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一章 直播

第一千四百六一章 直播

不得不说,齐天林的确是政变专家。

政变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标准的以少打多,用最少的人抢攻关键部位夺取政权,用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差,确定优势。

这中间有个最关键的环节,就是舆论。

古时候政变一定要昭告天下,陈胜王,王莽强都是类似的说法;

上世纪的现代政变首先抢夺就是广播电台,后来演变成电视台,而现在还要加上互联网络。

因为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几乎所有听见枪炮声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消息的传播具有相当的不对称性,发生动乱的无论如何在第一时间都是小部分地区,绝大多数人都在等着询问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抢先争夺舆论制高点,可以说是决定性的作用。

譬如在某些非洲政变中,通常抢占了电台广播宣布总统已死,新的领导人是谁谁谁,事情就算是搞定了。

美国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但大道归一,虽然现在明显事态跟齐天林的预料有点差异,但显然齐天林比其他参与者更了解这个关键环节,更何况他老婆手里还有这么一个庞大的传媒帝国,可以说柳子越到美国来苦心经营这么久,只投入不回报的花大价钱烧美金占取市场份额,为的也许就是这一刻!

不用占领,就可以先于所有舆论跟媒体,抢先报送关于华盛顿的消息!

齐天林就靠在窗口:“三分五十秒以前,从城区西部开始响起枪声和黑烟,但是不密集,来……录音师,调节灵敏度,给这边一个拾音的加强讯号,听见么?各位如果能听见空中回荡的声音,这是最标准的25毫米机炮的连续炮击声,我顺便提醒一下,这种机炮,只装备美军制式装甲车上,我重复一遍,这种机炮不会是个人或者任何哪个私人公司在美国允许拥有的。”

位于纽约世贸中心的星云传媒美国公司办公楼层里,热线电话此起彼伏,画面刚刚直接插进各频道电视节目里面,就引发了全美所有能收看到的观众惊恐不已打来电话,询问这究竟是真的,还是什么真人秀节目,又或者是电脑特技的华盛顿大战!

职员们其实自己都有些不太敢相信的一一解答:“这是刚刚发生在华盛顿的现场报道……”

更多的媒体电视台纷纷联络能否转播转载,他们在华盛顿肯定也有自己的转播拍摄机构,但几分钟之内,没有谁能像星云传媒这样,几乎是做好了准备在等着事态发生,画面就在齐天林斯条慢理的解说下,不停切换在他的窗台和屋顶搭建的长焦拍摄镜头。

一架星云传媒的

直升机也已经升空,想从尽量高的空中俯瞰拍摄事态发生局面,那就是三路直播,现在还没有哪家媒体能做到。

齐天林的电话响起来,就把无线话筒交给了另一名实际上也是退役军人的主持人:“尽量用专业技能传递最真实的消息……”拍拍他的肩膀,就转身离开镜头画面,接通麦克的电话,那边也是充满疑惑:“装甲车?国防部很多人都看到消息了,也听见声音了,怎么会有装甲车?”

齐天林嘿嘿两声:“我的大楼里面没有任何反坦克装甲导弹,只有几支反器材武器,我可从来都没打算做出什么像样的抵抗。”

麦克沉声:“听说全都是穿着重建PMC的服装进入华盛顿?”这就很可能是大楼内的军方人员通风报信,要不就是丹尼斯等人跟麦克有联络。

齐天林据实相告:“不知道,现在的状况我只能听声音,我已经把遍布华盛顿的所有人手都收回来,我不能落口实在某些人手里,你明白我没有发起这种无谓的攻击,那就足够了,麦克,我所有美国的武装人员都是你在管理,你比我更清楚这中间的玄机。”

麦克又捂了一下话筒,跟别人在商议什么,回过头就给了齐天林一个准确的答复:“据我们所知,没有任何获得批准的军方调动,距离华盛顿最近的装甲车装备,在看到你的电视画面以后,已经确认还在装备库,现在迫切的需要了解动用装甲车是什么部队,或者说什么型号跟番号,白宫特勤局非常诡异的切断了跟五角大楼的通讯,不知道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特勤局参与了这种行动,军方还没有派兵参与的授权,五角大楼需要第一手的确切资料。”

齐天林多明白:“要我去打探?”

麦克肯定:“马上!最确切的消息,有图片或者视频最好!”

齐天林无耻:“可以,但我不保证我家的传媒第一时间就爆料给全世界。”

麦克无奈:“现在的事态已经是捂不住的了,关键是不能乱!保罗,你要给我确认,绝对不能乱,我已经在带着重建员工过来华盛顿的路上!”

齐天林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兴奋!

放了电话,就在七楼中庭的栏杆边叫好几个不同楼层不同公司的员工给自己做准备,把自己要出门的讯息同样也传递出去,中情局在家族大楼的那一组特工同样应该听见了,唯独原本应该混杂其中的亨特尔却不在。

但齐天林还是拒绝了跃跃欲试要跟着他出门的几名美籍员工,亲卫就不用说了,不多的四五名僧兵面沉如水,根本不会主动要求,齐天林只是指了指八楼

,这几个犊子就明白要求他们守住这个老板自己的楼层,一声不响的搬来机枪放在楼道口,真有人攻打进来,不留下堆尸体,估计都没法跨过去。

也拒绝了地下车库安排的那辆黑色小沙狐,这车的确能抵挡一般的步枪子弹,可面对25毫米机炮也就是层纸,除了叮嘱两名主管安排人手用反器材武器守住顶部,防卫直升机和装甲车,自己就只提了长短各一的枪械登上一辆普通到掉渣的福特SUV,比较特别的是在头上戴了一顶FAST头盔,美军各大特种部队很喜欢用的一种战斗盔,除了能有效防备一些撞击和弹片杀伤,最大的特点是头盔两侧有导轨,能安装附件。

没错,齐天林带这个就是为了在头上两侧各安装了一台高清运动摄像头,只是一台朝前,一台朝后,后脑勺上还装了个天线一直连到腰间还有个字典大的无线传输视频讯号发射机,两名技术员工在他身上连接调试各种电缆,一部多频骨震耳机帮他挂在头盔下:“这里到这里,三个通讯频道的快速切换,这里是视频信号的切换,如果您有什么不想外面看见的时候,按这里,关闭所有镜头拍摄和通讯信号。”

齐天林点点头,接过另一名员工递过来的新手机就直接跨上车,发动了从地下车库带着低沉的轰鸣声离去,留下后面十多名美籍员工立刻封锁了地下车库出口,如果接敌,这里基本就是作战的第一防线,真的没有什么重武器,两挺机枪就算是很了不得的家伙了,一边祈祷老板好运,一边就让通讯人员联络培训基地那边还是送点重型装备过来,一旦进入作战模式,这些老兵的心态,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街面上人其实不算少,但几乎一股脑的都是在朝着东面步行逃跑,脸上写满了惶恐跟紧张,看见这样一辆逆流而上的SUV还有人好心的拍车门,给里面的人做手势,表示前面发生了事情。

齐天林不理睬,加大油门越过比较空旷的街道,直奔西面。

这个时候其实距离发生枪响和冒起黑烟不过二十分钟,这条白宫周围的宽敞礼宾大道原本就没有多少车辆,已经看见不少持枪军装或者特勤局便衣也在街头结伴而行,三三两两尽可能寻找掩体,有些莫名其妙的防备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大多数在这一带聚集的民众跟游客都远远的绕开他们前行,华盛顿发生点什么事情,白宫一定会成为目标,而美国人在这一点上跟华国人有很大区别。

手里没有枪,不具备作战的能力,那就干脆的有多远跑多远。

可华国人,一定会有一大群不知死活的家伙热心的围过去看热闹!

其实给齐天林拍摄的信号只有短短的几秒,没看过这种头盔摄像机的人估计不会明白,那种跟在别人视线上的拍摄画面,如果不经过导播删减切屏调整,几分钟就会摇晃得让人想吐,譬如齐天林把头收回到驾驶状态,镜头就基本对着摇晃的车顶乱摇了,所以这时就得插播车身上安装的镜头或者大楼顶部几台各方向专业转播级摄像机画面,总之不冷场,两名在前线担任过新闻军士的家伙一刻不停的介绍分析他们看见的所有画面细节。

用事后柳子越给自己丈夫的定义就是,齐天林开拓了人类电视史上直播战斗场景的新格局!就跟他当年在摄像头前枪杀了拉胡子一样,这一次才是主动全面的直播了整场战斗,让普通人看到了什么叫做战斗!

几乎所有能收看到星云传媒和转播这一路讯号的观众,都在电视机前,跟随镜头前往那未知的地带,全世界都关心,美国的首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