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八五章 迷糊

第一千四百八五章 迷糊

就好像给阿布承诺的那样,齐天林离开欧洲,去了亚洲。

从一大片热带雨林的遮盖中慢慢探出头来……

嗅着格外熟悉的那种植物在潮热气候特征中腐烂的气息,齐天林脸上的油彩跟阔叶林上刚被雨淋过的叶片水渍一样反光,黑绿棕三种颜色的交错斑块,保证了皮肤都不会在树林中能被轻易发现。

眯着眼睛的目的更多是在掩藏自己的眼白,齐天林的视力让他不用望远镜也能比较清晰的看见远处移动哨兵。

这是在凌晨的缅甸……

如果稍微站高一点,就能看见一大片不算特别浓密的雨林灌木丛之间,一座座尖顶砖塔高耸其间,原本的红褐色因为岁月流逝变得斑驳发白的佛塔上不少鸟粪或者枝干枯萎以后的遗迹,一看都是多少年没有打扫的感觉。

但也能看见路面分明是精心平整过,看似不经意的绿草跟黄沙**,其实连装甲车都能放心驶过。

当然,现在只能从路面分辨出一点窄窄的摩托车轮毂印,偶尔能看见几名手臂上缠着红色丝带的巡逻卫兵走过。

齐天林显然很有耐心,只在叶缝间看了那么一眼,又无声无息的蹲下去,怀里的步枪稍微紧了紧,确认枪带上的金属扣都包着胶带,不会碰响枪身,眯着眼继续等待,但胶带上还细细的用阿拉伯文写了奥塔尔的花体字样,就分明是蒂雅一个人在北非给爱人准备这些细节时候,思恋的流露……

齐天林忍不住嘴角就拉起点笑容,两个月没见老婆了,有点想念……这也是他这样默默忍受时候最佳的消磨品,直到天色慢慢大亮,已经在这里潜伏了半夜的齐天林才开始慢慢伸展自己的身体,把雨披一样的反辐射服摘掉,双手横端步枪,开始让各个有些酸痛的关节得到活动,几乎都能听见吱吱的关节韧带摩擦声,他自己的喉结里面发出的声音,也差不多!

干涩得要命!

但随着他的命令跟移动,偌大一片灌木树林中,密密麻麻的黑点就悄无声息的半起身来!

足有数百人!

从树林中起身,就不用再犹豫跟拖延时间了,齐天林开始起步奔跑……其他廓尔喀士兵也开始奔跑,步幅越来越大,步频越来越快,树林中简直就只能看见快速闪过的人影,脚步声也不掩饰,拨动草木的声音汇集起来就是呼呼呼的一大片摄人心魄的威逼!

尖利的当地语言开始叫喊,接着就是枪声!

但根本阻挡不住这些已经疯狂起势的冲锋者,特别是他们跟着最前方那个端

着步枪一点都不闪躲的老板一起奔袭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害怕!

齐天林当然不是莽撞,因为这片攻击地的特征就是一大片雨林跟佛塔平原,没有狙击手可以利用的高点,也没有什么掩体,除非一边跑一边在佛塔之间闪躲,但看似占地百余平方的一座座佛塔,之间都有超过一两百米的间距,躲住,就很容易跟爬泰山中途休息不想再起身一样,在枪林弹雨中再也没有勇气扑出来,所以快速的左右摇晃着,利用远处的佛塔阻挡数百米外弹道,那就行了,快速冲刺靠近这个深藏在雨林古塔包围中的营地,才是最佳手段!

何况他的目的还不是来杀人!

其实子弹真的不那么密集,选择这个时间段冲锋,就是为了第一不引起现在各地普遍装备的热敏成像仪,这个时间段的气温跟体表温冷了大半夜以后差不多,第二绝大多数非专业高手,在日出以后太阳刚冉冉升起都会有个必然的懈怠……

寥寥两三支步枪的声音根本无法阻止他们冲锋,所以高手过招,唯快不破,还是最有道理的!

短短二三十秒钟,齐天林已经冲刺到一座最近的佛塔边,单膝跪地,在沙土地上有个明显的滑行,但保持稳定的上半身已经架住步枪扣动了扳机!

他的枪当然装备了消声器,和绝大多数高手也一样,消声器的目的不光是为了消音,更主要是为了降低后坐力跟枪口震动,所以他的射击才能保持极高的精度!

噗嗤作响的枪口,就跟死神镰刀一般,快速带着那几个端着AK步枪守卫的生命!

而且越来越多廓尔喀扑到这条攻击线上,带来更加猛烈的火力压制,齐天林起身的时候,已经是他第二次冲锋的起点,半折在屁股下的右腿一弹,步枪枪口上扬滑掉空弹匣,左手奉上新的填充时候,身体又扑出了佛塔,冲向最后那一片建筑物……一片实际上建设得很精美的星级旅游酒店,按照佛塔造型设计的各种酒店建筑楼一点没有破坏这里的环境!

所以齐天林他们才是破坏者,三两步就冲进已经完全融入大自然的酒店,这里的路面依旧保持古朴风格,但停放的各种军用车辆却暴露了这里跟平日有什么不同。

可能是真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量穿着军装的枪手衣衫不整的从酒店大堂那充满民族风情的拱门冲出来,迎接他们的只有雨点一般的子弹!

到处都是玻璃破碎跟人体倒地的声音!

用游刃有余来形容齐天林的队伍才是最恰当的,自动分成一个个小组的廓尔喀如同尖刀一般穿插在没有围墙的酒店建筑群周围,

枪杀看见的任何持枪者,的确也看不到什么侍者,连单独穿行在建筑内的齐天林都没看见。

他的下属基本都在建筑外围,点杀各种敢于冲出来反抗的武装人员,就他一个人,持枪冲进一栋栋建筑里面,挨个搜寻!

齐天林是带自己的下属来带走那位已经年近古稀的丁瑞将军,曾经跟他有君子协定,要保证对方一切生命安全的将军,正是这样,齐天林才会在缅甸北部获得一部分廓尔喀的活动区域。

当然这次所谓的营救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跟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跃跃欲试一样,华国在缅甸也有点按捺不住,被美国煽动的民主浪潮正在越来越危及丁瑞将军的军政府,也在危及华国支持的北部自治地区,最近民主斗士们在显然失去了美国后台的援助之后,就有点孤注一掷的发起了夺权运动,因为他们明白,如果不趁着目前的大好局面抓紧夺权,再过些日子,一旦完全失去后援,也没有什么现实的好处可以撒给民众,收买民心,他们就是一堆待宰的羔羊。

当然这些以前美国在背后支持的所谓民主运动人士是没有胆量搞军事政变的,这些是典型的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磨磨蹭蹭起步……

所以齐天林才带人过来作为他们的军事协助,于是这一次就是带挂着阿汗富特别行动队名头的廓尔喀来办事,说到底,齐天林才真的是一套人马好几套班子。

这就是他跟俄罗斯也承诺过的,他一样会对华国制约打击!

进入室内,齐天林就放下了步枪,挂在胸前小幅度晃荡,双手擎着一支手枪,快速在房间之中游走。

其实这已经是收获果实的最后一击,前面连续三天,各地的廓尔喀小队一方面防住北方自治区武装南下趁火打劫,一方面骚扰痛击隐藏很深的丁瑞将军直属武装,直到丁瑞将军想起自己跟保罗的协议,打了电话给他,齐天林才亲自飞过来。

流弹把玻璃门窗打碎不少,地面有很多玻璃碎渣,齐天林的深齿轻便作战靴只踩了一脚,发出点咯吱声,就被他挥动手臂,让自己轻飘飘的在上面掠过,有能作弊的机会,不用才是傻子,但低垂的枪口就明显听见转角后面有别的鞋子在玻璃渣上小心翼翼移动的声音……

这里已经靠近丁瑞将军在电话里给他留下的坐标地址,但不知道这丁瑞将军搞清楚正是他的求救,才让齐天林快捷的找到他的所在地,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如同一片羽毛一般在玻璃渣上无声的掠过,齐天林猛然闪过通道,把手枪稳稳的抬起,一张惊慌而姣好的面容出现在

枪口前三十厘米左右的地方,齐天林看装束觉得是酒店工作人员的灰色套裙,就把枪口点一点,示意对方蹲下,正要慢慢退开去,就突然觉得对方的眼神惊慌得似乎过分……有点表演的成分……

故意把枪口和自己的身体都转向另一边,刚远离不到五米,耳朵里就清晰的捕捉到金属枪身在布料里摩擦的声音,没有丝毫迟疑的半转身,枪口朝向按照记忆的方位扣动扳机,消声器掩盖不了弹壳跳落在地砖上叮当的声音,也同样不能阻挡旁边顺势打开的房门!

已经从后腰拔出一支格洛克小手枪的女子手臂都抬起来朝着齐天林的方向了,却被连续的两发子弹命中头部跟胸口,身体撞击在墙面慢慢滑倒,齐天林已经彻底转身,双手握持,把冲出楼道门口的一名瘦小枪手同样击中!

不等对方后面有任何反应,一个猛跨步上去一脚就踹开虚掩的房门,冲进这间豪华套房,瞳孔正在适应里面明媚的庭院阳光,枪口已经习惯性的指向墙角靠着的老者……

不是那个或明或暗执掌了这个国家三十年的丁瑞将军还有谁?

他看着满脸油彩的齐天林靠近自己,没有颤抖,却还是有些绝望的时候,却听见对方的声音:“履行合同的时候到了……,我现在就送您上路,欧洲、非洲还是北美?价格好商量!保你颐养天年!”说着那支已经连杀他两名保镖的手枪就揣进了枪套里。

老将军简直迷糊了:“保罗?!你发动了袭击?还是你来救我的?”