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七三章 化身

第一千四百七三章 化身

以齐天林现在的心态,真的比较难以理解这种形式上的东西。

但莎拉似乎从父亲得到了足够的心理支撑,表情都更加坚毅起来,其实齐天林觉得看上去也三十多岁了吧,以他第一眼都没有看出男女的程度,肯定也说不上漂亮。

可得到肯定的少校,只是身形一挺,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仪仗队主官的气势猛然勃发!

深蓝色近黑的上装礼服,略长的衣摆更显得修长,黑色漆皮发亮的腰带,一长排勋章挂在左胸,白色大檐帽的帽檐上金色的编花和肩章都凸显出了她的官衔而不是性别,甚至军装的平坦在胸部都看不出什么女性特征,就是威严!

白色笔挺长裤的缝线熨烫得跟刀锋一般尖利,黑色油亮皮鞋光可鉴人的在地面轻轻一点,立正敬了一个礼,就是标准的仪仗队转身,双手虚握拳头,拇指微翘紧贴食指中端,标准摆臂,用最标准的军人步伐朝着街角而去!

有那么一刹那,齐天林真觉得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支庞大的军团!

几名陆战队员略显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掏出两面旗帜,毫不犹豫的系在步枪枪管和刺刀上,然后迅速变成两人举旗在中间,两人持枪在两侧,最后一个跟上的人,差点把齐天林的下巴都惊掉。

因为这个家伙从车上居然牵下来一条斗牛犬,而且是一条身穿一级军士长军服的斗牛犬!

哦,就是《汤姆和杰瑞》动画片里面那条恶狗的模样,被第六名军装镶着红边的军士牵着,居然也迈着跟前面五人完全契合的节奏步伐前进!

所有PMC都端枪立正让这六人一狗通过……

没有音乐,没有鼓点,只有忽近忽远的枪炮声,这六人一狗却没有半点退缩的保持统一步伐前进!

齐天林好像有点回到十八世纪,漫山遍野的军团都还在鼓手敲击步点的指挥下,整齐列队冲锋陷阵的年代!

看他惊讶的伸手指着那条狗,麦克泛起点笑容:“查斯特,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吉祥物……莎拉,也是我的骄傲!”哦,查斯特就是骄傲的意思。

齐天林不再多言,因为他已经听见莎拉那有些男人气的高声喝令:“忠……诚!”

身后不光是陆战队员,几乎在场的所有美籍PMC几乎一起发出声音:“永远……忠诚!”

这一刻,似乎整齐叫喊的声音压过了隆隆枪炮声,又或者是连枪炮声都停顿下来分辩这是什么……

莎拉的右手猛然在左腰拔出一把精亮的战刀,高高举在空中挽一个炫目的刀花,然后干净利落的一收,刀把落到

右边腰间,刀身直立靠在自己的右肩窝,脚步从之前的高抬腿变成了标准码步迈进,带着节奏感完全一致的响亮脚步声,大踏步的朝着远处走去!

后面的陆战队礼仪队员,就步调一致,节奏一致的高喊着“永远忠诚!”尾随而去……

要不是齐天林打岔叫住,眼前这些PMC有不少人真打算举着枪跟着过去!

只有他没有沉浸进去,看看远处一辆沙狐过来,估计是外科专家到了,给麦克留言:“你在后方指挥,布伦在我车上,尽量抢救……他是故意搞这一出来把局面尖锐化的。”自己就抓了火箭筒和步枪,挥手让周边的枪手们跟自己从街道两侧的楼房外围包抄过去!

在齐天林的作战思维里面,震慑力和战斗实力才是王道,他不敢把平息的希望寄托在一小队礼仪兵身上,所以步话机里面就非常直白:“每两具反坦克武器组成一个小队,各小队尽可能包围所有战车,枪手注意其他便装武装分子,根据情报,这些人是ISTF极端右翼组织成员,所有持枪者,格杀勿论!无需警告!”

连麦克在耳机里面听见齐天林的格杀令,眉毛都跳了一下,军队在美国国内 还是很少有这样杀气腾腾完全不问青红皂白的时候。

耳机里一片呼呼声,短促的枪声立刻就响起!

很明显,海军陆战队装甲车驱赶的武装分子,已经跟部分PMC接上火,幸好他们跟随麦克而来,穿着截然不同,不然两帮重建人员还真有点混淆。

快速穿进路边大楼之间,瞄着远处装甲车方位,选择攀爬大楼的齐天林已经到了四楼,嘭的一脚踹开白色雕花房门,话说这些华盛顿主城街边的大楼几乎都跟他的家族大楼一样充满历史,门都动不动是百年以上的老家伙,不过他不怜惜。

空荡荡的房间里面没人,齐天林和五六名员工扑进去,就轻轻靠近窗边,拨开点窗帘,才慢慢的往下看,玻璃窗下,正好能瞅见莎拉等人高声肃穆的脚步直面枪火而来!

信念……

齐天林相信这个时候,能够近乎于手无寸铁的面对机炮和装甲车,保持标准礼仪大步前进的这六个人,应该有强大的信念在支撑他们的动作,当然那条走路都是前腿罗圈似的气势汹汹斗牛犬是不是能理解,就是另一回事了。

伸手有点危险的推开面前的上下滑窗,方便自己头顶的摄像头拍摄这组画面。

越是面对最后的距离,莎拉反而越是挥动战刀放慢了脚步,变得更加庄重,她显然也才是掌控这种局面的高手!

这种感觉,就好

像一个拆弹专家面对一大颗炸弹一样。

那终于能听出点女性韵味的腔调依旧洪亮而高亢:“忠……诚!”

身后的声音依旧雄壮而没有颤抖:“永远……忠诚!”

之前一步绝对正好是一码的节奏,现在变成了半码,大腿抬高的幅度比之前更高一点。

俯身望下去,平日能容纳四车道的华盛顿21街大道上,除了躺在路边的少数枪手和平民尸体,还有正在熊熊燃烧的汽车残骸之外,就只有这六人一狗,朝着西面密集的几辆装甲车和聚集在车辆周围的军人们走过去……

不远处的密集和这边的单薄……

对面的枪炮跟这边的刀和旗……

周围到处血迹斑斑,烟熏火燎的混乱与这几个人的整洁庄重……

无不形成强烈的反差!

叫喊冲杀的军人,有点怔怔的转头看着眼前的一切……

作为唯一能在总统府表演的礼仪队伍,海军陆战队独享这份四大军种的荣耀,包括那条狗,都是每个海军陆战队士兵进入部队以后立刻需要了解的传统,他们也无数次的在现场或者电视中充满荣誉感的观看这支礼仪队表演!

只是也许从来没有这么近,近到礼仪主官朝着他们越来越近!

有一辆装甲车还是把炮塔转过来,齐天林扭头记录,口中低声:“编号NS423车辆,两人锁定,报数……”立刻有人回应:“A12队锁定……”

继续低语:“步枪手锁定……各分队分别锁定……”

“外围加大攻击,把武装分子往周边驱散,不允许靠近21街……必要时候遇见攻击的军人……”停顿一下:“格杀勿论!”

回应不停顿!

枪声顿时又密集了一些,但很明显是在远离这个区域,齐天林在把会引起混乱的极端分子们驱离这里,免得引起某些人紧张走火!

军人们显然有些摇摆了,他们没有想过对这些礼仪兵开枪,端着自己的枪支东张西望,寻找自己的长官,或者在寻找应该杀戮的对象……

莎拉就如同骑在马背上一般脚步带着极富节奏感的起伏,再次快速举刀在空中挽花:“前……进!”狭长的战刀斜上指正前方!

后面的两面旗帜却有了改变,那面红色带着金边绶带的海军陆战队军旗,在步枪上突然从双手正前高举,变成了放低,刀尖向前,军旗迎风猎猎标准的斜45度前进!

而右边那面美国国旗却正面高举,后退一步,让到了军旗的斜后方!

两边的护旗手变成

一前一后,斜在两名旗手的两侧,四人形成45度斜线,但继续整齐的高喊前行!

队列表演中很常见的步伐改变……

放在平日,也许就是换来一阵掌声的纯技术性动作,但现在,连齐天林都读懂了这个动作蕴含的象征意义!

海军陆战队永远忠诚于美国,为美国赴汤蹈火在前的军训,赫然在目!

这个时候的齐天林,算是能相信……面对这样的仪仗队,没有那个陆战队员敢对着他们开枪……

莎拉已经走到了五十米范围,再往前,几乎就是机炮的射击死角,那才是真正的相对安全地段,因为躲在车厢里的乘员,心理上的压力肯定没有外面的军人大。

可偏偏莎拉就停在了这里,这个最方便机炮不用瞄准就能把她打成两段的地方,再次把军刀靠在自己的右肩上:“有一种信念!叫做忠诚!”

“有一种执着!叫做永远忠诚!”

“自1801年起守望着合众国的核心!”

“唱诵的是陆战队忠诚的赞歌!”

“这是我们心中至高无上的荣誉和对永远忠诚的生命诠释!”

“忠……诚!”

真的,齐天林和他的摄像头面前,海军陆战队的军人们,呆呆的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面前已经立定站好,帽檐平直在双目前方,正好遮住了双眼,下午的阳光在两颊一半的地方形成一条完美的黑白分割线,莎拉削瘦得如同刀削斧砍的脸颊上,没有丝毫笑意,只有傲气,充满绝对自信和威严!

仿佛,她才是海军陆战队的总司令,她就是那种信念的化身!

刚才还在开火的步枪就那么一把接一把的放倒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