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80章 牺牲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牺牲

就利用手边的液晶遥控器在电视媒体墙上点了几下,平时跟几位太太没少在这前面讨论,操作很娴熟了,之前分成很多个小电视台的格子画面不见了,一大张美国地图分成彩色各州板块显示在整张墙面上,两位美国人对看一眼,显然觉得保罗早就对美国有觊觎之心?

却未曾想到,画面上突然就弹出一个卡通汽车人,还是Q版的那种,憨嘟嘟的得意洋洋在地图上到处跳,每一处就弹起来一个穿着蓝领工作服的小卡通人,各自举着一面旗帜,上面标着不同的数字,显然就是各处的汽车工业价值或者产值,接着就是另一个女版的小仙女模样,拿个魔术棒在美国各地点来点去,出现一个个小精灵,也拿面小旗,上面标注的就是面积。

让两个美国人的警惕之心不由得放缓一点,齐天林居然有点囧:“我太太搞的,她喜欢这样轻松点……喏,这是我的家族陆续在美国投资的汽车产业和房地产,这种投资目前总量,因为这些汽车企业,总量已经达到230亿欧元,全都是实体投资,我打心眼里不喜欢虚拟经济……我不否认我现在有不小的资产,但我也不会拿我的投资打水漂,两百多亿欧元足够我在非洲再打下几个国家,或者跟俄罗斯甚至华国建立更好的合作关系,而不是今天这样,被栽赃陷害是我的武装承包商发起暴乱,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被中情局局长亲自下令炸掉我的家人座机……你们应该感谢我有缜密的防备,不然事实一旦铸就,我铁定会不顾一切的报复,不惜用恐怖主义在美国大陆报复!”

前面的话已经让黑格尔舒展开的眉头,后面又皱紧,汉默尔反而一直不为所动:“你是在掠夺美国的财富,我没有看见你的做法对美国的未来有什么帮助。”

齐天林耸耸肩:“我再说一遍,我不会谋求自己在美国有任何的官方职位或者经济金融方面的操控,我只想做一个踏实的投资者,投资美国,投资一个安定平稳发展,当然最好是在脚踏实地的正确轨迹上运行的美国,那样的美国是最有前途的,所以我比很多人都更希望看到美国的平静,这才是我这些天一直要在美国的初衷,当然,今天如果我不出面做这些,也许我就是牺牲的那个,而不是现在已经匆忙踏上公务机逃离华盛顿的那位特里先生!”

显然坐在这里的两位还没得到这个消息,都有点惊讶,又在意料之中,汉默尔还想说什么,黑格尔伸手阻止了:“你跟吉奥治他们有什么协议?”

齐天林坦言:“为军工联合体,我和我的伙伴们投入了超过一百四十亿欧元,跟上面我的经济投资无关,这一切除了获得

他们的认可,也是为了保证美国最根本的制造业生存下来,躲过这一场灾难般的变革。”

汉默尔有点喃喃:“对啊,灾难,谁都说这些军工联合体是组成美国现今状况顽症,但直接砍掉他们,跟当年苏联解体时候砍掉的那些领先科技项目一样的可悲,直到现在俄罗斯都再也无法恢复到那个高度!”

黑格尔不跟这文人的思路走:“那好……这基本说明你已经得到了军工联合体的认可,吉奥治倒下了,他们的架构还在,依旧会是美国的基石,犹太财团呢?你知道我对犹太人不太感冒的。”在美国金融经济界,的确无法绕过这群最贪婪的家伙。

齐天林和盘托出:“罗斯柴德尔家族和我在伦敦已经达成协议,会处在合作而不是对抗局面中,中东、德国乃至欧洲的财团我也能斡旋,保证他们能一起抗衡俄罗斯跟华国,起码在美国这个需要休养生息和调整的阶段,不会毫无抵抗力,不用拿日本那样的岛国情况来比较。”

看见了明确的国际承诺,黑格尔直接:“你希望得到什么,我说的是直接的东西,不是现在这样虚无缥缈的未来投资!”

齐天林活学活用:“纽约州,我希望布隆伯格成为纽约州的州长……”

黑格尔显然从他这句话里面听出来什么:“你认为我有这个权利?”

齐天林放下遥控器:“五角大楼通知我回来,议会已经安排你在尽快的时间内宣誓就任新总统,所以要求我现在作为你的贴身安保。”

黑格尔抽抽脸笑一下:“我不会接受这个总统职务的。”

这下轮到齐天林有点惊讶了:“为什么?你不是有很多对这个国家改造的想法么,我现在已经尽可能的跟各方达成妥协,前提就是要让美国恢复生机,所有集团利益都放到后面去……”

汉默尔估计一个人在旁边真喝了两口威士忌,有点发文人癫:“利益!哼哼!只要利益出现你认为这些利益集团会按捺得住么?你有什么条件去制约他们?你才踏入这个圈子阶层几天,深厚的东西哪里是你现在就以为搞清楚了的?”

黑格尔居然做了个无奈的鬼脸,才跟齐天林说:“我现在去接手做总统……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我该说什么?号召美国团结起来,重建美国?这都是口号,没有什么实质性能触动美国民众的心,这样的总统……只会把我也拖下深渊,根本无助于解决当前的局势!”

说到从政,齐天林当然就是菜鸟:“那……您有什么思路?现在没有宣布特里辞职,估计就是在等你的消息?叫我回来跟你谈,估计

很快也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黑格尔脸上终于有点他这种老政客应该有的狡黠:“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坐在这里的原因,第一表现我们跟特里是没有关联的,第二就是就近让他们容易找到我……当然就是等他们来谈条件。”

汉默尔烦死人的插嘴:“还叫我参与当副总统?你知道我们现在当总统,跟当年的戈尔巴乔夫有区别么?充其量也就是个叶利钦的局面,难道我还要给黑格尔当备胎?假如形式继续恶化,就把他推出去辞职谢罪,我又顶上,如果我俩都熬不过去,又再上两位来表演?这都无济于事的!”

齐天林虚心求教:“那应该怎么做?只要能协助,我尽我所能,当然前提是,别再把我放在那个替罪羊的候补席上。”

黑格尔玩弄着手里的就被,透过酒液看着墙面的美国版图,好一会儿才开口:“首先……就是必须改变白宫或者总统这个称呼的方式,这是最容易获得民众好感的手法,不能再用联邦政府的名义,应该是新的国民大会或者别的什么称谓。”

齐天林兴致勃勃,这种事情他经历得可比这两位多得多:“临时国民大会?你就说自己是个过渡看守政府,等待全国平息下来全面选举新的政府形式或者邦联?没准儿这个阶段能拖个一两年,事态就没有那么尖锐了?”他自己不光在北非多次搞这种把戏,日本不也还兼了个临时国民大会代表的头衔?

黑格尔点头:“这是一个,其次就是必须召回所有美国在海外的驻军……让航母全部回到港口,停止这种向外扩张的局势,回到孤立主义时期的美国,美国再也不管国际上的事情,现在要潜心经营好自己的本土了!”

齐天林得按捺住自己大喜的心情,故作沉稳:“主要是日本和德国……日本就算了,已经没多少油水,我可以事先把这个消息放给德国人,尽可能让德国人付出点好处,才体体面面的宣布撤回,美国在这个阶段也能尽可能的得到补偿!”

汉默尔参与进来讽刺:“怪不得!你就是这么左右逢源得好处的?用美国的利益换取其他的好处?”这文人就是有点小愤青的感觉,跟黑格尔这纯政客不一样,但之前的汉默尔没有这样啊,估计还是喝了点酒,加上美国当前的局势让他有些心急如焚吧?

所以齐天林态度好,不跟他生气,还伸手帮他再添点酒:“事态不以我们某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在事态发展的过程中,尽可能利用这些不对称的环节获取利益,我觉得没什么罪恶感,这对美国当前也是最有益的……”

黑格尔就不理这已经有点

借酒浇愁的家伙:“首先是要明确同意这两点,然后国会也要跟着降低对国家的掌控,淡化联邦政府的存在,才有可能借助这个过渡阶段为美国获得喘息的机会!”

齐天林回归理智一点:“你……觉得国会会同意你提出来的这三点要求么?”他的直觉告诉他,国会对于这部分的诉求估计还会拖延,特里要不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国会都不会舍得放弃,而现在毅然决然的放弃,更说明国会为了保证自己还能是这个三权分立国家最强一环,不惜拿行政权来做牺牲,别看美国历史上有过好几次弹劾总统案,其实每一次都是直接逼得总统辞职,还没有哪位总统真的是咬住宝座不放,敢跟国会硬撼到底的。

齐天林刚说完,遥控器上就传来一声蜂鸣,一按键,安保人员的声音传上来:“老板,有三位先生在警察的陪同下过来,说是国会的,要见黑格尔先生。”

真的来了……

黑格尔却笑笑放下酒杯:“让他们上来吧……你也可以去看看你那位住客,他现在在富氧舱里面,我们刚才谈了谈,还是很有裨益的。”

布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