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三章 疑点重重

第一千四百六三章 疑点重重

齐天林不关心伤亡,他看的只是局面,更不关心那些PMC是否穿着自己公司的T恤,他要的是整个街道的分布,步兵在哪里,装甲车的方位有多远。

仰头看看自己依托的这栋楼,就快步往后退,对麦克风里面发出:“切出!”的通知。

那当然,齐天林端着步枪跑步的动作能晃晕一大片观众,更不用说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势力都在看电视,会不会对老板的行踪造成威胁,这都是导播应该注意到的,演播室周围聚集的都是主管级的老手,当然会提醒他。

美式街区楼房都有消防梯,在侧后方,齐天林只需要助跑弹跳,借助路边的垃圾箱就能跃身跳到两层高处,抓住消防梯悬空的下摆,硬生生把自己拉拽上去,这个在摄像头里面的空跃动作,顿时激起大屏幕前一大群高级主管的掌声:“看看老板!一身功夫从没落下!”

怎么可能落下,单手就把自己提升上去,快步爬上消防梯登上屋顶,小心的靠近街面边,就好像当年他在破落小镇救下萨奇一样,依托屋顶的烟囱和空调以及阁楼,高处的他俯看街面,就比之前在地面全面得多,导播征求了现场的意见,没有把这个画面切过去,有好几个主管都觉得目前局势很混乱:“不能透露老板现在的具体位置……”

出人意料,齐天林却主动暴露了。

往前稍微两步,齐天林就看见一名似曾相识的胖子端着步枪正在射击街道另一边的装甲车边依托步兵,超过一百五十米的无依托射击,精准度很考验功夫的,对方闪躲的后果就是装甲车的机炮调转炮口,就对这边通通通射击!

这威力就不是在墙面打出弹孔,而是直接一发就能把砖墙炸出人头大的爆炸孔,而墙洞里面还会被炸得更乱!

暴烈的小口径机炮不光是打在街道尽头的商铺楼面,更是会斜着撞击在两侧街道上,惊起街面上的武装枪手们纷纷到处闪躲,同样也惊出了也许是一开始就躲着没有逃出来的居民,一名四十多岁的母亲突然就惊恐的尖叫着拉拽几岁的孩子反而跑上街头,试图无助的寻找什么新的躲藏处!

平民就是这样,在惊慌失措之下,做出任何反应都可能,特别是一个母亲带着孩子的局面,为了孩子,更会忘却所有危险。

似乎看见这不是武装人员,装甲车停止了射击,但孤零零穿行在街面的母子俩依旧非常危险,因为这边的武装人员依旧躲在各种屋角躲避掩体后朝装甲车射击,有些子弹就擦着他们飞过!

齐天林看见,摄像头也看见,导播伸手正要切换画面到转播,另一只手就按

住了他,轻轻摇头:“这种情况下,老板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但外界不一定能认同,不能让别人看见。”

的确,战场上的准则是完全不同的,有人可以这个时候奋不顾身抢救,也有人可以视而不见,因为救援这样的人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只会搭上自己的性命,所以齐天林如果不作为的画面放出来,一样会有人抨击,这就是人性,每个人的看法和立场不同,就会带来完全不同的感受。

可所有人也没想到另一种局面,那名之前齐天林看见比较胖的枪手,居然端起枪,就朝着背对他们的母子开了枪!

那名母亲只来得及一扑身就下意识的把孩子挡在身下,用自己的身体遮挡孩子,肩头就中弹,摔倒在地!

面对装甲车和机炮,齐天林可能没有反应,但这种局面,他的步枪立刻就端起来,一个短促的点射,对方刚打了几枪,只有两三发子弹命中那名母亲,就被楼上的子弹撩翻在地!

这个胖子可是躲在机炮射击的死角墙根的,一下倒出来,让他周围的枪手都注意到,四处寻找,更有人站起来试图对那已经跌倒在地,孩子使劲哭喊着拉拽母亲的母子补枪!

齐天林再无法躲藏,半跪在屋顶墙角,就开始挨个射击!

快速射击!

几乎是急冲急停,半跪在屋顶角落就端着步枪快速朝着街面上,快速拨动扳机,已经微转的倾斜的枪身使右手食指以最舒适的方式就好像在抚动琴弦一般,弹跳着收割性命!

这一片大约有七八名枪手,哪里见过这样的暴力射击,几乎难以招架的被打翻在地,而且由于是自上而下,大多数都是直接命中头部炸开!

直播间里面的呼吸声顿时加重,好几个忍不住的赞叹声:“好!”

导播的手飞快,倒退切换十多秒,从镜头突然看见从楼内冲出一对母子开始,从枪手们冷酷无情的对母子射击,到这边突然从屋顶开枪,也就十几秒,紧接着齐天林就是把步枪单手攥在手里,一只手扣住两层小楼屋檐边的导水槽,把自己吊挂下去,在直接从几米高地方掉下去,在地上一个翻滚缓冲,就跃起来,冲向那对母子,一只手拽住已经浑身是血的母亲,猛然一下就拖着冲过双车道的街面,沉重的身体还在路沿上磕了一下,才被他拉着扑进对面的房屋里……

还好!回过头的齐天林和摄像头都看见那个孩子也哭喊着跟着跑过来,经过一具枪手尸体的时候,却并不惧怕那骇人的惨状,居然重重的在尸体上踢了一脚!

充满愤恨的一脚,七八岁的孩子刚才看见这名

枪手对自己的母亲开枪!

这就是仇恨的来源……

所有电视前面的眼睛都看到这让人深思和叹惋的一幕……

人性哪有那么简单,仇恨和愤怒终究会因为这样的局面植入到人心中,改变目前的心态,那些生在战地的孩子为什么从小就会充满攻击性,就是因为他们曾经的过往,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变成把杀人当家常便饭。

当然更多的声音是赞叹,赞叹那个毅然决然突然开枪的救人者,不顾自己安危救助母子的勇者,在无数的电视和电脑屏幕面前,齐天林听不到的地方,掌声情不自禁拍给电视听……

柳子越双手握紧,紧张得牙都咬酸了,却没有知觉,只盯住画面,电视镜头前从不颤抖的嘴唇不由自主的动作。

蒂雅最镇定,波澜不惊,随着齐天林的动作调整自己的呼吸,轻缓呼吸,就好像自己战斗在丈夫的身边一般。

安妮则和玛若蜷在宽大后座,一瞬不眨的看着车厢后排影音系统,偶尔对看一眼,眼中是相互需要支持肯定的自我催眠眼神。

而齐天林不需要什么眼神,只伸手在孩子头上摸了一下,躬身抓过地上一支M16步枪检查保险是打开的,就递给孩子:“摁住你母亲的伤口,保护你的母亲,等待救援的到来!”

说完不管孩子的反应,枪就塞到他怀里,拉他的手摁在那肩头血肉模糊的湿腻中,自己提了步枪就重新走出安全的地方,重新投入到那危险的街道。

他自己看不到,头盔侧面向后的镜头捕捉到的孩子,立刻被切换到电视画面中,那个七八岁的孩子,已经满手是血,使劲摁住母亲的肩头,脸上的泪水不再流淌,另一只手紧紧抓住那支几乎有他身高一般的步枪,使劲大声:“YES!SIR!”

这个画面可以说是最容易拨动美国人普世价值观中那点人性的东西,一个母亲受到伤害的孩子,给予了武器以后,在强者的教导和帮助下,毅然决然的眼神和坚决带着稚嫩的童音,深深打动了所有屏幕前的心!

连布伦都忍不住换了个坐姿,手伸向了电话……但还是停止住,继续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一个人坐在偌大没有任何窗户打开的暗黑办公室里,看着闪烁的屏幕被切换到高空!

因为齐天林的电话还是响了,是麦克:“尽你的可能……救助帮助任何平民,我已经抵达城郊外围,半小时,重点是军方装甲车究竟是谁!”远远看过去已经能确定那肯定就是美军内部的装甲车辆,只是这种六轮型号,无论陆军海军陆战队都有大量使用。

冷冷的走过身边那几具已经失去生命特征的尸体,捡起对方的弹匣作为自己补充,就朝着远处已经调转炮塔跟另外方向对战的装甲车走过去,甚至没什么闪躲腾挪的动作,就是大摇大摆的在街道中央走过去,看着路面上横躺的尸体有平民,也有武装人员,身上破烂的重建公司T恤被炸得支离破碎,标准的机炮攻击结果。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局面,这些中情局特工仅仅就是为了伪装是自己的属下发起叛乱攻击么?这些美国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种手法也太拙劣了一点!

当然更疑惑的就是那些装甲车,是什么军方成员,在国防部和参联会都不知晓的情况下,如此“迅捷”的开始平乱,就好像自己这样抢在所有人面前参与其中来?

疑点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