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五章 脉络

第一千四百六五章 脉络

亨特尔手中的步枪还在冒着青烟:“我们一组的两名专门负责极端组织监察的同僚居然能操控指挥这些人,刚回到培训中心我发现他们在清理枪械装备要带走,就发现不对了!”

齐天林无言的看着老鹰。

亨特尔也看周围遍布的尸体,其中几人还是中情局特工:“他们这几名同僚中有人就肯定知道这件事,所以找着机会借了我的手机破坏掉,让我没法往外传递消息!刚才这些极端分子杀人,他们也无动于衷的说了几句,我才知道他们是ISTF的!”终于看见齐天林头顶的摄像头在闪动红灯:“谁能看见?”

齐天林耸肩:“原本是对全世界转播,现在转播间也被中情局的人手在大楼给我炸掉了!”

家族大楼的中情局员工原本就是亨特尔名义上带队的,脸色有点发青:“那……你不回去看?”他也知道齐天林的家人在家族大楼。

齐天林想摇头,但可能影响镜头就控制了:“送走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亨特尔的表情又回到刚才的纠结:“不知道……我只有失望,叛徒,你说该怎么办?”

齐天林带点讪笑:“眼前的局面,你才是叛徒,你干掉了中情局特工。”

老鹰的声音有些悲凉又有些疯狂:“他们背叛了国家!他们纵容了残杀无辜民众!这些ISTF极端民兵组织也是对美国有害的!”

齐天林好像在强词夺理:“可他们的出发点也是爱国,爱美国,不愿意美国变成大杂烩和被操控!”

亨特尔毕竟年纪大了,突然迸发的战斗之后体力有些衰退,手上的步枪在颤抖,干脆扔了,双手撑住膝盖,嘴唇不停抖动:“不是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我爱美国!美国不应该是这样的……”

齐天林无情,步枪挟在腋下纹丝不动:“不是这样?我们在中东,在非洲,乃至你在爱兰尔不都是做的这样事情?只要符合美国的利益,我们击杀任何无辜民众,出发点不也是为了爱美国,只不过这些人杀的是美国民众,你就受不了了?”

亨特尔的上半身都在抖动,不停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宣誓效忠美国海军,我效忠美国,美国不是这样的……”

齐天林已经拣了十来个弹匣,检查不满的还相互装填,在自己的腰带上塞了一圈:“装甲车是什么人?”

亨特尔的表情更为悲悯:“不知道……但肯定是海军陆战队,我看见了编号,他们的表情说明这些人应该是跟中情局有关联,不是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我们跟随这些驾驶民用车辆的极端分

子刚进入市区内,这些装甲车就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开始攻击了!这是个圈套……是中情局的圈套!”

齐天林把握住了关键:“你说这些军队和中情局有关?”

亨特尔慢慢点头:“肯定的……这几人当中……他,就是从海军陆战队转过来的,负责跟海军陆战队互联,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支海军陆战队会违例出现在这里,但这绝对是中情局和这支海军陆战队共谋的圈套!”

齐天林已经在走向远处的街角,那边是装甲车驶离的方向,还有更多的ISTF极端分子在前方作乱,这些装甲车朝着那边驶去,在开枪,却没有朝着白宫攻击,只是在行进方位上表现出截断作乱分子保护国会的意图,就是追在极端分子后方射杀,保证这些极端分子只能在居民社区范围内蔓延却不能往国会山和白宫的方向行进!

想想摸出电话:“麦克,你到什么地方了?”

麦克的声音略微有点喘:“进入街区了,你还在34街附近?你的转播讯号怎么断了,还有半小时就能抵近你的区域!”

齐天林唔一声:“装甲车可能是海军陆战队的,发动袭击和枪杀平民的人手是ISTF极端组织,就是那帮我代为培训的中情局特工,我的转播间也被中情局的人手在大楼炸掉了。”

麦克稍微吸了一下气:“中情局?!布伦?!他为什么?”

齐天林无奈:“我怎么知道,海军陆战队又怎么回事?”

麦克稍微停顿:“整个华盛顿……是由海军陆战队负责安全防御的,从把华盛顿建立首都开始就这样,这里也是唯一拥有军营的兵种,其他所有兵种未经许可都不得靠近华盛顿!布伦到中情局之前就是反恐事务委员会主席,是能协调调动海军陆战队防御,而且他也是出身海军陆战队的!”

齐天林居然在这个时候打岔:“调动海军陆战队?我也当过白宫反恐事务委员会主任的,怎么我不知道?”

麦克嘲讽:“你?就挂个牌儿吧?什么时候在美国本土给过你实权?”敢情赫拉里一直都是拿些虚职给齐天林?就跟弼马温似的?

齐天林赌气:“你们美国人真是弯弯绕绕多,不管了不管了,美籍员工已经靠过来增援我,你的人也要到了,你们的通讯频道是4283,别内讧误伤,我不管了!”

麦克挽留:“别啊……现在明摆着你也得贯穿整个事件阐述立场,不能让你被拖下水吧?现在你去找布伦,看他有什么态度,我去找海军陆战队,怎么样?”谁叫他也是海军陆战队的出身呢?

齐天

林皱眉:“总统呢?目前的局面,他究竟有没有参与其中?”

麦克匆忙:“那就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了,参与不参与,最后民众得到的消息他都是最伟大的那一个,赶紧找到布伦跟我联络,根据我的消息他在中情局大楼,我这还真是个麻烦事儿,首都的海军陆战队其实是样子货,这些装甲车都是哪里来的啊!”就挂了电话,他倒是对华盛顿的海军陆战队很熟悉?。

步话机里的员工果然报称他们已经跟总经理联系上,齐天林看看远处装甲车的屁股,和跟在装甲车周围不多的军人,琢磨着麦克估计还是不愿自己过多接触军人,知晓其中的一些内幕,转头看缓过气来,有点呆呆看着周围尸体的亨特尔:“跟我一起去中情局大楼见局长?”

老鹰居然有一哆嗦的动作才回神:“啥?去总部大楼?”

齐天林点点头:“对抗作战的事情,有人处理,我也不在乎华盛顿会被打砸烧成什么模样,我只想搞清楚事情是怎么样的,别坑我,谁都别想坑我,敢去么?”

估计那里对一贯外派的小头目亨特尔来说真是龙潭虎穴:“我……”

齐天林指周围:“我跟你说过,为什么我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就是我敢做,你事事畏缩,只想做小事贪大便宜,结局就是你现在的模样,永远都是别人支配和欺骗的角色,敢去直面你那个阴测测的局长么?”

亨特尔站在那里脸色一会红一会儿白,齐天林不理他了,转身就朝着另一头走过去,自己那辆车还在那边呢。

但能听见普塔普塔的脚步声,亨特尔终究还是跟上来了。

只是经过那对母子的店面外时,齐天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母亲的脸色显然已经是断气的感觉,死气沉沉,但那个儿子依旧竖立着步枪一直站在母亲身边,虽然他的手摁住那伤口早就没有流血,也许身体已经开始冷却,他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警惕的看着门外,看着齐天林走过去,稚嫩脸上表情动了一下,但没吭声。

齐天林的脚步已经走过了,闭了一下眼睛,似乎在拂去那些不该有的情绪,最终还是倒退两步,差点把低头闷不做声心事重重的亨特尔撞到,背上自己的步枪走进残破的门内,那个孩子眼睛里闪过点惊喜:“长官!”

齐天林看着他,没说话,伸手取掉他的步枪:“你保护母亲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伸手抱起那具母亲的尸体,双手端在胸前出去。

金发略微有点长的孩子可能意识到了什么,眼泪一下就涌出眼眶,却使劲的擦掉,又捡起齐天林靠在墙边的步枪,

跌跌撞撞的跟在齐天林身后一起跑出来。

已经扔掉了步枪的亨特尔看看这比M16步枪高不了多少的孩子,一脸稚气却一脸坚决的跟在齐天林身后勉力抱着枪的模样。

再看看那显然已经断气的母亲,似乎想到点什么,自己那个在费城的母亲,那个为了自己不惜下手杀人的母亲,再看看身后尸横遍野的街道,深呼一口气,躬身就近也捡了一把手枪,迈开步子跟在齐天林身后,中途还伸手去牵那个实在踉跄的孩子,沾了一手的鲜血!

齐天林不看,但他头顶那个向后的摄像头记录下了这一切。

把这个为了保护孩子丧命的母亲放在SUV的后备厢,齐天林稍一思忖,就直接打开车门招呼孩子和亨特尔坐在后排,自己摘了头盔放在中控台上,让摄像头拍摄挡风玻璃前的画面,就发动汽车出发了。

随着他打着车,副驾驶座上的手提电视机也点亮,里面传来特里声嘶力竭的演讲声:“一些可耻的武装人员在华盛顿进行暴乱!他们这是在践踏美利坚合众国的尊严,这是对联邦政府的挑衅,这是违反宪法的严重不法行为!联邦政府将会对这种暴力分裂的行为严惩不贷,我已经提请国会,要求授权军队……”

后座传来亨特尔冷冷的声音:“这就是特么的政治!”他已经彻底绝望!

齐天林隐约摸到点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