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五章 请君入瓮

第一千四百五五章 请君入瓮

齐天林没有复杂的解释自己对未来规划,只是简单的点头:“这快一个月的时间,天天蹲在市政大厅楼顶,俯瞰下面挤得满满当当的美国民众,当然会有大把的时间思考这些东西,打破一件东西之后应该如何建立,这可是你教我要注意的问题。”

安妮优雅的小鼓掌:“那我就不多问了,成熟的思想才能铸就不朽的光辉!”还有个很有气质的小鞠躬,看来她是真心欢喜,齐天林能从当年的一个大头兵逐渐改变进化成现在的模样,她自己打心眼里里觉得居功至伟,成就感满满。

玛若稍微打岔:“这些日子不回圣玛丽或者欧洲,要一直在美国?”

齐天林抱歉:“就算做样子,我最近也得在美国,而且最好别到处闲逛,免得给人我在到处结交的印象。”

的确是,接下来齐天林就真的如同休假一般,大多数时间都蜗在长岛滨海别墅,不是跟太太玩小场地的高尔夫球,就是在海边飚摩托艇风帆船,还能跟安妮两人配对打打马球,很少外出参加什么聚会。

不过这些日子,纽约周边的显贵们的确也减少了许多派对聚会,因为政治局势牵动人心。

派对之王布隆伯格先生现在已经俨然是全国民众心目中的民主英雄,他给自己形容的就是好像唐吉坷德一般,拿着长矛冲击巨大的风车,就算明知不可为,也要奋力一搏!

安妮评价的就是这老家伙,算是豁出去打算搏一把了!

其实不光是美国民众,包括全世界都在关心白宫的反应。

当年提出《反联邦脱离法》的正是纽约州法院,现在却是一个纽约州的政客全面提出解散联邦政府提案,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冥冥之中也有点轮回呢?

特里当然会不遗余力的发表各种态度:“我!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和我的同僚以及每一个希望美国强大美丽富饶的美国民众一样,深知统一的可贵,坚决维护国家统一不受损害,只有统一赋予了美国人民繁荣和幸福,为了捍卫这种统一,我们准备牺牲我们的财产、生命以及我们神圣的荣誉!”

已经牺牲了自己一架商务机的布隆伯格反唇相讥:“我们有提出过分裂美国么?我们反对的是无能的联邦政府,是你们把美国带进了深渊,我们需要换一种完全不同形式的新美国制度,一个适合当前人文社会和经济进化程度的美国!”

特里立刻在又一次电视演讲中重申:“任何一个州都不能只凭借自己的动议就合法的脱离联邦,凡为此目的而做出决议和发令在法律上都是无效的!任何一个州或几个周反对合众国当

局的暴力行动都应根据情况视为叛乱……根据宪法和法律,联邦绝不容许分裂!”

布隆伯格拍自己的胸膛:“来吧!我们从未试图分裂过这个伟大的国家,我们只希冀得到一个更民主更有活力的家园,让那些腐朽而肮脏的政治远离我们,也许有人威胁我们会动用武力镇压这种合法的斗争,威胁纽约州也许会变成密西西比州,我想问纽约州的民众,你们觉得我有没有把危险带给你们?你们是否觉得应该让我离去,避免把灾难带给你们?”

布隆伯格能在纽约当市长,当得甚至修改了法律让他连任三届,这家伙是有点能耐和亲民效应的,且不说作为世界上最知名城市市长他积累了多少名气,起码他这个暗示就显得非常阴险狡诈!

特里的确是威胁了,用国家武力和反分裂法案威胁了,但布隆伯格顺势就把特里总统的言论带进了沟里!

他在暗示特里将会如同历史上南北战争时期的林肯总统对待分裂做反的南方那样赶尽杀绝!

南北战争有句名言:“尽快结束战争,减少伤害的唯一方法就是残酷到让敌人无法承受的恐怖!”

这也是无数军事将领在战争中喜欢用来为自己的残暴辩解的常用名言,齐天林也是这么做的,在米苏拉塔,在摩加迪沙他都不止一次的用这样的话语来坚定自己的决心。

只要有战争,就会有伤亡,就不可能人道,不可避免的会伤害到平民跟妇孺,慈不掌兵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只有用铁血残酷的手段彻底击垮敌人反抗争斗的心理防线,才能尽快结束最不人道的战争。

可真的残酷恐怖到南北战争那样的地步,在近代战争史上,估计也就只有侵华战争的金陵大屠杀可以比肩。

联邦军为了保证国家统一,是把南方军顽强抵抗的城市真正实行了三光政策,就算已经成为废墟一片,都依旧再放一把大火,特别是南方军总统的家乡密西西比州,60%的白人青壮年被杀掉,90%的城镇和种植园化为灰烬,所有平民的私人财产抢夺殆尽!

以此来警告任何试图分裂美国,跟随分裂者的行为!

这才是美国面对国家分裂时候的真实模样,而不是一直在世界上鼓吹的任何一个国家内部分裂时候,要倾听当地民众自由的声音,放任当地民众自由自主的权利!

这才是真的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放火!

布隆伯格甚至还把自己比作了当年那个短命的总统,但他又反复的强调,整个修宪运动没有独立,没有分裂,没有军队和暴力事件,反而是针对他和众多民

主斗士的暗杀层出不穷!

这样愤慨而激昂的声音让整个纽约州都有些愤怒,纽约市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大都市,顿时就掀起一股反对白宫,反对特里总统的浪潮,俨然一副把反对联邦政府当成潮流的状态!

是的,的确没错,一百五十多年前,是纽约州最早提起《反分裂脱离法》,那时是因为全美的有识之士都集中在纽约,这里是商业贸易的中心,希望能够引领全美的经济中心,也明白只有全美集中在一起,才能获得最大利益,而现在……

时代真的改变了,那时的联邦政府是众望所归,是军方和商界共同支持的北方联邦才能战胜种植园主为主的南方。

表面上是防止国家分裂,保护黑人奴隶平等,实际上还是工业革命和传统农业之间的斗争,这又是历史车轮的前进步伐,北方的胜利那就是必然的,中间无论什么波折最终必然是会以工业革命一方胜利告终。

而现在拖历史后腿的,就必然是白宫一方,已经有些专家忍不住开始撰文阐述这个道理原则了,联邦政府已经不是在代表美国民众的利益,过于庞大的超高额度军费开销和太过疯狂的虚拟金融交易已经成为联邦政府难以摘掉的包袱,如果不摆脱这两大主要矛盾,联邦政府根本就无法维持国内民众对福利和生活条件的要求,那么美国就只能对外征战,征战就需要再次提高军事实力和国际金融地位,再次陷入恶性死循环,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不得不陷入一场真正的世界大战!

前提还是得各方都不投放核武器的情况下!

舆论界是最早不站在特里一方的,从东非海面战损开始,舆论就一直被白宫打压新闻管制,现在特里的影响力开始受到质疑和减弱,立刻开始反弹。

接着就是国际政治、国际金融等学术界,开始连篇累牍的讨论这种更换新形式是不是对美国民众最有利……

这才是个讯号,某些美国政府背后的势力在权衡判断以后,似乎觉得目前这手牌已经打得很烂,的确有必要重新洗牌了!

多了不说,譬如美联储这样的美国中央银行民营机构,艰难腾挪的用印钞票来弥补美国政府亏空,已经搞了几十年,真的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以为继,如果能借着换汤不换药的这个过程,一股脑把所有联邦政府的债务给赖掉,恐怕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这种论调刚刚出现,就引起市面上对美国国债的一片抛售!

已经严重缩水贬值到只有之前十分之一左右的美国国债,瞬间几乎就近乎为废纸!

表面上

看起来华国、俄罗斯和日本是三大单一政府最高持有者,但实际上看总量还是美国国内民众,大量老百姓把购买美国国债当成是爱国或者养老的金融投资手段,现在进一步化为乌有!

已经门可罗雀的华尔街再次心有余悸的动荡起来!

可悠闲的靠在家里门廊上的齐天林从电话里得到的消息是:“这不过是罗斯柴德尔家族这些老牌美国金融支配角色,开始在动荡之前抽走最后的资金转移到欧洲市场,他们也不看好特里的白宫政府……”

齐天林感谢了德国巨头们的通风报信,放下电话,看看远处浩瀚的大海,继续整理维护自己的那套枪械装备,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慵懒日子真是在做伪装,血管里的冒险因子或者杀戮细胞,总还是忍不住的往外冒,习惯了战场和枪杀的局面,再去玩儿什么竞速帆船或者马球,还真是让齐天林品味到那句嘴里都能淡出鸟来!

所以当他接到布伦催促他早点去培训营地跟那帮中情局特工会合的电话以后,没什么犹豫的就决定溜过去华盛顿玩玩,玛若跟安妮一边嘲笑他是不是想念小秘书,一边还是决定跟他一起到华盛顿,毕竟家族大楼那边也算是个不错的防御场地,这边就让蒂雅陪着柳子越在纽约。

当然,这时的齐天林还不知道华盛顿那边已经给他布下了口袋阵,就等着请君入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