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七五章 目的

第一千四百七五章 目的

杰奎琳才是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她是从华盛顿撤离以后,在费城左右的高速路边就跟着安妮和玛若一起登上半途直升机转换行路线,但跟那两位老板娘不在一架直升机上。

中途在抵达纽约,转乘前往私人机场的车队时候,她原本是已经迈下机舱,却被手指捂住耳机的北非女保镖轻轻拉住,没跟她解释为什么,就让一群七八人下去快速登车离开。

直升机再跳跃到海边,杰奎琳是眼睁睁看着几名貌似老板娘的亲卫保镖登上快艇,两架直升机才重新又升空,故布疑阵的摆了两道,才回到之前他们离开的那支车队上!

四位老板娘被蒂雅专业的分到四辆车上,唯独杰奎琳坐在了蒂雅的对面,还不问青红皂白的收缴了她的手机!接过去就直接拆开抠出电话卡扔出窗外!

杰奎琳刚想跟蒂雅争抢或者理论,这肚子鼓着的姑娘就从手腕滑出一支双管隐藏手枪,冷冷的对着杰奎琳:“任何可能暴露我们行踪的讯息,都可能导致我们整个队伍死亡,也会让保罗发飙,你应该明白我们如果死了,保罗会在美国干什么吧?”

杰奎琳不相信有这么残酷:“这里是美国!讲究法制的地方,不是你们那个北非!”

蒂雅不屑的把自己那台加密手机转给杰奎琳看:“如果刚才不是我叫人拉住你,你跟着车队前往了机场,登上绿洲号,现在你已经变成一蓬烧焦的黑色肉渣洒在海洋上空了!”

杰奎琳难以置信的看着重建公司纽约保安组的员工发来网络图片,空中炸开的火球是那么耀眼,蒂雅更提醒她:“翻翻后面,我们出海的游艇也被海岸警卫队拦截了……”

杰奎琳丢魂落魄一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对美国宣战么?”

蒂雅没觉得这个词有多大气:“看保罗的意思,我们随时等待可能的命令,怎么做都可以……”

杰奎琳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我不会背叛美国的!绝对不会!”

蒂雅轻笑着摸摸自己肚皮:“那……就由不得你了。”

杰奎琳就现实一点:“我们现在去哪里?”

蒂雅守口如瓶:“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穿行在美国80号高速公里上的车队,混杂了多种型号跟不同颜色的车辆,前后距离拉得极大,中途甚至还有车辆进入旁边的休息区更换不同车辆跟随,让这支车队怎么都不容易被人发现,一路向着西北方向前进。

齐天林也在拿同样的话问麦克……

看着面色萎靡的刘易斯少将,再看看下面

起码超过三十具的尸体,耳机里面还有零星的枪声跟极端分子剿杀报告,摸摸兜里没了雪茄,齐天林才问出这句话:“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麦克轻轻摇头:“等待参联会的决定,我已经把这里的情况汇报给了他们,正在开会讨论。”

齐天林满带讥讽的指指电视机:“国防部长都多半是站在特里那边了,国会也给总统和军方授权了,你觉得参联会应该选择服从联邦政府和国会,还是继续保持中立?”又看看刘易斯少将,戏谑的拿步枪碰碰他:“你觉得呢?从内心来说你,你究竟是想站在哪一头?联邦政府还是民众的声音一方?”

刘易斯居然又恢复到军人态度:“我没有倾向,我只倾听授权!”

这下连麦克都一起鄙视他:“你早点怎么没有倾向,已经铸下这样的局面,你又说你不表达倾向了?”

刘易斯咬咬牙:“这样的局面,谁都不愿意看见,对不对?从军方的角度来说,我们都明白我们现在的症结在哪里,对不对?麦克!不要说你不知道!你别以为你已经成为武装承包商的CEO,你就完全离开了这个利益圈,对不对?”

麦克看着外面的天色,苦笑一下:“对啊,我们自己都是这个局里面的死结,不消灭掉我们这些死结,怎么都没法解开美国的症结……”齐天林好奇的想问是什么死结,但觉得知道多了未必不会被灭口,干脆乖乖的收嘴,可麦克却转头对他说:“你不是正在解开么?”

齐天林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味道:“啥?我?”

下面的军人和PMC们正在打扫场面,搬运摆放死伤者,有些大胆的民众之前也许是躲在房屋里,也许看到了莎拉劝服的过程,现在听完军人跟PMC的合唱之后,探头探脑的出来帮忙……天色尚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麦克索性一股脑和盘托出:“美国目前的局面,就是被自己打倒的,你认可这种说法么?”

齐天林使劲点头:“华国还没这个能力跟美国全面抗衡,我说的是军方。”要真来一场全方位的世界大战,华国真打不过美国,这点齐天林打心眼里里承认。

麦克和颜悦色:“对,就是军方,二战后艾森豪威尔离开白宫的时候,就提出了军工联合体这个概念,提醒美国人不要被军工联合体绑架国家走向,可他自己都没法改变这个现实,韩战、越战、海湾战争、反导系统、反恐战争,甚至包括二战,说到底,都是因为国防合同的大额订单营造出的军工联合体在主导,这些庞然大物,你已经在听涛山庄全面接触过了,美国的一切对外政策都是被这些

军工联合体牵着鼻子走,才会被越来越重的军费压力给压垮!”

齐天林眨巴眼睛不吭声,刘易斯苦笑:“东非第一装甲师沉入海底反应最大的你知道是谁?居然有人弹冠相庆,说三百多辆M1A2坦克沉入大海,他们就应该让国会马上授权重开艾布拉姆斯坦克生产线,又能带来巨额的生产订单了!”

麦克更是无奈:“你以为911是第一遭?引发美国全面介入越战的北部湾事件都如出一辙,全都是自导自演,我们都明白……”

麦克深吸一口气:“如果不是国内经济太不景气,你认为会没有大把的声音要求跟华国开战么?打成什么样无所谓,关键是要打起来,打起来才有消耗,有了消耗才有订单!不光是这些站在最前列的军工联合体,接下来才是第二排的战略型国家企业,从石油、铁路、通信、金融乃至一个卖口粮的承包商公司,只要能在自己的领域对美国发挥足够的作用,就能影响战略决策,甚至直接采取战略行动!你我现在的身份不是已经参与到直接的行动来了么?”

齐天林听懂了发问:“还有第三排没?”

麦克自嘲:“如果不是跟你一起坐第二排,我退役以后,就多半应该是去咨询集团,我这样没有家族产业的出路,没有特别的情况,是不会自起炉灶搞企业公司的,多半就是去某些智库或者院校、媒体、公关公司做咨询顾问……这就是第三排,能影响美国国策的政策区域……所以说到头,美国就是一个由无数公司利益构建起来大集团公司!恭喜你,你的重建集团乃至之上的绿洲集团已经无限接近这个大集团,也能跟美国有交流的资格和机会了……”

公司……国家安全或者国家权力公司化?

比私营化的冲击力来得更大!

那些所谓智库,咨询公司,譬如著名的兰德公司,PMRI公司的专家们各种看似合理的意见建议就真的是最合适最合理的么?错了!

无非都是代表他们身后各种公司利益的迎合专业化思维!

就好像齐天林做出的各种所谓作战专家表述,都是为了自己……

齐天林的脑海里似乎被点燃了一点新的东西,最近他一直在思考的东西!

美国之后的国际局势究竟应该怎么样掌控分布的问题!

真了不起,当年那个只想怎么找到叛徒的小兵,现在已经在思考这种东西了,不过好像他的确有思考这个的必要跟资格了。

所以齐天林伸手摘下自己的头盔,站起身来,在两名将军的目光中决定:“那……我现在就去五角

大楼,给国防部一个下定决心的帮助。”

麦克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对齐天林没有那种怀疑,似乎还多了点信任:“你想清楚了?”

齐天林点点头:“我自己是早就想清楚的,现在是脑海里面想透彻了未来,我究竟应该在哪里……现在我终于决定了,我会在美国!”

麦克笑了,不问其中思考的细节:“记得,我是你的总经理!”

齐天林笑笑,出门下楼来,把手中的步枪扔给另一名美籍员工,走近自己的SUV,果然看见外科专家已经在自己车厢后面做了个临时高危病房!

用一个鼓鼓囊囊的气囊把布伦罩在里面,老狐狸身上不单是挂着输液袋、输血袋,大气囊外面还附加了两个纯氧发生袋,其实已经不亚于外科主治大夫的卫生兵对老板敬个礼:“已经做完手术,能活下来了!是送回我们大楼,还是就近送医院?”

齐天林正好需要这个借口:“我来亲自把大人物送回我们大楼养伤……”看看布伦依旧在麻醉昏迷中,自己开车,两部大楼里跟出来的车辆尾随而去。

其实真是除了第34街到21街之间的区域受到局部侵扰,别的地方安静得很!

起码家族大楼这边,全力戒备的PMC们没有遭到任何外部袭击,等看见他们七手八脚从齐天林后面放倒空间抬出来的气垫子里面装着的是布伦,纷纷给老板奉承!

“他们的人出手炸了我们一间房,您就出马把他给拎过来了?!真是如同天神下凡……”这是马屁如潮的努米迪亚之流油嘴滑舌。

稍显老成的还是会担心:“会不会把中情局彻底拉进来,搞得太混乱?”

齐天林笑笑:“你们安排一下,准备八个人两部车,我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跟我去五角大楼!”

退役军人的大多还没到能自由出入五角大楼的地步,闻声大哗,嘻嘻哈哈就去做准备。

齐天林上了七楼,把持机枪和枪榴弹守卫这里的是僧兵……

他回来的目的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