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六章 轻描淡写

第一千四百六六章 轻描淡写

不是号称没有暴力行动么?

不是说一切都是和平状态下的国民运动么?

不是说没有人分裂对抗,就不能动用军队么?

那就制造暴乱,制造杀戮!

反正中情局最擅长的也就是在全世界各地做这样的事情,只不过这次按照这种典型的中情局思维把策划搬到了美国国内来而已!

海军陆战队应该怎么解释,齐天林不知道,但显然现在特里已经抓到了他最需要的一块把柄,无论齐天林怎么解释这些明目张胆穿着重建公司服装的枪手是中情局培训人手,估计谁都不会相信这些人是极端分子,还跟中情局有关。

更重要的是,在面对各州风起云涌的政治运动时候,一样面临跟随解散现政府就灰飞烟灭的国会和白宫现在是穿一条裤子的死党,只要白宫有了这个理由,要求国会授权可以动用军队平息暴乱,国会一定会忙不迭的优先许可,那时候,就算国防部的将军们有各种不同意见,就是军队不听从白宫的指挥,国家不能指挥枪,错误就在军队,白宫更有理由彻底实行全国紧急状态法,废除所有造成这些混乱的修正案和不法之徒!

总而言之,按照目前这种有所控制的所谓暴乱,不管这些ISTF成员是心甘情愿为了美国作出这样的行径,还是被欺骗,他们的行为已经让特里拿到了把柄!

齐天林同样冷冷的笑了一下,拿起电话给柳子越拨通:“知道转播间被炸掉的事情了?立刻联系安妮,加快进度,你们紧急撤出美国国土!”

这时候的柳子越就没有撒娇留难,干净利落的好,搁了电话就招呼蒂雅收拾细软,撤退!

纽约可有上百名的亲卫僧兵,加上蒂雅的重火力收藏,不来个步兵团什么的,哪里能把她们留下?

果然,安妮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发现转播间被突袭炸掉,就呼叫了直升机降落在地面,自己跟玛若紧急升空加快速度抵达纽约。

一大串车辆很快冲进纽约郊区的富豪商务机机场,圣玛丽号和绿洲号都停在这里……

从枪战频发的34街前往隔着波托马克河的中情局总部大楼其实真的是一河之隔,十来公里的事情,但刚过河,这边的车水马龙就跟华盛顿市区那边截然不同,到处都是惊慌失措驾车逃离城市的市民,其中叫喊声喇叭声更咒骂声响成一片。

幸好都是跟齐天林他们背道而驰,让齐天林在空荡的半边公路上颇有些自己都不习惯的看着对面堵塞着快速穿行。

而中情局大楼就在高速公路边,开进去就是几个超级硕大的停

车场!

每一个都能停上千辆汽车的巨型露天停车场,齐天林很是有点瞠目:“中情局有多少人?每个人都开十辆车来上班么?”

亨特尔坐在后排就只有冷笑,不回答。

齐天林看看自己身上沾染的血迹,再看看中情局大门外如临大敌的各种武装警卫,把车停在尽可能靠近大楼的地方打电话,当然是布伦的电话。

让他比较惊讶的是,居然不占线,还响了两声就响起来了:“总统阁下没有一直关注着跟你商量?我还以为你在白宫呢?”

布伦的声音很低沉:“你呢?没有去白宫?”

齐天林自爆方位:“在你楼下,给看门儿的说一声,让我们上去?”

布伦不惊奇:“我们?还有谁?”

齐天林平静:“没有谁,一个孩子和他的母亲。”

刚才一直看着电视画面的布伦似乎明白是谁,挂了电话。

齐天林慢慢的把车朝着入口处滑过去,果然看见几名武装人员小心的在探头看,齐天林示意性的招手,换来了通行,对车上的血迹视而不见的指点了怎么走。

齐天林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又是个巨大的停车场:“特么国会拨款给中情局,都拿来修停车场了么?”

亨特尔还是那副模样:“修这个,可是在他上任之前。”似乎在控诉不是不论一个人这样,这是制度或者一贯的形式。

齐天林点点头,打开后备箱,那个母亲脸上的表情很安详,齐天林就伸手抱出来,明显已经僵直了,那个孩子拖拽着自己的步枪勉强下来,齐天林看看他,示意老鹰接过那支枪:“你在车上等我们。”

亨特尔楞了一下,看看孩子和齐天林抱着的遗体,点点头,想说什么,却最后转身从中控台取过那只FAST头盔,掰开快拆扳手取下那个二号电池一般大的运动摄像机,递到孩子手里:“拿好,注意安全。”

齐天林嘴角动动,没阻挡,两人就在地下车库里走进宽大的电梯,在电梯摄像头的监控下,抱着一具女性遗体,直达十三楼的局长办公室所在楼层。

没有想象中那么阴暗,反而是很有拉丁热带风情的感觉,光线充足,起码全落地玻璃的长廊宽阔明亮,厚厚的深蓝色地毯上走着非常安静!

在电梯口迎接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秘书对眼前的场景,也只是略微惊讶,就在前面带路,齐天林只注意到楼道上的多个探头都跟随自己转动,却没有其他任何人出现。

好歹他也在腰间系了一条战术腰带,上面插满了步枪弹匣

快把套,一支P226手枪更是明目张胆的挂在右边后腰处。

也没人要求他取下。

推开双扇门的局长办公室,秘书就无声的退下了。

传说中最为神秘,从来没有展现在世人和媒体面前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就在齐天林面前打开了。

那个孩子手里捏紧了摄像机,情不自禁的往齐天林身边靠了一下,伸手想抓住他的衣服,齐天林的T恤扎在多袋裤里,孩子只碰到弹匣带,手往前一摸就碰到自己母亲的腿,愣了愣,腰板就挺直,咬着牙跟着齐天林走进去!

里面居然漆黑一片!

只有看起来似乎很遥远的一张办公桌边亮着点光芒,屏幕光,闪动的屏幕光映衬着一张脸,布伦的脸有点惨白的看着齐天林站在门口逆光中的身形。

借着外面的光,齐天林看见一张沙发,就走过去,把遗体平放在上面,之前有点蜷起的双臂和腿已经僵硬无法伸直,就那么蜷在沙发上,正好是之前保护孩子的动作,齐天林双手放下以后退后一步,指指遗体旁边,孩子就过去坐下,双脚下垂落不了地,有点摇晃,但双手握住那个摄像机抿紧嘴唇看着齐天林转身。

转身开口:“你就这样躲在阴暗的角落发动了这场阴谋?”

阴谋者没声音,齐天林更不戒备的走过去,却不是朝着桌子,而是朝窗边去,结果他这土鳖在墙上摸了一番,居然没摸到窗帘!

屏幕光前的面孔嘿嘿了两声,摁动桌上的什么开关,无声的升起来一大片墙面遮挡,整个办公室顿时变亮,但亮度有限,分明还有什么类似百叶窗还是交错孔之类的隔膜挡住了大多数光线,但办公室里肯定就很清晰了,齐天林看布伦还是有很明显的皱眉动作,不太适应明亮,眨了几下眼才转头看躺在自己名贵皮沙发上的遗体和那个表情坚强的孩子。

看齐天林也不过去,就靠在窗边,布伦过了几秒才开口:“这……就是你救下来的那双母子?”

齐天林点头:“为了救孩子,母亲付出了生命。”说到后半句,下意识的看了看孩子,孩子看他,使劲的扬了扬头,估计是为了阻止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

布伦没表情,又停顿一下:“为了救母亲,孩子一样可以付出一切。”

齐天林听得懂他这句双关语:“你说你做的是在救美国?”

布伦双肘放在桌面,十指交叉跟个三角形塔尖一般放在鼻子前,所以说话有点瓮:“不然呢?不可控的状态必须要立刻停止,这样的结果只会让美国滑向深渊!”

齐天

林抱着双臂靠在窗前,不说话。

布伦自己说:“你我都是在国外操作政变或者政权形式交替的专家,目前的局面会面临什么后果心里很清楚,我甚至怀疑你是刻意在营造这样的状态,所以你必须离开美国!”

齐天林摇头:“如果我说不呢。”

布伦单手指指自己身侧:“警告已经发出了,如果你还不接受,总统先生将会视你为国家敌人。”那里有一副浮雕一般的世界地图,不少的小红点显然都围在了美国为中心的周围,随着布伦的手势,居然就轻轻浮现点亮度。

齐天林还正在判断这个红点意味着什么警告,就听见国家敌人,有点莫名其妙:“我?国家敌人?两枚总统勋章获得者,两届白宫反恐顾问,是美国的国家敌人?”

布伦浮现点嘲讽的笑意:“需要你获得勋章,就是顾问,不需要的时候,总统先生认为只有你成为国家敌人,才是最好的美国民众共同反对目标,你的武装承包商在华盛顿暴乱……当然,你走了步好棋,现场直播了过程,或许会让某些愚蠢的民众迷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统阁下会非常恼怒你这样的行为,不就更应该视你为国家敌人了么?”

齐天林正要说什么,办公桌上轻轻滴了一声,布伦看看自己左手边那个跟DJ调音台似的众多按钮滑槽桌面,摁住其中一个键,传来清晰的声音:“D3目标已经起飞,锁定目标,空客318定制公务机……”

布伦瞟了一眼齐天林,轻描淡写:“OK,击落。”

绿洲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