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三章 狼狈为奸

第一千四百五三章 狼狈为奸

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纽约,同样关注这起事件的四位夫人就是在讨论这种情况,大家都算是见过世面了,目前这就是活脱脱的政治运动逼宫啊,就算不知道总统阁下在干什么,全世界大多数人都明白,美国总统遇到很大的困境了,这跟以前总统先生和美国国会缠斗的肥皂剧完全两个概念。

因为怀里的孩子有点起伏了,原本难得坐在电视机前的蒂雅终于好奇了看了看丈夫在做什么,听明白发生内容之后就很不屑:“这些人想造反么?美国政府的军队是吃白饭的么,手一挥,就应该立刻打掉这种局面嘛!”在利亚比,她就不止一次的发出类似命令,帮助那位执政的苏海亚女士消灭过不少持不同政见的对手,她信奉的就是暴力手段,无情镇压。

柳子越明白道理,但她也比较习惯于亚洲思维,靠在沙发里点头:“就算规则不允许,白宫是不是也能调动一些亲信的军队,挫败这样针对联邦政府的行为?起码暗地里可以这么做,信息是可以封锁的,民众不一定能明白这样的局面实际上对美国是很不利的。”

玛若要犹豫一下才摇头,安妮就是立刻摆手:“不可能,这就是欧美社会的基本原则,在规则内横冲直闯都可以,但是要想绕开规则作弊,那就是对所有人的背叛,就连那些原本支持白宫,支持总统的人也会反对他们了,而美国军队是绝不允许干涉政治事务的。”

这一点柳子越都清楚:“总统在国会发表演说的时候,只要不是军方内部话题,军人列席者就只能听,不能鼓掌不能批评,不能发表任何跟政治话题相关的倾向言论……同时这么做的还有联邦法官,他们代表的是司法公正,说起来美国在这方面的制度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玛若就纯粹的幸灾乐祸:“看来电影电视里面那些外星人或者地球上的邪恶势力都不是击败美国的黑手,美国只会栽在自己的手里?”

安妮点点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这样……”

目前的尴尬就在这个地方,布隆伯格的的阴谋或者说他的本意就不是分裂美国,也不是推翻美国,而是按照美国宪法阐述的那样,利用民意在目前的联邦政府已经得不到美国民众拥护的情况下,提出建议更换新的政府制度。

这种说法是很符合宪法的,这就是为什么布隆伯格的提案被详细解读了以后,能够迅速被各方乃至民众接受的原因,虽然其中打各种小算盘的人都有,但很显然,从字面上,这个提案没有任何违法违宪的地方,这就让白宫有种对着狗咬乌龟没处下口

的郁闷!

军队干政是个很敏感又很要命的事情。

世界上的政权,绝大多数都是靠军队才获得并保护下来的,但军队如果主导了国家政治,世界上无数个军政府已经证明,这样独裁的机会远大于民选政府。

所以绝大多数国家都对军人干政做出了无数限制,美国当然是做得最好的,所以参联会主席面对总统的要求,可以完全理直气壮的拒绝。

这就是美国政府和军队的关系,在对外的问题上,军队可以完全听命于白宫,做任何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但面对国内,军队只能在暴力手段威胁到联邦政府存在的时候出动。

目前一切都是在宪法许可的规则范围内进行,军队就只能爱莫能助。

特别是美国军方四大军种的设计,海军陆战队甚至比空军都还历史悠久得多,这中间是很有奥妙的。

所以特里最后看着军人们在会议结束以后,依旧保持一言不发的状态,集体离开了白宫,那样的怒火可想而知。

走出会议室的特里余怒未消的模样,让原本正在观看电视画面上政治动态的白宫幕僚们赶紧关电视,特里却叫住了他们,皱着眉头看画面上布隆伯格在电视媒体前面慷慨激昂的模样,周围不少顾问和工作人员都有些屏住呼吸一般,生怕特里怒火万丈的砸东西,结果总统阁下却靠在墙边,把整条现场直播的新闻看完了,还拿过遥控器把整条新闻一直倒到最前面从头看了一遍,才转身叫了国土安全部的几名成员一起到自己的办公室商议。

布伦也站在走廊上,皱眉看着特里的行径,他没觉得特里对布隆伯格的言论有什么关注,看看特里办公室再进去的都是他的心腹,嘴角拉出一点诡异的笑意,跟过去了。

怎么办,这是特里询问自己幕僚和几个部门官员的中心问题。

发表演讲,号召美国民众要以美国利益为重,慎重考虑投票抉择,这是最标准的做法,但限于目前国内局势一片哀鸿,特里又是个从副总统拉起来顶班的代总统,这样的号召能有多大的效果,显然说这话的幕僚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

其实动用军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名国土安全部官员是退役军官:“现在联邦政府没有明确的针对对象,又没有暴动或者军事行动,这让军队能做什么?占领国会不允许解散国会?这明显会适得其反……”

老实说,特里的幕僚班子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副总统是最没有实际权力的美国国家官员,唯一功能就是作为总统的接班人和平时的礼仪代表,所以赫拉里留下的人手

特里下意识的肯定不喜欢用,他自己之前的选举班底早就在自己党内竞选失败以后解散了,有些人甚至投入了别的阵营,所以他现在仓促的登上总统宝座,人手大多都是新吸纳的,根本谈不上格外的心腹或者合作无间。

而且大家似乎也对这个总统的未来……觉得不是很明朗。

起码之前应该频繁出现在白宫拜会的各种经济金融界的大亨,著名经济政治人物们,在这个应接不暇的繁忙阶段,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很少有来找这位美国总统的。

怎么看,这位美国总统都有点单薄。

这个时候,布伦轻敲大门,进入了办公室,给了特里总统一个恭敬的礼节:“能跟您单独谈谈么?”一直有点漫不经心想什么,一改刚才在会议室怒火连连模样的特里耸耸肩答应了,其他人鱼贯而出。

其实齐天林认识布伦,就是在特里的国务卿专机上,那时的中情局局长跟国务卿平级,私底下关系其实还不错,现在特里却变成了这个国家的元首,而布伦依旧还是那个有点躲在阴暗处的中情局长,不过他现在的动作也没什么敬畏,在总统办公桌前的红杉木转椅上坐下:“你……应该有想过用承包商来解决这个问题吧?”明明刚才特里的注意力就是那些跟随在布隆伯格身边的承包商!

特里的眼神猛然亮了一下,看着布伦,局长先生不紧不慢:“真正在国内发生点什么的时候,你是不是才发现美国总统其实没法调动什么行动部队?”

特里不是三岁小孩:“这种问题我应该跟国会领袖们讨论,看看他们能不能紧急授权法案,同意我在保证国家统一的前提下,可以调动军队,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现在我的确只能大声疾呼,号召民众不要轻易相信解散政府的谎言,倘若真的有哪个州政府的代表大会决议通过了这条所谓的修正案,我就能用军队控制废除这个州政府,宣布他们为不合法!怎么样?”

布伦笑着摇头:“民众呢?目前发生的一切就是因为民众的声音,你那样的做法就是强行在动用军队压制民意,万一军方否决了国会这个要求,认为你和国会已经是在对抗民意,怎么办?”

特里看来的确是有这个心,有些咬牙切齿:“军事管制!军事管制才能保证国家的统一……成立由国土安全部牵头的国家安全监狱,把这些意图分裂合众国的家伙投进去!投进集中营里面去!”

布伦居然不惊讶:“那么前提就还是要军队能听从你的指挥……要是他们不听呢,你就依靠国土安全部那些饭桶去抓人?那你不如调动联邦调查局了,起码

他们一直在干这个,比国土安全部专业,而且联邦政府解散他们也失业,所以干起来准保得心应手。”

特里终于不愿跟他绕圈子了:“你就是来给我建议FBI的新工作项目?”

布伦真的很像个奸臣:“我是来给你建议用承包商背黑锅的,也奉劝你打消利用承包商的武力来解决当前问题的想法!”

特里皱紧眉头:“你说的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么?”停顿一下还是承认:“对!没错,军队假如不能调动,我觉得有必要通过武装承包商来解决这个问题,科巴斯保罗,你我都认识,标准的利益主义,用他的人手来打压分裂分子,不是一件很有效,也能背黑锅的方案么?当然你有更好的建设性意见,我们也可以谈谈。”

布伦就更诡诈:“保罗……可不是个单纯的雇佣军头子,我们打交道这么几年,你不觉得他才是最顺风顺水发展实力最大的那个?拉他进这个局面里实际干点什么,没准儿就是引狼入室!”

特里不耐烦:“那你觉得应该如何操作,你也在说让他来背黑锅啊!”

布伦压低声音:“我们让他来负责对付分裂,但让他变成破坏第二十九条修正案的罪魁祸首,让雇佣军们成为全国民众的对立面,不是比你和国会来当靶子更容易扭转局面?”

狼狈为奸,估计就是用来形容当前这两个家伙讨论的样式。

可之前不是布伦给齐天林放风白宫会对修宪大会不放手搞破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