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八一章 中断

第一千四百八一章 中断

齐天林其实没有把布伦软禁或者隔离起来,交给自己的外科卫生兵时候,也只叮嘱他们保证安全,尽可能抢救,所以贵为中情局长,起码也是前中情局局长,还是不限制前国防部长去探望的。

齐天林在电梯口看见一大队人马荷枪实弹的过来,示意自己的美籍员工把所有持枪者隔离,对来见黑格尔的人也搜身检查:“我们是的确获得了五角大楼的授权,切实保证黑格尔先生的安全,所以不要介意……”对方也很配合,黑格尔倒是看检查完毕,才说自己也认识这三位议员,几人就走进独立的会谈间密谈,齐天林识趣的不去搀和,而是靠在布伦的病房门口。

依旧还是个鼓鼓囊囊的塑料气囊,把布伦装在里面,虽然带着呼吸器,但估计也是为了营造无菌环境,毕竟现在可不是随便送到哪个高级医院的事情,说不定还要不停转移地方,下一步等待布伦的,也许是审判席还是监狱,又或者民众的唾弃跟咆哮?

齐天林看着这个十多个小时以前,还在下令杀害自己亲人的老者,却激不起什么愤慨之心来,也许是没有形成既成事实吧,自己一贯的小心谨慎还是保证了家人的安全,而他现在心中的一些谋划,让他对这个宁愿抛弃一切,也要挽救国家利益命运的老狐狸,有那么一点点共鸣。

也许是有感应,面色枯槁的布伦慢吞吞的睁开眼睛,同样凝视着气囊罩外面的齐天林,皱巴巴的皮肤在**,似乎看懂了一两米外齐天林眼神中没有什么怒火跟敌意,夹着监视器和输液管的手指在弹动,艰难的伸手指对齐天林勾勾。

齐天林笑笑,伸手从气囊上两个无菌操作手套口伸进去,把一个喉结通话器和助听器给戴在布伦的耳喉上:“能活下来么?不恨我打你这枪吧?”

布伦居然也有笑意:“我不是也炸了你的座机?扯平了……事态如何?”

齐天林拣紧要的给他说了:“那边已经来了三位议员正在跟黑格尔谈,我也把我的态度跟黑格尔表述得很清晰,我想做个投资者,类似当年罗斯柴德尔家族那样的投资者,但我不试图掌控局面,只赚钱……”

布伦收敛笑,慢吞吞:“局面……也许到了一定阶段,就不是你说不想掌控就不掌控,你的势力,利益团体,野心和局势也许都会逼得你去掌控,这种保证是没有意义的……但现在,美国终于能安顿下来,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齐天林又靠回到门边,扩音器和麦克风能保证交谈的便利:“值得么?为了这所谓的爱国主义?”

布伦看着他:“我现在终于相信……你才是最冷

酷无情,纯粹追求利益的那种人,你不懂得什么叫信仰,宗教、国家、传统,在你眼里都没有利益来得重要,你甚至比犹太人还要绝对的利益主义,起码他们当年投资美国,还是为了以列色建国,你呢?你究竟是为什么?就是为了不断累积财富?”

齐天林轻描淡写:“无知者无畏,没有信仰的人也是最可怕的,所以你就不应该选择我当替罪羊,只要有利益,我就会持续不断的维护美国,你说对么?”

布伦不否认了:“我已经把这个态度转述给了黑格尔,你是个可靠的合作者,起码当前是个可靠的合作者……他们会信任你的。”

也许从这一刻起,齐天林才真正地被接纳,被美国精英阶层的统治者们接纳,一方面有些迫于无奈,另一方面,齐天林也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齐天林的脸上没有喜色:“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布伦多说点话,似乎精神头还好点:“大乱以后才有大治,我的初衷只是想把这个大乱控制在可控的范围内,你是个变数,过早的拦截了这个动乱……美国收回国外的军事力量是必须的,对内才能保证稳定,但美国在国外的众多利益却需要保护,你来填补这个空当吧。”

这一点倒是跟齐天林的思路不谋而合:“我打算……去找联合国谈谈这件事。”

布伦的眼睛都亮了,齐天林自己描述:“以前不是北约或者美国来为联合国维持秩序么?华国现在也在悄悄的占据这方面资源,更不用说俄罗斯这种根本不服从联合国的刺头,美国除了动用经济制裁,联合国制裁都没有什么效力,美国国内调整,那么国际上就需要一个稳定的空间,我希望能用武装承包商作为联合国行动力量,只要获得联合国授权,我来为美国和北约国家压制俄罗斯跟华国的蠢蠢欲动!”

布伦居然有点激动了!可惜他的身体显然不足以支撑现在情绪,刚动了一下头部,就差点晕厥过去,但还是坚持着探头:“对!对!你负责行动人员,中情局给你提供情报支援,国家侦察总局,国家安全局都能为你提供资源,用联合国的名义搞特种作战,又没有国家的顾虑跟忌惮,彻底的在这个阶段把俄罗斯跟华国的气焰打压下去!”

齐天林笑着嘲讽:“你还是信不过我,不把情报机构给我,不过我不在乎,布伦,我一直的态度都是开放的让你们来参与我的一切,所以不用怀疑的我动机,我的利益在国际第一武装承包商,我的防卫公司应该是联合国御用承包商,对不对?这是我的目标,但我的行动权都在联合国的授权之下,也就是美国

或者北约的授权之下,这样该放心了吧?我总不能变成全球人人喊打的恐怖分子?”

这不亚于对美国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以前担心的撤回全球海外军事力量,将会对美国的全球利益造成多大的伤害,对美国的盟友造成多少伤害,现在都可以用这种偷梁换柱的方式来解决!

这更不亚于为联合国打开一条平坦的大道!

以前的联合国总是被美国操控,名不副实的结果就是大家把联合国变成了勾心斗角的菜市场,而不是国家无政府主义状态的终结者。

在美国消退以后,华国跟俄罗斯肯定会跟欧洲某些国家争夺这个联合国话语权,没准儿结果就是谁都得不到联合国,联合国这个当年为了和平解决危机,处理国际间事务初衷而设立的全球性国际联盟就会彻底成为摆设,这在当前是个极为不可预知的危险情形。

但假如联合国获得一支常规武装力量,表面上不代表任何国家利益的武装力量,是不是能扭转这样的局面呢?

更何况这个提议肯定会获得北约以及大多数欧美国家乃至非洲国家的同意……齐天林心底明白,多半也能获得华国和俄罗斯的同意,联合国是求之不得的!

当然,这也不亚于打开一个罪恶的欲望之盒,再一次把美国那种国家战略公司化的模式,推向了联合国,把联合国事务公司化,一家私人承包商公司就能获得前所未有的权限!

在联合国旗帜下,向世界各地伸手的世界警察!

那个时候就关键要看这家私人公司老板的情绪了!

布伦瞬间的激动之后,显然也意识到美国如果协助齐天林获得这样一份权力或者说合同,会变成什么样的巨无霸!

突然就有点沉默了……

齐天林不吓唬伤员:“目前事态基本稳定下来,我就离开美国……免得你们想东想西,如果你需要到国外休养,非洲大把地方给你挑选。”

布伦睁开眯着的眼睛:“你去哪里?”

齐天林卖关子:“给你们一个可靠的心态证明,帮助你们下定决心!”

布伦长叹一声:“如果黑格尔谈完了,帮我叫他来见个面……你……好自为之吧!”

齐天林沉稳的笑笑,点头出去了。

这一夜,对于整个美国来说,几乎都是不眠之夜,所有关心美国事态的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

二十四小时不到,华盛顿突然爆发局部极端分子暴乱,裹带海军陆战队协同制造混乱,又奇迹般的被保罗和海军陆战队仪仗队

给平息,中央情报局涉嫌参与阴谋叛乱,参联会主席把这一切定义为军事政变,总统发起针对美国民众的军事政变,所以他代表军队表示左右为难的辞职,没有人再去号令军队,国会在关键时刻抛弃了特里,对这位刚上任的总统提出了弹劾……

特里会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被弹劾下台的总统么?

一切的答案就在二十四小时内就得到了回应,凌晨五点过,特里的白宫首席顾问面色憔悴的站在白宫发言台对外发表声明,义正言辞的宣布特里总统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美国,现在为了保证美国不至于陷入内战和内乱,他主动辞职,但直到辞职的这一刻,他都清晰的明白自己没有错,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美国!

其实这个时候,特里已经抵达英兰格北部一个庄园,给自己灌下整整一瓶威士忌!

几分钟之后,黑格尔宣誓成为新的国家元首,但他从一开始就宣布,自己只是个为了保证美国顺利转型,保证美国稳定转型的过渡看守领导人,所以他只称呼自己为美国临时管理大会主席:“我只希望全体国民,冷静下来,把一切交给理智,让理智引导我们选择最正确最美好的生活……”

至此,美国延续了228年的总统称号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