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三章 开始

第一千四百四三章 开始

问题就应该出在少数族裔这边。

其实都不算少数族裔了,拉美非裔加起来在某些南部城市就占据了百分之五十的比例,这些城市现在都被FBI列为极度危险的城市。

这是亨特尔私底下给齐天林传递的讯息。

太多墨哥西和中南美洲的偷渡客集中在南部沿线各州,这些千里迢迢偷渡进来的非法移民为的就是能够赖满合法居留权就好,并不在意是否能够入籍美国,可实际上民主党最近几届能够获胜,全都是因为较好的获得了拉美非裔的投票支持,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拉美非裔实际上在美国的人数比例已经远超以前了,而且这其中还有大量暗藏在自己亲友家中的非法人口没有被计算在内。

民主党最近十来年的纵容,甚至鼓吹非法移民合法化,也是让南方州非法移民压力非常的一个原因。

现在在为以前的各种政策买单!

重新回到中情局系统的亨特尔态度有了很大转变:“这位退役将军不怎么愿意跟中情局合作,他有他自己的情报体系,而且对重建公司承包商员工的使用很小心。”

齐天林拒绝了亨特尔毛遂自荐要监视麦克的提议:“他有他的主意,我只是来美国投资的商人,你做好情报工作,如果真有什么危机或者剧烈变动请尽快通知我,无论作为我对你的观感,还是你未来可能得到的好处,我都会考虑。”

亨特尔居然也有原则:“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只想让美国走上正确的道路!”

齐天林笑:“你就这么相信我?”

老鹰豁出去了:“不然让我相信这帮政客?天下乌鸦都是一般黑!”

齐天林点头:“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亨特尔就是过来纽约表忠心的,一系列详尽的美国各州修宪大会名单资料,东西部州在对联邦政府的不同态度分布,南北州对于外来移民的数据分析,都是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等部门内部的分析依据,一股脑提交给齐天林。

从某些文件上甚至能注意到美军部分国民警卫队,暗地里都在朝着南部地区调动,防止某些城市出现以前爆发过的那种大型骚乱,而为了不引起国内反感或者触犯宪法,所有这些调动都是秘密的。

老鹰这种做法有点泄密的意思。

齐天林自己看看,最终交给了杰奎琳:“为了避免又回到军政部门拉我壮丁的情况,这些日子我就呆在纽约了,这些跟家族大楼衔接的事情,就拜托你安排,我负责娱乐,免得又有人认为我居心不良。”

的确是,因为齐天林不愿配合英兰格对美国的复苏计划,有些亲英的议员还是对保罗颇有微词的,但齐天林的态度很泰然,解决美国当前问题的道路千千万,谁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他不赞同英兰格的方式也不代表他反对美国复兴,一切还是留待修宪大会再说吧。

所以这大会之前的不到一个月时间,齐天林就呆在纽约,花大量精力玩帆船和观看各种NFL、NBA、职棒或者足球联赛,再不就是频繁出席各种派对,四位夫人轮番陪他上阵,完全摆出一副浪荡花花公子的模样。

这种状态,让一直在他身边的中情局人员,国防部军官和政治工作人员都习以为常,唯有杰奎琳却认真的把齐天林所有接触结交的各路名流都记录起来,常常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又写又画的分析,却不再给自己的姑母联系。

安妮多细心,给丈夫歪嘴:“你那小秘书,估计有点什么自己的想法了,现在对你的政治脉络有些逐渐清晰,估计是想彻底的投向我们的阵营,甚至不用依靠自己那个已经日薄西山的姑母家族。”

齐天林无所谓:“也行……连范德比尔特家族我们都能捧,投资她也没什么不可以,今天又要接见陪同苏威典裔移民商团?真是比打仗还累!”

安妮自己其实都有点吃不消:“坚持吧……也有几人入选了全国六百多名的修宪大会名单呢……”

真的就是这样,柳子越陪着齐天林跟华裔混,玛若陪着和法裔也能沟通,苏威典后裔其实普遍地位比较高,蒂雅呢……还是一起跟阿拉伯裔拉关系比较好,非裔混得不错的真是凤毛麟角,前些年能出个非裔总统都是各方博弈的结果。

目的就是尽可能结交那些已经在名单上出现的各方修宪大会与会者,沟通交流他们对于修宪大会的态度,那位早就获得参会资格的布隆伯格先生更是经常和齐天林一起共同串联。

直到麦克终于从把刚招募的三千余名PMC全体集中到修宪大会会址堪萨斯城以后,齐天林才得到喘息一口的机会,因为无论白宫反恐顾问,还是重建公司全面承接了保证修宪大会安全的业务,他都有资格也必须要前往堪萨斯。

所以再三叮嘱蒂雅要在纽约负责好家里的各种安全事项以后,齐天林才带着秘书和仅仅四名亲卫的两部沙狐,驾车前往。

其中一辆还是用于重建公司员工通讯中转的通信指挥车,长途跋涉近二十个小时以后,一进入城内,就把车辆交给了麦克的管理团队。

昔日的中将,现在西装笔挺,看着一身休闲户外

打扮的老板没个下属的觉悟:“这可不是在战地,你要不要再全副武装舞枪弄棒的?”

齐天林也没好话:“叙亚利的反政府大会我参与过维护,阿汗富、利亚比、非洲的类似大会更是不计其数,上次还参加了美国总统的党内全国代表大会,我可是警告你,别以为看着现在安安静静,做PMC有些东西跟五角大楼办公室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麦克还以轻蔑的OK手势:“这是在美国!我知道该防备什么……”

的确是有需要防备,但又不能触动各方那格外敏感的心,还有五天正式开始大会,数千名PMC就全部按照便装打扮,三两一组的在街头巷尾执勤,保证越来越开始聚集的民众跟来自各地的州代表。

齐老板还视察了一下一线工作,一条街道就有一辆工具车,打开尾厢门,一水儿排开的防暴枪和半自动步枪连同橡皮子弹弹匣,空包弹弹匣,减装药弹匣分门别类的排列开,带队的退役军人小队长激动的给大老板汇报:“武器钥匙控制在队长手里,只有得到执行官的许可,才可动用枪械,我只有批准使用警棍和简易手铐的权限……”一边说一边展示同样用锁扣固定在车壁上的警棍跟塑胶手铐。

齐天林瞠目的转头看高级经理人:“那等于说你的人手现在什么武器都没带?”

麦克振振有词:“我们这是在面对美国民众的民主大会,不需要跟伊克拉还有阿汗富那样的地区一般如临大敌,而且这些人手都是专业退伍军士,徒手空拳对付绝大多数情况都能解决,每条街道都有工具车,也足以应付突**况!”

好吧,齐天林只能对美国民众的高素质表示了景仰,但还是顺口提醒:“手枪还是应该带的,美国民众可是不禁枪的……”说着都撩开自己的衬衫,毫不掩饰藏在腋下和腰间的手枪。

麦克考虑一下还是接纳了,指派人赶紧调大量手枪和弹药过来。

然后参观会场……

这里是美国中部,城市相比美国那些著名的大型城市相差很远,更是国外游客比较少涉足的地区,所以才真正的体现出美国地大物博的空旷感,很多街道一路行来都是寥寥无几的车辆游客,但厚重大气的建筑,宽阔平坦的街道和随处可见的喷泉景观跟绿化,还是显示出这个巨大国家的深厚底蕴,并不是那些虚拟的金融经济就能完全把整个国家击倒。

堪萨斯城其实骑在两个州的分界河上,作为典型的中部州,并没有太多炫目的高楼大厦,到处都是比较传统的美式风格厚重建筑,偶尔一个塔都能成为全城瞩目的高点,齐

天林草草的看过以市政大厅为主会场的分布以后,就跟麦克一起登上一战纪念碑塔,这个纪念碑有类似电视塔那种,内部是可以等到顶部鸟瞰整座城市的,其他人包括秘书都在下面的一战纪念馆里游览等着。

登高一看,周围的地形跟建筑基本就一览无遗,麦克看齐天林双手撑在栏杆上,习惯性的专注打量街道和高点分布,闻弦知歌意:“你难道还要部属高点观察哨或者狙击手?”

齐天林嘿嘿两声:“反正我是提醒过你了,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我只当观察员。”

没错,齐天林是以白宫反恐顾问的身份获得观察员资格,旁听列席本次在美国政治历史意义上注定很不平凡的修宪大会,所以剩下来的几天时间,齐天林完全没压力的在堪萨斯城内晃悠着吃点这里有名的烤肉然后看看风景,偶尔还陪小秘书看落日夕阳。

整座城看起来就是他最轻松!

但是从夕阳暮色的剪影中,齐天林还是注意到,某些高点果然重新部署了观察哨。

跟齐天林一样佩戴重建公司胸针的安保人员也越来越熟悉自己的管辖范围,就算人数以一天比一天多的状况汹涌起来,他们也能整装待发的按照区块把局面控制住,真有突发事件也能给军警介入留出充足的反应时间。

修宪大会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