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八章 抉择

第一千四百五八章 抉择

麦克的第一句话,就透露出很多讯息:“你什么时候开始跟中情局的人打得这么火热?”

齐天林也不寒暄,坐到舒适的沙发上尽量放松自己,现在美国国内民航客机已经很少,也基本没有商务舱和头等舱的区别,就是拿来压低成本装人,可就是这样,还是有很多飞机不满员,所以这一路过来,享受惯了自家专机的齐老板并不舒坦:“一直,我一直在为英兰格军情五处、六处做事,跟中情局的瓜葛更是从我给特里当保镖时候就开始了,帮你跟黑格尔防长搭线的时候不就跟中情局有关联了,怎么?你对中情局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麦克有点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你……还真是能结交人,特里,赫拉里,现在布隆伯格……你究竟对美国是怎么个态度?按理说你都已经到了这个层次,你……又不像是要做出什么宏图伟业的模样,就只奔着赚钱?”

齐天林有不兜圈子的资格了:“嗯,我就是赚钱,打一开始就为了赚钱,赶紧的,还有什么事儿没,这些业务可都是投资,为了未来的投资,现在是陪家人的时间了,

麦克下定决心:“假如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美国发生了什么动乱,你会怎么办?”

齐天林慢吞吞把坐不住的屁股落定:“描述一下你的看法?或者国防部内部有人对这种情况做了什么推演没有?”他知道自己是没资格参加这种涉及到美国未来的军事推演,但国防部有帮子人成天都搞这个,肯定会做一些相应的预案。

麦克有了心理准备,赞许的点头:“的确是有,联邦政府肯定不允许这样不可控的事态发展下去,关键看白宫的思路,军人不能有自己的脑子,只遵从判断是否符合宪法,这是最官方的说法,也是国防部内部对各大军种的要求,可……你得知道,四大军种之间的关系也是相互制约均衡,应该整体都能做到听从参联会的指挥,可现在的防长是特里的人,特里也不止一次在有军方参与的会议当中,有动用军队镇压的念头。”

齐天林反应敏捷:“哦?他想搞军事管制?”

麦克终于坦承:“军事管制?你觉得对美国这样的大国能搞军事管制?具体操作手法上来说,你比我还清楚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吧。”

的确是,军事管制这种纯粹用军队管控全国局面的做法,用在类似苏黎世那样国土面积很小,或者阿联酋那种集中在几个城市的小国家还可以,美国华国这样的,光是把军队铺到每个县市都得需要多少人了,更不用说这个铺满军事管制过程中,一个小管事儿的低阶军官就能改变局部状况,

很不靠谱。

但在目前这样没有明确叛乱军事队伍的情况下,军事管制是齐天林能想到的唯一方式,所以他并不太认为美国会爆发大面积的国内作战:“那还能干嘛,总统阁下都说了,反对联邦政府的暴力行动才算是叛乱分裂,才能动用军队,目前哪里有什么暴力行动?我这次在新奥尔良都没看见几个拿枪的,想来这些想浑水摸鱼的家伙还是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不敢在这个环节上挑衅联邦政府。”

麦克打岔:“你就不想浑水摸鱼?”

齐天林懒得解释:“我摸鱼卖钱,说正经的,我没兴趣在美国搞战乱,我投入了多少钱和在美国拥有了多少资产你明白么?商业资产现在超过一百二十亿欧元,还不用说几个败家娘们买了不少地产,你让我来保卫美国不发生战争还差不多,说国防部的推演……”

麦克还想了想,才满意的点头:“这么说,好像倒是对了,你应该拥护美国的未来啊……我不是说我赞成解散联邦政府的提议,我只是觉得好像的确需要有点改变。”

齐天林等着吃美式酸萝卜蓝莓熏鲑鱼呢,不耐烦:“你已经退役了!能发表自己的政治看法了,赶紧说重点,肚子饿!”

麦克不太理解他的慌张:“参联会海军陆战队上将给我私底下说了说,他感觉特里有……想成立军政府的倾向!”最后半句说得有点艰难。

齐天林惊讶了:“军政府?!特么这是谁想出来的苦情戏?特里会倾向于军政府?”

之前安妮就已经解释过军政府这个问题,但凡民主政府都会把军人干政的军政府视为大忌,但现在貌似没法控制局面的特里还是想孤注一掷的动用这最臭名昭著的一招。

由军队来控制政府,才能实行军事法律,施行长久性紧急状态,废除那些唧唧歪歪的提案,的确能镇压不同政见者的**,但由此而带来的民主反弹,在某些国家可能能压住,美国……嘿嘿,还真不好说。

麦克还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不然他能怎么办?只有宣布让军队和国土安全部的行动人员一起……可能还有中情局FBI的行动人员一起,才能形成高压态势,促使这些试图解散联邦政府的人退让。”

齐天林脑子里似乎对自己培训的中情局特工有点闪光而过,但口吻却充满嘲讽:“高压态势?军队会听命么?这是要搞政变的苗头,!特里自己对自己搞政变,美国民众会乖乖接受么?”心里基本就要笑开花,只想唱两句京戏了!

麦克干脆的抖搂:“推演的结果就是,如果真的在全国执行军事紧

急状态,西部地区多半会反抗,搞军事起义!根据某些渠道的情报来说,华国人已经在试图策动这种行为,虽然没有证据,但从加大拿输入武器和援助资金,并不是不可能,过去二十年,华国在加大拿和整个美国西部聚集了太多华裔移民!然后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如果军方打破了这种军人不得参与政治和国内斗争的界限,国民警卫队和有些部队就很可能会站在各州……”

齐天林也点头:“对……特别是陆军,很多陆军部队现在和国民警卫队是重叠的。”这也是美国人自己酿下的苦果,因为军费开支大多被投放到装备上,美军作战人员非常紧缺,很多师旅级的部队都是一套人马两套牌子,有事到国外的时候是陆军,没事回国轮休时候就是国民警卫队,造成州政府和国防部都能指挥,所以这些陆军部队对联邦政府的忠诚性就非常堪忧。

麦克苦笑一声:“那么……我们就很可能面对内战和华国人来干涉美国内政的局面?”

齐天林睁大了眼睛,他无数次设想过美国被干翻在地,但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巨人其实已经外强中干到摇摇欲坠,当内讧从体内发生时候,已经摇晃着没法站稳了,居然可以轮到华国来干涉美国的安全,说三道四,这可是以前美国对全世界最爱干的事情。

虽然这很可能是美国人自己站在自己的角度揣测的结果,但起码也说明了局势到什么样的地步,所以他艰难的吞咽一口口水,压制住自己沙哑的声音:“那么,我能做什么,怎么才能不让这一切发生?”

麦克紧盯他的眼睛:“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中情局最近和白宫走得比较近,布伦经常到白宫跟特里私下会谈,你能不能也参与进去,了解实际的进程,便于军方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这句话如果不是圈套,齐天林基本可以确定,麦克和布伦不是一条线的人,起码在对待自己的各种算计上,这两人应该是没有交集的,那么关于新奥尔良的这个事件,就不是他们两边串起来对付自己的什么计划,所以他也直接:“新奥尔良是怎么回事?”他没有问麦克说的我们指谁,这个刚刚辞职的中将就凭刚才的讲述,他都跟国防部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用多问。

果然,麦克点头:“你倒是敏感,军人们做事总要考量评估危险系数,让你带人去新奥尔良,看看给你一个有点乱的局面,你究竟是趁乱把事情搞糟,还是本分的压住局势,我想是能判断你究竟如何看待美国局势,还好,你没有把你在非洲习惯的那一套搬到美国来,你也没有对搞乱局面表现出什么兴趣,这一点,我们很满意…

…”

齐天林很想拿一把黄豆来当零食吃,那么现在就能装作悠闲的扔一颗豆子边吃边说:“布伦可不是什么好算计的家伙,我从来都不愿意跟这种人过深交流,随时都在给你丢坑。”

麦克多熟悉他:“你这是在讲条件要好处了?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是跟参联会几位上将讨论过局势以后,他们也过目了你在新奥尔良的行为,才决定同意你来参与这个也许关系到美国安危的计划,这是成为美国历史英雄的机会,这个回报,难道还不够?”

齐天林轻笑一声:“美国历史英雄?你们认为当前的局势就跟1860年一样?”

麦克点头:“比南北战争开始的时候还糟糕,那时只有一个区想脱离,其他州反对,现在是北方极度讨厌南方移民,西部又格外跟中部东部对立,军队内部的气氛也很不乐观,国民警卫队就更糟糕,关键时刻到了!”

嗯,美国人的关键时刻,是齐天林挥动镰刀收割的时候,还是继续放长线钓大鱼呢?

真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