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七八章 没想到

第一千四百七八章 没想到

不是星云传媒正在大热的新闻频道,更不是其他电视台,而是平日最不起眼的政府专用频道,那个惯常拨给听证会或者议会会场的沉闷频道。

画面锁定在还是乌烟瘴气吵架的国会。

但频道下方滚动着一条不停重复的文字新闻:“五角大楼发布国防部最新动态:参谋长联席会主席温特上将宣布,因为总统特里涉嫌参与策划军事政变,他无法接受现任总统关于军事指令的安排,宣布辞职。”

黑格尔手指屏幕:“路上就听说了……”他在五角大楼的眼线比威廉还是要多一些,毕竟当了好几年的防长,还一手主导了国防部的改革,实打实的扶起来一些自己人,要不是赫拉里下台,他还在延续自己的进程呢。

特里的脸上已经没有表情,有些呆滞的看着屏幕下方的字幕:“造谣!传递的都是虚假信息……这样的字幕是谁在控制?中情局?绿洲还是重建?难道FBI也要背叛……”

黑格尔明显的看见两位议会领袖的脸色有变化,他就轻摇一下头:“应该是真的……”切回到星云传媒,果然这边的镜头已经转到国防部,想来这边的影像资料传递有个流程,反而应该是在事件发生以后才转到民营电视台,事态已经发生过去好一阵了。

一阵闪光灯之中,温特站在新闻发布台,面色苍白:“这是个很不负责任的选择,但身为军人,服从是天职,如果身为参联会主席,我就必须毫不迟疑的接受总统阁下要求的命令,而现在……如果美国人民决定行使宪法赋予自己的权利,作为军人,我只能向人民敬礼:‘遵命!’”

如果光是温特这么说,那也就罢了,这位宣布完自己辞职的时候,他身后明明就站着十数位四星上将,一同敬礼,显然就是表明这些美军顶级将领在面临全国民意和白宫相抵触的时候,选择了中立,起码是选择不会阻挠自己的部下或者民众顺应修宪民意。

特里的脑容量估计已经不够用了:“他对谁遵命?他是军人!不对联邦政府负责,对谁遵命?保罗?!”跳起来愤怒的模样分明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可刚才镜头刻意的在一长排四星上将中做了个每人半身特写也就罢了,最后那个站在队尾的,居然是穿着西装的齐天林!

唯一一个穿西装的,还只是个准将,站在一长排上将队尾,却一模一样的在敬礼!

联系到之前已经公布的运动高速摄像机拍摄画面,那都是齐天林出生入死的画面,现在却让他跟这一大帮四大军种的顶级将领一起敬礼,很容易就会让人感觉之前那些行动,这些将领都是支持的!

坐在总统的位子上,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绪,黑格尔再次看见两位议会领袖的表情对视了一下,他想想居然说了一句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话:“总统阁下,我建议您尽早离开……”

特里更加愤怒,可他面前那个一直不哼不哈的汉默尔也慢吞吞的开口:“我也这么看,总统先生,这是民意运动……您知道如果逆流而上,对抗全国已经汇集成洪流的民意,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个时候的民众已经逐渐失去理智,企图对抗这种民意,你信不信民众会冲进白宫里面,真的把这间办公室里的人撕成碎片……或者加上点沙拉酱,生吃了!这在史书上是无数次发生在各种文化背景的现实情况中……”

其实特里这时的愤怒更有可能是害怕,对现实的害怕,头发有些蓬乱的呆滞在那里,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一切,好像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甚至不惜低头人檐下,给赫拉里当副手,才终于等来了扶正的机会,却比赫拉里更加耻辱的要失去?

身体似乎凝固在那里,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特勤局总统卫队鉴于今天的复杂情形,打开了备用的探照灯,在白宫周围加强了扫视,却给人一种这里似乎就好像是监狱的暗示!

看着呆呆站在那里望着窗外的特里,再次对视的参众两院议长微微点头,一起起身:“我们也要回到国会山控制局面,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特里恍若未闻,首席顾问就跟个秘书似的起身送客,却没想到议长各拉一人,把黑格尔和汉默尔带出去了,首席顾问以为是帮特里腾出思考的空间,自己也拉了罗比威廉防长跟着出去招呼其他幕僚。

却未曾想,四个男人走到白宫外围的草坪上时候,参议院议长突然开口:“黑格尔……你来接班?”

黑格尔毫不意外,但却轻笑着摇摇头:“我还要自备沙拉酱?”

众议院议长更直接:“就你们两位搭档,黑格尔做总统,汉默尔做副总统,把这个过渡期平稳的进展过去?”这貌似看上去是个不错的组合,黑格尔有做防长的经验,对外关系和军方都能契合得比较好,起码在这个混乱的阶段,能保证军队的稳定,汉默尔是学者,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派系或者利益纠葛,更容易获得民众的信任。

汉默尔居然也摇头:“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或许国家的进程还会在联邦共和体制上面停留一下,今天这一出,实在是太过损害联邦那为数不多的公信力,未来已经不受控制,我提醒两位,最好赶紧宣布特里不合法,不然国会山就会跟白宫一样,成为民众泄愤的焦点!”

站在

白宫面朝华盛顿纪念碑的草坪望出去,之前散布在草坪上请愿的宿营民众已经不见了,只有几道雪亮的探照灯在警惕的扫视周围的街道,如临大敌的特勤局安保人员正在加强巡逻,看上去的确很平静,但所有人都应该想得到,这几乎是暴风雨之前暂时的宁静,最近在华盛顿聚集了数万请愿的民众,再加上整个华盛特区西部居民因为中午的暴乱,大量拥挤到城市东部和东南部,要等到明天真的事态平息下来,才会逐渐返回,那个时候……

现在很多社交网站跟手机短信上面都在呼吁明天一早来白宫外面示威,来包围白宫,抗议暴君暴行……

网络上面早就爆棚了!

更不用说全国各地的民众明天一早还会酝酿出什么政治运动来!

两位议长第三次快速对看一下,点点头转身招呼自己的随从,马上返回国会山。

之前没有太多交集的黑格尔和汉默尔剩在草坪上,一个是前防长,一个是纯学者,都没有保镖随从,都左顾右盼了一下,相视一笑开口同一个词:“保罗……”

然后都愣了一下苦笑,黑格尔摇头:“保罗还真是无处不在……怎么样?有空一起走走,这周围……好像就保罗的大楼近点,也安全,我们过去喝两杯,我知道他那有点好酒。”

汉默尔也许才是布伦说的那种思想家,只会惴惴不安的担心美国会走向何方,对黑格尔表现出来跟齐天林的惯熟很警惕:“你也是他的盟友?”

黑格尔目光奇怪:“盟友?是我帮助他在美国军方步步高升,甚至结识布伦乃至特里先生的,我从未低估这个国际投机者的眼光,白宫这艘大船已经搁浅,我们必须要组成自己的舢板来自救了。”

汉默尔不说话陷入了思考,但同意了黑格尔的邀请,两人慢慢步行离开了白宫戒备森严的区域,甚至还有外围的拒马跟掩体,再走不到三百米,却看见另外有人在构筑沙袋掩体,而且就凭汉默尔这当过兵,黑格尔好歹也当过国防部长的资历,一眼就能看出来掩体是朝着白宫方向建立的。

黑格尔有点惊讶的试探开口:“你们是……?”

搬沙袋的家伙毫不隐瞒:“武装承包商!我们是重建公司的,为了防止明天华盛顿陷入巷战和民众浪潮,现在就必须阻断重要街道……有问题问我们公司老板!保罗!知道吗?英雄!”这个估计以前最多也就是个军士长的退役特种兵认不出昏暗路灯下的这个男人没准儿就是以前自己的国防部长,口气很自豪。

黑格尔看看长长的主街道,有车辆在忙碌着往这边运送沙

袋,到处都有人在搬运这些东西,仔细再看看分辩一下,有些放心:“对……这些沙袋的分布,应该是防止人流示威游行,就算能走,也只能降低速度……专家,就是专家,现在白宫和国会都没有人考虑这个问题了吧?”

汉默尔在皱眉头:“你不觉得他才是最大的获益者么?这算什么?国家公司化?他在代替国家做防卫政权的工作!这原本应该是军队或者警察的工作,让他这样一个武装承包商来做?!国家安全战略绝不能被公司绑架,之前的美国已经被军工联合体,大量的公司给绑架了,难道美国付出可能分崩离析的代价,又要进入另一种绑架?!而且还是一个涵盖了传媒、政治、军事和商业经济的超级垄断公司!”

黑格尔吃了一惊:“你说的……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步行的两个男人,已经顺着街道来到了大楼前,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去,就算是跟齐天林谈谈,他们也需要了解这个已经称得上寡头的家伙,对未来是怎么看待的……

只是没想到齐天林没在,他们意外看见的是布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