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四九章 闪烁

第一千四百四九章 闪烁

为了表现民主,很多国家的宪法里面都讲什么联邦、省等自治加盟是自愿,美国宪法也这样,但在大约三十年前,另一个庞然大国苏联,就是这样轰然崩塌的。

前苏联的法律里面,每个加盟共和国都有权利退出苏维埃联盟,不过在实际上之前的大半个世纪里面,譬如斯大林或者别的国家领导人在位时候,难道真有人敢行使这个权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当那段条文不过是做样子的官样文章。

可时过境迁,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时候,叶利钦就敢引用这一条,毫无危险的让苏联解体,因为这个时候的苏联体制已经在之前几年深陷困境,到处都千疮百孔。

所以现在美国人面前仿佛也打开了一扇完全不同的大门。

所有人的脑海里面也开始转起了不同的思路。

反对禁枪的州完全就能自己决定自己的那些提案,哪里需要前后纷争数十年依旧不得结果;

让那些该死的移民都集中在南方州或者西海岸,保证自己依旧能够按照梦想的那个纯粹的美国前进;

虽然所有人都听见布隆伯格说的是用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来替代当前的联邦制,可各州的州政府乃至各州的政客们显然都立刻发现面前有个极具诱惑的诱饵:同样管理一个州的大小,但出任新的国家领导人,可比干什么都碍手碍脚的州长要剽悍得多!这让无数野心勃勃的政客鼻息瞬间加重,心里难以抑制的幻想自己是否能够领导一个近乎于独立的国家!

特别是参加修宪大会,手中掌握通过是否同意某项提案成立的这些修宪成员们,有相当多极端左翼和右翼政客的情况下,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早就想各立山头,恣意妄为了。

所以这一晚,几乎对所有在堪萨斯的人来说,都是不眠之夜!

而网络时代的美国,另一个虚拟世界中同样是不眠之夜,无数的网民兴奋的在网上讨论这个惊世骇俗的想法,用美国人最喜欢用的形容词来说就是:“这个话题真酷!”

几乎所有人都在展望和幻想完全不同的美国社会中,自己会得到什么变化。

这就是齐天林比较熟悉的心态了,很多国家的革命或者政变中都是这样,当一个完全推翻现有政体的思路被公开展现的时候,绝大多数民众都是对这个社会感到不满,希望改变状况的话,这个国家被改变的可能性就很大。

因为这种人心中下意识的对全新未知的期待,已经像一大片野草一样疯长起来,根本就烧不掉了!

就好比利亚比人

在推翻老卡以后,混乱的军阀割据让他们才后悔不迭,怀念当年的安静生活,早就忘记了革命之前的慷慨激昂。

这个时候纯粹是自己就能把自己烧得热血沸腾,我要为这个合众国做点什么!

齐天林就是这样看着面前的几名狙击手,换班下来靠在墙边,都有些忍不住跟布隆伯格说点什么的模样,真觉得似曾相识。

他能说什么?

也许这就是他期待的修宪大会上会爆发出来的契机,从这个国家神奇的决定举行修宪大会开始,主动权就不在白宫跟国会手里,这种经验,齐天林已经无数次在各种国家体会过,如果说有哪个民族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保持服从性跟团结,估计齐天林能想到的,就只有日本,也许是国家小,也许是神道教和天皇的名号对这个民族的催眠,或许只有他们才能避免陷入混乱,只不过当前没了天皇一族……不知道还会不会跟以前一样。

他没睡,就靠在楼顶的矮墙内侧,坐在地上,看布隆伯格小心的脱下外面的西装,试着钻进睡袋,辗转反侧好一阵,也没法睡着,但也没跟齐天林交流。

麦克直到午夜过后,看整个广场上周围的气氛真的比较安静,才询问着登上屋顶,不怎么看那始作俑者的前纽约市长,摘下后腰的手枪快拔套免得硌着腰,才坐在齐天林旁边的墙根:“五角大楼和白宫已经都打来电话,要求完全控制堪萨斯的事态。”

齐天林就那么把头靠在墙上不看人,有气无力:“只要大家都保持思考状态,看上去不难完成任务。”特别在思考这个词上加重了嘲讽的语气。

麦克满脸也是讥讽,靠在墙根不言不语。

三个注定要在这场变革中起到关键作用的男人几乎是唯一一次呆在一起,却一夜无话,直到天明。

喧闹了半夜,又沉寂了半夜的市政广场周围,随着天色渐明,逐渐又开始热闹起来。

一些堪萨斯市民用自家的车拉着食物和水过来给聚集在广场的民众,更多周边的民众或者已经离开走到半道儿的人又掉头回来,逐渐减少的电视媒体又重新连夜赶回堪萨斯,甚至比之前修宪大会开幕的时候更多,因为那时纯粹是个政治事件,现在已经变成了全美最酷的事儿,所以连娱乐台八卦媒体都赶来不少。

当然,最气势逼人的还是那些昨天早早离场回到酒店的修宪大会成员们,昨晚有部分人来到了现场,想在周边什么地方发表一点演说,可无论什么角度跟什么演讲台,都无法跟那个站在屋顶角落上的男人相比,于是不甘人后的政客们还是决定上午

来正儿八经的站在主席台上阐述自己的政治见解。

布隆伯格仔细穿好自己的西装,还借着狙击手携带的反光镜片熟练的修饰了一下自己有些倦容的表情,琢磨是不是要打电话叫自己的助理带化妆师过来给自己补妆的时候,站旁边抱着双臂的齐天林冷冷:“憔悴点,不更显得你鞠躬尽瘁为国为民么?”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布隆伯格立刻全身都萎顿下去的变得跟刚玩了几次双飞似的,疲惫的下去了,麦克叫两名员工随时跟着保护他,才转过头来带着审视的目光看齐天林。

其实齐天林的精神头是最好的,不说什么半神之体,他才三十多岁,看看麦克跟布隆伯格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儿了:“我们现在能干什么?我是说专业工作之外的。”论防卫协调,齐天林比麦克还擅长,交给他指挥不过是为了避嫌。

麦克长叹一口气:“上帝才知道……”

的确是,目前的局势几乎不受所有人的控制。

首先欧美国家法治为先的社会伦理底线保证了就算是解散联邦政府的话题,也可以在保证社会稳定的局面下进行,该上班该上学该演电影的依旧做自己的事情,只是茶余饭后,课间工余都要把这个话题挂在嘴边,而且是愈演愈烈的那种。

其次接踵而来的各种州政府谨慎的表达了不偏不倚的态度,对这种有些冒犯联邦政府的行为推到应该倾听民众的声音上,实际上是在架秧子让联邦政府不得不被民众之声捧着没法全面禁止。

最后才是修宪大会又开始了似乎连绵不绝的辩论大会,但和之前漫无目的,你说东我说西,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同盟而赞成不同,前十五天的混乱之后,现在所有的议题就变成只有一个,究竟应不应该把这个布隆伯格提出的议案正式确定为修正提案,交给各州代表大会审议通过。

所以白宫现在应该感到深深的后悔,自己都塞了些什么人来修宪大会啊!

真正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就好像杰奎琳当初看了名单以后给齐天林表述的那样,这些人其实并不是白宫以及国会能控制的那种御用政客,而是擅长指东打西,插科打诨,胡搅蛮缠的捣乱分子。

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就好像布隆伯格这样喜欢标新立异的,哪里会按理出牌?

因为议题比较简单,每天就草拟一份反对或者赞成这项修正提案的演讲稿,上台哔哔就行,而且由于事态愈发受到全国民众的关心,每一次演讲都伴随现场直播到全国和同步扩音到修宪会场外。

政客们更是觉得

终于得到一个可以在全国民众面前表现的机会,虽然各州州长没有机会入选修宪大会,这会儿也轮番来到堪萨斯,争取上台表达自己的见解。

连赫拉里等人都又重新回到堪萨斯,充满惊讶的看着这个真有些热火朝天的现场。

特里也回来了,先在白宫发表了一场颂扬美国民众依旧保持民主特性的演讲,最后才略带警告的提到,联邦政府是保证目前美国民众得到一切的基础,如果失去了联邦政府,就失去美国的绝对优势,将失去一切!

这段演讲迅速被分拆成逐字逐句放在网上被一句句的驳斥!

美国民众那颗爱好民主的心终于燃烧起来了,不无讽刺的回击总统阁下:“失去一切?我们现在还有什么不能失去的?我们曾经得到的东西已经被联邦政府全部挥霍了!”

根据美国政坛众多的数据分析公司交出来的信息,美国民众对于解散联邦政府的倾向性,在特里总统这次讲话之后,立刻就又增加了7个百分点!

据说在白宫暴跳如雷的特里还是选择带着调侃的笑容来到堪萨斯,在市政大厅广场穿着没有领带的白衬衫,卷起袖子跟很多守在这里的民众握手闲聊,得到不咸不淡的回应以后,进入会场大厅,对布隆伯格等人都没有多说什么,一转过弯,站在昏暗的楼道里就对齐天林和麦克大发雷霆:“你们在搞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就把这种混乱的局面彻底打压下去!”

齐天林和麦克对视一眼,齐天林从越战老将军的眼里看见了闪烁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