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二章 国策

第一千四百五二章 国策

以前的修正案因为是国会提出,所以只要国会通过,基本就能万事大吉。

但这一次是破天荒的各州议会共同发起的修宪大会,那么按照修宪程序,就应该是由各州议会来决定最终的提案批准。

可当时白宫为了想把整个修宪变得冗长而繁琐,故意调整了一点点不起眼的规则,由各州议会批准改成了各州代表大会,因为前者是一直存在的,后者还要重新推选,按照国会跟白宫的初衷,就应该再啰里啰嗦的选举拉扯争斗一番,时间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中间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也就太多,假若真有好几个提案要这些代表大会审议通过,这个非常设机构又可以折腾出很多文章来。

所以现在活脱脱的变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各州态度是不一样的,这个代表大会假如可以做手脚,各州政府做手脚的几率更大,如果只是些不关痛痒的提案,各州通过不通过,最终都是一盘散沙,注定失败。

但唯独现在!

现在的提案是是否要延续现在的联邦政府!

只要一个州决定了解散联邦政府,那么这个州就可以选择退出,其他州假如就算只有一个不愿意解散,也会酿成跟1860年南北战争那样的内战局面!

而这一切,因为各州代表大会需要临时推选人员,而不是现成的政客,白宫和国会就等于是作茧自缚的选择权和决定权都交出去了!

这整个过程,他们只能作壁上观的看着!

这就是规则的威力!

这就是民主制度的特点。

假若把民主选择权过多放给民众,就会频繁的出现这样的把选择权放在类似公投之类的不可知结果上。

苏兰格公投独立,直布罗陀公投独立,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乌克兰公投分裂,类似这样的政治事件太多,强调规则和法治,强调民选的确就是一柄双刃剑!

民选就真的是好的么?

也许在一个小到村庄或者镇子的级别,民选肯定是最好的,因为最大限度保证了多数人的意愿。

但就跟美国宪法已经是200多年前的老东西一样,民选如果扩大,不同的体量和面积一定会由量变带来质变!

因为局面一定会复杂到跟当时设立初衷完全不一样,人性的多样性决定了人一多,嘴就杂,。

所以就算是格外强调法治的欧美国家也才会搞两党制或者执政党在野党来限定,尽可能把这个折腾的范围缩小,让民选公投的可能性变小,在可控范围内,那些个说美国或者欧美国家选举自由的,其

实不过就是在两三个选择答案里面选个相对顺眼的,实质的结果不会偏差太大。

于是美国政府历史上第一次把选择权真正交给了民众,就带来这样的危机!

而这样的危机,放在更不在乎法制和规则的亚非拉国家,过去几十年已经证明会发生什么后果了。

就在齐天林看着屏幕上修正案提议通过,美国政坛的混乱局面终于水到渠成的终将发生,自己的心里其实也五味杂陈,就好像跋山涉水的一段漫长征程已经走到了尽头,要说是胜利的喜悦或者激动的兴奋,都不是……

目前的局面,有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自己一点点罗织出来的细密大网,兜住了美国,往那个原本就既定的目标加速推进,虽然不是命运之手一般改变了历史方向,起码也改变了历史的进程速率。

如果不是自己,美国不会提早获得进入非洲的机会,不会把新的利益获取点放在非洲,也就不会招致跟华国摩擦的那个陷阱;

如果不是自己,华国也不会狠下一条心,敢硬撼美国于东非海面,起码不会获得这么干净利落的结果,当然更不会带来后面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如果不是自己,庞大的金融体系联盟在关键时刻望风而逃,把最坏最难看的局面留给了美国,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也不会这么快随着一场局部战争就被拉下王位;

如果不是自己,美国的政治体制不会这么快就暴露出那么多让美国民众无法信任的弊端,最终走到这样一个面临抉择的局面!

胜利了么?

就好像齐天林在狙击瞄准镜里看见击倒了一名敌人,如果这是个单独重要的敌人,他的习惯是会紧紧的盯住目标,确认自己的战果,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无法说已经真的胜利。

麦克也勉力睁大眼睛看着画面,再不停游动在齐天林那被显示屏反光照亮,不停闪烁的面部表情上,最终长长的叹一口气,闭上自己的眼睛,靠在椅背上不说话了。

所有指挥车里的员工也在偷瞄那个显示比例的画面,脸上的表情也很复杂,间或还低声通过无线电通讯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其他人,这里不是军队,没有那么严格的规定,很多其他美籍员工都很关心这个结果,齐天林听见耳机里面的反应都是欢呼咒骂一片,什么样的心态都有。

紧接着马上就有人汇报会场发生了紧急状况,齐天林拍拍想艰难起身的麦克:“我去看看……这种情况,我也不能改变什么。”抓起放在一侧的手枪套卡在腰间,抓了西装就冲出去,外面其他几辆等候在会场旁边的执

勤车里面陆续跳下十多人,跟着他一起冲上长长的会场大厅前台阶。

宽阔的台阶上站着百多名一字排开的西装PMC,下面才是密密麻麻急切等待消息的民众,墙面的大型显示屏已经展现出即时的投票结果,现场一片欢呼声响起,这是觉得民意终究战胜了强权的胜利,和美国未来该怎么样无关。

所以更多的人是沉默,抬着头看着画面上会场内部现场的镜头,似乎在思考,又在忐忑,这个大家一起做出的决定,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这种海量的沉默让少部分欢呼的人群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看见一群黑衣人匆忙的奔跑上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打起来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一群修宪大会代表已经在投票结束以后的现场打起来了!

这些政客可是什么人都,有些还兼职干点别的什么,美国精英人群普遍保持锻炼的结果就是,现场打王八拳的招式都有板有眼,比日本或者亚洲其他国家地区议会现场打架的可看性强多了。

摄像机镜头还是一直锁定现场,齐天林忍住自己想笑的心情,指挥人手上前,充当个现场保安的角色。

数十名PMC挤开衣冠楚楚的议员、代表和各种官员们,排挤在中间让依旧喋喋不休大骂对方的参与者们隔离开。

可双方的口水战持续升级,虽然没有太多脏话,可叛徒、分裂、保守利益团体之类的头衔满天飞。

只要隔开就行,齐天林自己在后方找了个空座,坐下来用步话机通知自己的员工动手阻挡,笑眯眯的看着眼前混乱场面,跟自己在无数个政变城市国家的政坛看见的差不多。

乱起来已经成了一个必然,接下来就应该看什么呢?

在齐天林看不到的地方,早已经开始。

一场白宫紧急召开的最高行政机构颇有些混乱的召开。

参联会主席等五名将军和国土安全部首脑,以及中情局的布伦局长表情严肃的坐满会议室,看着脸色铁青的特里那张原本就挺长的鞋拔子脸更长:“这是最荒谬的地方!联邦政府怎么可能解散,美国的一切都建立在联邦政府之上!没有联邦政府,就没有美国的一切!”

军人们一言不发,挺直了胸膛看着美利坚合众国三军统帅发飙,国土安全部的部长倒是试探着参与沟通:“我已经联络了司法部,他们说可以从法律上寻找……破绽,宣布这次修正案的程序是非法的。”

特里在咆哮:“当然是非法的,有什么权利能宣布美国政府可以解散?!难道是华国和俄罗斯在捣鬼,想要借此颠覆

美国!”政治类的猜想,但口吻却是对着参联会主席,军人们跟总统阁下一一对视,却如同石像一般坚硬的立在那里。

布伦那狐狸般的眼神就不停在军人和总统的脸上飘忽,直到发现特里看着他,才收敛点:“根据我们的情报体系……没有太多国外背后操纵的痕迹,起码主体走向都是美国民众自己在推动……布隆伯格也曾经是纽约市长,不用怀疑他跟什么国外……”

后面没说,因为特里的目光已经能杀人:“布隆伯格!这个狗娘养的小丑!就为了哗众取宠的获取个人政治利益,抛弃了整个美国的利益?他这是在分裂美国,他是在犯罪!难道就不能把他抓起来指控么?!”

总统法律顾问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才组织下语言:“他提出的是整个美国换一种模式,依旧在整个美国的架构下,换一种不同于现在联邦政府的模式,反对的是当前联邦政府制度,而不是分裂美国……”

特里才不是要这个回答呢,手指重重的戳在桌面上,依旧面对的是军人们:“你们就不能一枪毙了这个娘娘腔!让国家重新回到秩序当中来么?”

参联会主席作为军人在美国政治体系中最高的存在,名义上辅佐国防部长的存在,现在却没有国防部长在场的情况下,斟酌一下自己的情绪,谨慎的开口:“目前……不是暴动,也没有内战,军人,从宪法上就不得干涉任何内政,何况这还是民众自己的选择,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

布伦还阴测测的补充一句:“现在有武装承包商在保护这位前纽约市长的安全,军队去干嘛?在国内宣布开战么?”

军人不得干政!

这是美国的国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