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七九章 不是空穴来风

第一千四百七九章 不是空穴来风

就好像打败美国,肯定不会是在军事战争中正面对抗一样,要击垮现今的美利坚合众国联邦政府,也不是在白宫。

巨人倒下的原因多半是因为自身出了问题,而白宫现在根本就无法控制和挽回整个国家内部发生的事情。

齐天林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主动出击,把最后一击重重的击打在国防部,这特里政府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身上。

利用军队制造军事管制的局面,力图在修宪运动风起云涌的浪潮中逆流而上的企图,深深的分化了军队、民众对当前政府最后一点支持的力气。

甚至连特里身边仅剩的盟友都在掂量离去……

齐天林并没有马上离开五角大楼,而是回到自己那间小办公室,泰然自若的打开大门坐在那里看书,一本英文版的《海权论》看得他气定神闲。

在如此瞬息万变紧张的时刻,连温特这个刚刚宣布辞职的参联会主席,都还跟其他将军一起,留在会议室关注任何来自华盛顿跟世界各地消息的时刻,不得不说,齐天林这种架势,其实给不少“刻意”从他门前经过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期间他甚至都没有接一个电话,没了秘书的他,连给咖啡杯续杯,都是自己拿着杯子到走廊上的,照例更是在他经过的地方,都是敬礼一片。

直到两小时后,四楼的军方大佬们终于派了个少校来通知他:“国会出消息了!”

不用上去看温特的脸色,齐天林端着咖啡杯就靠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能看见走廊墙面挂着的平板电视几乎都锁定在同一个频道,内容也非常清晰……

众议院议长脸色严峻的站在那个代表美国立法权的席位上宣布了一项对总统的临时弹劾议案!

鉴于总统串通中情局,纵容利用极端右翼组织和部分哗变的海军陆战队,在华盛顿实施了暴乱行为,造成目前数百人罹难的局面,虽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极端分子,可死亡人数跟事件性质在美国历史上来说也算是相当严重,现在证据确凿,军方更是明确的表达了对总统的不信任,所以众议院经过审议,做出弹劾特里总统的议案决定!

就下来通知齐天林的这么一小会儿时间,弹劾案就已经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简直神速!

接着就要在参议院通过,画面上正是参议院在煞有其事的宣读弹劾案,看这架势,啰里啰嗦估计要拖到午夜以后才宣布投票结果。

但不管怎么样,很显然一直把国会和白宫绑在一起的联邦政府中,现在国会已经抛弃了特里,接下来白宫也不属于特里了,按照这样的形

势,更换白宫主人是最好最简单的办法,起码目前相对来说最好的……

齐天林脸上没表情,少校还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的反应,所以只用一条腿支撑的齐天林随意:“怎么?还有什么事情?”

少校脸上的表情其实很崇拜:“将军们希望您回到……新总统的身边,在这个复杂的阶段,保证总统安全,军方现在不便出面。”因为实际上国内现在是没有军事行动的,白宫特勤局和国土安全部乃至联邦调查局跟中情局都不可靠,军人再参与就显得格外敏感,所以还是承包商最好用。

齐天林才略微有点惊讶:“新总统?我很熟么?”

少校压低了声音:“根据国会打过来的电话,他们认定由黑格尔先生接任新的总统职务……但是他好像不愿意接受这个职务,而且……他现在在您的家里。”

齐天林算是明白军方大佬们为什么不直接跟自己说了,首先他的体量其实也太小,只是因缘际合在各种力量之间盘旋,让美军大佬来求他,还不至于,更何况他之前还摆了温特等人一道儿,人家真没兴趣跟他谈;

其次还是军人现在真的很不适合出头,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因为担心干扰国家政权的民主性,各方都非常忌惮参与到国内的行动来,所以现在只有眼巴巴看着的份儿,这点跟很多亚非拉国家有很大区别,欧美国家的军政各方还是非常能恪守那些基本的法则。

不过黑格尔在自己家,齐天林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想想点头,放了咖啡杯把桌面上的书放了个书签就穿上外套出门,出门前看看自己这间在五角大楼的小办公室,心里很有点揣测,估计自己是再没机会坐在这里了。

算是人生的一段经历。

这次就不到地下车库,从大门堂堂正正的出去,努米迪亚一伙儿人原本以为可以牛皮哄哄的在五角大楼里面得瑟一回,结果还是给拦在了外面,但也没闲着,蹭着接待室的电视,把刚才几小时发生的事情都了解了,看见老板就嬉皮笑脸的敬礼:“波士!您要是当了防长,可得把这大楼的安保工作给我们公司!”

齐天林哈哈大笑,登上员工滑过来的车回家。

老实说,上楼的那一小会儿,还有点伤感,因为原本回到这里多少都会有女主人在等自己的,也不知道老婆她们现在情况怎么样,还不敢频繁联系,但刚刚走进电梯,他的手机就响了,很奇怪的是布隆伯格:“你在华盛顿?”电视上不能看见么,真是白问。

齐天林直接:“什么事?现在局势很微妙,你跟我联系也未必是好事情哦?”

布隆伯格嘿嘿笑:“我们是政治伙伴,别忘了……弹劾总统,就意味着马上应该有新总统宣誓就职,记住我们在第一时间应该互通有无,譬如现在……我就知道有一架私人公务机,刚刚从华盛顿机场起飞离开美国,马上就会有人宣布特里总统辞职。”

这才是**裸的做政治交易,齐天林一下就明白布隆伯格暗示的是什么,也许这个靠经济商业情报起家的家伙有自己的圈子,当然能知晓一些特殊渠道的事情,唔一声投桃报李:“现在据说是黑格尔先生在等着宣誓,但……我马上跟他在一起谈谈,还没见面,电梯到了!”

布隆伯格干净利落:“纽约州!会有你最大的回报!谢谢!”那边就挂了电话。

齐天林刚把电话放进兜里,电梯门滑开,就看见黑格尔和汉默尔坐在七楼的开敞式宽大古典风格会客厅里看着柳子越留下的那一大片电视墙,一名亲卫正不厌其烦的按照两位的要求转换各种频道给他们,黑格尔一眼就看见了齐天林,扬扬手里的酒杯:“不打搅吧?”

齐天林笑着过去接过亲卫手里的大型液晶遥控板,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三个男人呈品字形分布,亲卫就给老板奉上水晶方樽酒杯和一盒雪茄,消失了,汉默尔手里也拿着酒杯,琥珀色的酒液摇晃着但明显没什么心思喝,看一眼齐天林:“现在局面……你很满意?”

齐天林摇头:“你放心,我会尽我一切可能,不演变成日本的模样。”

汉默尔居然哈了一声:“你这口气倒是不小。”

齐天林笑笑:“鸡鸣狗盗之辈,在某些时刻,也能起到关键的作用,好比今天我去五角大楼,不也促成了军方下定决心袖手旁观?”

汉默尔居然知道鸡鸣狗盗这个典故,还给黑格尔解释了一下,说是自己在华国讲学时候听说的,黑格尔帮齐天林肯定:“军方必须稳定,这点是没有错的,如果军方介入了国内的这些纷争,国防调动空虚,反而才会给外国势力留下可乘之机,现在所有的变动才能限定在美国自身之内。”

齐天林放下遥控器,搓搓手解释:“我就是这个态度,美国的政治变动是美国民众自己的事情,我会尽可能协助防止外部力量参与,特别是华国和俄罗斯,您……”他的本意是跟这位未来总统沟通一下。

可汉默尔再次打断了他,今晚他对齐天林的态度,明显就没有之前在绿洲号上那么好了:“我现在认为你才是对美国最捉摸不定的外部力量!而且现在国内的形势,也绝不是四平八稳的等特里下台就能平息和顺畅的……变革

是非常不受控制的事情,什么样的结果都可能发生!”

黑格尔也好整以暇:“保罗……说说吧,你究竟怎么看待美国,什么样的态度才是你现在最真实的态度,这将决定我们之间的互信。”

齐天林索性两人一块说了,他对汉默尔这种学者型的智囊可从来都没轻视的态度,只是眼前黑格尔可能走上总统的位置,的确让他有必要解释清楚自己的抉择,所以先转身对着汉默尔:“还记得绿洲号么?我们乘坐在日本到美国的太平洋上,今天中午被导弹击落了……布伦先生安排的,美国方面其实从来就没有认可过我,纵然我是外籍准将,也担任过两届白宫反恐顾问,还正好就是您两位分别推介的,但实际上美国……包括你们在内,从未完全的把我当自己人,对不对?如果为了美国利益,是随时可以牺牲掉我的,所以你们,或者目前的有些方面才乐于选择我,因为我如果被牺牲,成本代价是最低的……但我要告诉两位,我是花了大力气在投资美国的!我希望我的未来能跟美国一起共存亡,甚至我还能为美国提供大量的资源,非洲资源!前提是美国真的把我当自己人,就算我的座机已经被击落,我现在还是这么决定!”

看来齐天林要把自己的根基放在美国,这个想法真不是空穴来风了?

但他不是来搞垮美国,帮助祖国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