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六章 来了

第一千四百五六章 来了?

还是那个弗吉尼亚西北部33号洲际公路附近山区的培训基地,现在已经正式成为重建集团购买了周围上百公顷的山林土地的综合军事训练中心,不光承接重建公司自身员工的培训驻扎,还全面接受对美国国内执法机构、军事特种部队、军事爱好者和有志于进入武装承包商行业的新人培训。

甚至其他一些美国PMC公司都会到这里来进行付费租用场地培训。

因为这所跟纽约附近类似的培训中心,不但规模庞大,设备齐全,专业素养超高,关键是费用还很便宜。

美国国内同行业现在就有这样一种说法,怀疑这些亚裔在商业上动不动就喜欢搞低价竞争,如果不是因为重建公司在打官司诉讼方面太过强势,真的想起诉重建公司是不是有搞垄断的嫌疑。

但不满归不满,真的自己开发培训中心成本真的非常高,而来这里……

其实齐天林不过就是把一部分以前美军在阿汗富强行卖给他的集装箱军备物资,又慢吞吞的用货轮运回来,加上财大气粗的玛若买下地皮以后,本着家大业大给家里培训家丁的心态,搞得尽善尽美,又不指着赚钱回本,当然费用就便宜了。

在华盛顿送两位太太回到家族大楼,齐天林才带着两名亲卫飞过来,豪华运输直升机搭载了夫人们准备的各种物资,现在的他哪里还是那个一杆枪一根腰带打天下的小佣兵,光是长短枪械装备,蒂雅就乐淘淘的准备了三大包,更不用说柳子越准备的营养料理,玛若挑选的各种服装,安妮么……给他找了几本论述政治军事形势的书。

也算是带着满满的家人眷恋了。

不过对于齐天林这种粗胚来说,还是跳下直升机闻见的那刺鼻硝烟味最舒坦,就跟个吸毒的瘾君子嗅见4号高浓度的感觉一样,但苏威典驾驶员已经忙不迭的在后面关上直升机门给老板做个手势,就跑了,据说是怕沾染了这些气息,回头法西兰老板娘嗅觉灵敏的闻见了要发飙。

山清水秀的培训中心坐落在高速公路附近的岔路口边,两条山脉挡住了公路上的视线,一转过山脉就是一大片平坦的谷底, 现在数十栋标准美式军用平板房整齐排列开,十来大型封闭射击训练场和占地巨大的湖泊跟体能训练场从直升机上看都觉得规模庞大。

两名亲卫实际上是利亚比籍的僧兵,带着偏欧裔的面孔,也没有其他僧兵那么敬畏,装成随从的模样帮老板提着行李条下直升机,听见声音的培训中心板房里面已经涌出来一大群人。

当头的熟人可真不少,丹尼斯高高的个头在其中比较醒

目,东非战役之后几乎黯然退伍的他已经转到重建公司来,齐天林不知道其中有没有麦克的安排,总之好几个都是东非战役特种作战大队的成员现在混杂在重建公司华盛顿培训中心里,然后就是亨特尔,老鹰和好些个一看身材就不是专业作战人员的家伙也穿着训练服站在一起,对着齐天林轻点头。

寒暄就免了,齐天林让亲卫把自己的东西提到营房,直接挥手:“去看看这些中情局的训练人员吧……”

一名长期负责这边的美籍主管翻开文件夹,招呼了电瓶车过来,好几辆车拉上这二十多个人一起陪老板巡视。

的确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主管翻看资料都有些为难:“有些一点射击经验和作战技巧以及基本的体能都没有,现在他们每天早上押着开始拉练长跑,很多三四十岁的人了,哪里跟得上,这个阶段就没法练出体能来。”

齐天林开始查看长短枪械的不同训练场,果然看见不少高矮胖瘦的家伙在笨手笨脚的练习射击,好久都没看见这样低素质的作战人员,让齐天林也有点咂舌:“中情局能把这些人培养成行动人员,那还真是奇迹!”

训练计划倒是很简单,要求这五百多人,都能熟练掌握长短枪械射击,起码在一个房间里面单挑或者突然拔枪射击啥的,不能打得子弹乱飞,然后部分人手还有狙击、爆破、暗杀之类的科目,对了,所有人还都得接受一定的搏击训练。

齐天林看一个家伙趴在地面把狙击步枪端得怪模怪样的射击,大摇其头:“这种人手能搞出个什么名堂来……中情局现在是真没人了?”这种人训练还要把他叫来?简直就是叫大学生来教幼儿园,要不是他想玩,早就转身走人了。

亨特尔没表现出来跟他有多熟稔的模样,另外几名中情局人员表情都比较尴尬,丹尼斯来打圆场:“训练积极性还是高的,服从性也不错……”靠近老板低声:“其实在国外培训军情人员都这个档次,不能拿这些人的作战技能和部队里面比,他们首先是情报人员,其次才是兼职的做点行动特工,外观看起来越不像行动人员越好……”

齐天林撇嘴,有点手痒的抓起步枪,献媚的美籍教官赶紧给老板送上两个弹匣,齐天林也不用走位跑位啥的,只是站在遮阳棚下端着步枪快速的对一百码半身靶快速的来了几个点射,抽大烟似的把枪口硝烟深呼吸到胸腔里,才满意的继续前行。

培训中心主管介绍:“水上作战训练就算了,他们不具备这种要求,野外生存也给砍掉,说是时间很紧,要尽快速成,然后把人派出去。”

齐天林就按照这种方针开始操练这群完全不适合作战的乌合之众,当然,这个所谓的操练就是他戴着一顶棒球帽,坐在高高的射击场看台上,用步话机指挥美籍高手们折腾人。

就算是这样,齐天林也看得惨不忍睹,这些大多数没有丝毫作战底子的美国人,就跟民兵似的,完全不能形成战斗力,唯一能比较安慰人的就是还挺有组织纪律性,有几个明显是小头目的家伙在整个过程中都能招呼住其他人,让五百多人在训练场上看起来也挺热闹。

齐天林仔细观察了一番这个组织纪律性,发现跟亨特尔一起的几名混在其中的中情局特工也在观察自己,就懒洋洋的戴上墨镜晒太阳。

直到收队时候,亨特尔才很偶然的给他做了个手势,阿拉伯人上厕所的手势。

齐天林晃晃悠悠的到培训中心营房的卫生间去蹲着,果然没多久一大群受训人员经过的时候涌进来上厕所,有点诡异的没有那种新兵或者舞枪弄棒训练以后议论纷纷的感觉,就是沉默着进来放水上大号,然后招呼着赶紧去餐厅吃饭,晚上还有夜视作战培训。

齐天林就听见卫生间隔板上有节奏的敲击,乍一听就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断断续续,可习惯了莫尔斯电码的作战人员几乎下意识就能听出是个单词:“叛徒”,应该是齐天林之前的绰号。

齐天林也回敲一个老鹰,就听见隔壁门开了,他也推门出去,一身汗流浃背的亨特尔很迅速挨个查看每个隔间,才从他身边过去:“这些人不是中情局的,说是新招募的成员,但绝对不符合中情局一贯的招募标准,而且这些人也不跟我们交流,你小心点。”然后就匆匆的出门去:“只有我们六个人是中情局的,但其中有两人是负责国内极端组织监察系统的,所以我才有点觉得不对劲。”

齐天林只来得及在他身后唔了一声……

他不是没有警惕,这些日子他比谁都警惕,警惕的跟麦克厮混在一起,警惕布隆伯格,警惕任何一方对他的橄榄枝或者长矛,局面其实远比表面上看起来复杂得多,没有谁的利益是绝对保险,也没有谁会真正的抛弃美国,其实都在打自己的算盘。

包括老鹰在内。

对于这个让自己刻骨铭心的叛徒,最近不管不顾的捅破吉奥治的911录像带,的确让齐天林有些出乎意料,堪萨斯城老鹰也去了,但匆忙之中并未跟齐天林有什么交集,但短短的照面看得出来亨特尔对堪萨斯城发生的一切感到亢奋。

那么现在……

齐天林只能静观其变,就好像狙击手等待猎物一样。

真的胖子比较多,这跟美国社会普遍饮食结构垃圾食品泛滥,高蛋白高脂肪又缺乏运动的特点有关。

于是齐天林还颇有恶趣味的安排了两次野外拉练,全副武装的要求这些人跟自己和教官一起,携带弹药跟口粮在两座山之间穿行了二十五公里。

最后能完整跟着走完的就寥寥数人,其他人都是后半夜,才慢吞吞的爬回来!

但依旧没人叫苦,也没人炸营,休整了两天才恢复训练,齐天林就接到麦克的电话,说他已经回到重建公司在家族大楼的办公室,现在新奥尔良市需要临时调遣一些人手过去,听说老板在训练新人,问他有兴趣带队过去实习不。

齐天林心里暗暗的亮了盏报警灯!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