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七章 半条命

第一千四百六七章 半条命

就在齐天林脸色大变,从十多米外的窗边猛转身要暴起的时候,布伦身后那片镶嵌细致木纹的分割成一块块面板的墙面突然就弹开,伸出好几支步枪!

黑黝黝的枪口在明亮但柔和的光线下指着齐天林,枪口同轴的激光瞄准器拉出一根根红色的细线,锁定在齐天林胸前!

布伦不紧不慢的坐在办公桌后,看了看跳下沙发的男孩,无动于衷的还是转向齐天林:“面对你这样的高手,我不可能不防备你对我动手吧,关键你还就真的敢一个人来,真当中情局是麦当劳餐厅?”

齐天林气得一身似乎都在哆嗦,有点说不出话来:“你!你居然针对我的家人!你……越界了!”

布伦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对你来说,那四位太太可不光是家人,你的政治顾问,财务顾问,媒体顾问和军事顾问,哦,还有个秘书,可以算是你美国政治资源的桥梁么?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再跟俄罗斯、中东还有日本等国也拉上点太太,那你的政治经济军事联盟不就更加稳固了?”

齐天林的声音低沉而充满愤怒:“我再说一遍……那是我的家人!我的亲人!布伦,你越界了……祸不及家人,你把战火烧到不应该燃烧的地方了!”

布伦摊开手:“随便你……我没有家人,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美国!”

齐天林更像是从嗓子挤出来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国?!纵容极端右翼分子枪杀华盛顿的平民,撩动国家力量进行军事管制?压制民主的修宪运动?!”

布伦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行了!保罗,你别演戏套我的话了,我知道这孩子拿着摄像机,你什么时候信过民主?你成天都在玩这些把戏,就别跟我装这些,我明确的告诉你,是总统阁下许可了这样的行为,我们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无声无息的在军队内部调动凑成一支可以完全调动的队伍,现在军队已经正式介入国内暴乱,美国终于能够回到正确的轨迹上!不是么?”

齐天林摊开的双手每个手背上都有个被瞄准的红点,很显然,他要是稍有异动,子弹就会击穿他的身体,所以他低头看着自己双手,胸前,还有不停在眼睛边晃动瞄准头部的红点,嘲讽的冷笑:“一小支军队就希望带动整个美军介入美国国内政治?你当参联会和四大军种的设置是白给的?”

任何一个国家都极为忌惮军人干政,美国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就是因为他们在防备军人参政的事情上绝对的齐心合力。

只是的确没想到有人早早就开始布局,布伦很得意:“作为一

个政变专家,你来告诉我,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明显是个自问自答:“时机!在准确的时机抓住最关键的问题,只要军队已经投入了平乱,总统宣布了这样的事态是在军队的控制之下,参联会如果不服从总统的命令,就是在抗命!美国就要陷入内战,你认为谁敢冒这个险?!谁敢!在华盛顿发起这场暴乱是必须的,必须牺牲和死掉一些平民!才能唤醒民众对美国未来的危机感,忘记那些狗屁不通的民主和修宪,只有死掉的人和鲜血才能警告所有人,只有统一的美国才是最强大的,美国绝不能被分裂!”

齐天林看着眼前挥动双臂得意洋洋的布伦,觉得自己要打听的已经差不多,慢慢的摊开双手举起来,准备在合适的时候挥动一下发动战刃,红点自然也跟着慢慢升起,却未曾料到那个孩子突然一下猛扑上去!

就好像一只凶猛的小野猫一样,口中不成语调的叫喊着,也许就是布伦刚才那句必须死掉一些平民,终于让这个七八岁的孩子听懂了什么,听懂了自己的母亲为什么死去,满脸泪水和愤怒,让他一下就朝着办公桌扑过去,手中那个运动摄像机被当成了他的第一件武器,直接就那么砸过去!

应该说齐天林真是自作自受,放下那具母亲的遗体以后,不走近点到布伦面前质问,非要装腔作势的在窗前去远远站着,还让布伦把窗户打开,原本黑摸摸的室内,就算那些墙板后的枪手带着夜视仪也没有那么方便,现在简直就是成了人家的靶子!

可从母亲遗体躺着沙发边下来的孩子就距离办公桌很近,而且他跟齐天林根本不在一个方向,那些枪口似乎无法第一时间转向他,当然人家也没有转过来,一个孩子能干什么?

但成年人们显然低估了愤怒的力量,这个孩子奔向的是办公桌,手上砸掉那个摄像机,就伸手去抓任何自己能在办公桌上抓到的东西,比桌子刚高一点的个头,就让他把手里抓到的台灯!文件夹!笔架!国旗小支架等各种能抓起来的东西,都朝着布伦砸过去!

一个墨水瓶重重的砸在中情局长的胸前,而且这种高档大办公室放的都是十九世纪的老式胡桃木墨水瓶盒,插着一支鹅毛笔的那种,装饰作用大于实际用途,现在就算布伦猛然跳开,还是给甩了一身的墨水,说不出的狼狈!

老狐狸口中大骂,但文件夹还是接二连三砸过来,不问青红皂白的满天乱飞!

对的,乱飞……

眼睛冷冷看着这一切,同时也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齐天林,有那么一瞬间他身上的红点消失了!

不知道是漫天的

文件遮挡了瞄准点还是枪口移开寻找孩子去了,对于齐天林来说,那就是发动的讯号!

也许是跟齐天林一样装腔作势用红外线瞄点吓唬人,又可能是布伦要求自己身边的枪手只能用瞄准点显示他们的射击方位让他自己安心,总而言之这一刻的红点反而成了齐天林启动的讯号!

几乎平举摊开的双手,有那么猛然朝前挥动的一下,对面的枪手因为角度问题可能没那么敏感的一刹那,齐天林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舒畅从头到脚,脚尖就在地毯上那么一踮,团身而下的就朝着身侧五六米外的会议桌边一翻,右手已经在后腰拔出那支P226!

带着消声器的步枪,还是嗖嗖嗖的射击,在地毯上打出响亮的撞击声,其实在这样一个密闭空间里,击针撞动子弹的声音一样响亮,一连串的子弹顺着齐天林的翻滚就追击过来在原木精雕的办公桌上扫出一大串弹孔!

木屑到处飞!

没有响亮的枪声,似乎也就没有吓到那个孩子,手中抓着的文件夹还在乱砸,连布伦那台笔记本电脑都被他拽住砸过去,但硕大的办公桌又挡住了他大部分身体,让躲在隔墙后面的枪手不方便射击,更何况这时的布伦还想绕过来抓住这个小孩。

齐天林已经扑到长长的办公桌后面,这里不是能躲避子弹的掩体,但宽大的体积让枪手不太明确他的位置,所以只能不问青红皂白的朝着办公桌椅猛然射击!

轻巧而急促的枪声没有停歇,只需要片刻,齐天林已经简单的判断出,这些枪械全都是装备15或者30发弹匣的MP5冲锋枪,至于是哪种具体型号就不是他关心的问题,就好像一个习惯于听弹棉花声音的匠人一般,听着子弹射击的噗嗤声就下意识的在对方二十来发的时候出击!

其实扣住扳机不放的射击方式,一个弹匣也就几秒钟清空!

齐天林的右手拇指快速的拨开击锤,已经上膛回弹的手枪被他紧握在手,却往回转身,从他刚刚扑进来的那个方位探身出去,就是双手握持,快速射击!

在房间中作战,是手枪可能唯一强过步枪的使用场地,就因为手枪体积小,有极强的转换方向能力,但对射击者的枪械操控能力要求又更高。

显然齐天林不用考虑操控能力,半跪在地面,只从办公桌边露出半个身位的他,双手据枪的三角形射击是最合理最富有弹性的,每个隐约的墙面方框都是左中右三枪!

十余发子弹,几乎是在手指的颤动下,就齐刷刷的横排射击出去!

左手已经拔出腰间的备用弹匣,

不管枪内还有多少子弹,右手拇指摁动弹匣扣,左手掌缘紧靠右手腕,就在盲动中依靠双手之间的感知,刚掉下空弹匣,新的弹匣就塞进去,枪膛里还有一发子弹,正好击发,而枪机回转之后,重新推动新的一发子弹,无缝连接!

意想不到的角度,出人意料的迅猛,肯定有枪手被击中,齐天林却不顾对方是不是真有防弹衣或者面罩,已经纵身而出,猛跳上桌面,却又一个空翻肩头落地,跃下桌面,撞击在地面滚翻,借着快步冲击的强有力惯性,翻身而起的时候,就已经大跨步冲到办公桌边!

这就是战斗力!

在方寸之间,却尽可能扩大自己的动作范围,高低腾挪,让对方的枪口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动作来行动,抓住对方猛然射击后更换弹匣的间隙,让对方手忙脚乱的更不上自己的节奏,更是无法抓住自己的运行轨迹抓提前量瞄准射击。

左手已经又抓了一个手枪弹匣在手,现在却被握紧成拳头重重打在布伦脸上,一拳就几乎要了这个六十多岁老狐狸的半条命!

却未把身体弹开,连打带拽,冰冷的枪口已经顶在了布伦的脑门!

推到办公桌面上:“放下你们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