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二章 街头

第一千四百六二章 街头

SUV以大约六十码的速度穿行在华盛顿街头,这也是托华盛顿街头最近车辆原本就比较少的福,齐天林还有闲暇观察周围的情形,他的员工已经全部撤回来,和以前城市作战一般都会安排下属尽可能铺开,用狙击手和观察手铺满全城,保证战斗进程不一样,这一次,齐天林的心态很矛盾。

一方面来说,他是真的想在华盛顿狠狠的干一把,让这个美国首都彻底沦陷,留下一个难以弥补的伤疤,不为别的,就是那种对华国的情绪在作祟。

萧伯纳曾经说过,除非把爱国主义从人类中驱逐出去,否则就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宁静的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爱国主义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害的东西,因为爱国主义就是让人确信自己的祖国比所有其他国家都要出色和值得为此奋斗牺牲,只因为出生在那里。

在这个问题上,真的没有对错,都是各自为自己的祖国做出贡献,进一步衰败美国,肯定是齐天林的夙愿,就好像在东京做下的大案,他从来都不会觉得后悔和愧疚。

但另一方面来说,理智又在告诉他,美国不是日本,华盛顿更不是东京。

华盛顿如果激起战火,也许会导致这个国家分裂发生内战,但更大的可能性却会警示美国人,失去华盛顿,失去合众国的美国会陷入什么样的境地,假如美国民众悬崖勒马,真的出现一个类似华盛顿、林肯那样力挽狂澜的英雄人物,让美国人清醒的认识到统一才是最大的根本,自己前面所有的功夫都白费了!

美国毕竟是美国,永远都存在翻盘的机会!

更何况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国家,如果这个国家陷入动乱,给全世界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安妮已经不止一次在丈夫耳边提醒,这一点和日本是有天壤之别的。

所以,齐天林反复考量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分寸。

相比之下,对于布伦或者麦克是不是在背后做什么手脚,他反而不是很在意,站在齐天林的今天的高度,他已经不是那个隐藏在下水沟里的小佣兵,这时候的他才真正习惯了俯瞰苍生或者局面,更多是考虑未来,现在做的每一步都会牵扯到的未来应该怎么样。

路边还是没有看见什么伤者尸体,尽是三三两两匆忙逆行的美国人,车辆都很少。

耳机里面传来员工的声音:“老板,你的坐标已经接近冲突发生区域,请注意安全……”

齐天林轻唔一声,抓过扔在副驾驶座的几部电话之一,用一部全新号码的电话快速翻飞指头发短信:“你的位置,叛徒。”

另一头的老鹰没有

回应,齐天林扔了手机在座位上,继续驾车,视线不停的在两边扫过。

范围总会接近……刚把车头伸出一处T字路口,耳中就听得一声清脆的“嘣”!

几乎是下意识的,齐天林右手就飞快的拨动挡把,把车辆往后一缩,自己左手已经推开车门,抓了靠在门边的步枪就滚到地面,靠在后车轮边!

整个逃命躲避动作一气呵成,那可真是顶级保镖千锤百炼的技巧。

面对的是一个大多为红色砖墙的两三层商业街道,一两百年来没有战争的荼毒,也没有蛮横粗暴的旧城改造,华盛顿其实是一个没有多少摩天大楼,颇具传统气息的大都市,除了中心区域林立的是百年传承的十余层高楼,周边卫星城市大多都是以独栋居住社区加中心商业区的形式,两三层的商铺街道充满了十九世纪风格,街道也不甚宽阔,道旁的梧桐树更是显得充满人文气息。

只不过随着齐天林刚才那么一闪躲或者引来的火力,一大串枪弹就打在对面的商铺和墙面上!

无数的红砖渣子和玻璃碎片雨点般溅落,一溜儿停在商铺前面的车辆也给添上点弹孔!

如果说几秒钟前还是只闻枪声不见落点,现在顿时就面临枪林弹雨!

战斗就在身边触手可及!

齐天林背靠在18寸车轮毂上,双眼有点无神的看着对面墙上的射击落点,嘘气的双唇缓缓吞吐,双手抓住步枪,无喜无悲……

这就是老手的反应。

但凡平民或者新兵上战场,包括那些只会打靶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的警察新兵,遇见这种情况,生理上简直难以抑制的就会狂飙腺上素,让人极度兴奋甚至头晕目眩,很多人出事以后脚步都难以挪动,就是这种反应。

然后就是冲昏头脑的到处乱跑或者借着兴奋劲跃跃欲试……其实这都是极其危险的。

腺上素就好像毒品兴奋剂一般,是有时间效应的,一般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乍一开始就会昏头昏脑,等适应了不是已经丢命就得乱跑,或者吓得瑟瑟发抖躲起来,而大概半小时到一小时左右,腺上素分泌的刺激效果过去了,人体就会跟透支一般,比跑个几千米还累,跟半死似的。

所以齐天林他们这种家伙,就能全面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不为所动,淡淡的抱住步枪,冷静判断一切情况作出最正确的反应,只有在最紧急需要的时候,才会迸发出兴奋状态,这才叫合理分配体力。

这才是为什么百炼老兵的作战能力远超新兵的原因,其实当年侵华战争,很多日本老兵就是这

样一次次磨练出来,到后面才成为强者,而一路败退的华国军队就始终没能留下大量老兵,一直处在下风。

子弹带着点弦音,噌噌的击打在周围,但因为齐天林挂了倒档,SUV退回了街角,所以没有被击中,落点都在正对街口的商铺墙面。

摸出领口上的战术墨镜戴上,齐天林脑海里只习惯性的冒出一个反应:“这……是菜鸟们在射击吧?”

无论搂住扳机不松手的射击火力,还是在对面墙上散布颇大的弹孔,都说明不是什么老手。

轻轻吸了一口气,拉出自己的装备腰带,把几部手机和更多弹匣一样插在腰间,半跪警戒,半蹲移动,就靠在车尾绕开一点,绕到车身另一边,靠近墙面,这个和车身之间的路沿空隙,正好能看见街口,如果有人来追击,就会掉进齐天林的枪口射界里。

双手平端步枪,双脚交替压步,很细密轻微的往前走,到街角七八米的距离,齐天林走得很谨慎,手中的马萨达步枪纹丝不动,而从他跳下车开始,就听见导播说了句:“切进!”那么现在齐天林头顶拍摄的前后画面就被所有人看着!

所有人的眼睛都跟随初期那有些晕眩的翻滚以后,变得比较稳定的脚步轻微抖动,清晰的看着午后明媚阳光下的华盛顿西区街头,遍地碎石,墙面弹孔和玻璃碎片的华盛顿街头,仿佛是在电影中才能看见的场景,被星云传媒传递到全世界各地!

无论是屏住呼吸用手紧紧握住蒂雅手指的柳子越,还是表情严峻的国防部将军们,又或者跟这个西区其实就是一河之隔的中情局大楼某间最大的办公室里布伦眯着的眼睛,还是坐在车厢里同样通过无线电视观看这些场景的麦克和安妮、玛若。

有些观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此明亮的场景下,镜头画面看不见拍摄者的脸,却能感觉到那小心翼翼往前进的步伐,和画面下端伸出来的一截枪管消音器!

颇有才华的现场导播,还不停把头盔摄像头前后两方的镜头画面跟远处楼顶以及空中远景俯拍的画面交错,虽然无法捕捉齐天林所在具体位置,但能让紧张气氛凝聚在屏幕上。

但这一会儿,画面就固化在了街角……

齐天林的街角技巧是顶级的,右手指轻轻搭在扳机上,左手横握步枪前部,好像握住一根管子似的把步枪杵在自己的右肩,很用力的压住,这才是高手握枪的方式,左手和右肩已经形成一个紧密的据枪架势,右手就能尽可能轻柔和放松的控制扳机,天晓得街角冲出来的是平民还是军人又或者叛乱者?

很多人在街角突然有人出来时候只会紧张得胡乱开枪……

所以枪口慢慢抵达街角以后,齐天林没有如同普通美军士兵那样侧着身子探出去看,也没有大多美军特种精锐那样换左手持枪方便在右墙角防备瞄准,而是把全身靠近墙角,步枪高高举起,据枪动作不变,枪口垂直朝天,深吸一口气,才突然就那么猛探身一看,然后就收回来!

任何偷偷摸摸慢吞吞的偷窥行为,都及不上这样突然一下的偷袭,就算有人瞄着这里,也有个反应时差,这其实才是最安全的,话说当年被蒂雅杀死那只海豹就用过这招。

高品质的运动高清摄像头,就是能在这样瞬息之间看清楚画面,虽然齐天林没有特别为了让画面聚焦,冒险的把自己头颅停留在墙角,但所有电视机前的人还是跟齐天林一起,屏住呼吸看见了一幅难忘的画面!

导播都楞了一下,才把画面倒退回去,把那一瞬间最清晰的画面定格在世人面前。

数辆灰绿色装甲车在最远处的街头若隐若现,街道上已经狼藉一片,多名端着步枪的“PMC”枪手,正端着步枪肆无忌惮的朝着各个方向射击,包括装甲车和齐天林拍摄的这边。

就这么惊鸿一瞥的画面中,地面绝对有鲜血形成的血泊,好几具人体躺在地面!

华盛顿街头的枪战,已经造成了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