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八章 被迫

第一千四百四八章 被迫

真的就好像之前麦克拿出来那份报纸上面比喻的那样,失去控制的国民修宪大会,往往很容易走向革命,这一特性在无数个国家的政治变革中都体现过,这种趋同性不会因为发生在美国就有什么改变。

各州跟联邦政府之间的矛盾,就跟法西兰大革命的贵族和君王之间矛盾如出一辙,贵族们在各种利益争斗的驱使下,逼迫路易十六国王召开带有国民委员的三级大会,可这种人民大会一召开,之前原定的解决政府预算赤字问题就变成无关紧要的事情,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国王领衔的君主立宪制度上,质疑政府的合法性。

最终导致一系列变革的发生,这不是偶然的。

就好像上世纪初那个刺杀斐迪南大公的事件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卢沟桥事变揭开日本侵华战争的恶行,这些事件表面看起来是偶发或者部分人计划的,但其实在各种事态的驱动下,迟早会发生。

目前美国的态势也是这样,布隆伯格不过是正好出现在这个点,就算不是他,这个点也迟早就在别的人别的时间,差不多该出现。

这就是历史向前发展的规律性。

当然,不过有多规律,也不管现在的事态究竟在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齐天林还是强行上台,把布隆伯格带走了。

这半拉子老头儿也不反抗,还给阻挡的其他与会者解释自己跟齐天林的关系:“我建议大家都需要一个冷静的思考阶段……明天会场见。”

齐天林拉着他从主席台侧面的一个小门离开,这些内部通道是VIP护送的必备功课,齐天林早就摸熟了线路,一只手扶在布隆伯格的腋下,从腰带上摘下一支笔筒式强光手电,就快速的在狭窄的各种消防通道跟临时安全通道之间穿行,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往外走,反而有不少上楼的行为,好看的小说:。

布隆伯格开始没做声,但闷声跟着走了好一阵之后终于开口:“不离开这里么?”

齐天林已经扶着他登上市政大厅的高处,谨慎的用手电敲击天台铁门,发出清脆的节奏响声后,大门被推开,一盏微光灯快速闪过他的面孔:“老板!”

屋顶当然是有狙击手的,齐天林点点头,松开布隆伯格:“你看看周围……怎么可能离开?”

不错,只需要把头这么轻轻的从半人高的肩墙望出去,四四方方的市政会议大厅周围已经灯火通明,无数的电筒营灯还有路灯以及随后蜂拥而来的汽车车灯和媒体采访车的照明灯已经把周围照得纤毫毕现。

包括停车场在内的所有广场空地都挤满了人群,数万人把周围

围得水泄不通,这个并没有暗道的标准市政大楼,要想从任何公开通道或者用车遮遮掩掩的出去,都会被锁定,团团围住。

齐天林指指黑色天际:“两个选择,第一马上呼叫我们的安保监控直升机降落,把你带回酒店或者带离堪萨斯城,第二……你继续在这里坚守,我的员工有高品质的睡袋,虽然舒适程度跟你的豪华套间不能相比,但保暖性肯定不会出问题。”

布隆伯格注视着下面密集的人头,却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头对齐天林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作为一个商人型的政治家,你不觉得现在我已经拥有了以小博大的最佳时机么?我成功的把自己推到了最风口浪尖的位置,难道在这个时候,我还能选择逃避和退缩?”

齐天林看看周围四名表情不算太紧张,但也分出注意力看着眼前场景的美籍员工,耸耸肩点头:“行!你需要什么,我给你安排,然后我们会尽可能的保证你们生命安全……”眼睛确实能看见一队队的PMC正在进入场地,开始构筑大厅旁边的防卫线。

布隆伯格却根本不看脚下近处纷乱的场面,目光尽量的看远,远出了灯火辉煌的堪萨斯,似乎投向天边一般:“扩音器,我要能让民众都听见我声音的扩音器……”

齐天林拿过员工手边的集群电话,呼叫了麦克,传递这个讯息。

麦克同意了,无论什么样的状况,现在他们要做的首先就是稳定现场情绪,控制现场状况:“但是他应该是平息,而不是继续煽动激烈的言辞!你明白么?保罗……”

齐天林认可:“那当然,我们会看着他……”

找喇叭并不难,市政大厅自己就有对外的公共场所扩音器,比较难的是要把麦克风从内部的音控室一直拉线到屋顶来,因为布隆伯格这个爱作秀的家伙居然不愿躲在音控室里面发言,等那两名跟随齐天林的员工把线路拉上,齐天林还得帮忙抱住他的腿,让这个老家伙站到房顶屋角上!

当政客还真不容易!

这家伙还有要求:“灯光!让你的人把强光灯照到我身上来!”

齐天林真心无奈:“你!小心真有恨你入骨的人拿枪把你崩了!”但还是转头让员工通知下面。

果然有几支大点的强光电筒照射到数十米高的屋顶角落上以后,好些个媒体的强光灯也照上来,下面越来越多的人顺着光柱看见了布隆伯格,虽然看不清脸,但也不知不觉让混乱嘈杂的局面逐渐安静下来,都仰头看着。

布隆伯格其实是在抗风,这么高的地方,堪萨斯又比较平

,晚上站在这上边可真有点摇摆,全靠齐天林抱住了他的腿,他甩甩手里的麦克风,齐天林还得巴巴的帮忙顺一下电缆,另外俩员工赶紧帮忙,四名狙击观察手就纯粹的趴在四面观察不同方位的情形,好看的小说:。

试了一下音,布隆伯格似乎期待已久的个人表演开始了:“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我是布隆伯格……”

轰的一下,真是那种数万人一起哗然的声浪,就跟齐天林最近在英超赛场上听见的观众一起发出的嘘声音量差不多,真想把这爱出风头的老家伙给扔下去!

但面对广场各方的扩音系统声音比麦克那个小喇叭强多了:“我只是说出了我的心声,我爱美国……但目前美国的状况需要大修,请各位不要急着愤怒,就这么坐下来,冷静的思考一下,美国究竟需要什么!未来究竟该何去何从,我个人的见解是解散联邦政府改换新的联邦或者邦联方式,但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不是各位,这个提案需要各位自己考量,但首先也需要修宪大会的所有成员通过,才能成为正式提案,等待……嗯,这一次是等待各州的代表大会通过,而不是任何议会通过,知道么?这一切的权利是掌握在你们自己手中的,如何改变美国,是继续像目前这样无计可施的看着美国腐烂下去,还是给美国一个崭新的机会!不用马上给我答案,冷静的思考一下……”

不得不说,前纽约市长也不是泛泛之辈,语调从高昂到平缓,稳稳的压住之前澎湃的人群反应,接着就好像舒缓的手掌抚慰一群背毛立起来的小猫一样,居然用带着牧师布道一般的腔调,成功让现场平静下来!

偶尔从某个局部,还能有掌声!

布隆伯格朝着那个方向,很有绅士风度的做了个鞠躬:“我现在不是竞选演说,也不是哗众取宠,我只是在履行我作为一个美国公民,和有幸进入修宪大会成员的义务,希望各位也思考一下,自己究竟能为这个国家做什么……”

“请各位清楚一个明确的事实,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两百年前的美国,更不是一百五十年前的美国,1860年的美国内战,就是一个伴随着进行曲自信前进,却突然掉下悬崖国家的故事!而现在的美国,就一直在深渊里摸黑前行……我的话说完了,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候来自人民的声音,请各位记住,我叫布隆伯格……谢谢。”脚后跟磕了两下齐天林,示意自己可以下来了,齐天林的头正扭着看其他方位,还是那几名美籍员工给他示意,才一起把布隆伯格放下来。

齐天林没有对这位脸上其实还洋溢着兴奋之情的冒险家说什么,布隆

伯格却掸掸手感谢了几位显然因为刚才的言辞对他都有些尊重的美籍员工示意回避以后,看他们把麦克风设备都收好,才低声给齐天林开口:“怎么样?投资我不是一桩失败的买卖吧?!”

齐天林嘟哝:“我现在只想跟你撇得干干净净!你看你都干了什么!你就不能支着个别人在前面做这种冒险的事情么?”

布隆伯格一脸夸张的惊讶:“你是这样处理事情的?我能不能算是你支在前面的的人?”

齐天林无语:“我知道美国人有些处理方式不太一样,可今天的事情……我真恨不得跟你完全不认识!”

布隆伯格却不放他下船:“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过我要一直支持我的,我也会尽快感谢我的资助人,让你的名声传遍美国,不是么?”

齐天林要晕厥:“我应该现在就把你杀了吊死在楼角外面,或许白宫还会颁给我一枚勋章!”

布隆伯格一脸的诡笑指着外面:“你忘记我已经把我的名字报给了所有人?不那么好杀人灭口了吧?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布隆伯格!我一生的秘诀就是在面临抉择的时候,一定要挑选那条充满聚光灯的道路,哪怕不满荆棘,我也要一往无前!”

唉……齐天林真是被迫被拉上贼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