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六章 救

第一千四百四六章 救

时间倒回去大约十六分钟,值得历史铭记的十六分钟。

今天在修宪大会现场争论的委员特别多,导致已经入夜九点多,随便吃了点东西,或者一直都在间隙补充营养的修宪成员们非常亢奋,居然没有按时下班,那个陪太子功书的国会议长才不奉陪呢,时间一到自己就溜之大吉。

当然剩下全都是比较极端的上百名各州修宪成员继续在会场和主席台轮番上阵辩驳。

布隆伯格也是其中之一。

他毕竟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跟有些少壮派不同,疲惫不可避免的袭来,使劲揉了揉自己的鼻梁定定神,才走上主席台讲述自己的观点。

“我提醒各位注意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金融问题才是我们一步步走到入境困境的最大核心,对美国来说最迫切的修宪案应该是针对金融,彻底改变当前的错误金融政策……”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情报咨询公司老板,布隆伯格的这个切入点是找得非常不错的,基本直指问题的中心,改变经济问题的确也是美国最迫在眉睫和核心的问题。

但今天的修宪大会已经彻底变成了形式上的辩论争吵,话说到一半,就被人一口截了去:“你是共和党吧?!造成2008年次贷危机的房屋金融改革法案是谁签署通过的?吉奥治!共和党总统!”

更为嘲讽的声音还在后头:“对!吉奥治!正是他一手炮制了911事件,用反恐战争把美国拖进了军费的深渊,你有没有考量过这个为了军费发起的战争和后来的房屋金融法案到底是谁获得了最大利益呢?”

布隆伯格的盟友立刻回应:“民主党就把事情处理好了?共和党好歹一直保住了美国的统治领先地位,保持了国际控制力,民主党就跟个败家子一样,输掉了这一切!输掉了伊克拉战争,阿汗富战争,最为致命的是在东非被人家干得屁滚尿流!这才是美国落到今天地步的最大原因!”

也有不锁定在党派之争的反驳:“这不是经济的原因,为什么会有房屋改革法案,为什么会有次贷危机?有这种被称为次级信誉贷款的东西?就是因为有大量低素质的移民!房屋改革法案就是为了迎合他们没有钱却想要建房的愿望,最终把大量不具备偿还能力的劣质贷款投放到金融市场上,根源就是这些劣质的移民!”

“我要提醒这位来自田纳西州的先生,您的言论具有非常明确的种族歧视,种族平等……”

这就是畅所欲言的民主大会,在没有外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人性的本能就会促使情形朝着这样每个人都有不同诉求的

方向胡乱用力的结果!

老政客们还真是把局面算得死死的,就好像上帝为了防止人类齐心协力修建出通天巴别塔来发明了语言和种族以及自私的传说那样!

特里他们故意给出一个局面,就让原本还算面前合在一起的各州力量又东拉西扯的分崩破裂!

布隆伯格已经是第四次好不容易争取到独立发言的机会,却总是只说个一言半语,整个局面就变成了相互诋毁跟争辩,一贯头脑敏捷的他都有些发愣的站在讲台上,看着主席台边激烈的争辩。

只能说还没有演变成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国会争论时候动不动就拳脚相加的地步,这一点,欧美国家的政客还是做得比较好,但要想心平气和的讨论出个什么来,显然是不可能了。

但下面的人不放过他,还在仰着头大喊:“回答啊!你认为金融的问题需要解决,是谁带来了次贷危机?是谁造成了这一切……”

是谁造成了这一切!

这几乎是一个直指人心的重要问句,该怎么回答?吉奥治?赫拉里?还是之前的那些总统?

又或者造成莱维顿惨案的那个高速路口,是归罪于国土安全部,还是二战后制定了民防措施的艾森豪尔威总统?

老实说,这一刹那,布隆伯格的脑子里面有点混乱,也许连续十多天马拉松似的长期密集会议,让他也有些体力不支,近乎于喃喃的冷笑着低头自语:“谁的错?还能有谁的错……联邦政府的错!”

最后的单词发音略大,但还是仅限于自己能听见。

可他几乎忘记了他跟所有人不一样的就是,他站在主席台的演讲席后面,下面是或坐或站,甚至干脆靠在主席台边的其他参会者,就算五六百人已经回酒店休息了不少人,还是有两三百人聚集在讲台前,面积其实只有一两个教室那么的空间里,周围大多数地方都是空荡荡的,除了后面角落有个等着关门关灯的管理员昏昏欲睡的靠在椅子上打盹。

但这一刻,这个管理员也被自己身边音响里有些阴测测的那句:“谁的错?还能有谁的错……联邦政府的错!”给惊醒了!

会场一刹那就安静下来!

这几乎是大家都私底下会挂在嘴边,但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说的一句话!

极少数几台还在记录这一切辩论的摄像机默默的记录着这一切,却把讯号传递到了全美总有那么些人或者家庭有意无意开到的这些政治频道上。

布隆伯格也有点诧异,他诧异的是自己终于获得了一个没有干扰的讲话机会,嗓子很干,但他

想说的话却好像不受控制一般溜出来,就在面前两三百双仰望的眼睛中咽了一下口水:“我说……既然一切都是联邦政府的错,我……我有个主意,为什么我们不干脆提出修正案解散联邦呢?”

然后他那习惯于飞快计算的头脑,抢在下面人做出反应之前飞快的抖搂出,说不定已经在他脑海里面萦绕了好久的一段话:“美利坚合众国应该就此解散,在新的邦联或者联邦出现之前,各州可以自行安排自己州内事务。各州境内联邦政府财产归各州政府所有,位于境外的联邦政府财产由各州协商分配。我认为这就应该是我们唯一应该讨论的第29宪法修正案。各位先生,我说完了……”

话音刚落,无数的文件夹和笔记本,手机就好像铺天盖地的暗器一般以梨花烟雨的架势砸过来!

布隆伯格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双手一抱头,就往后面退!

但依旧有几名愤怒的参会者爬上讲台,要动手暴打他!

布隆伯格躲过第一波的暗器,就高昂着头:“我有捍卫我一切言论自由的权利!这是天赋人权!我不是分裂,我是要求换一种联邦制度的形式!”

嗯,这些天一直把这些口号挂在嘴边的参会者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是的,美国是标榜自己什么都能说的。

对于所谓解散联邦政府,或者各州独立的说法,其实也不是像白色恐怖一般绝口不提,反而在有些州这是个颇为时髦的话题,譬如说德克萨斯州,这个原本就是美国最后一个加入的州,在加入以前是个独立的国家,一直以来都认为整个联邦拖累了自己,所以独立出去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

但又几乎所有美国人,都知道这个所谓的独立不过是个笑话。

因为美国曾经用一场美国内战,制止了美国的分裂,用一部《反联邦脱离法》在律法的高度严格限定了决不允许有任何脱离联邦的行动!

美国南北内战很多人都以为是为了帮助解放奴隶的人权运动战争,这都是粉饰,其实这不过是因为工业革命和传统种植业之间的利益斗争,为了保证美国不被分裂的联邦保卫战!奴隶解放不过是披在外面的好看外衣。

所以很多人都不清楚,为了保证联邦不被分裂,林肯政府的将领们甚至做出了类似屠城一般的行为,把那些希望脱离联邦的城市夷为平地!

譬如亚特兰大,这个曾经最坚定的脱离联邦城市被联邦军队放火焚烧了三天,让所有支持分裂的人居无定所,死伤无数。

独立或者说分裂……

美国军队一旦在涉及到这样的事件上,就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国内!

想想美军历史上赫赫杀名的谢尔曼将军那句名言吧:“我就是要让南方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得到刻骨铭心的教训,永远不敢在想要独立!永远不敢诉诸战争!”

为此,美国曾经付出了上百万人的伤亡和数百万难民的代价。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在美国重新上演!

这是美国一直以来的主流社会和政坛都遵循的一个基本原则。

所以说打从一开始,齐天林就从来没有试图像在别的国家搞政变那样,挑动一批人、蛊惑一批人、达到一批人搞分裂,这在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

成天都在外面分裂别人的美国人,真的是在家里格外严防死守这个问题。

所以布隆伯格说出这番话的一刹那,整个会场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在有人朝着主席台上面跃动的时候,还在关心会场的某些人已经朝自己认识的与会者打来电话,更有人难以置信的在电话给别人描述了自己刚刚看到和听见的情形。

现在的社会是个多元通讯的社会,不光是电话,电视讯号,网络社交场所,无数种传递手段还是在一瞬间就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了。

除了那两个已经有点疲于应付,懒得关心现场究竟在哔哔些什么陈词滥调的PMC头头。

他们是跟随其他愤怒的示威民众一起来到现场的。

一路上基本听明白为什么的齐天林要做的是,先救出那个被众人叫嚣着要绞死的前纽约市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