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一章 无语

第一千四百四一章 无语

借着英超老板里面也有犹太人,齐天林终于在一个极为隐秘的角落包厢里跟许久未曾露面的罗尔斯柴德尔家族的本杰明见面,那个曾经一照面就被齐天林掰断手指的年轻一代,其实年龄也看上去接近五十了。

握手的时候,对方并不避讳的把戴着指套的小手指给齐天林展示了一下:“永久的记号,很不巧当时指骨挑断了一根神经,现在没法弯曲了。”

齐天林不道歉,但很客气的示意一下:“今天的球赛怎么样?你们这支球队保级的难度非常大哦?”和俄罗斯人、保罗家族以及阿联酋王室投资的英超球队都是争冠级别球队不同,这支犹太人掌控的球队一直在下半区挣扎,面临赛季末更是在降级区边缘徘徊,后面还有几场硬仗,如果全部落败的话,降级的可能性很大。

本杰明笑笑:“你给我上的这一课,戴维跟我说得比较多,反思一下我们的家族,似乎依附在美国身上,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惊心动魄,完全忘记了我们是投机者,而不是需要完全拴在美国人身上一同下坠。”停顿一下:“所以……我们的保级,需要你的帮助……”最后三场硬仗中有两场就是面对曼联和利物浦,这句一语双关的话可算是直抵人心。

齐天林笑笑:“我的球队是遵循游戏规则不打假球的,关键还是得看你们自己的实力,我现在还在竭尽全力的向美国输入资金,这其中有德国人,也有阿拉伯人的,希望这没有让你们感到不快。”齐天林现在的两大合作者,恰好都是犹太人的世敌,这一点倒是不知道算不算巧合。

本杰明看来也不是个不学无术的绣花枕头:“你对美国的资金输入,与其说是在救市,不如说是在为了让新的美国政府中获得更多话语权,对么?这样做法一百年前我们就干过了,但现在我想说的是,我们投资你,投资你在非洲的事业。”

齐天林眼睛亮:“把非洲的伊斯兰教演变?”这是他上次跟本杰明的长辈戴维讨论过的中心议题,推销自己在非洲的利益演变,让犹太家族对他放松警惕。

本杰明点头:“既然你在非洲推行温和的伊斯兰教,现在看起来也卓有成效,我们对未来的非洲很看好,所以想展开对这片大陆的投入,期待非洲变成下一个强盛的区域,不算晚吧?”

非洲王很兴奋,但皱眉:“那当然好,可你们难道现在不看好美国了?”

本杰明意味深长的笑了:“你很看好?”

齐天林装傻:“起码美国的未来依旧强大。”

本杰明点头:“可我们

在美国的投资已经做到了极致,是需要寻找新利益增长点的时候,当年我们进入美国的时候,美国也不过是东海岸略微发达,西部荒凉得跟北非差不多的模样,我们很期待能够伴随非洲的全面成长,当然前提就是有你这样一位强势又能保证形成一个非洲大国的领袖存在。”

齐天林诡笑:“我可是在学习你们,争取做幕后的元首……”

本杰明更笑:“那我们就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了。”

双方握手……

齐天林的欧洲婚礼之行,不如说是他重新用各种利益保证目前美国国内局势持续发酵的时候,不受到什么蝴蝶效应的影响。

起码他自己是不愿这种长期胶着的情况再拖下去,势必要在5月的美国修宪大会上看出点端倪来。

玛若早就在召唤他返回美国了,本来齐天林横跨大西洋两边跑跑也不算什么,中途还能在圣玛丽岛或者直布罗陀休憩一下,可为了摆出隔岸观火的架势,硬是一两个月都没有返回美国,虽然杰奎琳跟着他每天都摆足了秘书的架势,在伦敦他的办公室跟美国家族大楼的办公场所全面连通,齐天林还是跟个花花公子似的,不是陪安妮、蒂雅逛街,看球赛,就是自己逍遥自在的陪欧洲权贵们打高尔夫球,玩马球等高雅运动,跟个薄幸无情的陈世美一般丝毫不把美国方面的召唤当回事。

其实在欧洲能够事无巨细的捕捉到美国本土发生的各种状况,英兰格方面比他还关心目前美国政局的变化,借着跟那个皇家事务委员会频繁打交道的机会,齐天林经常过去听那些议员和学者高谈阔论,偶尔也送几张球票啥的,居然还很得好评。

其实玛若是因为那一系列日本车企的官司需要丈夫去帮忙提升士气,在她和柳子越看来,家族现在不是有很多联邦政府的关系么,不说走后门,怎么也可以利用这些关系影响一下吧,别以为只有东方社会讲究关系,现在美国,政治和经济家族之间的交叉人脉也相当重要,虽然齐天林倒是摆出了就算丢掉这些资产也无所谓的态度,小玛若可不认为自己刚新婚就蚀这么大一笔财是好兆头。

所以她几乎是有点违抗齐天林的思路,全力抗争,誓有不保全财产,就要派人去炸了这些工厂,都不让别人落个好的女人心态。

于是涉及到三个州五家工厂两个汽车公司的官司诉讼是越打越来劲!

不光是跟州政府地方法院,一些联邦巡回法院同样受理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商业诉讼案。

柳子越开始没在意,但天天耳濡目染,也不自觉的调动自己的传媒协助

帮忙,就把这个事情有点传播开来。

不光是州政府,不少民众也注意到了这件事。

不得不说,欧美国家的法制观念或者社会伦理观念还是和东方有点不一样,很多民众的第一反应就是州政府过于贪婪和蛮横了,这几乎违反了美国宪法的第一要素,保护任何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不管保罗家族和日本人之间有什么协议,这些转让的确已经完成了,州政府现在来宣布可疑要没收或者审查,就很不妥当。

欧美人的第一反应通常就是,今天别人被这样对待了,明天这样的做法就会同样用在我身上,所以我要尽可能反对这样的做法,而不是高高挂起。

而州政府方面驳斥的理由就是,这是属于本州的财产,现在遇见这样的蹊跷,州政府有权利彻查并保证本州的利益。

玛若的律师驾轻就熟的就把事情拉上联邦政府,认为这份来自日本外国的投资,现在更是被保罗家族收购,如果说查询什么违反商业条令,也是联邦政府的事情,州政府根本没有权利伸手这件事,现在完全就是无理取闹的想贪财!

事情莫名其妙就演变成了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关于国家内部这些资产的分布所有权。

这个时候,一条几乎从来没有被触及到的红线,慢慢的就浮出水面!

关于这个国家的所有权,究竟是合众国的每个州,还是那个联邦政府……

这才是最为可怕的潘多拉盒子!

美利坚合众国的基础是什么,是各州联邦,各州有自己的立法权和司法独立性,这就跟华国这样的中央集权制国家有很大区别,联邦政府说简单一点,就是各州合起来养着为大家提供总体服务的机构,原本对各州是应该没有什么所有权一说的。

就好像美国人对警察之类的机构,持有的态度大多都按照这是服务机构,必须为民众安全和便利服务的机构,而不是强权国家机器工具,更不是什么专政铁拳。

这个是有区别的,本质的心态区别。

所以突然一些从来没有被关注到的真实情况被重新提及在全美民众和各州政府面前:

美国西部州从当年建国西部拓荒时期开始,就有90%的土地归联邦所有,因为是先有美国后有西部拓荒的,而在东海岸这边的州就大多属于私人和州所有。

这意味着什么?

假如那些西部州能够占有这些土地,跟东部一样都属于州政府所有的话,那些财政赤字和经济危机都可以引刃而解!

这些西部州一下就能摆脱目前的窘迫状况

,光是卖地就能换取大把的资金收入,重整旗鼓的把低迷的东部抛开。

但这后面隐约还漂浮着一个更大的幽灵,更为骇人的想法,却似乎萦绕在所有人的嘴边,都没有说出来!

西部州终于基本统一了自己在修宪上的内容关键,那就是要求获得跟东部州一样对土地所有权的诉求,起码也要获得东部州的那个70%多的平均数。

这种从联邦政府嘴里拔牙的思路,肯定让白宫和国会惴惴不安,飞快的裁定州政府对已经完成交易的汽车企业诉讼案不得参与。

但这种有些蛮横的做法,反而引起了这几个中部州的反弹,上诉的声音闹得乱七八糟,西部州也乘机来声援中部州争取州政府正当利益的权利。

原本就是一起标准的商业调查案,最后却成了州政府和国会联邦政府之间愈发对立的导火索!

齐天林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真有点无语,他其实是不想在这个阶段充当出头鸟的,目前他就是要装出一副对美国也不过就是个和非洲欧洲等同的市场感觉,摆出逍遥自在的模样不是很经意的架势,结果不得不挠挠头还是决定返回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