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一章 结束

第一千四百五一章 结束

原因只有一个。

齐天林知道这个杰瑞斯的名字。

半年前,在日本东京的那架绿洲号大型商务机上就看见过这个名字,当时写在一张纸条上,烧掉了!

对……

这个州议员是华国的关系户。

徐清华曾经对齐天林坦承过一连串华国在美经营出来的政治人员名单,这些人相互之间是不成网不联络不串通的,他们有些是买通的说客,有些是思想意识形态被影响的亲华者,但都是实打实的美国人,隐藏得很深的那种的棋子!

齐天林一直都看着这些名字陆续出现在修宪大会名单上,就知道华国绝没有袖手旁观,这个关键时刻肯定也动用了自己的渠道在发力捣乱,虽然对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单薄的力量,但在目前的局势下,也能起到烘托的作用。

所以从早上一得到消息听说这个杰瑞斯因为服用过量镇静剂死在自己的房间里,就明白一定跟华国人脱不了干系,只有他们才有机会在杰瑞斯身边安插什么平日里就能接近方便动手的人,毕竟这个全美瞩目的时刻,一个外来人想偷偷越过所有美籍PMC的眼睛再偷偷暗杀一个政客,难度可想而知,齐天林自己都自忖没法做到在众目睽睽之下神不知鬼不觉,所以他才索性什么都不做的。

但拥有一张浩大网络的华国人,肯定可以做某些手脚,那么顺理成章的中午再破坏一下餐厅,放一点什么“佐料”进去的难度就更小,别忘了华裔已经成为美国社会中最靠近厨房的那一类人。

华国的思路就是通过这种小伎俩催生复杂局面,让整个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更是让修宪大会与会者有种心理上的反弹!

齐天林很赞成这样的做法。

但他没想到的是布隆伯格居然主动也跳出来迎合这件事!

两名安保人员是麦克派过去的,齐天林根本就不认识,但是要避开他们在自己的套间里面做个话剧表演的现场,对于带了不少人手的布隆伯格来说,也许真的不难。

齐天林自己是不会相信这个恰到好处的暗杀袭击!

何况真要杀死这个解散联邦政府修正案提出人的话,有无数种办法可以使用,而不是煤气爆炸这种看起来闹热,却杀伤力低下的手段。

结合这位前纽约市长同时还是纽约消防学会名誉主席的身份,齐天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布隆伯格先生对煤气火灾一定有非常深刻的研究!

但是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就只会认定这就是谋杀!

极为卑劣无耻的谋杀,只要火灾燃烧起来以后,

还有谁能发现破坏的煤气报警器,那就活脱脱的伪装成了事故,跟这一天已经发生的两起事件一样,变成了无关痛痒的事故,!

哦,现在没有谁会认为白天的两起事件是事故了!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唯一可能的对象:联邦政府!

匆忙穿上外套从卫生间出来的麦克哼笑:“这就是政治!如果不是这些天我们一直在一起,我真会怀疑是你在背后杀了那个倒霉的州议员,然后去下毒又搞什么煤气爆炸……”

齐天林耸肩:“这些操作难度也不大,随便找个特战人员也能完成吧,你打算怎么办?”

麦克似乎已经没有对齐天林的怀疑:“赶紧走……你没听见这位幸存的明星多次提到要你去保护他么?”

齐天林也起身穿外套,却摇头:“你派人去吧,我就不去出风头了,我可是外籍……”

麦克迟疑一下,还是指指墙边的枪械包:“你还是多带点东西?去做你的老本行,指挥狙击观察队?”这算是总经理给总裁放权,现在数千名美籍PMC云集在堪萨斯,有狙击技能的不低于两千人,所以一支六百人的狙击观察组给齐天林指挥,算是很有力量了,但更可能是另一种考察。

齐天林还是摇头,拍拍麦克的肩膀:“我跟着你,现在我并不认为你是安全的,你想想,如果有谁要搞乱目前的局面,无论是希望联邦政府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安保体系的关键是不是就要把你给打掉呢?起码我在好几次政变中,都是这样确定目标的。”

麦克表情都精彩的闪了一下,才嘿嘿笑着出门。

的确,两人还在电梯里,布隆伯格的电话就打过来,齐天林认可了朋友的要求,一队二十余人的安保专业队伍,携带各种设备跟武器,立刻就被麦克安排出发,用麦克自己的话来说:“我这是在保护美国的民主,而不是这个人。”

他们是真相信美国的制度是最优秀的制度,现在的问题是操作这个制度的人出了问题。

所以齐天林要做的就是跟麦克一起,不停穿梭在堪萨斯的各种安保队伍现场,巡视他们的防备情况,并且对没多大兴趣查案的当地警察和过于兴致勃勃的FBI提供协调。

齐天林接到特里的电话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布隆伯格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天林看看身侧的麦克,据实相告:“他已经成为政治风暴的旋涡,为了保证我们维护治安的独立性不受到干扰,我们决定不接近他,有专业的行动部门负责他的安……”

特里打断

了他的话:“我是说他那个什么狗屎煤气爆炸案是怎么回事?”

齐天林滞了一下:“这个……对我们来说,差不多就等于放个烟花爆竹?布隆伯格不过是点导火索的时候,不小心给烧到眉毛了。”齐天林纯粹是打个比方,他小时候有个亲戚就是这样受伤的,最终造型跟布隆伯格这个差不多。

特里不知道是不是听出点别的什么,反正齐天林一下就感觉身边的麦克转头看他,那边的声音很疲惫:“哦……好的……”电话就挂了。

齐天林有点莫名其妙的对麦克耸耸肩:“总统的……听上去很恼火困惑的感觉。”

麦克又再次上下打量一下齐天林:“你没觉得你说了什么?”

齐天林快速检索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一下就发现好像有歧义:“你!难道他……以为我在暗示是布隆伯格自己搞的爆炸?”

麦克轻描淡写的撇嘴点头:“我想他会这么感觉的,因为我就是……”又转头回去捣鼓通讯指挥车上跟自己下属联络的讯息,。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心有所思,才会说漏嘴或者打了个不太恰当的比方,齐天林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但嘴硬:“本来就是他自己的雪茄点燃的嘛,我又没说错……”靠回后面的座位上:“这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麦克摘下单边耳机,指指通讯车侧壁上挂着的平板电脑显示屏:“影响已经扩散开,不是我们或者总统阁下能控制的了。”

这个一直定格在政治新闻网页的画面十五秒一次自动刷新,右上角一个醒目的数字对比,不停变化!

之前差不多六成保守对待解散联邦政府提案的修宪会员们,现在已经变成只有四成半还在民意调查中表示依旧坚持要保存联邦政府。

而左上角的全国民众网络民意调查,已经飙升至九成美国民众希望解散联邦政府!

紧接着下面的全美各地突然就爆发一系列各种抗议联邦政府,抗议阴谋扼杀民主的游行示威活动,更是有几个大型城市乘机发生了打砸抢的骚乱事件。

有赖于之前的准备,重点盯防的洛杉矶、纽约、达拉斯还有俄克拉荷马等地,迅速出动机动承包商小队,上街封锁戒备,用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驱散那些试图浑水摸鱼抢劫暴力犯罪的歹徒,还抓了好几十人,交给后面姗姗来迟的当地警察处理。

齐天林就一言不发了,纯粹当做一个看客一般靠在车厢里看着不停闪动改变的新闻和数据画面。

麦克忙碌的指派四名联络员安排全国各地的PMC保证复杂局势下的社区

安全,还要不停跟FBI,国土安全部以及国防部和各州国民警卫队指挥部保持联络,忙得头昏脑胀,

这时候的样子,才真的有点总裁翘着二郎腿闲庭信步,总经理鞠躬尽瘁忙死人的正常模样。

不过就真的没有什么人来招惹麦克。

直到第二天上午,被列为美国第二十九宪法修正案提案正式开始进入修宪大会表决时段。

这个时候连布隆伯格都没有再发表什么煽动人心的演说,只是在市政大厅前严肃的对周围人山人海的美国民众挥挥手,跟随其他修宪成员们一起,进入了会场。

麦克已经疲惫不堪的躺在指挥车后座上,想打盹,神经却是兴奋的睡不着,想坐起来参与,身体又熬了多少个小时,连手指头都不想抬起来,只能那么靠坐着,看齐天林顶班坐在那里做纯粹的战术指挥:“狙击小队准备了,休息轮换的人手比例减少一半,这个时刻是最关键的,看紧堪萨斯的各个方位,我要求每栋大楼顶部和可能的狙击位,都要被观察和监视,如果有枪声响起,应急捕杀小队要在第一时间接到准确的开枪方位,全力抓捕!”

退役于美国绝大多数特种部队的军人们回应得很快捷……

但热闹非凡的堪萨斯市,离开地面之后的空中区域,就好像凝固了一般,在上午的阳光下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狙击镜和枪口面前没有任何目标异动。

而齐天林不时转头瞥见屏幕上直播的修宪大会现场:“第二十九宪法修正案已经以412票通过,187票反对,52票弃权的压倒性多数通过!”

接着会场立刻通过动议,宣布本次修宪大会结束!

修正案只剩交给全国各州代表大会批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