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八章 少见

第一千四百六八章 少见

阳光明媚的纽约拉迪机场主营是对外民航,但因为位置较为靠近市区和跑道短小精干而条数较多,所以成为富豪商务机FBO(固定基地营运商)的首选。

在这里,众多豪华商务机跟破破烂烂的单发小飞机一样,都有自己的停机位或者机库,有泊车小弟一般的线人指挥停靠,各种配套服务一应俱全,就跟一艘游艇或者家里停不下的大汽车集中停靠地儿一样。

安妮和玛若的豪华运输直升机在高速公路边接上她们以后,苏威典军方退役飞行员就带着炫技一般的超低空飞行,急速穿过新泽西州,进入美国东海岸,顺着海岸线却不离开整条空中航线轨迹,尽可能贴着浅海边缘穿行。

从左侧的舷窗就能看见不少富豪的海边庄园别墅,这一带从来都是富甲全美的区域,就算经济衰退,依旧显得傲气十足,玛若难得没心情关心这些地产价格几何,直升机上没有电视讯号,让她有点烦躁:“这架直升机的改装是哪家公司做的?为什么不安装电视……”

安妮安慰她:“这玩意儿的用途就是短途接送,是谁说成天看电视是最不靠谱的行为?好了好了,马上就到纽约,他的安排是有用意的,他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也会把我们的安全放在他自己的生命之上。”

玛若张了张嘴,没说话,还是忍不住把个定制的小鳄鱼皮包包摔座位上:“楼里面发生了枪战,损失大不大?我们……就不回美国来了?”脸上却没有失去上百亿资产应有的失落。

安妮有大局观:“不一定,看他的操作,往哪边走都是可能的,他不说是了要把未来构建在美国么,我觉得他心里还是有点底。”

玛若深吸一口气,使劲挺了挺依旧有点削瘦的肩膀:“但愿吧,只要他平安,一起回到欧洲,我们回岛上去……就足够了。”

安妮大气的伸手揽住她笑:“你傻啊,他现在不是说放就能放的,躲到哪里敌人和盟友都会找我们出来。”

玛若终于恢复了点气场,使劲对安妮皱鼻子哼哼:“你就想!就是你把他变成这样的!”

安妮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我……的丈夫,不是个人物,能做我们的丈夫么?”

玛若翻两个白眼,居然往安妮肩头靠了靠,调整个舒服点的肩窝位置,眯着眼睛不说话了,不过她的个头这样靠在安妮的怀里还真有点小鸟依人的味道。

直升机穿过了纽约都市的东南侧外围海面,直接越过布鲁克林地区的街道,直扑长岛北侧的富人区,在一片海滩边徐徐降落,其他人手和行李装备都还在新泽西州过来的

路上,这两位老板娘已经在数名亲卫的扶持下,顶着旋翼在沙滩上带起来的强风,使劲按住头发弯腰跑过沙滩登上路边的沙狐越野车,快速启动以后跟另外一队车辆会合前往拉迪机场。

柳子越和蒂雅的行动就完全是在等待这两位,她们的黑纱和白领丽人套裙风格在自己的亲卫簇拥下显得更加醒目,所以七八辆越野车停在绿洲号旁边,只用了十五分钟就登机完成,而早就申请好的空域离开线路跟海关检查都没有任何耽搁,A318商务机平稳的在跑道上短距离滑行以后就快速升空,调转机头朝着欧洲大陆方向飞行。

可就在两位老板娘离去之后的AW101豪华直升机重新升空却飞向了附近一千五百米外的一处游艇码头,再有两位穿着同样服装的高挑北欧女子跟娇小法西兰红发姑娘一起被这边的亲卫接住一起送上停在此处的大型游艇,又是一对儿白领丽人套裙加黑袍蒙面的姑娘在船舷边接住了她们,这艘被登记在中东富豪名下的八十米长大型游艇拉上白色小锚就在高速喷射的推进下朝着东南方快速前进!

这个方向就是跟非洲隔洋相望了,以这种超级游艇的续航能力,穿越整个大西洋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当A318空客商务机已经被纽约领海偏北方向的导弹护卫舰捕捉锁定到讯号,接到命令后,立刻发射海空导弹……

价值五千万欧元的绿洲号和上面二十七名乘员被瞬间化为灰烬的时候……

纽约长岛游艇海湾的那个细节,依旧被严密监控这一切的美国情报人员捕捉到,消息次第传输到中枢……中情局局长那里。

局长么……

已经被齐天林单手擎在手里,冰冷的枪口抵在了他的头部!

“放下你们的枪!”转头的齐天林觉得自己有个帮手还真是不错,就更加思恋自己那个当年同样小不点似的小老婆:“躲到对面墙根,用台灯照亮那些窗口!”

小男孩惊喜的使劲点头,爬着过去捡起自己砸过来的老式台灯,只是把灯罩砸碎,还亮着,举着慢慢在墙根举高,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齐天林。

没曾想齐天林抓住布伦也低下头,从办公桌的一侧探出头去给孩子做了个把灯放在旁边壁柜的动作,等孩子移动着放下台灯,就招手让他跟自己蹲着退去!

灯下黑的原理就是因为亮光太靠近自己,会导致视线有死角,视网膜也会受到干扰,而齐天林就借着这一下,拖着有气无力的布伦就冲向双开门边,孩子跟在他身后看着自己躺在沙发上的母亲,咬咬牙,刚掉头要过去,就被齐

天林一把抓住领口,跟着拉过去了!

在他耳边低声:“你母亲就是要你活下去!”

挣扎的孩子一转身却是捡起那个摄像机跟着齐天林跑!

外面走廊上已经脚步声一片!

这么厚地毯的地面都阻挡不住那些厚底儿战靴的声音,齐天林深吸一口气,干脆的把布伦推出去,自己再靠近墙面,把局长大人当做自己的挡箭牌,挡在自己身前,那孩子却一下贴在齐天林的大腿边,使劲张开手臂,帮齐天林挡住了其实不需要挡住的一部分!

齐天林低头看看笑,举起手枪就朝楼道天花板扣动扳机:“放我们走!中情局不应该是策动阴谋和导致国家混乱的老巢!这是布伦个人的阴谋,你们不应该混杂其中,我是国防部陆军外籍准将科巴斯保罗!一切都应该放到国家层面来公开讨论,而不是这样用个人阴谋错上加错!”

布伦在挣扎想说什么,却被齐天林毫不客气的用手臂锁住了咽喉,憋得一个字母都没法说出来,楼道两侧已经挤满了枪手,许多穿着衬衫外罩防弹背心的手枪探员和行动作战背心的冲锋枪手都紧张万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齐天林不怕惊动他们手指走火:“看看这个孩子!就好像你们的孩子,华盛顿34街发生了什么,你们知道么?暴徒对民众开枪射击,是你们中情局策动的行为!他的母亲是无辜的,他是无辜的,这就是你们这个局长的所谓谋略,就是用屠杀平民的鲜血换来国家的军事管制么?!”

这话如果在很多亚非国家说,是没多大用处的,在欧美却有莫大杀伤力,明显就有些探员脸上有点迟疑,齐天林的背蹭着墙面慢慢往楼道头的电梯挪动:“我带走他,是要带到公正的法庭接受审判,大家都会接受审判,包括我在内,还有在场的各位,别把那些该死的爱国主义挂在嘴边,爱国主义极端组织到华盛顿来发起暴乱,这样的行为扪心自问一下,你们做得出来么?!”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枪口指向齐天林的架势就跟一大堆刺猬墙一般,齐天林却没什么胆怯的感觉:“布伦局长还活着,我不希望事件变成毫无结果的冤案,如果你们有不放心的,不妨跟在我后面,跟我一起前往白宫,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什么才叫民主和公正!”

不得不说,现在的齐保罗,嘴上功夫是真能喷了,语调铿锵,正气浩然的模样,让布伦脸色一变再变,齐天林看见电梯就在面前,一大群军装却咬牙切齿的不愿让开,抵住布伦头部的手枪就慢慢沿着脸部轮廓滑到胸口:“我再说一遍,我!或者他死了,都是在掩藏

阴谋,这一切都会被记在合众国的历史上!你们希望看见的是什么?!”枪口已经滑到布伦的左胸,往上再滑一点,就这么轻轻扣动扳机,很不舒服的一个手势,齐天林却依旧压得P226没有发出任何后座反弹,枪口就抵紧布伦的左肩窝闷闷的击发反弹出一声枪响!

子弹穿过布伦的身体,擦着齐天林的腋下,击打进身后的墙面,布伦被枪口的灼热和身体的剧痛弄得跟条抓上岸的鱼一样,使劲挣扎几下,却被齐天林死死的锁住咽喉,枪口再次压着他往下移,鲜血顿时就从布伦那被染上墨水的肩头喷出来!

地上开始滴答着连成线的鲜血!

齐天林再移动时候,面前的人就只能让开,保持动作不变的他让孩子去按电梯,这熊孩子却把摄像机对着周围转了一圈,带着仇恨的眼光才摁动按钮,他还不能分辩那么复杂的关系,只知道现在齐天林枪杀对抗的人就是杀害母亲的凶手。

也许是孩子那毫不掩饰的恨意带给了美国中情局探员们直问灵魂的感受,呆呆的看着电梯门打开,齐天林确认里面没人,才跟孩子退进去,不过没关门:“你们有谁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了美国,为了你们,也可以成为美国英雄的,我建议可以跟我一起走,去见证一切,我想这才能保证我和这位局长,还有你们的安全,我并不反对……”

这样劫持人质的,还真是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