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60章 传递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传递

齐天林真不是傻子,接到丹尼斯的电话,就立刻要求安妮跟玛若的护卫组带两位老板娘和秘书姑娘离开华盛顿!

也就是说,那帮所谓的中情局培训特工前脚离开培训基地,后脚家族大楼就开始清理非战斗人员,而且还不是用直升机,两架在郊外机场随时待命的AW101豪华商务直升机只在原地装模作样的发动引擎却不起飞。

五辆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不同型号高档越野车从大楼地下车库驶出,其他车辆以每条街道和社区的增加一两部的节奏,最后接近华盛顿郊区才汇集成十八辆各种车辆组成的车队,其中更是有五辆玛若最近两年在华盛顿败家购置的超跑,看着若无其事的为其他车辆清场,保证在通往纽约的95号公路上,前后好几公里范围都没有别的车辆能靠近。

然后两架直升机这时才升空,远远的锁定外松内紧的车队,不是空中保护,而是一旦有什么事情,立刻降落接应。

剩下在大楼内的白领们,脱掉外面的西装衬衫,换上统一的黑色作战T恤,却分布在各楼层,不拿枪不换装备,气定神闲的等待命令。

这三四百名重建员工都是些什么人?起码都在伊克拉或者阿汗富执勤超过两三年,天天都在枪林弹雨爆炸中活下来的精兵!

听到大楼广播里面的呼叫以后,连个跑步的都没有,慢慢悠悠各自到位,不过却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靠在楼层栏杆边聊天,聊美国的未来,毕竟现在可是在首都,自己曾经在外国经历的那些作战场面,难道要延伸到自己的祖国首都么?

情绪主要集中在这一块。

齐天林接管了广播,打开送话器的同时,却拨打了电话,终于给布伦打去了电话:“局长先生,五百七十三名武装培训中情局员工,强行离开佛吉尼亚州的培训基地返回华盛顿,这样的事态,你觉得有意思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才听见布伦的声音:“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中情局员工,如果有任何敢于冒犯美利坚合众国的暴力行为,视为叛乱谋反……”

齐天林打断废话:“就说说目前这事儿吧,您觉得陷害我有意思么?”

布伦回答很简单:“我只爱国,爱美国!”电话就挂掉,只听见嘟嘟嘟的忙音。

齐天林也挂上电话,他的伦敦腔英语回荡在家族大楼挑空的中庭大堂,下面一楼的员工仰起头,都能看见屋顶的透明穹顶,上次的直升机武装枪手袭击,就是从屋顶攻入的:“大家都听见了,似乎有个不大不小的阴谋,正在靠近我们,有些部门也应该知道近期我们在

佛吉尼亚培训中心接待五百多名中情局特工培训的业务,但很明显,这帮我们没有指挥权的家伙已经离开了基地,往华盛顿来了……”

十多层楼的中庭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所有美籍员工和极少数亚非裔亲卫都专心听着,有些人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有不屑,也有惊奇和愤怒。

齐天林在继续:“那么我们稍微推理一下,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假如说重建集团的武装人员在华盛顿大肆冲击政府机关乃至国会,白宫是不是就可以宣布目前发生了武装暴乱,是否可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是否可以调动军队镇压我们乃至全国民众的声音,然后借着这件事就让修正案没法实施通过?把全国的注意力都放到我们公司身上,假如真有哪个地区也随之而产生军事行动,就更中了白宫下怀,名正言顺的动用军方解决所有问题?对不对?!”

解释得非常简单明了,就算不太了解政治的退役军人也能立刻清楚前因后果,开始有些喧哗声了。

齐天林要说完:“我不知道会不会来攻击这里,各位随时可以离开,我也不知道如果军队真的来捉拿我们,我该如何处置,但我打算固守在这里,看看这场闹剧究竟会如何发展……我只想提醒各位,刚才这位布伦先生说的所谓爱国主义……就是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名字的易燃垃圾!我们PMC……或者说雇佣兵,应该打心眼里里对这种东西嗤之以鼻!固守自己的信念,不要被打倒,我说完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他们会接近华盛顿,各位自行决定去留……谢谢,顺便说一声,留下来加班的员工,肯定有高薪支付。”然后就切断了麦克风。

中庭里面上下都能看见栏杆边聚集的员工,相互再看看,只安静了那么一秒钟,就轰然大笑。

一些部门主管或者经理提高了音量:“我是不会被别人煽动的,我被愚弄的日子已经够久了,我留在这里看看会发生什么……不管哪支军队来,我对美国军队投降也不耻辱,但绝不容许谁来抢我的饭碗!”

“对!”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冒我们的名字做什么!”

“加班呢!老板说了有高薪,我可是在东京面对装甲师都敢跟老板留下来的!哈哈!”

嗯,努米迪亚这家伙回到美国,的确也留在了公司逍遥自在啊,现在的局面,如果抛开爱国主义成分,抛开这是发生在美国首都的感情因素,这些人没有丝毫犹豫都会留下来。

但现在仔细一想,凭什么不搏一把呢?只要不是正规美军,这帮人无所畏惧,而真

的美军来到的话,大不了投降就是了,难道在这个时候还会灰溜溜的走开?

如果会走开,这些人就不会从无数次战斗中幸存下来了!

只有在战场上勇往无前的人,才会有更多的机会活下来!

所以,齐天林的笑骂广播之后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留了下来,只不过有家人在华盛顿的就赶紧打电话要求往东面避难或者干脆躲到大楼这边来,毕竟弗吉尼亚那个培训中心在西面呢。

于是打电话就成了这帮人的准备工作,只是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在给中情局或者军方打电话。

齐天林倒是逍遥自在的把自己的军械包拉出来,哼着小曲儿把枪械一件件的罗列在办公桌上,丝毫不顾忌对方会赶来数百人武装人员干什么。

在他看来,五六百只菜鸟,真要做点什么,估计连自己一个人都能搞定吧,不过出于白宫反恐顾问的职责所在,齐天林还是给白宫去了个电话,告诉一贯联络自己的那位工作人员:“如果有武装人员冲击华盛顿,那是假冒重建公司名号的不法分子,请白宫特勤局的同僚们做好防护准备,如果需要支援,就随时联络我,谢谢。”

家族大楼到白宫还不到一公里的街区距离呢,齐天林就靠在窗台上眺望还有稀稀拉拉抗议民众的纪念碑草坪和白宫,等着看戏……

不就是恶心自己,打算把自己拖下水的游戏么?

齐天林还真有点精神打算看看这些人要捣鼓什么,反正纽约机场的两架商务机都等着,一有风吹草动立刻起飞,逃离美国,更何况这商务机都还只是幌子……

所以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最重要的底气还是来自于跟麦克之前的交流,起码,如果事情没有糟糕到麦克那一档子全都是演戏的话,军队没有全部到布伦或者特里那一边,自己也就没有山穷水尽,有机会折腾。

只要事态不是自己撩起来的,虽然一直说尽量不要在美国本土引起战争,真要在美国打个天翻地覆,把美国拖进战争的泥沼里,齐天林都想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嗨皮。

当然这个等待的过程中,齐天林也没闲着,从布隆伯格到柳子越,还有维拉迪和洛克,英法德各界包括赫拉里女士等人,都言简意赅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没有提特里跟布伦关系最近比较紧密,只是就事论事的把目前数百名武装分子靠近华盛顿的事态通知了一下,就看见远远的市区上空突然腾起一股黑烟!

零星的枪声和爆炸声就响起了!

这才是真的来了!

不对啊!

刚才这么一转身,分明耳朵里听见的是12.7毫米重机枪很有节奏的射击声!

这种大家伙的枪声,和一般自动步枪完全两样。

接着不少爬上屋顶或者也在窗台边倾听的员工也抓起步话机呼叫:“老板!声音不对……我听见25毫米机炮的声音了!有装甲车!”

那一瞬间,齐天林真的是站在窗前眨巴了一下眼睛有点发愣,情形……不太对吧?

而且就自己能听见的射击声,分明就是专业机枪手和炮手的节奏,通通通的几连发一个点射,哪里是之前培训那帮菜鸟能够做到的习惯?

定一定神,齐天林还是决定以我为主,按照自己既定的计划前行,动动手指对拍摄小组示意就位,只穿着一件重建T恤和一条多袋裤,什么枪械都没有的他就那么靠在窗台边,反光板恰当的在他脸上映衬出柔和的光影,笑嘻嘻的化妆师还打算过来给他补妆,被齐天林拒绝了,毛茸茸的拾音器从头上伸过来,还有个家伙拿打板示意一下,齐天林看见摄像机的红灯亮了,就语调平缓的指着外面开口:“身为白宫反恐顾问,在今天,2017年6月29日下午两点十七分,我听见华盛顿特区的市区中传来枪炮声,还伴有浓烟升起……很明显,一场蓄谋策划的军事行动正在华盛顿爆发,现在我们不知道是政变还是哪一方的行动,请所有美国民众关心事态的发展,也请华盛顿市民和来自全国的市民尽量远离……华盛顿特区西部街区……”

星云传媒第一时间就把所有信号跟图像从电视跟网络立刻传递到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