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五章 发生什么

第一千四百四五章 发生什么?

是的,这场会议就是总统阁下带着愉悦的心情安排闹剧的下一步走向,虽然没有言明这一切都符合他的心态跟利益,但与会者大多是能获得白宫信任的角色,所以总统先生再三强调,堪萨斯可以在近期成为口水战的中心,但不得把这种乱糟糟的局面扩散到全国。

所以PMC就需要加大力气保证这里的气氛和折腾,只能进不能出,这就是把齐天林召来的原因。

齐天林看看参联会主席,这位国防部军方最高将领,肯定会把消息传递到麦克那里,自己不过就是个表面的壳子,笑眯眯的答应了。

一夜无话,但堪萨斯城博物馆外面巨大的草坪上又驻扎起了大量的帐篷,无数操心国家命运的民众从华盛顿转移过来。

堪萨斯这个美国地理上的中心位置,更方便全国民众前来表达意愿,所以相信经过第一天这样胶着混乱的局面,还有更多民众会聚集而来。

杰奎琳就站在齐天林的身边,一起从高高的酒店窗户看着那星星点点的草坪,低声:“华盛顿的压力几乎一下就减小了,民众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这里……政治,就是这样玩弄民心?”

齐天林凝视不语。

第二天一早,特里总统到会场主席台上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演讲:“非常高兴能看见诸位为了国家的未来畅所欲言,但希望各位都谨守美利坚合众国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理智的讨论国事,相互在辩论和交流的基础上达成共识……”

然后就心情大爽的离开,他还要到欧洲进行国事访问,摆出一副自己把一切都交给民主的模样,其实齐天林觉得跟自己隔岸看戏的心态差不多。

果然,从第二天起,全美四面八方往堪萨斯城聚集的民众就越来越多,相邻两个州的国民警卫队都终于被调动起来做外围警戒,就是在城外划定了好几个有军人把守的宿营区,不同方向,不同政见的民众都应该划片,进城就只能步行,而且不能携带任何武器,这样城内的PMC就能完全占据上风,。

到第五天,实际上两州的堪萨斯城合起来也不过六十万人口的城区,已经聚集了超过三十万美国民众!

大多数人是自己开车来的,就好像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时候很多战士都自己骑马上战场寻找组织一样,这一次遍及全国的修宪浪潮让美国人又激动起来,而诸如亚裔这样比较抱团的少数族裔又担心自己的权益受到损害,就索性用大巴车一群一群的拉过来,政治请愿团搞得跟旅行团似的。

人数还在不停的上升,但包括齐天林和麦克在内的PMC和军方成员却不是

很担心这种情况,在他们看来,只要能确定这些人没有武装,那就能保证安定,在场的所有PMC都具备相当丰富的镇暴经验。

而且随着各地这些热衷于政治的民众聚集,反而造成各地的政治压力骤然降低,所以麦克把分属好几地的美籍员工又集结了三千人,投放到堪萨斯来。

这个时候的他和齐天林相互看看,嘴角都有些无奈的苦笑。

特里还打得真是一手好牌?

原本能轰轰烈烈的修宪大会现在真的就成了一出闹剧!

每天几乎都上演相同的戏码,一些州提出什么提案,其他人就拼命的反对,从开始还有些理智的对待每个提案,到后来纯粹是因为否定而否定,纽约州曾经否定过我们什么,那这次纽约州无论说什么都要反对,密苏里州集合了好几个州一起推动这项提议,那我们也要召集更多的州来联名抗议。

齐天林亲眼看见一名新墨西哥州的代表提出一项要求开放拉丁裔移民入籍条件的法案,立刻就被邻州德克萨斯的代表当面骂得狗血淋头!

这在美国以前的政坛上是不多见的,欧美国家的议会或者政府里面还是比较遵守基本的礼仪,耍赖可以,但基本不动粗,可轮流值班的议会主持人却恍若神游天际一般,让原本应该庄重的修宪大会现场,变成了菜市场。

然后每天下午修宪大会休会以后,各州代表就会把自己的遭遇在自己州的民众面前添油加醋,无论对着赶来的民众还是电视镜头,都表现得自己像个斗士一般!

用布隆伯格不无讽刺的话来说就是,明年是州选年,这个时候的作秀,纯粹就是为了利用全国平台展现个人魅力,哪里还有什么修宪?

齐天林只见过他一次,还是在晚间酒会上,匆匆会晤一下,布隆伯格就跟花蝴蝶似的飘走了,齐天林还是信守两人之间的约定,把自己比较熟悉的一部分参会人员名单交给了他,布隆伯格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跟这些人联系,无论哪个州。

说简单点,他也是为了明年的州长选举。

但接下来的会议日程,开始让所有人感到疲惫和厌恶……

因为每天都是这样毫无章法,毫无建设性的争论,吵得乌烟瘴气,偶尔还会出现不同州或者不同族裔的民众受到政客的挑唆,在街头示威发生冲突,这个时候的PMC就派上用场,熟练的首先分开两边,然后快速分割,不停的把骚乱人群分割得越来越散,仅仅用警棍和催泪瓦斯就把事态平息下去。

这样的状况,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失望,有些民众开始

自动离开,丧失了继续徒劳无功下去的动力。

诸如赫拉里这样的老江湖更是早早就判断出了大概的走向,特里离开以后,很多老政客也走了,就留下那些亢奋的各州代表还在继续演戏。

电视媒体也从开始的二十四小时轮番轰炸,到变成专题节目,接着是新闻,最后就是汇总的提一下堪萨斯还在发生的“那件事儿”,。

整整十五天过去了!

连齐天林都让杰奎琳回华盛顿去了,家里的太太也带着开玩笑的口吻,问他还要打着开修宪大会的名义,在堪萨斯玩多久,再不回纽约去,她们就组团来堪萨斯看他了。

齐天林却隐约有种猎手般的第六感……再等等!

每天他都跟麦克厮混在一起,无所事事的坐在二楼看下面吵得唾沫四溅,毫无章法,然后一起到堪萨斯的酒吧喝点小酒,最后才顺着街道散步回酒店休息。

麦克毕竟年龄大很多,精力也肯定没有齐天林这样充沛,这种近乎于拉锯战的消耗到了夜间就很容易精力不济,但却依旧尽量聚精会神的跟齐天林耗在一起,齐天林也知道自己的酒店走廊上布满监控,甚至连自己的房间没准儿都安放了窃听器,防止他跟任何一方面有什么鬼鬼祟祟的联系。

齐天林是真没有。

喝完手中酒杯里的最后一滴,看看酒吧柜台背后大立钟已经指向了晚上十点,这可是在安静的中部堪萨斯城,没有洛杉矶或者纽约那样的不夜城美誉,很多传统的当地市民已经早早入睡了,所以齐天林摸出美钞付账走人,中部地区就这点好,美元汇率受到的波动比较小。

摇手拒绝了找补当小费给侍应,换来对方热情的帮他扶麦克,两个男人一起推开叮当作响的酒吧大门,走到有些空寂的街道上!

道路上还有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标语牌或者横幅,甚至示威者扔下的行李,开始堪萨斯市政厅还派人清理收拾,后来发现这活儿完全没有止境,就暂停了,现在到处都有点乱糟糟的,但却没有多少人迹。

麦克的确有点上头,满带嘲弄的笑容:“这就是你跟着混的那些政客,把民意玩在手掌心里,你看看……一地狼藉……”

齐天林不吭声,扶着老将军慢慢走,刚转过一个拐角,突然就站住了脚步!

麦克还醉眼朦胧的看了看他,就立刻发现齐天林脸上的表情比较专注,绝不是刚才喝酒的懒散模样,他也有军人的条件反射,一激灵就看周围。

齐天林拉住他往站着的街角旁边房屋之间退!

就这么一忽闪,麦

克都能感觉到有震动,周围有什么……是人群在奔跑的震动!

齐天林反应多灵敏的,两人一下靠在墙角,然后突然就变出清晰的脚步声,大量的脚步声,好像周围许多人都聚集起来奔跑的沉重脚步声!

近乎于疯狂的脚步声,接着就如同万千奔马一般从他们面前冲过去,而且还不是呼啸而过,后面连绵不绝的人都在奔跑,躲在两栋房屋之间角落的两人分明就看见另一名路人简直就是难以躲避的一下就被从他们淹没掉,就因为方向不一致,一下被推倒在地,后面的人根本就难以注意到的冲过去,近乎于碾压,好像还有人被绊倒了,但奔跑的人群丝毫没有停滞的往前冲……

齐天林和麦克分明就听见这些人口中大声的叫嚷着:“绞死他们!绞死他!”

酒彻底醒过来的两人面面相觑,麦克摸出自己的集群电话,开始联络自己那些部下……

齐天林提醒他:“这些人前往的都是修宪大会现场……”然后听见麦克复述电话里面其他人的汇报:“好些个方向都发生了这样的冲击,大量民众在朝着会场聚集!把守会场外围的员工已经开始紧急请求支援……”

齐天林当机立断的一下跳出来,拉着麦克就混进人群里跟着奔跑!

发生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