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五九章 才不傻

第一千四百五九章 才不傻

齐天林琢磨自己为什么成为关键的那个人:“为什么又是我,东非的时候,我处在一个极为关键的位置上,最后……你到现在都还从心底觉得我葬送了你的一切吧?”

麦克可能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东非,那就是个错误,呃,错误的我们都在那个旋涡里面没法抽身,可现在……你觉得有谁更适合参与到特里总统那不知所谓的可能反击中去呢?”

齐天林剖析自己:“雇佣兵,武装承包商,和总统阁下乃至中情局长都有良好的私人关系,担任白宫反恐顾问,也在为中情局培训行动人员?你这是要我去当卧底啊,万一这帮人真搞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我不是也被牵连了?谁给我证明我曾经跟你有这样的密谋?更何况,你这样找我谈论,其实已经是军人干政了,你别忘了,你虽然退役,但没有把自己当成军人之外的角色,也是代表了军人!”

麦克愣住了,齐天林兜了个圈子把他给钻进兜里了,是啊,他口口声声说军人不干政,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就是在参与政治变动,使劲吞咽一下才勉强开口:“我是爱美国的,我现在做的是希望美国能平稳安定的度过这段动荡!”

齐天林直白:“我不爱任何国家!我只看自己的利益,谁能给我无法拒绝的利益,我能判断未来谁是胜利者,我就跟谁站在一边,军人既然无法以自己的思想决策成为参赛者,只能是随从,那就抱歉,我不能跟军队共谋。”

麦克是真的没想到齐天林给他这样一个回答,可能美国军人真的不太习惯在政治上翻腾,这方面的天赋别说跟布隆伯格那种妖孽比,比齐天林这种半拉子都不行,坐在那里呆滞了一会儿才起身:“那就希望你永远记得你说过的话,一个强大的美国才是你最佳的利益伙伴!”

齐天林也起身送客:“我现在在美国,最多能做点政治或者经济上的腾挪,我所能指挥的武装人员全都交在你的手里,你可别给我捅娄子!”

麦克似乎被提醒,有些阴霾的表情轻松不少,点点头告辞。

回到楼上的齐天林叫住正翘着手指偷偷挟点蓝莓偷吃的玛若,献宝似的从盒子里找到糖粉和秘制沙拉酱挤洒在上面,切成一块块的混合吃食端给老婆,玛若尝试着尽量张开嘴,才能把一口包含各种食材的美食都咬进去,然后一下就把眼睛睁得巨大,鼓鼓囊囊的腮帮子别提多可爱了!

齐天林哈哈笑着拿一张纸巾捂住她的嘴,协助她艰难的咀嚼,安妮一直在旁边看,脸上有点笑意,却只是拿把小叉一点点尝:“这种加勒比风格的酸萝卜很酸的,加上蓝莓就更酸

,必须要糖粉和沙拉酱来调和,但某个局部一定会酸到你流泪,记忆永恒……麦克说什么了?重建公司的所有武装人员都归他麾下了?你怎么打算的?”

齐天林不奇怪她从眼前扯到公事的瞬移能力:“还行,本来想我去白宫做个卧底,看看总统的动向,被我拒绝了。”

安妮的表情也有点小奇怪:“拒绝了?你不是最擅长做这种无间道的事情么,两头交好,然后选择其中可能获胜的一方加大投入?而且……”声音稍小点:“你不是最希望能搅局,越乱越好么?”这才是齐天林在欧洲方面对很多同盟者不太掩藏的态度吧?

齐天林笑了,又帮玛若抓了一张纸巾擦,的确这姑娘开始忍不住流泪,还使劲踢打齐天林,只是说不出话来,也很想笑,就很艰难的要包住一嘴的食物,双手不停在丈夫脸上挠,齐天林反正不要脸,还送上给她揉捏:“那是以前,现在我考虑得更多了,这也很可能是个圈套,万一军方跟白宫串通拉我入局,最后说我是叛乱政变者,我不就损失大发了?”

安妮想了想点头:“嗯,那就好,你在这个时刻,还能步步为营的不会被胜利冲昏头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那就行了。”

玛若终于把吃的咽下去,迫不及待的命令:“你去喂安妮一口!是她告诉我要都一口吃才好吃的!坑人!”

齐天林果真就放了这位夫人去服侍另一位太太,一直云淡风轻仪态万千的安妮终于变色:“你!别过来!我不能吃这种东西!”

齐天林动作多敏捷,一把逮住还跟个昏君似的**笑:“闺房之乐嘛,来……小乖乖……”伸手揽住不停挣扎的安妮就往她嘴里塞。

结果好端端个亲热话这么一说,安妮跟玛若都觉得身上挺痒的,随手抓个什么砸他!

一家人嬉笑怒骂的样子,要是给布伦看见,一定不会觉得这惫懒家伙有什么雄心大志值得防备的。

可惜看不见,所以一些既定的计划继续向前发展。

回了华盛顿的齐天林也根本没有找特里或者布伦靠近的意思,这让驻扎在楼里的军方成员反馈回去的消息证明了齐天林自己的说法。

但同样混迹在家族大楼里面的中情局成员除了汇报极少类似麦克来找齐天林的消息,这里的确也没有跟其他军方成员的交流,当然政客们的交流就非常多了,光是七楼的政治投资办公室里面就有数十名工作人员,成天在围绕各种美国政界人物动向整理报告,在杰奎琳的指挥下合纵连横,时不时还得打电话跟某些人联络,约定什么时候打个高尔夫或者出海

游览什么的,派对就算了,最近华盛顿更不太适合搞这种公开高调的娱乐活动。

所以这样的日子明显就不太对称。

齐天林过得太过逍遥自在,而白宫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每天都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州代表大会选举的跌宕起伏中紧张关注,如果说这是在比耐心的双方,结果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齐天林没有任何牵挂,他所做的一切也是在为了保住自己那些各州的商业投资和房地产,就算全部失去,也不过是就是损失家族产业的多少分之一。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终究还是布伦先打电话联系:“回到华盛顿也没有来找我谈谈?”

齐天林有底气了:“没什么好谈的,现在局势这么乱,我可不想站错队,我要远远的看着,看谁才是未来的绩优股。”

布伦开玩笑:“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投资我?”

齐天林却很直接:“你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政治主张或者观点公之于众吧?一直都把自己隐藏在中情局大楼里面,你是个技术性官僚,我凭什么站在你一边?”

布伦哈哈大笑:“我对于从政没有兴趣的,不说闲话了,你这个白宫反恐顾问最近也没去白宫,没有叫你去上班?”

齐天林的确是有接到过各种工作单或者白宫的会议电话,但他看看都没什么直接安排,全都指使杰奎琳安排其他人员代劳,无非就是应个卯报个到,目前哪有什么重点关注他这么个小顾问的,所以就熟练的旷工了:“反恐战争都结束了,国内也没反恐项目,我又不忙,何况目前就是看各方神仙打架,美国国内安保承包合同有职业经理人在打理呢。”

总而言之,保罗就是条滑不留手的泥鳅,既不上钩,也不上当,甚至连见面都没兴趣。

而且无论布伦怎么催促,齐天林都再也不去华盛顿郊外百多公里那个培训中心陪菜鸟折腾,一句话就挡回去:“你看看你找的都是些什么特工,培训这种人我掉份!随便找个非裔或者亚裔员工都能干这事儿,还非得扯上我,没兴趣!”

他没兴趣的结果就是布伦强行把郊外的五百多名培训特工全部召回华盛顿,带枪召回!

丹尼斯等人第一时间就把消息反馈给老板,迟钝如他们,也明白这绝对不是个什么好兆头:“我们没有权利阻拦所有的培训人员离开,枪械也是他们的,但这些人全部都是身穿重建培训中心T恤和配备服装的……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华盛顿是什么地方,美国政治中心,齐天林的家族大楼可以容纳数千人,都一直只驻扎了几

十个获得各种证件齐全的武装人员,其他数百人全都是文职员工,当然这些有退役经历的员工随时都能转变成为专业枪手,但起码表面上这栋楼里可以连发的枪械都没有,全都是半自动步枪加手枪,这是符合华盛顿法律规则的,怎么可能容许在华盛顿这么核心的地方出现几百名全副武装的枪手?

还不是军队。

连现在都还在华盛顿市区执勤的部分承包商都只有动用警棍的权利。

齐天林这才发现,自己跟中情局的这份暂时没有报酬的培训合同,是没有任何财务往来和文字契约的,就是个口头协议。

身穿重建服装的这群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他们是中情局的特工,反而让人一眼就明白这是武装承包商。

布伦这是要干什么?

借着自己的手搞政变?

齐天林还拿着电话呢,脑子就转开了锅!

第一时间他没有打电话去质询那个阴测测的中情局长,而是通知了麦克:“如果这不是你跟中情局串通搞出来的乌龙事件,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有力的支持!”

麦克捂住话筒过了十几秒就重新发出声音:“我们重建公司的武装承包商,在没有得到国会授权以前,是不能进入华盛顿市区,除非有暴徒已经对政府发起攻击,那么现在的局势就是在华盛顿只有你那里有点武装抵抗力量……”

齐天林一口拒绝:“不行!我现在就开始撤离所有人,我的家人和员工,我的人只要在这里开枪,那就是对抗,我不会陷入任何会被陷害的对抗!更不用说这种莫名其妙的……我嗅到点阴谋的味道!”

“我已经通知给你我所能得到的讯息,你自己解决!”

这是齐天林挂电话前的最后一句。

他才不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