形式,在讲台上玩切腹的闹剧抗议这种对日本不公平的强盗行径。

没人理睬。

国际社会原本就是无政府主义,各家只会关注自己的利益,长远点的会考虑未来,但眼前肥厚的利益肯定都要收入囊中。

更何况现在的日本,就是一片焦土,国内到处废墟待建,国际金融资本化为乌有,以前动不动就用经济大棒威胁调控各国投资的手法,现在彻底失去了威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失去!

日本国内商政界对保罗的声讨骂声一片!

这个辜负了日本上下信任的雇佣军头子简直就是人渣……做叛徒出卖一个国家到这种地步,真说得上是丧心病狂了!

齐天林悠哉游哉,对田宫喜一郎等人在电话里的怒骂置若罔闻,但也出人意料的开始退出日本本

州岛的军事力量。

这一点非常出乎日本人乃至国际社会的意料,无论站在什么角度,已经牢牢控制了本州岛和九州岛军事力量的雇佣军,都应该和在非洲乃至别的地区那样,争取获得最大的商业和政治利益啊,现在居然在田宫喜一郎一顿臭骂以后就乖乖的开始收拾行李,从横田机场撤离!

因为九州岛的雇佣军是接受美方邀请驻扎,所以有部分本州岛的廓尔喀员工转移到了九州岛,其他黑人员工一股脑的都撤走了,直接回了非洲。

这一着棋,让很多观察保罗队伍的人大跌眼镜,对这个华裔佣兵头子的政治敏感性或者国际掌控力又有点怀疑,认为之前过高评估了他。

就算日本现在一无所有,但驻扎在本州岛,借助维护治安的名义,掌控人道主义救援和各种物资进出,是能够斩获相当大利益的,而齐天林却轻易的放弃了。

当然,因为撤走了安保力量,那些国际慈善机构,救援组织也陆续的开始撤离,最危险的防核防生化救援已经完成了,现在除了联合国的核调查机构正在把日本所拥有的核材料收集拆除,为他们提供安保协助的,就是从欧洲之前赶来的不少PMC机构,零星的雇佣兵组织了。

日本人居然一时之间还有点不习惯,本州岛居然现在真的没有外国人掌控,全都变成日本人自己的了,只是这个本州岛,已经变得到处都有些满目苍夷!

北海道虽然还在俄罗斯手里,九州岛在美国人治下,可本州岛和四国岛起码已经完全属于日本人自己的,这个时候的心情,真不知道是喜是悲!

对于断然同日本人撇干净关系,过河拆桥抽板子的齐保罗,日本人也不知道是真的该感谢他还是憎恶!

但起码现在日本国内可以开始按照之前那一系列国家化的复兴救援计划展开自救了。

靠天靠人不如靠己,遭受了一连串沉重打击的日本人开始在国内展开一系列精神鼓舞运动,争取开始新一轮的国家建设,吃糠咽菜也要挺过去。

安妮也略显惊讶的一边指挥自己的慈善机构返回欧洲,一边跟丈夫打听个中隐情:“为什么?在日本一直驻扎下去,是能给你带来持续性的利益并且可以有效压制日本的?”

齐天林摇头:“两三千人的雇佣军,在本州岛各地充当特警维护秩序的状态,实际上能在局部中作战胜利都是我个人的功劳,对抗那么大的区域实际上是力不从心的,我在日本的历史使命到此为止了,剩下的应该腾出来让别人折腾,更何况九州岛不是还在我和美军手里么,日本人迟早

要跟这里发生摩擦,与其说留下一大摊子把柄在本州岛被日本人围歼,不如以退为进的把九州岛把守好,这里面积更小,也更容易周旋出战果来。”

他没说的当然是九州岛才是钳制华国东北海面的关键,自己集中精力看住这里等待机会,才是对华国最大的回报。

更何况他把手指在平板电脑的地图上划过:“调遣回来的非裔员工,要开始另一次试探了。”

其实对于英法两国企业的骚扰袭击,也是在试探,试探英法两国对于齐天林这种做法的反应,显然到现在为止,这两个老牌欧洲国家并没有撕破脸的勇气,他们更倾向于持续的在非洲捞取好处,只是齐天林这个代理人现在蹿升太快的格局,让他们有些不快。

齐天林也一呼即应的让针对英法公司的袭击降低频次直至消失,现在却要开始另外一场大规模的骚扰,所以这些黑人员工中的骨干力量,也势必需要抽调回来。

迪达运作了好几年的尼日亚利,终于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开始作乱!

这个非洲人口第一大国,石油资源第一大国,一直都是美国在非洲进口能源的重要基地,可以说卡隆迈的美国非洲司令部就是为了保证尼日亚利这个邻国的动乱随时能被支援。

而迪达从三四年前就在尼日亚利东北部建立了迈杜里古城的自治地带,用新神教信仰和相当充沛的物质生活跟中部的政府和西部的极端伊斯兰组织抗衡。

这几年长老们在这种架构的掩护下没少跟西部极端组织沟通交流,而西部才是美国开采石油的重点区域。

就在齐天林婚后大约三天,一连串涉及美国石油商在尼日亚利各油田的袭击爆炸事件开始了!

比之前针对英法的小敲小打,猛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