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七二章 还有谁

第一千四百七二章 还有谁

成箱的单兵反坦克武器被PMC们拖出来,陆战队军械员还要求填写表格,被这群退役军人娴熟的推开,快速搬运上皮卡车或者SUV.

麦克眼神非常复杂的看着这些部下忙碌,他的女儿,那个堪称全美军人礼仪典范的女少校挺直了胸站在他旁边。

齐天林只好奇的看了两眼,就招手让中情局把自己那部车开过来,把布伦扶进血迹斑斑的车厢里,尽量放平副驾驶的座位让布伦躺在上面,抓过丢在后座上的头盔,把摄像机重新固定上去,布伦看看对着自己晃悠的后视摄像头:“你……还要去?”

齐天林点头:“无论攻打这些海军陆战队,还是要去白宫逼宫,我都要去,都走到这一步,做得越多,以后的话语权才越多!”

布伦虚弱:“你没想过失败?”

齐天林帮他重新包扎一下,之前布伦下黑手炸了绿洲号,他是真安心趁乱让这老狐狸死得不明不白的:“你明知道不会失败的,对不对?”

布伦灰白的眼珠子看他,没以前那么深邃的诡异:“失败……没有失败,都不会失败,对么?”

齐天林看看自己的外科专家还没来,定定神:“这一切是你故意的……,对不对?”指指摄像头盔,表示都没开:“你故意把特里拉进深渊的?”布伦的情绪从被他控制以后,就不太正常,一点没有阴谋作乱被戳穿或者被识破以后的沮丧跟愤怒,齐天林甚至觉得他是故意被自己抓住的,连一点抵抗都没有,假如把前后关系拉通了做个大胆的猜测,没准儿……更接近事实的真相?!

布伦脸上有一丝嘲讽:“他就是头野牛,懂什么?他只是不想当美利坚合众国历史上最后一任总统,所以才死死……抱住白宫跟国会不放,如果,如果不给他挖个大坑,这场旷日时久的拉锯战一旦被外国利用……还有你这样的人利用,对美国那才是灭顶之灾!”

哈!齐天林都忍不住拍了一下手,真的是一大坑,一个本来可以把自己和很多方面都埋进去的大坑!

齐天林从衣兜里找到两支雪茄,有点沾血,但无所谓,切头点燃以后递给老家伙一根,还得帮布伦扶着吸:“所以你就不惜牺牲我,牺牲华盛顿的民众,牺牲掉这些极端组织,牺牲掉白宫,也要让事态尽快分出胜负?”

布伦的笑终于又是得意起来:“无论哪方获胜,都行,特里真有那个魄力,力挽狂澜,军管美国,重新建立中央控制权,也许阵痛最短,我有支持之功,他失败……那就彻底更换政治结构,我其实也觉得目前的局面已经走进死胡同,不大修是不行的。”

齐天林眼睛从烟雾缭绕中看着挡风玻璃外:“那……现在你才是叛乱的始作俑者了?”

布伦不害怕这个词:“这是我爱国的方式……就算挂上叛乱的名声,也行……”停顿一下:“我没想到的是你的反应这么快,我以为你真的就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政治上,新奥尔良对你的考察也没有看见你有什么布置……你的防范心也不小啊……”

齐天林理所当然的点头:“我一直都走在危险边缘,这是本能。”

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布伦似乎都觉得有些吃力,眯上眼睛享受高级雪茄的味道,似乎烟草的刺激才能让他回蓄一点点力气:“我稍微看走了眼,你早已经不是那个站在特里身边当保镖的小兵,现在……你已经可以挂上武装政治家的头衔了。”

齐天林也放松一点靠在椅背上谦虚:“还差得远吧?”

布伦嘿嘿一声:“你是个煽动者,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已经热衷于抢占道德制高点,这就是你在朝政治家转变的趋势,而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政客,就因为,我总是热衷于指出道德制高点底下的陷阱,所以……你在这场盛宴中觥筹交错左右逢源,而我……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忧心忡忡谁来为这场盛宴买单!你才是个彻头彻尾的无政府主义,没有爱国心的纯利益分子!”

齐天林听见这个评价,手里的雪茄在方向盘上停顿住了,好一会儿,才不置可否的低声:“谁知道呢?利益总是最美好的……百年前的犹太人,现在该轮到我了……”

布伦没力气了:“现在……我相信你的野心是想当新一代美国政府背后的实力派了……唉,该早点信……”

一小时前还掐得你死我活的对头,现在居然带着一身的血迹推心置腹的聊起来……

很快,外科专家还没到,PMC的车辆已经开始启动,麦克刚要转身走,齐天林就看见那位女少校拉了拉父亲的胳膊,最终也跟着上了车,好些个海军陆战队士兵也上了车,齐天林见状也发动了车辆,经过中情局高官的时候提醒:“我带布伦去现场,也许用得着,你们可以跟来,也可以呆在这里,但下面就是重火力交战……刀枪无眼哦?”

高管本来想说什么,布伦居然靠在副驾驶很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就好像他跟齐天林才是最好的老朋友一般,高管就不吭声的让车走了,但说会等到外科专家一起追上来。

其实布伦已经有点衰竭:“做个……叛国者,留在史册上……也不错?记得,是我策划了这个,不是特里那头猪……”

齐天林侧

头看看他,居然有点不忍,但没说什么,伸手拍拍他的手背,把车开得慢点,不想颠着了对方,布伦感觉到,缓缓的转头,对着齐天林拉出点笑容,难得没有诡异含义的那种笑容。

不可否认,布伦这样的做法,真的是在爱国,在极端的状况下试图挽救美国,挽救那个病入膏肓的美国,也许就是一剂狼虎之药,为此他不惜搭上自己的一切,从名声、地位、信仰甚至生命!

让他死了,对齐天林是最好的,布伦一直都比较危险的在自己身边转悠,是他把老鹰从大牢里面弄出来,故意放在自己身边膈应和监视自己,也是他一直操控和指挥自己在国外的所有军情行动,更是他才在东非战事以后,派人狠狠的严刑逼供了一番自己,对于这条老狐狸,让他来背上叛乱阴谋的名义,又只剩下一具尸体,对美国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除了把特里拉下水,不用牵扯出更多的人。

可齐天林终究还是伸手从自己左腿多袋裤里面拿出一支短小针管,拔掉盖子,转身一下钉在布伦的大腿内侧,老家伙嘴角脸皮都**了几下,已经衰竭得有些平缓的呼吸居然又急促起来!

特种部队尸横遍野时候的强心针,还是能有效再拖延一下死神镰刀的……

前面的皮卡车已经快速靠近了锁定街道,然后PMC们提前跳车,留下空车和驾驶员最后冲上街面,一些小队长已经飞快的在用各种手势和步话机通讯指挥人手散开……

只要拥有足够的重型武器装备,这些人能够在城市中瓮中捉鳖一般干掉整个装甲师,面前这充其量算作一个装甲连队的小股海军陆战队,真不在话下了。

齐天林把SUV停到路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戴上头盔,拿出步枪,看一眼已经陷入昏迷的布伦,摇摇头,转身投入到前面的歼灭战中去。

的确如果不是布伦操作的这一手,光是修宪大会以后,各州跟白宫之间的拉锯战,都要持续好久,何日是个尽头根本看不到,所以齐天林和布隆伯格才会不约而同的搞一些手段来逼迫白宫跟他们之间加大裂痕。

相比之下,布伦的手段让他们小巫见大巫!

人家是干脆连自己的命都可以搭上!

当然,眼前也有些人是觉得自己命都可以搭上的。

好比莎拉……

这个自己父亲站在面前说得淘神费力都不开门的一根筋,居然被齐天林那样故意用人文情怀或者道德制高点的东西胁迫一下就退让了,可见她的思维模式还属于多么理想化的那种,真的把荣誉、高尚、生命等等东西当做最美好

的那一类。

齐天林太熟悉了,看多了安妮在家扮演的这种角色,顺着旗杆一捋,果然就摆平!

可现在,莎拉跟着其他人一起跳下出,不顾自己父亲的拉扯,执意要过去劝说:“我有这个职责!他们是海军陆战队员,他们在华盛顿动用武装力量,就已经是违反条例和宪法的行为,我有这个权利跟义务去制止他们!”

气宇轩昂的口吻,让她身后的陆战队员和PMC们都使劲点头,对方都是美国军人,现在也说不上是犯罪,也许对方就是受了长官的指派在做命令范围内的事情,难道非要用你死我活的方式来解决么?

其实这种态度跟当时安妮要齐天林到非洲海岸边抢救部族枪杀平民一个道理,属于正义感过头,或者被洗脑洗得傻掉了,只不过安妮是太明白一切,把自己装成世界最美好的那一个,眼前这些美国人却大多数就是相信这些。

齐天林有些不以为然的扔了雪茄烟头,捡了旁边皮卡车上一具反坦克火箭弹就上前,伸手拦住要突破战斗队形的莎拉:“你是礼仪……”旁边一只手却拉住了他:“让她去!”

一转头,不是麦克,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