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七六章 威胁

第一千四百七六章 威胁

其实从纽约出发,只是一下午的时间,车队已经进入了五大湖州地区,逐渐靠近了加大拿的边境一带,没有了纽约华盛顿的大城市繁华,更没有东海岸的密集,加上车队刻意避开了芝加哥这样的都市,周边尽是各种辽阔的自然风景。

美国查超速也是个比较有趣的事情,一般来说,这段路上的车大多都是一个速度,就都不存在超速或者低速,反而是某一辆车过高过低,才会被警察盯上。

所以呼啸而过的车队,几乎一路上都不停留,直到晚饭时间在一处天高云淡的高速路边休息区,居然有一大波崭新的车辆停着给他们更换,杰奎琳惊讶得不行:“早就做好了这种准备的?”

蒂雅不炫耀:“保罗的底子,你看清楚过?”

其实他们已经靠近威斯康辛州,大毒枭马歇尔已经在这片山高皇帝远的边境地区经营了好几年,随时保有能把人员送出国境线的能力,相比走空中跟海上,这条陆上撤离线路,才是最安全的。

更何况齐天林早就把廓尔喀和心腹小黑交给了马歇尔带进美国经营农场之类的防卫工作,这里才是真正不起眼的藏身之处。

不需要立刻离开美国,就藏身在美国国内,静静的看待未来走向。

不是什么豪华的大块头雪佛兰总统SUV,就是标准的农场皮卡或者越野车,四位老板娘和一个小秘书终于坐到一起,玛若还有表情多多扑进柳子越怀里的真情演绎。

杰奎琳就只能看着这四位交流了。

这辆七座越野车上终于有电视,看看外面天色已经黑下来,柳子越接了两个电话,就赶紧把频道调节过去:“他联系上我的备用演播厅了!”

当然,最主要是看齐天林的讯息。

打开柳子越给自己留下的平板电脑,选择一个距离家族大楼最近的星云传媒演播室,快速在电脑上把自己两部运动摄像机内容复制几份的齐天林,叫进来一名僧兵:“三个人,分开走三条线路,把这三份存储器,送到这个星云传媒演播室,叫他们立刻跟欧洲总部联络发送,全世界同步传播!”从网上传输在这个时刻并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有时候最原始的传递方式才是最稳妥的。

一名黑人,一名白人和阿拉伯裔的三名僧兵立刻更换衣服,快速的消失在安全通道边。

齐天林真的就回到卧室舒服的洗个澡,换上将军服以后,想想还是脱下来,重新穿上一身定制的三排扣正装,细心的把战刃跟战锤贴身卡在腋下和上臂内侧,再把两支手枪在腰间不同位置别好,准备好备用弹匣,才重新搭乘

电梯出现在一楼大堂。

等他磨磨蹭蹭站在五角大楼大堂的时候,就很了然的看见那座从天而降挂着四面大型军种军旗的建筑内,几乎所有军人都仰着头看大堂墙面很多面电视画面中,几乎同时都在播放的视频拍摄片段!

快速剪辑是绝大多数导播的基本功,星云传媒从美国有线电视网络合并过来的这些家伙是高手,根据齐天林的判断,他们给自己的拍摄画面加了音效,再加上删除中间那些不必要的无谓晃动和空余拍摄,整个内容显得相当紧凑。

中弹的母亲,拼命抱住自己的儿子……

抓着步枪站在身后一脸决然的孩子……

肃穆宽阔的中情局大楼,黑暗办公室里面微弱的灯光,短促晃动中的争吵,然后一片漆黑中的枪声射击,突然明亮以后拍摄周围一大片枪手包围的紧张画面!

镜头甚至在齐天林的脸上一晃而过,看见他挟持布伦的场景,听见他义正言辞驳斥周围中情局特工的话语……

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煽动语言,布伦真的没说错,齐天林现在已经习惯于第一时间占据道德制高点,甚至布伦当时有点配合他的一些言论,都显得他是那么的高大伟岸!

这不需要对国家忠诚与否,作为媒体从业人员,一旦发现这样具有爆炸性新闻特点的素材,几乎都会毫不犹豫的采播,特别是这些自诩为要对美国负责的美籍员工!

柳子越还是别有用心的调整过自己一些员工的岗位,比较激进的爱国主义分子的确能坐稳华盛顿一带的工作岗位。

所以这让齐天林从自己平时上班惯常经过那个安检口的时候,熟悉的军士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军礼:“将军!是您么?!”

齐天林看看比平日复杂得多的安检,点点头,好几名军士都列队了,安检都不需要!

只不过努米迪亚等人还是被拦在了外面,事态太复杂,整个五角大楼其实现在也很紧张。

也许就是安检口这边的动作被其他人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军人看见了齐天林,其实不用问,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拍摄者一定是他,看到他的军人无一例外都举起了军礼,凝固不动的朝他行礼注目!

画面还在继续,孩子拿着摄像头,跟在覆盖国旗的母亲遗体后方,听见齐天林站在陆战队兵营前面喝斥陆战队少校,等再听见孩子充满童音而愤怒的嘶吼时候,电视机前面的人有多少在落泪?

五角大楼里面,几乎形成一个极为神圣的场景……

似乎只有齐天林一个人在走动,所有军人都行军礼

注视他,注视他从旋转楼梯直接步行上五楼,无数办公室里的军人从内部网络上听说消息,都奔出来,挑空的五角大楼中庭这边的走廊上,挤得满满当当都是军人,都在给他敬礼!

不因为他是准将,更不因为他战力过人。

只因那画面中透出的人性……

美国人最喜欢烘托的这一点,在整段画面中展露无遗,等到画面转到莎拉等人纯粹的用军人的忠诚威慑叛乱士兵,控制场面时候,所有的军礼变成了雷鸣般的掌声!

军人们充满自豪!

故意不乘电梯,骚包的步行上楼,齐天林在五楼宽阔的长廊上,看见参联会和数十名上将,带着身后一大片肩上挂着星星的将领一起在鼓掌!

如果说之前叛乱军人的出现,让美军从不参政,绝不插手国内事务的神圣光荣形象遭到玷污的话,莎拉带着仪仗队的表现,却又瞬间把形象拉回来,重新摆放到一个极为崇高的地方!

几乎就是帮美国军方大起大落的重塑威望!

完全当得起这一大片四星级上将的掌声!

高级定制西服的特点就是在齐天林行军礼的时候,垫肩绝对不会显得局促,衣摆更是保持服帖:“主席阁下,重建公司已经彻底平息华盛顿地区的局部暴乱,我有具体详情需要跟各位汇报!”

这也是齐天林跟麦克不同的地方,麦克的退役其实是个假退役,他依旧跟国防部将领们保持紧密联系,但他终究还是个军中出身,绝对的按照军人那一套在行事,做好自己的工作,高层的事情交给高层来甄别判断决定,自己只要执行就好。

而齐天林却讲究个主动出击。

他不会坐等消息,他也没有那么多条例的约束跟不得逾越,所以尽自己可能的去影响改变某些进程,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参联会主席最近跟齐天林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无论前段在白宫开会,还是堪萨斯修宪大会的紧急会议,两人都混了个脸熟,伸手给齐天林握住,顺势两人并肩朝着会议室里面走的时候,身后所有将军都落后一点跟着走,他却压低了声音咒骂低吼:“保罗!你这是在逼迫我!”

齐天林也热情的握住上将的手,声音也很低:“不然呢?我付出这么多代价,特里已经决定让我当个垫背的尸体,那我就只有站到他的对面,不然我就是这次叛乱的发起者,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陆军上将温特将军咬牙切齿:“那我现在就不能遵从总统的命令了?”

齐天林耸耸肩:“全国民众已经愤怒了吧?我只是告诉

大家事实的真相,那就是白宫跟中情局串通发起了这场叛乱,海军陆战队的少数部队擅离职守协助了极端分子,这就是事实,你觉得你假如还站在总统那一边,事态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呢?”

温特的手上都握得紧了一些:“内战!你特么的难道想我亲自来宣布美国内战爆发么?”

已经走到美军五角大楼最高层会议室了,齐天林跟温特在转身:“笑笑……要让大家觉得你是识大体的,你在特里面前不也是做到了不参政不干涉么?但现在显然是需要顺应考虑民意,也要看看我走上来时候,军人们是什么样的态度!”他自己脸上就带着沉稳的笑容,声音都是从嘴缝侧面出来的。

温特也笑,声音更是隐秘:“华尔街怎么样?”

齐天林透底:“罗斯柴德尔家族早就跟我谈过了,他们同意换个新的制度,的确大多数公司已经被联邦更迭的修宪提议吓的魂不附体,但显然有些人认为这是个大好机会可以捞一把,军政府不是问题,他们在世界各地没少跟军政府打交道,但是……你接下来说出的话,引起起义和内战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如果真爆发内战,现在美国最后剩下的那点资产也会全部完蛋,而且如果最终起义或者内战是特里这边失败……你一定会被我亲手吊死在五角大楼门前那根电线杆上!”这不是恐吓,更像是在描述一个战火纷飞未来的黄昏晚景!

上百位将军正在入座,外围一些校级军官多半都是某些特种部队或者分支机构的领导人,可以说美军最强力的管理层都集中在了这里,他们迫不及待的坐下来看着台上光彩耀人的英雄跟参联会主席,齐天林却面带笑容的在威胁实际上全球最强军队的掌门人!

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