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50章 轻语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轻语

麦克其实从未当做自己已经退役,他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军人,而不是商人或者政客:“这是民众自己的声音,我们只是保证这样的局面不会被任何人利用,让民主真正的展现在美国民众面前。”

特里的鞋拔子脸有些扭曲,看着齐天林脸上显然不太一样的表情:“你也这么看?”

齐天林圆滑:“哦,我只是负责提供支援和联络……我一外籍,从来没体会过什么叫民主……”说得自己就跟个乡巴佬一样。

所以特里和麦克都忍不住狠狠的看他两眼。

但接下来齐天林就以白宫顾问的名义被特里叫人带着一起巡查堪萨斯群情激昂的政治氛围,麦克就只能继续去管理自己那些PMC。

没有和特里再过多交流,但齐天林和几名熟识的特勤局总统保镖协调了一下,他作为最靠近总统的那个K特工,来保护特里的安全,就好像他曾经这样保护过身为国务卿的特里一样,特里给了齐天林好几次礼貌的谢谢,直到特里返回华盛顿。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整整一周的时间,全美和堪萨斯以不同的形式都在讨论这个共同的话题。

网上民意调查的数据大同小异,赞成这项修正案和反对的比例是8:2!

但是真正有获准进入门槛投票权的六百多名修宪大会成员中,这些日子各州跟国会乃至白宫都在努力,私底下大概判断的比例应该是四比六,大部分在美国政坛沉浮了多年的政客们,还是倾向于在这个现有的联邦体制下获得自己最大的利益,当然这也是齐天林这些天跟随特里见过不少修宪成员的结果。

齐天林忍住了自己做点什么的冲动,麦克一直紧盯着自己,特里也在仔细观察自己。

就连过于激动跑到堪萨斯来的亨特尔都让齐天林格外警惕,这个已经对现行体制感到绝望,希望改变一切的情报特工好几次接近齐天林,小声询问自己能为这个民主进程做点什么贡献的时候,齐天林都淡淡的拒绝了。

他担心是圈套。

可架不住现在美国的政局变动同样是世界瞩目的中心啊!

美国人自己认为这是美国自己的事情,大多数美国民众也不在乎不考虑国际上的看法,在他们看来,美国的强大最多会招致邪恶势力的侵扰,但伟大的美国人民是肯定能战胜邪恶的,关键是先得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目前国内汹涌澎湃却并不混乱的局面也让美国人有一种相当的优越感,这才是制度的优越性,民主是在可控的局面下推行的。

所以美国人大多在思考这个提案的时候,没有

把国外因素考虑在内。

但在布隆伯格提出这个思路以后的第八天,堪萨斯城突然就发生了几起突发事件!

首先是一名一直强力鼓吹解散联邦政府的州议员,也是修宪大会成员被突然发现死在了自己下榻酒店的房间里,法医在现场验证的初步结果是服用了过量的镇静剂,可几乎全美国民众都不相信这个节骨眼上的任何事件都跟政治没有关系。

中午时分的修宪大会现场自助餐餐厅里面发生了大面积的食物中毒现象!

虽然立刻到场的军情人员已经因为早上的事件格外小心不留下话柄,可他们初步检验的反馈是饮用水受到了细菌污染,看上去食物中毒人员的症状也不严重,但美国人惯常相信的那种邪恶力量对美国的迫害妄想症让全美国都觉得这背后一定有阴谋!

特别是布隆伯格在当天晚上突然召开媒体见面会,宣称自己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在靠近自己:“我认识杰瑞斯!他是个好人,但我绝不相信他的死亡是正常的,这说明了什么……”

他是在自己的酒店套房里面进行这次媒体会议,形式比较松散,四十多家媒体的记者跟摄像机都挤在宽阔的豪华套房里,布隆伯格叼着雪茄靠在大沙发上侃侃而谈,中途还应记者的要求起身到窗边摆出睿智的政客风范拍封面照,布隆伯格照做了,但很警惕的只是在窗帘边意思一下:“在这里,我会公开邀请我的老朋友,科巴斯保罗先生来为我量身定做一套安保措施,譬如他就提醒过我,不要随意的站在窗边,很可能会成为一颗阴暗子弹的目标……”说着看看手里雪茄没剩多少,笑着推开旁边的小房间门,示意自己要取几支高档货。

然后就在所有媒体记者跟摄影摄像镜头面前,布隆伯格推开这个豪华套房自带小厨房,也许是要到恒温柜里面拿雪茄盒的时候,刚拉开那个精美橱柜的柜门,他手中还未熄灭的雪茄烟头,却砰然一下点燃了密闭空间里面原本不知为何淤积的煤气!

剧烈的火光闪过,还带着负压冲击的气流,摄像头面前的布隆伯格就好像片被吹起来的落叶一般腾空而起,在火舌往外喷吐的一刹那给掀飞了!

场面简直就让人难以置信!

一片慌乱!

大多数主持人或者记者不是吓得惊慌失措,尖叫连连的转身逃走,就是跌坐在地上,手中倒还职业习惯的不停拍摄。

但起码布隆伯格身边真有两名重建公司员工一直在贴身护卫,猛然一下就逆流而上的扑过去,一人抓住布隆伯格重重的压倒在厚厚的地毯上,另一人已经拔出

腰间的手枪,快速半跪在地,背朝自己的同伴跟雇主,警惕的把枪口朝着周围所有人,两人一下就把布隆伯格保护在角落里!

压住布隆伯格那位才拔出手枪虚瞄着那间背后有小阳台的厨房,但他们俩显然都不太把那蓬火放在眼里,十来秒以后,前面那位才小心的把手枪插回腰间,抓了一只沙发上的靠垫,进入小厨房,关掉还在泄露的煤气开关,快速扑打其实不算很猛烈的余火。

密闭空间里的煤气火焰危险系数在这些人看来真不算高,关键就是刚被引燃那一瞬间的气流和火焰,一下燃烧殆尽以后,引起爆炸的可能性不会很大,更何况爆炸是最怕冲击波带来的碎片杀伤,这样的纯气流冲击,也就是被沙袋撞一下的感觉。

但布隆伯格还算老来俏的脸上眉毛头发给火舌吞噬得乱七八糟!

雪白的衬衫领口更是一片脏污,有些呆呆的看着周围,当然也看着那些疯狂闪动的照相机跟摄像镜头!

使劲的甩了甩头似乎才清醒过来,然后拒绝了美籍PMC的搀扶,自己慢吞吞的双手撑着膝盖艰难的站起来,就那么靠在墙角,脸上似乎已经在这个起身的过程中调整好了表情,满带讥讽的对着无数镜头开口:“看见没有……迫害,这就是政治阴谋的迫害,如果晚点,也许就是暗杀……我现在不信任任何联邦政府相关机构的查验,在他们看来,这也许就是一次偶然的事故!就好像早上的镇静剂和中午的食物中毒!我请求我的朋友派遣他的专业员工过来保护我的安全……也是保护在座各位的安全,请你们最好用能保证你们人身安全的方式把刚才发生的一切传递出去!”

那个扑灭厨房火焰出来的安保人员一脸铁青的拿着一根电线和烧变形的塑料盒子:“煤气报警装置被人破坏了!”

刷拉拉又是一大片闪光灯对着他掠过!

什么年代了,除了极少数记者还需要人工下楼把带子或者存储卡交给他们的同事,相当多的人已经抢着用无线通讯手段把照片或者快速压缩的视频画面传递回了各自的媒体,抢着播放出来!

一次证据确凿的政治迫害跟暗杀!

就在无数的镜头和媒体的面前,**裸的恐吓!

消息从登上媒体的那一刻开始,就顿时演变成了一场重磅新闻的炸弹!

满脸狼狈,但眼神坚毅的布隆伯格顿时登上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

原本修宪大会就是现在新闻报道的中心话题,现在布隆伯格挟早上离奇死亡案件和中午的大面积食物中毒之风,猛然让全美一片哗然!

绝不可能是布隆伯格去暗杀那个名叫杰瑞斯的议员,然后还有污染市政大厅自助餐食物系统,三件看起来比较独立的事件同时爆发在即将投票的前夕……

所有人都看见布隆伯格愤怒的对着镜头呐喊:“有人在扼杀民主的声音,他们害怕了!害怕民主剥脱了他们欺骗和压迫美国民众的权力!想想过去十多年发生了什么,从911的欺骗,到次贷危机暴露出金融行业对民众诈骗欺瞒,再到军工体系打着国防的幌子耗费国家预算中饱私囊,却连一场东非的局部战争都没法打赢,还丢下了数万名美国孩子的生命!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难道还不举起你们的手行使你们的权力?”

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干瘦的手指指着镜头,那火烧眉毛的余烬还挂在额头上,却满脸**的模样给全美民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各位手中拿着修宪投票权的代表们,请记得杰瑞斯已经为这部修正案付出了他的生命!为了这个目标,我也愿意付出我的生命!你们呢?还记得我们怎么争取得来的这个修宪机会么……!请记得美国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

“权力!”

铿锵得让所有人直问人心,激昂不已!

只有齐天林坐在自己跟麦克的酒店房间里,嘴角挂起一丝讥笑的喃喃轻语:“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