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二章 地步

第一千四百四二章 地步

但是在走之前借着一场欧冠比赛,和德国方面的贵宾也有了一次洽谈:“切记切记不要在这个阶段去摸老虎屁股,美国依旧是这个世界具有最强战斗力的国家,日本就是前车之鉴。”

维拉迪和本茨先生都表达了同意,日本如果国家现在还保存比较完整,同样也能在国际社会有一定的发言权,可叹就是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给清了个干净,空留下一腔热血跟愤怒,都无法让世界列强松手,德国简直有点心有余悸:“尽可能的避免战争,是我们的希望,最近我们会试着打破一些之前的壁垒,前往俄罗斯投资,并且保持对英法两国的贸易优待,希望能尽可能的防范可能的变故。”

齐天林分享的重点就是目前美国白宫对于修宪大会的态度:“几乎是半公开的往修宪大会参会人员里面掺入极左和极右翼政客,试图搞乱整个局面,我也在顺从这个计划,因为我个人预测白宫估计到时候是没法掌控这个修宪大会的。”

德国人的确在美国也有政治底蕴,拉出来的修宪大会参会者清单和杰奎琳最近整理的都很详尽,双方比对以后更加证实了白宫这种策略不啻于是在玩火,危险系数非常高,所以再三斟酌以后,齐天林返回美国,继续跟不依不饶的州政府打官司,拖延那些日本汽车工厂的开工时间,德国人和苏威典方面都暂缓投入,实在是需要静观美国这次大会能带来什么结果。

本茨先生代表德国巨头们表达了清晰的态度:“我们对美国没有恶意,但目前的美国的确成为一颗毒瘤,所以尽可能让国际社会摆脱这颗毒瘤,别且乘此机会让德国平静的获得完全独立机会,是我们的最高目标,尽量不要发生战争……”

齐天林不敢完全保证:“作战是我的强项,目前的状况我也不希望美国发生战争,毕竟我也有那么多投资在美国,但为了搭成我们的合作目标,有些必要的局部手段可能是无法避免的,请各位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对我的支持,共同期待成功的那一刻!”

德国人一边祝他一路顺风,送他上路,一边也把安妮的利物浦给送出局!

让登上绿洲号的公主兀自愤愤不平:“再给我两年的时间,莱顿东方俱乐部的新鲜血液开始真的踏上欧洲赛场,我就能够跟豪门的梯队建设交错在一起,等着看我横扫欧洲吧!”毕竟家族接手的两支球队都是中途换姓,她的名声还好点,玛若那毫无名气的东家,让球队都觉得很没底气,比利物浦还早被淘汰,只有静待来年了,但玛若已经在美国承诺今年赛季完毕会大笔投入,勇攀高峰。

齐天林看着只会花钱的老婆,一个劲点头:“那你不留在伦敦督战最后的英超争冠,跟我去什么美国?我可是跟各方都做好了可能会出点什么乱子的心理准备。”

安妮分轻重:“球队不过是玩玩树旗帜,目前你在美国的事情才是最关键,我反而不像某些人那样看衰美国,我觉得未来的美国……或许才是我们的重心。”也许只有安妮心中才明白,齐天林对于那个什么非洲王,或者北非的一切,其实并不是外在看起来那么上心,也许就像数百年前的那些欧洲殖民者一样,始终把非洲只是看成自己的冒险乐园。

有时候这种皇室眼光真是天生难以改变的。

齐天林从善如流的点头。

蒂雅也一起,肚子还没起伏,女儿送到圣玛丽岛去陪奶奶,自己就还是跟随丈夫到美国养胎,齐天林觉得这个阶段的确也适合把家人都放在自己身边,蒂雅还能形成较强的女眷保护圈,就同意了。

杰奎琳这些日子因为看安妮跟齐天林高调作秀的摆出新婚燕尔,到处都媒体扎堆跟随的模样,早就习惯了躲开点闪光灯,反而跟一贯沉默少语的蒂雅走得比较近,特别是她军人出身,对保罗这个传说中杀名赫赫的彪悍小老婆更是有点好奇,所以大多数时间就不在齐天林两口子身边当电灯泡。

而这一路,绿洲号最终降落在纽约商务机场的时候,甫一落地,就看见麦克带着一队专业人手来迎接,如果不是他们身上都穿着笔挺的西装,露出腋下的武器,就真的跟伊克拉和阿汗富那些在战地执行保镖任务的武装承包商差不多了。

而已经作为中情局带队驻扎在保罗家族大楼头目的亨特尔,同样也带着五六名特工远远的在后方给齐天林做手势。

不就是刚刚回到美国么,局势怎么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实际上历史总是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巧合,当年的神圣罗马帝国,就是被相对比较偏远的苏威典和德国联合发起的反抗,逐渐掀下神坛。

而有种论调说罗马的奢靡之风也是因为花费大量金钱采购来自华国的丝绸;

征服了众多领土的罗马中心更是各附庸国向往移民的地区,最后这些移民在动乱中成为民族矛盾的胜负手……

这一切,跟现在的美国多么相似?

而麦克迎接老板的第一句话,就是低声恶狠狠的在齐天林耳边:“你就是条毒蛇!”

齐天林吓一跳:“我做什么了我?!我特么现在玩得最好是高尔夫球!”

麦克咬牙切齿:“你就是伊甸园的那条

献上苹果的毒蛇!你唤起了美国人心底的贪念!”

齐天林更无辜:“关我屁事?那是我在日本出生入死得到的报酬,现在是各州政府穷疯了,想从我嘴里把东西抢了去,现在我必须保护我的个人财产!”如果说之前他还想尽量别节外生枝,现在既然这件事貌似已经引起点不同的作用,那就要好好加以利用了。

等上了车,麦克才很不甘的把一份报纸砸在齐天林面前,一点不像个高官对董事长应该有的态度。

头版就是一大篇论述当前局势的政治文章,再次提到了一个词“巧合”。

这个署名齐天林并不熟悉的作者,把当前美国莫名其妙爆发出来的一场修宪运动,和1789年法西兰大革命相提并论,再三警告,历史总会有一种惊人的巧合,现在美国必须要警惕这种修宪思潮泛滥下面的暗流,警惕这种暗流会让事态朝着不可知方向变化的可能性……

特别是把目前因为日资企业诉讼案引起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摩擦的间隙,看成是美国最为危险的裂痕!

而这种因为财政危机导致的州政府诉讼私人财产案更是被视为一种对美国宪法的践踏,对美国古老传统的颠覆!

用词相当的耸人听闻,齐天林草草的扫两眼就扔一边,两位在美国的夫人都没来机场,估计是不想助长安妮的嚣张气焰:“你就为这个火冒三丈?”

麦克的表情真的精彩:“你真的像上帝派来惩罚美国的那个人,我承认这件诉讼案你肯定是无心的,甚至责任还应该在州政府那边,但你真的不知道这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齐天林舒适的靠在椅背上,用手指敲敲报纸:“1789年大革命?有这么夸张么?”

所谓熟悉历史的人,都明白这个相提并论的恶毒性在什么地方,那一年的法西兰国王因为天灾人祸也是经营不善,国家有点乱糟糟的情况下,不得已在凡尔赛宫召开已经中断175年的三级会议,也就是让法西兰自下而上都有人能参与的民主大会,就好像现在的修宪大会一样,原本想只是商议出个挽救颓势的方案,最终却演变成了对波旁王朝执政合法性的质疑!

然后这次大会很快就变得无法控制,从三级会议变成国民大会,然后就是制宪会议,最终同意召开大会的国王居然被送上了断头台!

这就是民主的本质,民主就是让大多数人来商议,那么发生什么事情,都可能是随机的!

美国的未来岂能这样失控?

这才是麦克对齐天林有点牙痒痒的根本原因!

因为他太了解齐天林,在整个他把齐天林带进美国承包商圈子里开始,他几乎知晓齐天林的所有轨迹,就算齐天林是无心的,但却好像有上帝旨意一般,把美国带到了这个危险的十字路口!

齐天林只能拍拍这位老伙计的肩膀:“你估计还是想太多了,说说吧,你最近操作的PMC能够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麦克警惕:“你真的不能在美国境内控制任何武装力量……我真的太担忧你的作乱能力。”

齐天林举双手同意:“一切按照美国法律来,我的亲卫也仅限于保护家人,这一点你可以随时监管,我所有美籍员工的管辖权都在你那里,我不伸手,行了吧?我只要经济利益和政治上的投资回报!”他这老板做得可真够窝囊,但也唯有这样才能让美国人更放心。

麦克才有些无奈的汇报:“我把新近招募的人手加上以前的员工,总计一万人分成两个部分,在洛杉矶和纽约各设立一个快速反应训练基地,各驻扎两千五百人,随时应对可能爆**乱或者突发事件的行动,这些员工大多有快速反应部队服役的经历,对于短期服役性质的集中工作也比较适应,他们拥有国家允许的半自动武器和催泪瓦斯、橡皮弹等非杀伤性弹药作为储备。”

“然后才是以五百到一千人规模驻扎在几个重点城市周围的防暴队承包商,只装备电击枪和警棍之类的非致命武器……”

美国的情形的确是已经到了这样紧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