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四章 未来

第一千四百五四章 未来

齐天林是在打算回家的时候,接到布伦的电话。

在他看来,修宪大会最大的成就已经完成,有相当多的美国民众觉得自己见证了历史事件的诞生,非常心满意足的决定回去传播自己的感受,甚至还有人毛遂自荐的要求跟随类似布隆伯格这样的民主精英,有要求在民主事业中打下手的,也有要誓死捍卫这位民主斗士生命的。

只可惜数十位环绕在布隆伯格身边的专业PMC冷冷的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挡在了圈外。

因为布隆伯格自己都笑称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其他政治阵营的探子,想混在其中抓自己的小辫儿。

那么,随着民众逐渐从堪萨斯散去,第29修正案因为过于重要,没人关心第28修正案是不是要经过各州代表大会通过,压根儿就没人提那个限制联邦政府预算的修正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第29修正案上,参加修宪大会的成员都马不停蹄的赶回各州,争取入选州代表大会,也想要把自己的态度跟理念传递给自己的州,所以这个州代表大会又有一个起码两三个月的选举周期,齐天林就决定把乱七八糟的事情交给勤劳而对自己不放心的麦克老总来处理,自己回纽约去享受家庭生活。

所以接到布伦的电话时候,他还有点不乐意:“什么事情?去华盛顿?”

布伦的理由很充分:“全球紧缩人员,我只能把手里还能用的人手集中起来培训,把情报人员和行动人员重叠,一专多能,这部分人先交给你帮我培训,这段时间美国国内需要人手也可以给你顶着用,我这边照发工资,培训费以后中情局给你海外承包业务,怎么样?”

齐老爷早过了什么钱都要赚的地步:“行……集中到纽约市郊外那个培训基地吧,我抽调几个高级教官过去,。”

布伦有异议:“我还是希望能你亲自带队调教,这是特工,不是军方成员,我还不知道你那些高级教官,都是特种部队的退役成员,我要的是非军方的模式,不能让他们带着军人的气息。”然后还得寸进尺:“我希望在华盛顿的培训中心,我这段时间都在华盛顿,有空我也能去看看。”

齐天林就不乐意了:“我回纽约度假呢,堪萨斯这档子事不眠不休的,虽然没出什么大乱子,但就是因为我们防守得比较好,累!我派几个阿拉伯专家过去,我现在哪有这闲工夫培训人!”

布伦讽刺:“哦?现在开始摆架子了?嫌这种业务太小没兴趣了?你在海外那么多的东西,难道以后还不希望培养点熟人?你不知道这些搞情报的特工加上行动培训,以后一个顶几个的

在全球各地,能给你带来多大的好处?”

齐天林真心不是拗身价:“我还就情愿在培训中心泥汤子里折腾了,谁乐意天天穿个西装装模作样跟一大帮政客鬼混,可我难得现在一个多月的外勤搞完,回纽约跟家人团聚一些日子呢,你就摆在纽约不行么?”

布伦更是熟络的嘲笑:“哦?你那个公主太太,就真比我中情局的大楼还大?!还是四位太太嘛?一起到华盛顿来嘛,你不是家族大楼那么宽敞么?”

齐天林是下意识的不愿在这个多事之秋把爱人放在政治风暴的中心,想想东京曾经给搞出多大的阵仗,他现在是真有些心有余悸,有些事情是真不一定按照计划来,快速盘算一下:“那行,你那边先让人过去开始,我随后在纽约呆些日子再过去,我太太怀孕了,还是要陪陪的。”

布伦就没有多劝,祝贺两句就挂了电话。

齐天林看看手里的电话,发了一会儿呆才抬头给坐在自己对面的布隆伯格开口:“厨房那小爆炸搞得不错,效果的确是立竿见影。”

宽敞的洛基山后舱就齐天林和布隆伯格两人,所以纽约前市长也不隐瞒:“懂得抓住每个机会,是我的特点……民众的情绪是需要引导,而不是放任他们自己随心所欲。”

齐天林舒适的靠在真皮座位上点头:“这话应该给特里总统说,他现在别说引导,连放任都不会,只会围追堵截,站在民众思路的对立面……这些日子你注意好你的安全,别成了所谓的民主牺牲品。”

布隆伯格看看外面已经到了堪萨斯公务机场:“那我跟着你走吧,反正我也是回纽约,现在我是真不太放心其他人……”说到这里,突然就眼神闪了闪,抬眼看齐天林,齐天林也正好眼睛看他,两人只是眼神这么交错了一下,忽然就觉得明了了对方的思路,几乎同时点点头,布隆伯格还补充一句:“你操作……我不熟,放个火还行。”

齐天林笑笑,没言语。

圣玛丽号商务机就静静的停在机场跑道边,布隆伯格自己的商务机也是这种十余座的款型,更花哨嚣张,现在却只是把老板的几件行李送上去,就自行分开走了。

布隆伯格跟齐天林一起在商务机上笑眯眯的玩了一盘老式北欧战棋,一个小时左右的航程就抵达纽约,只是刚打开机舱门,外面就“意外”的挤满了各种纽约媒体记者,甚至还有两名FBI探员和警察表情严肃的站在地面迎接。

布隆伯格那架名为“盖娅”的私人商务机,刚刚在飞往纽约的空中航行中,突然在高空爆炸解体,两名驾驶员

和一名空乘服务员,以及两名幕僚随从没有发出任何报警讯号就在空中化为灰烬,!

布隆伯格的表情一刹那就凝固了!

用一个合格演员的神情和动作缓缓的转向齐天林,皱紧眉头的齐天林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件事:“爆炸了……?我们起飞的时候,还看见盖娅号在跑道上准备滑行升空……”停顿一下:“如果不是因为我酒柜里有瓶北非的朗姆酒,我们没准儿就会乘坐盖娅号?”

布隆伯格的表情根本不用语言来掩饰表达,直接呈现一个从惊恐和绝望,再到愤怒的细腻转变,被停机坪上的无数镜头给全面捕捉,紧紧的咬住牙缓缓摇头以后才开口:“有些人……担心看到改变,失去他们的一切,害怕美国民众的觉醒,厚颜无耻的企图掩盖什么,阻挡什么,我相信各位都会明了!”

美国国内舆论一片哗然!

如果说之前那个厨房小爆炸还显得更像是一个警告,这在空中数千万美元的商务机直接爆炸,就好像一把重锤直接敲击在所有美国民众的心头,如果之前还有些人有些犹豫摇摆,现在真心觉得下作!

超出了他们心目中的美国文化应该具备的高尚美德和政治斗争底线。

爆发出来的势头让齐天林在从机场到长岛家里一路上接到无数的电话,从赫拉里到麦克,布伦乃至总统阁下,都打电话过来询问怎么回事,齐天林不厌其烦,给太太打个电话说自己马上到家,就关了电话。

跳下自家车的齐天林,一把接住跑过来投怀送抱的玛若,的确能感觉到妻子的些许颤抖,玛若还是有点害怕:“真的,听见布隆伯格的飞机炸在空中,就赶紧给那边地勤打电话,确认你是乘坐圣玛丽号回来,又担心你的飞机会出事……安妮说你马上就降落了,才没打电话。”

齐天林抱着她,挨个亲亲已然真的成婚的老婆夫人,才给安妮带着询问的眼神一个肯定的答复,公主才小小的把捏紧的拳头松开,柳子越就轻拍自己胸口:“我现在的心理素质绝对是越来越好,到渣滓洞当个江姐都没有太大问题!”对于这个两人家乡的著名女英雄,安妮和玛若就完全不知道典故在哪里。

最后才摸摸小老婆的肚皮,蒂雅居然一点多余情绪都没有,只是撵几位尽快进屋,才抬起手腕,对一朵时装款的护腕状装饰花模样通话器命令:“狙击手可以收队,观察组加强戒备!”驾轻就熟的对丈夫抱怨:“她们不太听话!老喜欢到高楼大厦的区域逛街!”

这就提醒了齐天林的担心:“这一次……你们都离开美国吧?”他实在是没有把握在

接下来的美国战略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没想到走进大厅里的姑娘异口同声的拒绝!

理由很简单,正是因为事态变化波澜壮阔,她们才不愿到大洋彼岸去担惊受怕,还是一起共同经历比较靠谱,安妮是振振有词的形容了目前的大局势下,如果这一家子逃难似的离开美国,会给家族未来在美国的开拓事业带来多大的危害性。

齐天林目光看了看柳子越:“你们愿意未来把我们的家族重心放在美国么?”

哦?这个说法,倒是有点出乎姑娘们的意料,相比几乎所有事业人马都在非洲的蒂雅,玛若是把美国当成掠夺的领地,柳子越是想跟丈夫一起修建那座看似不可能的丰碑,欧洲公主的心态里面还是把自己的根基都放在欧洲。

齐天林什么时候居然决定把重心干脆移到美国来,安妮看看这三位,自己就决定代表了:“你对……目前的美国局势,还有看好未来的把握?”

现在看起来已经很有分崩离析的趋势了,完成目标以后的未来不是应该逍遥自在的当个富家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