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八四章 不搀和

第一千四百八四章 不搀和

消息传来,联合国简直扬眉吐气!

多少年了,自打打上美国走狗的标签,联合国就一直成为各大国的斗兽场,完全没有公正和服从性可言,关键就是手里没有一个能力过硬的尚方宝剑,不能威慑乱七八糟的各国利益争端,少数维和部队也只是大国博弈的工具,根本不能投入常规作战。

这一次利用武装承包商,干净利落的把俄罗斯治得服服帖帖,联合国高层俨然有种找到主心骨的味道,觉得这样的模式需要多验证几次,假如证明是真的有效,以后就能让联合国在后美国时代,发挥真正的作用!

当然也有明眼人看出这一次显然彰显了那位科巴斯保罗,雇佣兵头子的实际能力,一个个人纠结的利益团体居然能发挥出这么大的能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很危险的信号,所以警告声连连,不能把国际安危和公正性系在一个私人集团上,需要严格观察这个神秘莫测的佣兵头子究竟是倾向哪个国家!

于是关注齐天林的人就更多了。

大约半个月时间里,齐天林独自一人带着极少数亲卫,转悠在伦敦到巴黎,非常高调,伦敦的日子里面除了看看英超球赛,就是在SGM集团总部跟洛克以及维拉迪开开会,讨论这家以企业工业为核心的集团产业未来发展方向,也算是给股东吃下一颗定心丸,美国绝对不会乱,大家在美国的投资也会逐渐受到丰厚的回报。

巴黎就是在绿洲工程公司总部跟各种PMC公司交流,现在以绿洲防务,绿洲工程以及美国的重建集团形成的三大武装承包商公司俨然已经是全球最大雇佣兵公司,绿洲防务比较高端的把控联合国维和平乱业务,绿洲工程比较低端的主营非洲各地安保协同,重建集团就不用说了,专营美国本土业务,这次随着美国华盛顿政坛跌宕起伏的暴乱风波,狠狠的露了一把脸,过来商谈挂靠合并的PMC公司非常多。

他不是媒体的焦点,但所有国家或者说关注政治的人,都在看着他,特别是注意到他身边一贯或多或少总有那么一两位美娇娘的影子,都不见了。

齐天林对外回应的就是:“有些局势比较紧张,所以我不得不把家人安置在一个比较可靠的地方,她们才是我的核武器。”

对的,外界都这么揣测那不见踪影的四位太太,对这个孤身在外,看似风光无限的雇佣兵头子来说,早就被明确定位为政治、媒体、经济和军事四个方向替他操持的四位太太,不露面的威慑力,显然比抛头露面更让人觉得有玄机,更是不敢轻易对这位已

经战力过人的著名作战专家做什么。

而且从某些渠道能了解到,四位太太还持续对自己的领域发挥着影响力,起码安妮还会通过网络视频给自己的俱乐部球员在赛前鼓劲加油,星云传媒的运作就更是离不开柳子越的指挥,玛若其实是个甩手掌柜,经济金融上的事情,她的下属远比她专业。

蒂雅就当是在养胎了。

阿联酋自己的一颗独立加密卫星保证了所有从威斯康辛州这个偏远山区制药厂的无线电通讯跟网络都是不会被外界捕捉的。

有时候真的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所以很多有心人在非洲和欧洲各地寻觅四位太太的踪迹,只能徒劳无功。

美国本身是没有精力来做这件事的,因为事态的推进在齐天林离开之后,依旧顺着历史既定的轨迹,坚定的往前进,这也再次证明了保罗不过是个历史的过客,之前的事情他真没有太大的责任。

但随着第一批无关紧要岗位的美军从海外撤回美国本土,黑格尔还大力渲染了一番,把国际防务交给承包商,交给联合国,一样能保证美国的海外利益,请各位民众把注意力都放到国内重建上来,却没意识到,人心在这个时候又走岔了道。

其实人性就是这样的,同一件事,让不同阶层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来解读,就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果。

譬如一个富翁依旧喜欢开出租车以此为乐趣,大多数人觉得是有情趣有追求,有些人就觉得只有有钱才能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极少数人却会抗议这个人抢夺了其他出租车司机的生存空间……

俄罗斯被联合国派遣的承包商好好给拾掇了,当中也许还是有俄罗斯人面对美国未来不定的时候,咬咬牙忍气吞声的成分,但总归在国际上对美国的世界警察职位有了人替代,这一点非常重要。

可美国的相当一部分人就很质疑,以前为什么不这么做,美国军人付出了这么多牺牲的代价到全世界,难道真只是为了满足政府的那些阴谋论?

难道每年耗费数千亿美元的美军还不如这群雇佣军?

那么是不是国际上那些对美国的威胁也都是编造的谎言……

所以更居心叵测的一种思路是:国际社会并没有一直宣称的那么诡秘复杂,外界其实是根本无法危及到美国的,这么庞大的美国,似乎也没有那么必要!

说到底还是对联邦政府的信任度下降到了一个极端的顶点,特别是特里不声不响的这么辞职跑掉,更是坐实了他承认自己真的犯下在华盛顿导演暴动闹剧的罪行,加速了离

心力。

7月下旬,距离去年的东非战乱快一年的时候,这场闹剧终于到了谢幕的时候,南卡罗来纳州,这个1861年第一个宣布独立的州,先于美国其他所有州,选举完本州所有的州代表,在全州民众……全国乃至全世界民众的关注下,开始投票,麦克派遣的重建集团PMC严密保护了整个现场,星云传媒更是直播了所有提案跟演讲的过程。

出人意料,现场没有发生任何过激行为,甚至连激烈的争论都没有,只用了三个小时,南卡罗来纳州就完成州代表对第29修正案的表决,在一片平静中批准了第29修正案!

也就是说南卡罗来纳州已经认可了解散联邦政府的提案,最后一个站在台上的州长对着摄像机镜头很慎重:“南卡罗来纳州的人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下面就等着其他州的态度,我们尊重所有人的选择,但也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搅我们的选择,这个等待的过程中,南卡罗来纳州处于自治的状态……谢谢!”

前面这些话跟结论基本都在情理之中,黑格尔已经尽量的摆出民主中央联邦的态度,可特里那一拨人已经失分太多,怎么都无法把修正案表决的主动权抓在手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卡表决修正案通过,可最后这句,真有些把所有人都刺激到的惊讶。

看上去还是跟以前一样,但南卡罗来纳州默默的在自己周围的州边境上开始拉栅栏,派遣国民警卫队封锁进出路口,特别防备任何携带武器的人员进出,连重建集团的武装承包商都被客气而坚决的送出了南卡!

南卡人的解释很简单,他们做出了对联邦政府不利的决议批准,但却是人民的心声,所以要防备联邦政府对他们的打压,防御某些极端分子的捣乱,避免华盛顿那样的闹剧再发生在这个东南部的小州。

根据麦克后来跟齐天林的描述,有那么几秒钟,黑格尔也犹豫过要不要动用军队以南卡在分裂跟动用武力退出联邦为由压制,这个动作在上个月估计还是很合理的,但华盛顿暴动已经彻底触动了美国人心底的那根弦,只要再动用军队,绝对适得其反。

所以黑格尔最终还是决定把决定权送出去,看其他州的态度,毕竟修宪案最终要获得四分之三的州许可才算是在全国通过,南卡这种提前实施的态度只不过是表达了他们对联邦政府的不信任,除了在路口加紧检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军事行为。

可南卡罗来纳州的行动,显然给了其他州相当的示范作用和心理暗示。

仅仅两天以后,中部的科罗拉多州也公开投票表决通过修正案

,也在最后附加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把自己州的四周各方都防备起来!

比南卡罗来纳州稍微复杂点,因为南卡是个东南沿海靠着大西洋的小州,相邻的只有两个州,周边境线也不算长,实施做法更简单,科罗拉多州就大得多了,虽然四四方方,却相邻七个州,所以不少该州民众都自发动员起来,持枪到边境线上防卫!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一点点演变的,南卡不过是装点木桩铁丝栏的象征行动,在中部某些枪支比较流行的州,就会有民兵组织防范不法袭击,再到后来有些州就更小心的接管本州的军营和军事基地,防止这些区域从内部接受军方的指令发动攻击。

军营跟军事基地咨询过五角大楼,五角大楼的态度很简单,旁观!

而且今年的退役军人比往年都多,一来是这个财政年度的军费拨款根本就没有,二来也没有发起任何征兵工作,所以五角大楼对于各州陆续接管军营,反而持许可态度,只要不对抗军队,解散军队,要求各地军营都尽可能配合各州的行动,所以到了中后期,有些相邻州边境线两边巡逻的都是美国军队!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却真实的发生了,而且军营内部显然也因为来自各州不同的态度,让军人们自己也有点起纷争,五角大楼的方法就是,尽可能按照各州各人的调换驻军州,某些刺头就干脆退役。

所以在这个阶段,齐天林没有半点搀和,总不能把什么祸事儿都栽到他头上吧?

顺便说一下,我的微博是铁小五,微信是duanwuzhengyang 关注下可以知道我的最新动态,特别是在最近这个变动很复杂的时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