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六九章 挠头

第一千四百六九章 挠头

劫持人质不坐电梯,这是行规吧。

带着人质进了电梯,只要关掉电梯,就成了作茧自缚,被关在铁盒子里面,除了杀掉人质泄愤,几乎无路可走,齐天林倒是新鲜,还邀请其他人跟自己一起走。

他是真有脑子。

让自己后面的出路都一马平川。

真的。

真有几名主管级以上的中情局人员跟着上电梯,更是有数名枪手一拥而入,继续警惕的把手枪对准齐天林,冲锋枪手实在展不开。

电梯下降的时候,齐天林还提条件:“局长办公室,那位女士,就是无辜的牺牲者,我就是带过来给你们这位局长大人看看他所谓的谋划,会给平民带来什么伤害,你们能派人给送到车库来么?”

脸色相互变化的主管们摸出集群电话,呼叫了楼上……

电梯门在车库打开的时候,亨特尔同样是一脸愤怒的双手擎着手枪跟一大堆人对峙:“开枪杀了我吧!你们还躲在这个大楼里面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别自以为是的认为中情局就是正义的化身,现在中情局已经陷入了阴谋!变成阴谋的发源地!”

双方一碰头,齐天林看着这个已经彻底跟自己军情系统决裂的可怜家伙:“开车,我们带这些先生一起去见证美国历史……”

亨特尔这时是真听话,扔了手枪到车上就转身自己等上车,几名主管也高声让在场人员退开:“事态很复杂,我们需要一起去看看……”

齐天林不慌走,直到那位母亲的遗体被楼上的特工抬下来,被一张美国国旗包裹着抬下来放在后备厢,才拉了布伦跟孩子一起登上后排座,在大量中情局车辆的簇拥下,驶出地下停车场,到了外面更多的中情局车辆包围在一起,亨特尔咬着牙:“怎么走?!”

齐天林已经松开了布伦摸出自己的电话拨打:“让他们先疏散交通,现在往城市东面的道路完全堵塞住了!”

亨特尔回头看看那个自己曾经无限仰望跟惧怕的中情局长,这个把自己从监狱里面捞出来的家伙萎顿的不停咳嗽,却被那个孩子警惕的用那支步枪抵住的局长也在惊讶的看着他,显然没想到亨特尔居然是齐天林的共谋犯。

恨恨的放下车窗对外面大声喊:“交通疏散啊,现在进入城区和东部的路都堵死了!”

层层传话的中情局人员真的分出一些车上路去疏散交通了。

齐天林也接通了麦克的电话:“我已经把布伦带出来,去哪里?白宫?”

麦克却难得开口求救:“过来帮我们……第八街!我们在这

里和海军陆战队僵持住了!”

第八街?齐天林问亨特尔,他对华盛顿其实蛮宽阔的市区没那么熟悉,亨特尔却冷哼一声:“海军陆战队兵营!”然后就又大声对外面喊:“去第八街啊,海军陆战队兵营……”

哗啦啦的好多车,一起开始调整,这就不需要上高速路,可以上华盛顿市区街道,再绕过白宫跟国会山,从东南部靠近第八街。

齐天林不管外面车行方向跟状况,终于得空给妻子拨打电话……

就算没有得到局长的反馈,海岸警卫队还是在海面上拦截了其实尺寸已经近似于一条小型护卫舰的白色游艇,抢驳登船的海警们却没有发现任何要求他们锁定的目标,等中情局和FBI的探员们搭乘高速快艇追过来,也没有找到任何目标,所有船上的成员都满带嘲讽的看着这些美国探员,而这些人回馈的消息却再也没有回音,没有人理睬这一系列的拦截行动。

安妮是在一辆宽大的福特皮卡车里面接通电话的,很无奈:“我跟玛若亲亲热热坐一起,不多好?蒂雅还不许,非要我们四个人分成四辆车,说就算被炸了,你也不至于一下就丢了四个老婆!”

齐天林没被笑话逗乐:“绿洲号已经被击落了,你们注意安全,这个时候,只有你们的安全才是我最大的后援。”

安妮的声音变柔:“知道了,你也要注意,我们一定会等你来接,政治上……”忍不住就又开始啰嗦,齐天林却觉得是天底下最好听的声音,就那么静静的听着。

直到安妮突然觉得现在似乎应该是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惊醒:“哎呀,我是不是说了太多?你还要给她们打电话不?”

齐天林才依依不舍的挂上电话:“不用,免得不愿挂电话了,你帮我转达心意,我要到华盛顿东南区了。”

安妮嗯一声,却不说自己的方位。

对于他们的坐标锁定现在估计没人做,但电话监听就不一定了。

放下电话的齐天林转头就看见布伦一双有些衰弱的眼睛盯着他,做个鬼脸展示自己的手机:“不好意思,你打下来的那架商务机,只是个诱饵,损失的人手我会找你偿还的……”

布伦表情有点冷笑,齐天林就多说一句:“现在看起来,你所谓的阴谋已经变成了**裸的危害公共安全,就看军方人员怎么看待你的事情,连中情局的人都不一定赞同你的做法,你看来是失败了。”伸手还是从后面抓过一个简易的医疗包,拆开给老家伙的肩膀包扎,这种贯通伤没有弹头在体内,其实这个部位也没有大的血管,受伤的

不过就是肌肉,一条手臂失去运动能力而已,只要止住血就不至于危及生命。

布伦毕竟还是老了,失血的后果就是气色蜡黄,嘴唇发白干裂,但就算这样,他依旧能冷笑:“失败?那未见得!”

齐天林不争论,熟练的帮他包扎好,看外面车辆已经逐渐停下来。

大量中情局的车辆,的确就跟出任务一样,前呼后拥的在街道上拉开阵势,这辆福特SUV既没法逃跑,也不可能让其他车辆接近。

熟悉路线的中情局人员已经顺利的接近波托马克河的北岸,其实在南岸的中情局大楼真要从河面上顺流而下的二十来公里,估计比驾车绕过来还快一些。

但穿过三联排的河面大桥,靠近这个兵营,齐天林才觉得更像是一所藏在社区街道里面的小学!

如果不是门口现在挤满了荷枪实弹的绿洲武装承包商的话!

中情局的人员在接近这个街区以后,也发现了这里到处都是武装承包商,火力战斗装备加上这些家伙看上去的武力值都远超自己这些人员,顿时有些踌躇,远远的还在一两百米外就把大量轿车挤满了街道停下来,全都下车拔出各种手枪,很勉强的指着街道!

齐天林的车也无法过去,推开门下来,这次就没有把布伦挟持在手臂里,老头子确实没多大抵抗力,失血似乎也让他少了点重量,轻飘飘的就被齐天林拉着走下车,脚步漂浮,所以齐天林更像是扶着他,在中情局探员们复杂的眼神中穿过,亨特尔下车捡起手枪跟过来,孩子也要过来,齐天林摇头:“守住你的妈妈!”

那孩子就在一大片成年人的虎视眈眈中抱着步枪重新坐回车上去!

大家何尝不是也在守护自己的母亲?

这句话无论是从人性还是国家的意义上,都让特工们给齐天林让开路,但跟在他身侧一起,朝着远处的PMC走过去。

不远,一百来米,但是这边的气质就完全不同,久经战阵的退役军人们充满自信和绝对的信任情绪,对自己在做的事情也毫不含糊,看到老板挟持一个浑身血迹和墨渍的老者过来,也不惊讶,更没有对远处那些用手枪对着自己的中情局特工表示什么反击抵抗的态度,笑眯眯的挥手打招呼:“谁啊……还要您亲自扶着?”

真的完全不同,从停放的车辆都看得出来,就靠在路边整整齐齐的各种大型越野车,还能把中间的车道给留出来,毫不慌张的排列,看上去更像是出来郊游的态度,如果把他们身上一大堆枪械弹药都取掉的话。

这样的态度可能真是影响到

了中情局的主管们,没有那么紧张了,只听见齐天林更轻松:“好了,你们把这几位招呼一下,都是中情局的高管,我们是来尽量避免美国内战的,没必要双方开火。”

结果对面这些跟着麦克的家伙嘿嘿笑:“他们还会开火?”

唉……真是把中情局的人员当成木桩子了。

不过高管们就被PMC挡下了,齐天林扶着布伦穿过去,经过一个真的看上去跟小学校门口差不多的墙面招牌,站在了铁花门前,麦克就站在那里,跟里面大量荷枪实弹的军人僵持着!

这个其实还没中情局那些巨大停车场之一一半大的兵营,其实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传统意义上的司令部所在地。

而这里也是整个华盛顿地区严格意义上唯一的军营,整个华盛顿的安全都由海军陆战队来保护,这是从十九世纪初就传承下来两百年的悠久传统。

虽然这里实际上也是以礼仪的形式并不是真正的作战部队,但基本也框定了华盛顿地区除了海军陆战队,其他部队都不能擅自进入的传统,也许这才是布伦他们能神不知鬼不觉调动一部海军陆战队突然在市区的原因?

别忘了美国有多么完备复杂的国内军队调动手续,更是有多少监控手段,虽然最近到处都有点乱,但根基还是没有问题的。

看看高昂着头的麦克,和里面头扬得更高的一名少校,齐天林有些挠头,不能用国防部来命令这些海军陆战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