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四章 貌似

第一千四百四四章 貌似

可以说,全世界的政府和媒体都在关注这次修宪大会。

主会场外的大街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各种摄影摄像记者,只有来自各国主流媒体电视台主持人能在反光板和镜头之下站在路边稍微宽松点的地方,以主会场大楼为背景,给各自的电视观众做现场报道。

而更多美国民众举着横幅标语也挤在整个会场区域周边街区的每个角落,试图展示自己的政治意图和口号,但腰圆体阔的安全承包商们组成比警察强悍得多的防护线,禁止所有人进入马路,保证参会代表们的车辆能顺畅进入,极少数市政警察更像是礼仪装扮一样袖手旁观。

SGM公司借着齐天林的旗号打着保证安全的理由,提供了近百辆小型城市版沙狐作为大会礼宾用车,但全部挂上在美国新近注册的汽车品牌“洛基山”,带着浓郁的美国本土气息展现在世人面前,就凭这一点,关注度不亚于超级碗的修宪大会,就给SGM在美国的汽车企业免费打了一个天价广告!

其实反响都还不错,连国务卿都在用这种车,这几个月就专门拿了两间美国汽车工厂批量改装带着美国特有的奢华大气风格的沙狐,外观也一改作战时候的蛮头蛮脑,全自动机械喷漆和之后的漆面处理,都显出崭新的光影,让很多电视节目主持人都拿这个说事儿:“看着这崭新的美国汽车工业品牌,不知道美利坚合众国会不会也从此走上崭新的坦途呢?!”

哪有这么容易!

麦克可以说是殚精极虑的防备齐天林在这次修宪大会上做什么手脚,可齐天林还是摆足了懒洋洋的旁观者态度,哪有半分威胁。

旁观的人非常多,基本还活着的前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内阁部长级以上的官员都被邀请作为嘉宾在二楼旁观,所以能容纳两千多人的会场从下到上挤得满满当当,齐天林这小顾问,都只是在二楼靠墙的后面边缘有个座位,下面几百人的修宪成员后方全都是媒体记者拍摄席,更是挤得水泄不通。

齐天林有风度,把自己的座位让给随从秘书,自己抱着手臂靠在墙边看,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

一开始的修宪大会看上去很顺利。

没有啰里啰嗦,如丧考妣语气缓缓的念开幕词,演讲稿,一来就是由国会两院议长作为主持人,宣布修宪大会正式开始,只花了三十五分钟,就逐字逐句的确认了“禁止联邦政府要求州政府为其颁布的福利项目出钱”修正案得到了与会者一致的同意,表决器也以非常高的票数通过。

随着主持议长手中的槌子响亮的一敲,美国历史上的第

二十八条宪法修正案就算是正式提交,只等会后交给参议两院走程序的通过以后正式生效。

齐天林也知道白宫和参众两院会在之后的阶段,找各种理由拖延这条修正案的正式通过,这样的事情以前其实也发生过好几次,现在都还有六条已经通过的修正案因为手续原因卡在联邦政府没有生效。

接着就有部分温和派的中东部地区参会者提出动议,宣布本次修宪大会圆满成功,因为引起这次全国修宪浪潮的联邦政府随意转嫁经济压力给州政府的根本原因已经解决了!

齐天林也知道这是白宫安排的人手,他站在二楼后方,甚至能看见前面一些大佬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赫拉里跟丈夫低声交流的表情都显得那么不屑。

怎么可能?!

历经快半年的折腾,才获得这样一个可以畅所欲言,完成美国人最标榜的民主气氛的大会,哪能刚开始就草草收场?

几乎被群起而攻之的动议很快就被宣布没有通过,会场开始变得混乱起来,议长立刻宣布暂停休会,按照字母顺序排定的各州,将会在接下来的时间轮番上台表述自己的修宪提案,每个州最多三次机会,但总计时间不能长于三十分钟,每两小时休会休息一次。

五十多个州,这就注定起码需要三天以上才能挨个论述完成,然后才是逐条否决、待定、争论、修改、通过……

看上去就复杂得要命的程序!

而且这个前提还是假如所有人都在齐心协力,认认真真讨论修正案的前提下。

等休息了十五分钟以后,重新开始的各州代表轮流讲述各州提案,立刻就让所有人明白,这次的修宪会议,注定是一场马拉松!

因为第一个上台表述的州代表刚把禁枪这个美国最历史悠久的争论问题摆出来,下面就拥护和骂声一片,主持人差点把槌子给敲断了!

接着诸如支持堕胎,允许人工流产的权利和要求保护未出生者人权的对立矛盾;

移民和反移民,希望振兴制造业和想闭关锁国的自给自足论;

强调反儿童劳工法案和保护就业者权力……

甚至各国移民带来的不同风俗跟相互之间的难以融合,都成了争论的焦点;

更不用说美国中部基督教盛行的地区对其他周边区域的批评,部分伊斯兰教、东正教甚至摩门教对基督新教的不满,认为有宗教歧视跟压迫的存在;

几乎是每上去一个州提案者,下面就会带来一大片的反对声。

就连在西部地区基本获得大体拥护的

希望联邦政府放弃对各州土地高比例占有权的提案,也给东部地区骂得狗血淋头。

这就是美国……

一个号称民族熔炉的移民国家,哪里那么容易能把各民族或者族裔的价值观熔炼到一起,美国社会的价值观裂痕在这次大会中暴露无遗。

特别是其中齐天林知晓的那些由白宫和国会安排进各州修宪参会者中的激进分子,开始肆无忌惮的发表一些极端提案,诸如放开色情行业,全面允许吸毒合法化,同性恋全面平等法案等等更容易引起争论的议案以后。

会场就彻底陷入了争吵!

白宫跟国会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使劲往修宪大会里面塞这种容易搅乱气氛的极端分子,把会场始终搞得剑拔弩张,情绪非常亢奋。

原本被全国民众寄予厚望的大会很明显被带偏了道!

第一天晚间吃晚饭的时候,赫拉里等人就给了齐天林一个诡异的耸肩讪笑,并不私底下交流的提前而去!

也许在这种老政客看来,光是这一两百个各州提案就足以把整个修宪大会搞得乱七八糟,实在是在浪费时间。

连齐天林都觉得头昏脑胀,跟杰奎琳一起出来,也不乘车,戴上墨镜就顺着到处挤满人的街道往稍微偏远的地方走,打算随便找个地方吃晚饭。

杰奎琳没有之前那么多难以置信的疑问或者不满,怀里抱着文件夹和平板电脑小声:“没有什么是理想的,全面大会的结果就是这样纷乱复杂?”

齐天林点头笑,伸手接过有点重的这些东西帮秘书:“我们无数次在无数个国家颠覆别人政权的时候,总是先要让人家的政权内部乱起来,今天就是个真实的写照,这就是人性,人多嘴杂是必然现象。”

杰奎琳纯粹的探讨技术问题:“当年立国的时候,为什么能众志成城的达成一致,制定出宪法呢?”

齐教授驾轻就熟:“那是因为那时刚刚经历大乱,大乱以后大治,什么都比较容易万众一心,现在美国哪里有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乱,就是这种慢性毒药一般的状况,才让各方面都拧不成一股绳,看看利亚比吧,之前那些反政府只是想折腾推翻前政权,至于怎么治理国家改善生活完全就没有达成一致,乱哄哄的把国家搞得四分五裂,等我的人马过去打杀一通,失去平静生活的权利以后,就齐心协力的迫切向往安宁,最终达成共识,这样的例子还少了?伊克拉、阿汗富,乃至上个世纪初的华国,某个阶段的俄罗斯,都这样,乱得遭受足够痛苦以后,一把收拾了,天下皆应,喏,就比今天乱糟糟

的情况好很多了。”

杰奎琳睁大了眼睛低声:“你暗示的是美国需要来一场内战?!”现在她似乎真没那么惊讶了。

齐天林想了想才摇头:“最好还是不要,美国这样的大国,如果产生内战这样的变动,对全世界都是危险,所以我才格外小心的防备任何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杰奎琳大松一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对美国有什么鬼心思呢。”

鬼心思不用非体现在对战上吧,卧底专家笑笑,找了一家看上去还有人排队的烤肉店就老老实实的排在那里。

很多人看起来都是各地的背包客,不少标语和抗议横幅还放在店门外,看见穿得衣冠楚楚的这一男一女排在这里,奇怪的目光还不少,齐天林泰然处之,但不再跟杰奎琳讨论政治话题。

杰奎琳也不想被偷听注意,转移话题:“安妮……不会跟你一起来这种地方吃饭吧?”

齐天林想起新婚太太就面带笑容:“嗯,以前可能会,最近性情大变,没准儿就不愿出现在这些地方了,话说玛若都不怎么……”然后电话响起来,齐天林心里正在想是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摸出来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以后那边依旧是陌生的声音:“总统阁下,希望你到他下榻的酒店来参与一个安全会议。”

那就没得说了,齐天林跟杰奎琳只来得及随便打包买了两个汉堡充饥,就赶紧搭乘出租车前往酒店。

规格同样的高,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上将到国会领袖,国土安全部长还有白宫其他部门的主管都集中在酒店临时的会议室里。

特里脸上有种压抑不住的得意:“修宪会议很大程度上会沦为一出闹剧,我希望各位能够尽可能的把这种无意识的喧闹限制在这个区域,而不是波及到全国,美国需要安定的恢复……”

貌似已经获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